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0章 吃烂菜叶的先进雷达之父
    ,!

    “你是?”

    叶斌通侧头看过来,李路站在那里,他得昂起头才能看见人。也许是出于警惕,也许是因为扭着脖子难受,他暂时放下了手里的柴禾,站了起来,打量着李路。

    殊不知,李路一身青年工人的打扮,倒是让叶斌通少了一些戒心。叶斌通和这个时代的大多数技术人员一样,都喜欢和车间工人泡在一起。熟知制作工程,多听日夜操着扳手铁锤干活的工人们的反馈意见,对研究设计有莫大的帮助。

    这个年代甚至有许多工人出身的技术人员,常常有科班出身的技术人员想不到的好点子和好创意,因为他们有科班技术人员比不上的设计制造经验。

    李路取出工作证来递过去,自我介绍说道,“叶师傅,我叫李路,红星防务公司的总经理。”

    “哦,你好。”叶斌通想要和李路握手,猛地意识到自己的手脏着,赶紧的拽起衣摆就要擦拭。

    李路握住他的手用力椅了几下,说,“叶师傅,不必客气。”

    “呵呵,请坐,请……”叶斌通看了周遭一圈,只有一把小凳子,当下噶那个的把话吞了回去。

    李路笑着摆摆手说道,“不碍事不碍事,叶师傅你别客气。这个是什么情况,招待所饭堂关张了?”

    自己动手煮饭这个事情太奇怪了。

    叶斌通尴尬的笑了笑,说,“不是,我的情况有些不太一样。李总,你,你找我,有什么事?”

    尽管很年轻,但叶斌通也不是书呆子,看得出李路气质不凡。

    李路道,“叶师傅,我是姚太航教授的朋友,姚太航教授的一个同学,是我的领导。是他告诉我你住在这里的。”

    “原来是姚老。”叶斌通恍然,指了指屋里,说,“李总,请里面坐。”

    两人走进去,是个简单的单间,两张单人床中间是一张书桌,书桌正对着窗户,只有一把椅子。李路把椅子拿开,就坐在对面的床板那里。叶斌通连忙洗了手走过来,在自己的床铺那里坐下,抱歉地说道,“条件简陋了点,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叶师傅,我在西南打了两年的仗,住了大半年的猫耳洞。”李路微微笑着说道。

    叶斌通心里一下子就拉近了和李路之间的距离,感觉这位年轻的总经理非常的随和,难怪有气质,原来是当过兵打过仗的,作风很朴实很干脆。

    “去年我去了一趟西南,临时派过去给部队送了点装备。”叶斌通说,“那里的条件很艰苦,李总,你们都是伟大的战士。”

    李路说道,“叶师傅,你们是去安装经过改进的炮侦雷达,没错吧,我有印象,当时我出了一次任务,就是根据炮侦雷达提供的坐标摸到掉了敌人的一个重炮阵地。”

    “是吗?这真是太巧了。”叶斌通一下子激动起来,就好比遇到了战友,哪怕一直没有见过面,“当时是我负责判读参数,我记得很清楚,你们摸掉那个重炮阵地的消息传回来,我们雷达阵地的同志都非常的激动。”

    李路感慨的和叶斌通再一次紧紧用力握手,这是这个时代表达激动之情的同志之间最常用的动作。

    一番感慨之后,李路看了看门外,再一次问道,“老叶,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你怎么一个人煮起饭来了?”

    关系一下子拉近了,叶斌通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了,叹了口气,说,“既然你找过姚教授,应该多少了解项目的情况。工作早就停顿了,没了组织,我的伙食关系……这边没了经费,招待所就不给安排伙食,但是我的伙食关系已经从原单位转过来,现在是想找人理顺这个关系也不知道找谁,人也走不了,只能在这里等通知。”

    李路一下子明白了。

    部队里体制内,包括企事业单位,包括国企,伙食关系多么重要,那是饭碗,走到哪跟到哪的,和组织关系一个样,哪怕是去外地其他单位进行个培训,伙食关系也要跟着走挂到培训单位那边,原单位是要根据实际情况和培训单位进行结算的,一毛钱都不带差的。

    这样的供应方式一直到二十一世纪,除了部队之外,地方许多单位都依然保留着,只有那些股份制之后的企事业单位,才采取了什么出差补贴培训补贴之类的方式,甚至直接砍掉伙食供应,市朝,给你餐补,怎么吃随你便。

    看着是个小问题,但是在叶斌通这个高校教职工这里,却是生活的大问题——你显然没有办法顿顿出去吃饭馆,那得多少钱,而且一些国营饭店,没有饭票你也吃不着。

    招待所食堂这边就更不用说了,没有你的份额,根本是没得吃的,招待所食堂根本不收钱的。

    “没有办法,只能自己动手,买点米,找食堂的师傅要点菜叶子肥肉沫,暂时应付着。”叶斌通无奈的说道,但是却一点心酸的感觉都没有,在他看来,有口吃的能不饿着肚子,那已经是最满足的了。

    李路眼前划过刚才看到的锅里清水上漂浮着的几片烂菜叶子和肥肉沫,鼻子一下子发酸得不行。那些肥肉沫甚至是漂浮在水面上的,哪里有什么分量!

    这就是叶斌通吃的东西。

    这就是未来的有源相控阵雷达之父,超远程预警雷达之父!

    李路甚至能肯定,叶斌通一定是连买菜的钱都没有了!

    搞国防科研的人都有骨气,和当兵的一样都有血性,但凡自己有任何办法,都绝对不会去麻烦别人。到了去找招待所饭堂要剩菜的份上,可想而知已经困难到了什么地步。

    “为什么不去找姚教授。”李路强忍着心中的悲凉与委屈,问道。他替叶斌通委屈,替这个时代的科研人员委屈,替这个时代委屈!

    叶斌通浑然不觉,或者说他以及和他一样的科研人员,已经习惯了——想当年,前辈们甚至连饭都不吃饱!

    他又有什么资格去委屈?

    “唉,姚老心里已经很难受,我不能再去给他添堵。前两天,上飞公司的档案室失火,十几年的心血,付诸一炬……”叶斌通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悲痛万分,“我就更不能去给姚老添堵了。”

    李路沉声说道,“老叶,所有的技术资料都很安全,我告诉你,你们的心血都安然无恙,此时此刻,已经安全运抵了陆港,存入了很安全的地方。”

    叶斌通瞪大了眼睛盯着李路,好一阵子他才回过神来,失声道,“你说什么?没烧掉?”

    “没有。”李路坦诚地说道,“老叶,我跟你说实话,抢救计划只有我和姚老知道。我此次过来,目的也很明确,希望你能到陆港去工作。抢救出来的技术资料需要懂它们的人去进行延续研究,我们也需要你这样的雷达方面的专家。”

    叶斌通沉默了,他并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他知道y10项目里有许多让人费解的决定,包括正在如火如荼的md-82项目,都有许多它们这些单纯技术人员无法左右的影响因素在里面。

    因此,他非常理解姚老的心情,那些技术资料里,最重要的是ws-7航发的技术资料。姚老不止一次说过,就最后一哆嗦,ws-7航发就能达到量产标准。恰恰这个时候,下一年度的研发经费被拒了。这简直是晴天霹雳。

    叶斌通非常的难说服,否则姚太航不会让李路亲自过来。

    李路没有给叶斌通多少时间思考,紧接着往下说,“老叶,有几个情况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工作的红星防务公司,实际上是伊朗普达和伊拉克达拉姆公司的供应商,提供一切可以提供的武器装备。”

    他盯着叶斌通,一字一顿地说道,“到陆港去,有大作为。”

    叶斌通的心情有些激动,他是行内人,他听说过一些,尽管不太清楚。经过李路这么直白的介绍,他才恍然大悟,原来陆港那边才是此次军贸的重点地区。

    只是,他依然犹豫着。

    他希望回到学校去任教,培养更多人才的同时,专注地搞研究,对于到工厂去,他同样也抱有希望,因为那样能够直接进行产品的设计研发,而一旦去了陆港,就要从头开始——要拉队伍要培训队伍,那不是一年两年能做起来的事情。

    微微摇了摇头,叶斌通说,“老李,我不是舍不得那个编制,但我心不在此。我现在只想回去教书,帮着培养出几批人来,也就对得起党和国家这么多年来的培养了。”

    你不会回学校去的,而是会被分配到工厂,然后遭冷遇十年。

    李路却不能说,但他分明从叶斌通那消瘦的脸上看到了心灰意冷。是啊,国家牵头集全国之力搞的y10都要下马了,你一个地方企业有什么本事把这个项目继续走下去?

    叶斌通是怎么样都不会相信的,李路甚至知道,哪怕把姚太航抬出来,叶斌通也不会轻易相信。姚太航是名震天下的泰山北斗,叶斌通只是名不经传的技术员,两人的差距太明显。因为,叶斌通绝对会认为,姚太航能拉起有力队伍来继续研发,但是他显然没有那个能力,更不可能得到与姚太航一样的支持力度。

    只是一个地方企业罢了。

    李路暗暗一咬牙,祭出了杀手锏,“老叶,我给你一个研究所,一个完全按照你的设想建设起来的全新的研究所!你可以看到我确确实实有能力做到了再决定,两个月时间,两个月后我完成不了你的要求,我绝对不会再替今天这个话题!”

    看着李路,叶斌通的表情越来越复杂,李路就像是在立军令状一般。

    终于,他点头,“好,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注:全都是虚构的,切勿对号入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