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8章 我不要钱,只要人
    ,!

    “小李,三二五厂没问题,但是四六零厂,这个我做不了主。”

    方鹤成很诚实地说道。

    看得出来,作为军区后勤部第一副部长,方鹤成对辖内的兵工厂的情况是非常了解的。三二五厂就是生产坦克履带的工厂,中等规模,之前跑过来要给红星防务公司供货,谁知内部出了问题,厂长付永贵在李路的支持下,进行了漂亮的反击,三二五厂这才理顺了内部关系,拿下了亚洲虎坦克履带的供应合同。

    方鹤成知道这件事情的,本身李路就花了不少力气帮助三二五厂,李路要这家工厂,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四六零厂是不一样的,那是一家生产航空发动机的工厂。

    李路道,“首长,我不要设备,只要人,厂房什么的我都不要,把四六零厂的人给我就行。”

    他最缺的就是人尤其是技术人员。

    姚太航过来了,ws-7的技术资料也抢救出来了,单凭姚太航带的那几个人,要把ws-7搞出来不知道得哪年哪月。如果得到了四六零厂的人员,那就不一样了,那是能够直接建一个航空发动机工厂的。

    沉思了一阵子,方鹤成说道,“只要技术人员不行,所有的职工和家属,你多要接收,并且要妥善的安置。”

    李路果断地说道,“首长,我尽快提交一个方案,保证做到尽善尽美,全都要,看大门的搞卫生的,我都接收,一点问题都没有。”

    “嗯,我提交上会研究研究。”方鹤成微微点头。

    说到这里,方鹤成一拍大腿,笑道,“好,正事谈完了。听说你小子去了一趟上海,谈了个对象,是个演员,很漂亮的姑娘,我也看过她的电影。”

    李路愕然,解释道,“没有的事,没有的事,首长,就是普通朋友关系。我到上海的第一天,敲的碰上一个犯罪行为,我出手管了管,就是这么个事情。”

    “不用解释,搞对象没什么丢人的。”方鹤成笑着摆了摆手,道,“你说得是够轻巧的。你出手管的那个事情,逼着副市长把自己的亲儿子送到监狱里,这可不是小事。”

    李路严肃地说道,“首长,不管是什么人,触犯了法律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赵宏富的罪行足以判死刑,只是坐牢,我个人认为已经是非常的宽容的了。”

    “说得对,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方鹤成微微点头,“小李,你这个脾气很对胃口,咱们部队出来的人,那就应该如此。哦对了,还有个事情。我们后勤系统这边,每年有不少战士退伍。大部分人回到原籍的安置不太理想。我想,既然请你帮了大忙,干脆也让你帮个小忙,帮着接收一部分退伍战士。你认为如何?”

    李路顿时笑道,“首长,我求之不得。后勤系统出来的退伍战士,尤其是修理所这一类基层单位出来的,那都是我急需的技术工人。”

    “好!哈哈哈,回头你提个方案出来,派个人,直接到军区后勤部那边进行联系。”方鹤成说道。

    李路问,“首长,您是继续视察,还是返回省城?”

    “明天返回省城,怎么了?”方鹤成说道。

    李路笑了笑,说,“那我搭个便车,我也去省城一趟,既然中途停下来了,索性过去看看那边的情况。”

    “哦,我倒是忘了,你在省城也有生意,呵呵,行,先去休息,明天一早出发。”

    当晚无事。

    李路震惊的是,方鹤成居然连白雪都知道了。也就是说,他在上海做的事情,对方鹤成这样的领导来说,基本上是没有什么秘密了。

    忽然的,李路想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这个时代的信息严重不对称现象。他依稀记得另一个时空的历史上,有一位仅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人,就是利用各地的信息不对称,仅仅几年的时间,就赚取了百万华夏币——他应该是改开以来第一个个人资产达到百万级别的人物了。

    那仅仅是一个人,如果换成一个组织,比如黄光辉负责组建的情报网络,一来可以让情报网络发挥作用,二来可以从“有时差的信息”中寻找利润。

    李路暗自懊悔,应当早就想到这一点,整整一年,居然没有丝毫感觉,实在是有辱少将情报官的名号。

    好在,现在依然有的是机会,况且,走到今年,改开也才第四个年头,许多地方有各种顾虑,落实情况还不是很好,这就是极好的机会。

    早上起来的时候,他交代张卫伟记下这件事情来,回到陆港马上就开始办,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再拖了。

    对他来说,直接赚钱是其次,关键在于能够及时掌握全国各地的信息,这实际上就是为赚钱提供了依据。就好比打仗,侦察先行,让敌人之于己方呈现出单向透明的态势,打胜仗的把握就越大!

    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栽了跟头是最大的耻辱,这让李路破受打击。就拿上海和陆港两地来说,一些改开政策上面,上海都没陆港施行得快,这是现实情况。如果没有掌握这样的信息,那么一定会认为上海一定是比陆港更加开放的,因为上海是大城市,陆港只是地区城市。

    但是,因为有了李路这个搅屎棍,哦不,因为有了李路的横空出世,简单粗暴地合纵连横极大地推动了陆港的改开政策的快速落实。

    用了早饭,方鹤成又给空军师和场站的领导作了一些指示,然后坐上212吉普车,一行三台车,就开出了场站,一路往西北走,返回省城。

    李路和张卫伟坐第三台212吉普车,第二台是方鹤成坐,第一台是开路车。方鹤成的随从是很简单的,除了刘斌这位警卫参谋以及司机,就只有开路车上的司机和三名参谋干事。李路和张卫伟坐的212,还是场站提供的。

    路况很差,沿着国道一直走,速度很难快起来,加上212吉普的悬挂,李路真的不知道方鹤成这样一把年纪的领导是怎样坚持下来的。

    车上,李路对张卫伟说,“到了省城,从188号店里提几台越野车给军区后勤部送过去。陆巡,帕杰罗,都可以,有多少送多少过去。”

    张卫伟说道,“头儿,柯斯达呢,就是刚刚到货的中巴车,感觉那个跑公路更加的舒服。”

    “嗯,可以,留下一台做展车,其他的都给军区后勤部送过去吧。”李路沉声说,“咱们部队,太苦了。”

    搁三十年后,方鹤成这样级别的领导,超过五百公里,只要有机场,那都是专机出行,根本连车都是不坐的。因此很难想象坐212吉普车几百公里几百公里地到处跑视察部队。

    经过七八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了省城。

    司机直接把李路和张卫伟送到火车站那里,然后自行驱车离去,方鹤成一行进城后就直奔军区后勤部驻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