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海外代表回国汇报
    ,!

    十几个车皮载着三十多辆红星宝马x1以及李耀华踏上了去往省城的道路,将会在元旦隆重推出的红星厂第一款自主研发的量产车,势必会极大地搅动汽车市场。

    不得不承认,如果不是背后有日本三井公司以及美国大众贸易公司的支持,李路根本没有办法把宝马x1的售价压到区区三万多元钱这个位置上。

    相对于独立性很强的日本三井公司,美国大众贸易公司已经变成了李路完全掌控的旗下企业。

    杰克绕道新加坡抵达陆港的时候,身边多了个人,陈俊宁。

    在红星厂的办公室里,李路见到了他们。

    陈俊宁代表唐九回国向李路汇报海外的情况,主要是东南亚那边的业务开展。就当前而言,在东南亚那边只做成了一单生意——倒腾了一百多辆ca10卡车过去。

    首先见杰克,他已然今时不同往日,脸上带着的是自信而略高傲的笑容,只是在见到李路的时候,这些神情全都没有了。

    大众贸易公司和三井公司不是一个等级的企业,后者是货真价实的中等规模的涉及一定实体的贸易企业,而前者之前仅仅是拥有几名员工的近似皮包公司。

    现在的情况已经大大的不同了,大众贸易公司变成了大众国际贸易公司,雇员超过了一百人,瑞士成立了负责欧洲业务的分公司。最关键的在于,现在的大众国际贸易公司几乎成了专为红星厂服务的采购公司,世界各地的搜罗所需产品然后出口到华夏这边来。

    仅仅一个月的时间,杰克赚到了他人生当中的第一个十万美元,而当他在芬兰和莫比罗通信公司达成了一项采购协议之后,他已经是百万美元级别的富豪了。

    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位年轻的华夏人带来的,而杰克内心的惊恐,也终于因为财富的增长慢慢消失——尽管他依然没搞清楚李路是如何知道他那么多历史情况的,尤其是家庭情况,要知道那些事情可只有他家里人才知道的,甚至f不花上一些时间进行调查,也决然掌握不了那么详细。

    马上要过年了,杰克知道华夏人传统里最重要的节日是春节。大到国家小到个人,到了这个时候,都会对过去一年的工作生活进行总结。因此,他果断的推迟了前往瑞典的计划,辗转到了新加坡,然后和那边的陈俊宁一道返回陆港汇报工作。

    李路先见的陈俊宁。

    眼前这位当初被打晕了扔到渔船上带国外去的前公路局执法大队新职工,变化非常的大。与其他单纯做生意的相比,陈俊宁多了一丝杀掠果断的气势。在东南亚尤其是金三角地区待的时间长了,形成这样的气质不奇怪。

    “开了杀戒?”李路笑着点了根烟,把烟盒和打火机推过去。

    隔着办工作坐着的陈俊宁拿起烟点了根,点了点头,说,“是的,三哥。前几个月我们的运输车队遇到伏击,我也打了。”

    这个事情李路并不知道,隔着千山万水,受限于通信手段,他很难及时的了解那边的情况,甚至无法全面了解。这也是他让唐九出去亲自负责的主要原因。

    “伤亡怎么样?”李路问。

    陈俊宁吐了口烟,说,“我们的人没事,死了两个当地的雇员。”

    “嗯。”李路想了想,说,“既然回来了,多待一段时间,回家看看。”

    始终他对陈俊宁是有些愧疚的。原本,陈俊宁会有一个安静的生活。二十多岁的他继续在公路局上班的话,可能二十年后能混个局长处长当当,也有可能是个主任科员,但生活会越来越好,娶妻生子,公务员待遇提高后,衣食无忧买房没压力,还能攒下钱来给儿子买婚房,然后坐等退休一个月拿七八千退休金乐呵呵的帮着带孩子,最后在某个夜晚死于某家医院的病床上,当然医保的报销标准是超过百分之九十的……

    一切都变了。

    也许陈俊宁很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一次袭击中丧生,但已经绝对的脱离了原本平淡无奇的人生轨迹,会在红星军工帝国里留下属于自己的浓重的一笔。

    不管怎么说,李路都是有愧疚的,在过去的那件扣车扣货事件中,陈俊宁是无辜的。

    陈俊宁早已经接受了现实,他甚至开始喜欢上了这种手里沾着血做生意的生活。至少现如今,他已经不是单纯的翻译,至少现在,寻常三两普通人打不过他。哪里还有半点文弱书生的样子。

    “是的,九叔让我过了元宵再走,正好可以安排一下家里的事情。”想起父母亲,陈俊宁的眼神就暗淡了下来。

    李路说,“家里我替你安排好了。”

    陈俊宁意外地抬头看着李路。

    李路笑着说,“你爹妈都进了柳钢上班,是正式职工,你哥哥想做生意,给了他一笔钱,你妹妹不用安排,她六月份毕业,国家单位抢着要。不过我给陆港市府打了招呼,把她抢了过来,现在在市政府办公室上班。”

    “三哥……”陈俊宁非常的意外,继而就是感动。

    唐九从来没有跟他提起过,他什么都不知道。根本没有想到家里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

    李路说,“我告诉他们,你在红星公司上班,是海外分公司的经理了,回去之后,你得统一口径。”

    “三哥,谢谢。”陈俊宁站起来,郑重其事地鞠躬。

    李路什么也没说,等他鞠完躬,压了压手示意他坐下来,说道,“家里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你还有什么要求,都提出来,我来办。”

    “没有了。”陈俊宁摇头感慨着叹气道,“我父母只是县里小工厂的工人,能到柳钢厂上班,我敢说,这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的。”

    李路呵呵笑了笑,说,“他们不愿意离开柳州,不然我是希望他们能到红星防务这边工作的,红星防务有一个特种炼钢厂。”

    “他们生活习惯了,突然换个环境,一定不适应。”陈俊宁解释道。

    “是的。”李路说,“但是你妹妹这边,我得跟你说一下,原本一些省级政府机关要她的,但我把她截下来了,安排到陆港市府里。这件事情她还不知道,你回去之后,向解释一下。”

    陈俊宁摇头说,“不用解释。我了解她,她的性子不太适合做行政工作,放在陆港你帮忙看着还好一些。”

    “呵呵,你没意见,那就这么着。”李路笑道。

    陈俊宁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始汇报工作,他的记忆力惊人,不像其他人需要把汇报的事情要点记在本子上。这也与他的工作性质有关,保密也是很重要的要求。

    “三哥,九叔派我回来,主要汇报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李平春扫平了一大半的武装势力,那边的混乱局势得到了缓解,不过他的部队损失惨重,尤其是武器装备,他希望能够采购一些。第二件事,泰国的一些贸易公司提出了采购汽车的要求,主要是运输车辆和豪华轿车。”陈俊宁汇报道,“我们在新加坡、泰国建立了办事处,目前那边的运转顺利,不过新加坡的局面还没能打开。张大哥在那边亲自负责,情况有些麻烦。”

    李路道,“具体说说。”

    陈俊宁说道,“那边的治安很差,黑帮横行,而且民众的生活水平比不上泰国。主要是地方很小。我们内部有了一些分歧,一些人认为应该放弃那边的市场。”

    “你怎么看?”李路问道。

    陈俊宁沉思了一阵子,说,“我个人认为不应该放弃。”

    “为什么?”

    “那里有个海峡。我研究过地图,走海路的话,从咱们这里出去的轮船,要前往欧洲,必须要经过那道海峡。新加坡恰恰的就扼守在最好的位置上。地理位置太重要了。我认为不但不应该放弃,而且要加大力量把重点放在那边。”陈俊宁丝毫没有犹豫,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看得出,海外分公司内部因为新加坡市场,产生了较为严重的分歧。

    恐怕这才是唐九派陈俊宁专程赶回来汇报工作的真正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