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章 分猪肉
    来小东拦着要往里面冲的小屁孩们,挡住他们的视线,笑着对他们的家长说,“同志,孝子不太好看这么血腥的场面,呵呵。”

    “这有啥,杀猪多新鲜。”来自东北的某职工大手一挥,呵呵笑道。

    小屁孩扒着大人的大腿把脑袋从两腿之间挤出去,瞪着好奇的眼睛看那边正在退猪毛。没什么害怕的,只会想到猪肉的香味。

    杀猪现场热闹哄哄,流水线作业。杨万斤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干脆利落的把剩下的二十多头猪给刺了,然后食堂师傅们在帮忙的职工协助下,先放血再滚水淋浴,随即用锋利的刮刀进行退猪毛,刮得白白的,紧接着就是转移到另一张厚重的木质案台上,杨万斤反客为主亲自操刀进行切割。

    “每户几斤?”杨万斤问食堂的大师傅。

    食堂的大师傅扭头喊刘贵松,“刘主任!过来一下!”

    刘贵松连忙跑过来,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罗师傅,怎么了?”

    食堂罗师傅是主厨,他指了指杨万斤,说,“这位杨同志问咱们每户分几斤肉。”

    刘贵松想了想,说,“混搭着每户十斤吧,没问题吧,我叫几个人过来帮着上称。”

    杨万斤大手一挥,“不用,左右差不了半两。”

    他这算是客气的了。

    说着,他手里的尖刀就开始把案台上的大肥猪给开膛破肚,动作利索得很,叫人看了都吃惊不已。随即,他换上刀背很厚重的专门剁骨头的刀,精准无比的对大肥猪进行分筋错骨。

    很快,他把大肥猪给分成了几个部分,从每一部分里都取出一些来,这就成了一份。杨万斤一指,道,“不信就称一下,左右差不了半两!”

    罗师傅拿了称称了一下,当即惊呆:“嚯!正好十斤!”

    杨万斤呵呵的笑了,说道,“我杨万斤杀了二十多年猪,手里这把刀就没出错过,说十斤那就是十斤。”

    刘贵松竖起大拇指,“杨师傅,你是这个!交给你,我放心!”

    他见过一次杨万斤,知道杨万斤是李路结拜二哥的父亲。不过他这个佩服,完全是因为杨万斤神乎其技的刀法和精准的分配。

    “刘干部,左右没事,我就帮帮忙,帮你们干一天活,工钱是不收了的!”杨万斤豪气地挥手道。

    刘贵松笑着说,“太好了,那就辛苦你了杨师傅。”

    食堂的厨师们都是专业的,杀猪分猪肉这些事情却不太精通,这年月,手握杀猪刀的和手握方向盘的,都是高大上的职业,是大家羡慕的职业,也是很难获得从业资格的职业。

    杨万斤这种技术的屠夫,差不多是屠宰厂里的“八级钳工”,是厂领导都要客客气气的职工。好嘛,有了杨万斤的帮忙和指导,工作的效率一下子快了不少。职工家属们排着长长的队伍开始领取现杀的新鲜的猪肉。

    操刀负责分配的那个人责任是绝对重大压力绝对巨大的,因为就一头猪而言,各个部位的猪肉都不一样。比如排骨大概是最贵的了,但有些人可能就是喜欢五花肉,但是不可能根据个人的喜爱去分配,为了做到公平公正,必须要平均分配,甚至每一份的猪大肠的长度,都绝对不能有明显的差距。

    刘贵松也知道最容易出矛盾的地方是在这里,因此提心吊胆的在那里密切观察着。结果他很快发现,想象中的场面没有出现。没有人为了多要点肉而喋喋不休更没有人为了要更好的猪肉而使什么小伎俩。

    他看到的是,无论是领取猪肉的职工还是家属,都井井有序地跟着队伍走,然后拿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一份猪肉,最后还向操刀师傅道一声谢谢或者辛苦了。有家属带着孝子来,小屁孩们没有像之前那么闹了,垫着脚尖费力地拎起十斤重的猪肉,然后腾出一只手向食堂的师傅行少先队队礼。

    刘贵松忽然的发现,作为红星厂的一员,他一直没有意识到红星厂核心精神八个字“忠厂爱国,振兴中华”的真正体现是在哪里。但是此时,他深刻地感受到了李路一直坚持用许多时间对职工家属们进行军事训练、政治思想教育的良苦用心。

    现在看来,当初反对李路的建设管理模式的人,都错了。

    整个领取猪肉的过程没有发生任何矛盾,其乐融融的气氛,大人孝脸上洋溢着的都是幸福快乐的微笑,他们对所有人都抱有感恩之心,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信心和憧憬。

    走到尾声的时候,有不少职工家属主动留下来,帮助食堂的人打水冲洗路面收拾现场。更像是一家人,而没有任何的等级上的区别。李路要求工作和生活要明确分开,工作上等级森严,要绝对服从命令,生活上要互相帮助像一家人那样团结友爱。

    这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陈鸣和来小东一边把袖子放下来,一边往刘贵松这边走。

    “刘主任。”陈鸣提着十斤猪肉,说道,“食堂这边收拾好了,还有什么指示不?”

    “哦,没有了,陈鸣,辛苦了。”刘贵松回过神来,笑道。

    陈鸣说道,“这有什么,刘主任你就是太见外,呵呵。”

    笑了笑,刘贵松注意到来小东两手空空的,“小东,你的猪肉呢?顺便带回去啊。”

    来小东挠了挠着,有些尴尬地说,“刘技术,我一个人过年,要那么多猪肉可吃不完,我就算了吧。”

    “那怎么行,人人有份,一个都不能少。”刘贵松摇头很坚决地说,“去去去,把你那份领了。”

    “是。”来小东连忙的跑过去,取出了工作证进行了登记,领取了属于自己的十斤肉。

    陈鸣说,“刘主任,小来我让他跟我回家过年,他偏不,没办法,呵呵。”

    刘贵松笑道,“他是不愿意麻烦你。”

    说话间,来小东返身回来,刘贵松说,“小来,留在厂里过年的人可不少,厂里会组织大家集体过春节,你别担心你这点猪肉吃不完,呵呵。”

    “集体过春节,太好了!”来小东激动起来,他可是知道,红星厂里的职工,来自一拖的是最多的,估计有上百人,只不过一拖厂太大,他认识的没几个。

    陈鸣说道,“刘主任,那我先回去了,呵呵,明天休班,我就直接回家过年了。”

    “那可不行,明天最后一天,厂里要开个职工大会,还有很多礼品发给大家,你必须得参加。”刘贵松笑道,“现彻要发过节费,你是不是不想要钱啊。”

    陈鸣一拍脑袋,“嗨!瞧我这记性!当然参加!集体活动必须参加!我先把猪肉拎回家去,明天一大早准时过来!”

    目送陈鸣离去,刘贵松和来小东一边往家属区那边走,一边说话。

    “小来,我记得你是初中毕业?”刘贵松问道。

    来小东脸红红,回答道,“是的,刘技术,你还记这么清楚。”

    “呵呵。”刘贵松背着手,笑道,“你别忘了,我也是车间里出来的,就算是在机关里,我负责的也是和技术有关的工作,对你们是再清楚不过。”

    他说的自然是在一拖厂工作的时候。

    斟酌了一下,刘贵松说道,“小东啊,年后厂里准备开一个培训班,主要是培训操作五轴联动数控机床的工人。你的文化水平高,建议你报名参加一下这个班。”

    “五轴联动数控机床?这是什么机床?”来小东纳闷问道。

    初中文化在八十年代,那算是高文化水平了,小学毕业的没上过学的,那是一抓一大把,还要再过个两三年,全国才会铺开进行全民扫盲,可想而知此时国民的教育水平是很低的。

    刘贵松说道,“是一种可以加工精密部件的先进机床,世界领先水平。对了,你现在在什么部门?”

    来小东说道,“跟着我师父,在二点四发动机国产化项目组。”

    “是吗,看样子你的技术是很过硬的,一般人可进不了这个项目组。”刘贵松说着拿手比划着,“发动机的许多部件,用五轴联动数控机床来加工,可以大大提高精准度。再比如说,曲轴,这个部件全厂也就你师父可以加工出来,合格率还不是很高,但是如果使用五轴联动数控机床,那就是包饺子一样简单的事情了。”

    来小东惊呆了:“这么神奇?”

    “所以,你有这个文化基础,参加这个培训班,去操控五轴联动数控机床,对你个人的发展也是很有帮助的。”刘贵松说道。

    来小东毫不犹豫,“我报名!”

    “呵呵,开开心心过大年,年后接到通知,你就按照要求报名。”刘贵松笑道。

    “明白了,刘技术,谢谢!”来小东感激地说。

    摆了摆手,刘贵松说道,“记住,到了红星厂,就是红星厂的一分子,红星厂是大家,每个人都必须为这个大家庭努力工作做贡献。”

    “刘技术,我一定竭尽全力努力工作!”

    来小东表态,下意识的提了提手里的十斤猪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