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当年往事
    除夕这天,依照风俗,家家户户劏鸡还神祈福。百兴村是大村,而李姓又是百兴村里的第一大姓,因此李姓人家都非常的重视今天的还神祈福——不能让外姓人给看扁了去。

    李国光家那可是一大家子,六儿女,八口人,那家伙,一家人差不多就一桌了。在还神祈福这个方面,蔡叶芬比李国光更舍得花钱。在她看来,几个儿子能有今天的成就,那得益于祖宗的保佑和庇护。

    热热闹闹一个白天,晚上吃了团圆饭,就是孩子们的时间,从上初中到刚上学的,鞭炮放起来,满村地跑着喊叫着哈哈大笑着,别提多开心。李祖明毫无疑问成了孩子头,大的小的全跟在他屁股后面跑,因为他有很多很多的烟花炮竹。

    大妹牵着小妹出去转了一圈就回来了,小妹远未到会放鞭炮的年纪。

    李路叼了根烟,穿了军大衣信步出门走走逛逛。甚至于眼前这一切对他来说,更具吸引力。他对春节的印象大概是被停留在街道上张灯结彩路上行人却是脚步匆匆面无表情的表面的光彩了。在那个未来的年代,燃放烟花爆竹是要被通缉的,马路是会变停车场的,小区里的人们是在各自的“火柴盒子”里吃团圆饭的。

    都是那么的不一样。

    只不过,李路并不太了解地方的春节是怎么样的。十个春节,有九个是在部队营区里度过,论生活圈子的单调,他和许多人是有的一拼的。

    李家华走过来,紧走几步追上李路,“老三。”

    “二哥,”李路回头,停下脚步。

    两人并肩往刚刚建好的篮球场那边走,八个篮球场并排连接,同时也算是一个大操场,宽大平坦得很,这会儿早就成了孩子们燃放烟花爆竹的最好的场所。一群小屁孩裹着厚重的棉衣哈哈大笑着从身边追逐着跑向篮球场,每个人手里都拿拎着装满了烟花爆竹的麻布袋子。

    李家华笑道,“大哥出钱,刘叔家小卖部拿了很多烟花爆竹回来,每户人家都能以两毛钱的价格买到一堆。”

    “哦?刘叔家的小卖部办起来了?”李路有些意外。

    李家华道,“有小半年了,生意挺好,什么都有得卖。”

    “那不错。”李路顿时笑了,“不知道大姐头情况怎么样了,刘叔怎么说?”

    摇了摇头,李家华说,“还是没消息,快四年了,差不多也该回来了。”

    两人走到打谷场边上的高地上站定,眺望着不断从打谷场那里喷射上天的烟花,时大时小时而短促时而连续的炮声,却给李路一种战场的感觉。

    “老三,过完春节,我打算结婚。”李家华忽然说。

    李路顿时一愣,看着李家华,“和于晓曼?”

    “是。”李家华毅然决然的点头,“我想清楚了,我就要娶她,就她。”

    李路沉默了下来,犹豫着说,“老爹老妈那边……”

    “能理解就理解,不能理解……”李家华也说不下去了,他实际上没有任何办法。

    恐怕这就是他找李路谈这件事情的原因,他知道老爹老妈最听老三的劝说。

    李路沉声说道,“二哥,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没二话,我支持。老爹老妈那边,我去说。不过这个事情,你还是要和大哥商量商量,有他帮着劝,效果会好很多。”

    “嗯,晚点我就找他聊聊,在此之前,想听听你的看法。”李家华说道。

    李路微微感慨着说,“其实我的看法很简单。你认准了她,那其他方面就都是次要的了。只要你们开开心心幸幸福福的过日子,我想,时间长了,老爹老妈也会接受。”

    他顿了顿,说,“我倒是认为,于晓曼的父母那边的阻力比较大。她父母是很好的,照他们以前的说法,女儿,是不嫁了,不给自己家里丢人,也不给别人家丢人。说到底,还是观念上的问题。”

    “我一定能说服他们,这一场硬仗,怎么着我也要打下来。”李家华很坚决地说道。

    李路说,“我支持你。”

    有了李路这句话,李家华放了一半的心。家里人都知道,尽管李路只是排行第三,但是很多时候,李路的话是最管用的。然而李路却没李家华那么乐观,因为他非常清楚,婚姻大事这些,通常情况下,是轮不到平辈发表意见的。

    诚然,李国光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工农知识分子,这方面的观念相对开明一些,不会有“包办婚姻”这种思想,秉承的,是新时代婚恋自由的观念。但是,他绝对不会开明到可以接受一名有“污点”的儿媳妇这个程度。

    最关键的在于,其他事情上面,李路的话通常是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但是在关乎到传宗接代的大事上,李国光很有可能是不会让李路插嘴的。

    不管如何,李路都要努力促成此事。于晓曼是个好女人,他同样倾向于看到二哥能和于晓曼走到一起生活。

    兄弟俩站在那里眺望着不断被烟花点缀出光彩的夜空,天南海北地聊天,不可避免的聊到了工作,随即话题又跑了回来,回到了那位失踪了四年多的大姐头身上。

    “满打满算,四年多五年了。”李路感慨着说,“当年走得太匆忙,没来得及了解情况,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李家华笑道,“你当年才多大,十五六岁,什么都不懂,了解什么情况。”

    两人陷入了回忆。

    1976年,对华夏人民来说,这是多灾多难的一年,是让人绝望心碎的一年。一月总理逝世,人们听到了心碎的声音。七月,军队威望支柱第一元帅逝世。九月,为人离世,天塌了下来。那一年的十月发生了很多影响了很多人一辈子的事情。具体到百兴村,很多人家平静的生活都在这个月里被彻底的打破了。

    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导致上层信息的严重滞后,在许多地区迎来拨开乌云的时候,最后一波乌云且笼罩了陆港地区。

    李路被爷爷的老部下带走送进了部队,李国光一家被送到了某农场劳动,爷爷那一代从重庆迁移至此地的刘霞一家受到了波及,二十岁的刘霞被家人送上了出国的轮船从此不知所踪……

    “我打听过了,她爷爷已经被平反,可是刘叔没办法联系上她,不知道她能不能得到国内的消息。”李家华叹息着说道,“霞姐的爷爷原来是国民党的高官,成分就有问题,也许她再也不敢回来了。”

    李路摇头说道,“人们已经开始正确对待历史,不管怎么说,霞姐这一代人,是无辜的。我能感觉到,她肯定能知道国内的情况,肯定会回家来。”

    “但愿如此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