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8章 老子还真不惯着你!
    “停止!停止!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詹森步步后退,指着刘霞色厉内荏地说道。

    刘霞冷哼一声,“干什么?干你们英伦垃圾!”

    她猛地启动冲上去,詹森下意识的双手护住了裆下,刘霞却是突然的改变了动作,右手轮圆了挥过去。结结实实的,随着清脆的“啪”的一声,一巴掌重重的甩在了詹森的脸颊上,力度之大让二百斤的他身子控制不住的往一侧倾斜,终于是止不住身形,踉跄几步栽倒在地上。

    刘霞呸了一口,“垃圾。”

    机场的警察匆匆忙忙的赶到了,今天是除夕,大家都无心上班,这会儿又正是吃晚饭的时间,有几位警察连帽子都戴得歪歪斜斜的。一看现场,马上就把刘建川给围了起来,上去两人把他铐起来。

    自然而然的,有两名成年男子倒在地上,打人的肯定是现场唯一站着的男子。带队的警长一边联系救护车一边指挥手下把刘建川给扣起来。

    刘霞一看这个情况,有些愣神。奇怪的是,刘建川并没有马上解释,而是不断的向刘霞使眼神——快跑肮愣着干什么!

    刘霞没有动,她绝对不会让别人当替罪羊。

    刘建川都急坏了,他不断的给刘霞打眼神,眼睛不断的往脚下看。刘霞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这里是我的地头,打人的不是我,警察不会拿我怎么样的!

    这一下,刘霞放心了,她拖起行李箱快步朝出租车那边走过去。警察有注意到她,但是没有人会想到,一名弱女子能把俩大男人放倒在地上,其中还有一位牛高马大的白种人。

    拉开车门钻进去,司机帮着把行李箱放进车尾箱里,快步过来坐上驾驶座,问道,“小姐,去哪?”

    刘霞道,“关口。”

    “好的。”出租车司机顿时振奋,这可是肥单,一挂档踩油门,出租车就钻进了黑夜里狂飙而去。

    这个时候,刘建川才松了口气,像是刚刚回过神来一样,说道,“哎哎哎,你们搞错了,不是我打的人,我和被打的是同一边的,警长,你们搞错了!”

    这会儿,他的秘书也反应过来了,连忙的说道,“这是我们总经理,打人的刚刚跑了,你们应该去抓她啊!”

    警察们一下子全都愣了。

    警长指着出租车离去的方向,“谁?刚才那女人?”

    “对!就是她打的人!”秘书果断点头,却看见刘建川隐蔽地瞪了一眼过来,连忙改口说,“但我不太确定……”

    警长已经摁着对讲机联系总部了。英国人被打,警长是很紧张的。

    刘建川说道,“警长,那位是渣打银行的詹森先生,你们最好先把他送医院去救治,这才是当务之急。”

    警长一听,顿时就忙乱了起来。

    出租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抵达了关口那里,师傅提醒刘霞说,“小姐,这个时间出不了关了哇。”

    刘霞留了个心眼,信口胡扯起来,说,“没关系,我有特别通行权。”

    “这样子哦。”师傅说。

    付了钱,刘霞下车,出租车师傅把后尾箱的行李拿下来拖到过来交给刘霞。目送出租车走远,刘霞这才拖着行李箱脚步匆匆的绕过了两个街口,抬头看见一家酒店,这才走进去登记入住。

    显而易见,必须得住一晚,等天亮了才能出关回家。

    伊丽莎白医院,刘建川和秘书站在急诊处置室外面走廊等候着。秘书低声问道,“刘总,为什么要帮那个女人?她下手太重了,陈家明先生看样子受伤很严重……”

    刘建川盯着秘书,道,“你不认为她说的是对的吗?”

    “什么是对的?”秘书不明白。

    刘建川一字一顿地说,“香港是华夏的香港,这里是华夏的领土。”

    秘书语塞,很勉强地点头,说,“你是老板,你说的都是对的。”

    打量着秘书,刘建川很想当场就炒了她鱿鱼,但是考虑到一时半会找不到人手,因此硬生生地忍住了。他很小的时候就随父母移居了香港,和余嘉豪是差不多的情况。组建奋远香港分公司的时候,余嘉豪找到当职业经理人的他,说服他加入奋远。香港分公司的发展,离不开刘建川的努力。

    他和余嘉豪是一类人,有别于扎根当地几代的那一群人。在他们的认知里,香港是迷路的孩子,早晚要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在其他群体眼里,余嘉豪和刘建川这一类人,身上是红色的。

    若不是身上担负着一个公司的发展,刘建川也许会亲自掌掴陈家明——这样的败类比统治着当地的英国人更招人恨。

    一个分公司的总经理,如果身上没华夏人的骨头没有血性,最起码屁股要是正的,那么余嘉豪是肯定不会选择。余嘉豪非常清楚李路选人的基本原则,同时也是他的原则。

    好一阵子,詹森气势汹汹的大步走出来,他是没什么事情的,只是有两颗牙齿松动了,进行了拔除。

    他看到刘建川,顿时愤怒地说道,“刘,必须要马上抓住那个女人!医生已经确定,我的助理需要长时间调养,也许再也无法恢复男人的功能!”

    刘建川顿时吓了一跳,心里痛快脸上却佯作愤怒,“不是吧,这么严重的吗?太遗憾了!”

    “马上联系警察局!那个女人肯定还在香港!她跑不了!该死的华夏黄皮猪!该死的华夏畜生!”詹森跳着脚大喊着。

    刘建川皱了皱眉头,道,“詹森先生,你要联系警察局,那就请便吧。”

    “你什么意思?”詹森愕然,盯着刘建川不可思议的的问道。

    刘建川摊了摊手,说道,“詹森先生,你大概没有搞清楚,我不是渣打银行的员工,我想你对我说话,最好客气点,尤其不要用命令式语气。”

    “你!”詹森不敢相信地看着刘建川,“刘建川,你不要忘了,你们公司的外汇交易,握在我的手里。”

    刘建川笑道,“是的,一点没错。不过,换一家银行,我大概不会麻烦到哪里去。另外,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动我们奋远的钱,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再见了,英国白皮猪。”

    说完举步径直离开。

    詹森感到这个世界忽然的发生了他预料之外的变化,他愣在那里,怎么也没能反应过来。

    那名女秘书站在那里,看看远离的刘建川,又看了看脸色黑了又青青了又红的脸色,一咬牙,跑起来去追刘建川了。她终于是没有昏了头脑,起码她还知道谁是她老板。

    走出医院,刘建川重重呼吸了一口。

    女秘书追出来,气喘喘地说道,“刘总,你刚才,你刚才也太冲动了,詹森随便动动手脚就能让咱们损失惨重,而且你别忘了,咱们正在申请的那笔贷款,就差詹森的签字了。”

    摇了摇头,刘建川破罐子破摔,“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他对我们华夏人的侮辱,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接受的。草-他-妈-的我还真的不惯那洋鬼子!”

    “刘总……大老板怪罪起来……”

    “一切责任我来负责。”

    刘建川扫了一眼女秘书,“行了,明天你回公司结算工资走人吧。”

    叹了口气,他说,“我也该走人了。”

    说完自己走过去上了车离开了。

    女秘书站在那里发呆。

    我上哪再找待遇这么好的工作啊!

    注:弟兄们月票来点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