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章 原则底线坚决不让步
    “打也打了,爽了,姐,你说接下来咋办吧。”李路一摊手,拽了一把还没坏的椅子坐下来。

    刘霞走过来,打量着李路,根本看不出来她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危险的。这确确实实是一个心很大的姑娘。

    当前的情况显然不适合寒暄,尽管两人的语气都轻松得不得了,但是心有灵犀的他们,很清楚当前最紧要的是先处理完眼前的事情。

    刘霞耸了耸肩,说,“能咋办,要不是我新买的阿玛尼大衣,你看我打不死他们。他娘滴还来劲了这些英国畜生。”

    李路无奈地摇头说,“姐,咱能不能低调点。”

    “你是不知道!”刘霞气不打一处来,“老娘刚下飞机,终于回家了,就感慨一句祖国我终于回来了,结果你猜怎么着,不知道哪里蹦出来个英国白皮猪说香港是英国的,还指责我。你说,这我能忍?还有个香蕉人,我草他么的,那个败类一副狗屎的嘴脸是真恶心。我就动手了。对了,你怎么来了,你小子不是当兵去了吗,什么时候回来了?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大开杀戒来着?这些人……”

    机关枪似的突突突说了一大通气都不带喘的,这就是祖籍东北的大姐头的风范。没想过多年不见依然如故,浓浓的都是亲切感。

    李路说,“姐,这个回头再详说。”

    说着,他这才看向那边目瞪口呆许久的众人,他当然的不认识其他人,就对余嘉豪说,“老余,今天这个情况闹得有点大,你去给中调分社的人打个电话,请他们帮个忙协调一下子。”

    人是打了,看这边警员的神情,李路能感觉到打的不是一般人。这就必须得麻烦中调分社的人来协调处理了——你总不能把光明民兵营拉过来开干。

    余嘉豪转头找到雷龙,当即说道,“你是雷探长?请借一步说话。”

    刘建川这会儿才想起来介绍,说,“雷探长,余嘉豪先生,我们奋远的董事长,张爵士的表弟。”

    雷龙晃了晃神,按照他的性格,眼前这个情况,他是绝对会当场发飙的。他对肥猫说,“赶紧叫白车送康德先生去医院,这里所有人,都不能走!”

    说完,他就和余嘉豪、刘建川二人快步离去,到一边讲数去了。

    这间办公室马上被荷枪实弹的警员看管了起来,里面所有人都不能离开。警员很快把康德、詹森等人抬出去等救护车到。

    这下安静了。

    李路指了指向平和万山,给刘霞介绍,“姐,这是向平,万山,我的老战友,现在和我一起做事。”

    “小平,小山,你们好。”刘霞很大方的伸出手。

    反倒是向平和万山面对这么一位堪称现代女侠的大姐头,有了一些拘束。他们分别和刘霞握手,手掌一触碰到就缩回去。要说,刘霞这身打扮是绝对让人眼前一亮的,那都是欧洲时尚前沿的服装,她又是一米七二的个子,那叫一个亭亭玉立英姿飒爽。

    “说说,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刘霞问李路。

    李路摊了摊手,“你不是在机场那边惹的事呢吗,敲,刚才你看见没,奋远香港分公司的总经理刘建川就在现场,敲是去接刚刚被你砸了子孙袋的鬼佬。这不,我就知道了。当然。这里面还有很多巧合。以后再细说。”

    他问道,“倒是你,姐,你怎么四五年了都没音讯。”

    “说来话长,这个回头再详细说。”刘霞摆了摆手,道,“你刚才说,说什么奋远香港公司?啥玩意?”

    “哦,就是我跟人合伙开的公司,在香港有个分公司。”李路道。

    刘霞睁大眼睛盯着李路,认认真真的再一次打量着,脱口而出,“小路子,我都快不认识你了,我总感觉你不是原来的小路子。”

    这话吓了李路一跳——难道刘霞知道自己除了身体之外,整个人已经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另一个人了吗?

    用力甩了甩头把这不切实际的想法扔出去,李路说,“姐,我走的时候十六岁不到,现在二十一岁了。我会长大的啊!”

    万山和向平在一边听着总感到好笑。叱咤战场让敌人闻风丧胆的战神一般的人物,那是面对上万名敌人围追堵截都面不改色的狠人。现在面对刘女侠,那不但跟兔子一样怪,连气势都被完全的压住了。

    “得了吧,再怎么长大,你还是个小屁孩。”刘霞不屑地摆手,话锋一转,还是夸了一句,“不过开公司了,还算不错。”

    李路随口说了一句,“做贸易的,什么都做点。”

    他们的心是够大的,就这个情况还有闲心聊天。万山也一般无二,只有向平是持谨慎乐观态度的。

    犹豫了一下,向平还是插话说道,“老李,霞姐,我看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吧,这里毕竟是警署,别人的地方,这么待着总觉得不太踏实。”

    李路一想,微微点头,很轻松地说,“那行,先离开这里。”

    刘霞都惊呆了,“喂喂喂,干什么呢你们,以为差馆是家里啊想走就走。”

    “咦,姐,你怎么说这个话?”李路也愣住了。

    无奈地摊了摊手,刘霞说,“小路子,你真当你姐是傻的啊,我何尝不知道打了那几个人的身份。香港警察是不会放我们走的,难不成你要打出去啊?”

    向平和万山已经满头黑线——您老既然知道还下那么重的手?

    刘霞笑着问道,“是不是觉得我不可理喻,明明知道会是这样还是要动手。”

    她像极了当众演讲,给人五四运动那个年代激昂愤慨演说的印象,她道,“香港是华夏固有的领土,我们对香港是拥有主权的!涉及主权问题!那是绝对不允许谈判商量的!我感慨一句,他要是说我大声喧哗对公共环境造成影响也就算了了,居然敢说香港是英国的!老娘抽不死他!这是原则问题!哪怕为此献出生命也在所不辞!更不要说区区几年牢狱之灾!老娘什么没经历过!”

    铿锵有力的发声,她的语气极富感染力,这种教科书式的思想鼓动尤其对向平和万山这种部队教育出来的人才特别有效果。

    他们俩情不自禁的鼓掌。

    李路不禁问,“姐,这些年,你都干了些什么?你不会是往外输出革命去了吧?”

    他就是一句话玩笑话,表明他的无奈。

    谁知,刘霞瞪大了眼睛,说,“你怎么知道?”

    李路更吃惊了,瞠目结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