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6章 战前准备
    “不应该啊……”

    囚车里,李路皱眉纳闷地说。

    刘霞却还有心情欣赏外面的风景,她问道,“什么不应该?”

    李路说,“我让老余联系了中调分社的人,他们出面,情况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小路子,你这个也太大惊小怪了吧?你找中调分社的人干什么,用不着他们帮忙。”刘霞挥手道。

    李路苦笑着说,“姐,这个事情可大可小,难不成真的打出去啊?”

    刘霞陷入了沉思,很认真地笑了笑,随即说,“打不出去是不行的,打不过。你是对的,是要找人。不过你找中调分社的人没什么用,且不说他们帮不帮忙,就算是帮忙,英国人也不会给他面子。”

    略微沉思了一下,刘霞叹口气说,“看样子,只能找容爷爷了。”

    “啥?不用这样吧?这点事情没必要麻烦容爷爷呢吧?”李路大吃一惊。

    向平和万山听着他们的对话,满头的雾水,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刘霞叹口气说,“本来是不用麻烦的。但是你打的那几个人中,有一个叫康德,那是香港警察部门的一把。你看看,现在招待我们的是英军,不是警察了。不找容爷爷,你真想蹲大狱啊这大过年的。”

    李路顿时笑了,说,“姐,我还以为你晕了头了呢。”

    “我呸,就他们这些渣渣,十个脑子加起来也撵不上我的。”刘霞呵呵笑着说,“在机场起冲突的时候,是他们先对我动手,我后面的反击怎么也算是自卫的,你懂了吧?不过刚才在警署里的几下子,怎么也算不上自卫反击了……”

    李路满头黑线,“我知道,又被你给坑惨了。”

    刘霞嘿嘿笑着,眨着大眼睛,说道,“小路子,你没感觉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吗?反正回家也是闲着,那就先在香港混一段时间呗。”

    猛地,李路想到了什么,结合一些普通人很难知道但是他知道的上层的一些国际往来,他若有所思起来。

    他怎么也不会相信刘霞做事不过脑子的,但是李路非常清楚,这位大姐头就做事就是很率性的,敢说敢做,否则当年也不会走到远走他乡这个地步。这里面除了爷爷的牵连,也有她本身的一部分原因。

    李路知道刘霞是有恃无恐的,正如她所说的,她有英籍公民这样的身份,就算是没有任何人的帮助,她也不会有多大麻烦。

    打了康德的人是李路,不是她。

    “行吧,既来之则安之。”李路摊了摊手,随即说道,“可是怎么样联系容爷爷?”

    刘霞眨着眼睛说,“难道你没让那个老余去联系?”

    李路一愣,随即摇头苦笑,“姐,咋就什么都瞒不过你。”

    “我耳朵可没坏,离开警署之前,你不是暗示那个老余了吗?”刘霞很放松,在她看来,屁事没有。

    李路看向万山和向平,无奈地说,“看看,这就是我们百兴村四大战神之首刘霞同志。”

    “霞姐好。”向平和万山重新问好。

    刘霞很矜持地点了点头,只是拱手的动作一下子破坏了刚刚出现的淑女的形象,“大兄弟不必客气,自己银。”

    囚车里看管着他们的几个英军士兵听不懂人话,心里都纳闷,其中一人低声度身边的同僚说,“他们为什么这么开心?难道不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不需要经过审判的秘密关押么?”

    “谁知道呢,这些愚蠢的华夏人。”那位同僚耸了耸肩。

    李路听到他们说话,冲他们礼貌地笑了笑。

    头先说话的英军士兵觉得这位华夏人蛮有意思的,完全不知道自己面临着什么样的境况,居然还有心情笑。

    他笑着对李路说,“你们快要完了还笑这么开心。”

    李路不断地点头说,“是的是的,草泥马的。”

    那英军士兵笑得更开心了,叫其他士兵听见,也更加开心了。他们显然认为这几个华夏人是听不懂英语的。

    刘霞笑了笑,问李路,“小路子,你听得懂英语呢吧?”

    “会一些。”李路笑了笑,给了个眼神。

    刘霞憋着笑,这小子也太坏了。

    英军士兵当然的想到不到,对方不但听得懂英语,还非常的肯定他们听不懂华夏语。

    他们七嘴八舌地笑着说道,“你们就要死了黄皮猴子。”

    “低等民族英伦白皮猪,快要死的是你们啊。”李路呵呵笑道。

    双方用礼貌而不失尴尬的态度相互说着一些问候语。

    全程一片祥和。

    车队进了赤柱监狱停下来的时候,李路换成英语说,“好了小姐们,赶紧的滚下车别挡着道。”

    负责看守的几个英军士兵全都愣住了,瞠目结舌,瞬间感觉自己在对方面前什么都没穿。羞愧和愤怒瞬间爬上了心头,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发飙,带队的军官就打开了后尾门,呵斥着让他们把人带下来。

    正准备把人交接给监狱方面的人,监狱里面走出来的一名官员却对带队的军官说道,“上头通知,请你把人送回九龙警署。”

    “为什么?”带队的军官一愣。

    监狱官员耸了耸肩,说,“我不知道,命令是这么说的。总之,我这边不能接收。”

    “好吧,该死。”带队的军官抱怨一句,他只是不愿意来回折腾而已。

    刘霞低声对李路说,“看样子你那位朋友老余已经给容爷爷打电话了。”

    “八成是。”李路微微点头,皱眉道,“不过我总感觉这个事情没这么容易结束。回头还是要研究研究怎么样妥善的处理好。”

    刘霞很认真地说道,“要么不动手,要动手,就彻底把对方打趴下,否则后患无穷。小路子,既然你的生意都做到了香港,干脆利用这次机会,打打政府的关系,没关系你什么事情都做不成的。”

    “正有此意。”李路笑道,“主要还是你之前提到的,咱们也义务配合一下上面的动作,呵呵。”

    那一队英军士兵再一次把李路四人送回了九龙警署,在办公楼前面的院子里,余嘉豪和刘建川在焦急等着,他们总是没有想到事情会出现这样让人激动的反转——居然一个电话就让事情出现了巨大的转机。

    余嘉豪不知道哪个号码是什么地方什么人的,他只是按照李路的交代打过去把事情讲了一遍,对方只说了三个字“知道了”。这还不到两个小时,他就看见那队英军士兵把李路四人给送回来了。

    “谢天谢地,总算是结束了。”余嘉豪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说道,“老李,我说以后可别这么干了,咱们有很多种方式解决问题。”

    李路笑道,“这个事情对咱们来说才开始,远未到开始的时候。住的地方安排好了吗?”

    刘建川正要说话,却听见余嘉豪道,“不用安排,前段时间我不是在半山那边买了别墅,住哪里去,你喜欢安静,那边安静,环境也好,总比住酒店强。”

    “行,有个落脚的地方就行。”李路点了点头,他的目光落在刘建川脸上,说道,“刘总。”

    “李先生。”刘建川连忙走过来。

    这会儿,正在小本子上写着什么的向平敲的写完,撕下刚写好的一张纸递给李路。

    李路把纸张递给刘建川,说道,“刘总,麻烦你帮个忙,照着这个清单,找找这些东西,送过来。”

    “好的没问题李先生。”刘建川接过来扫了一眼,东西很杂,望远镜收音机对讲机麻绳什么的,看不出是准备干什么。

    刘霞刚才已经看到了向平开的清单内容,这会儿在不住的微微点头笑着,心里想到,这小路子还是有两手的,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看样子是要大搞一场了。

    一行人鱼贯上了外面等候着的平治轿车,一路的往半山别墅区那边去。这个时候的半山别墅区还不是闻名的豪宅集中区,但是价钱也便宜不到哪里去。在一部分人眼里,那里有点山区的感觉,尽管是拥有无敌的能将维多利亚港尽收眼底的海景。

    余嘉豪的爹妈早已经定居香港,也才搬了新家,荃湾那边的独立别墅。倒是半山这边的别墅,买了有大半年了,一次也没住过。二手的独栋别墅,前后左右大片花园,余嘉豪只是更换了家具家电什么的,其他的什么都没变。

    好在一直有一位远房亲戚在这里打理着,直接住进去并没有什么不妥。

    走进这半山别墅,李路才强烈地感受到身边人巨大的变化。一年前还只是业务员,在内地到处跑销货,苦点累点一年下来也许只能比在本港工作的白领多赚个万把港币。

    现如今,香港分公司刘建川的年薪,余嘉豪都给开到了五十万港币。余嘉豪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大富豪了,无论用哪里的标准来衡量,他都不容置疑的处在了财富第一梯队之中。

    李路忽然想到,他身边的人,生活方面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而他,却是近似一成不变。直到现在,他都没有一处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窝,尽管他名下光是在省城就有上百处房产。

    余嘉豪让远房亲戚赶紧的去准备房间什么的,特意交代了主人房要打扫好,同时打电话联系家政服务人员过来帮着搞。

    李路等人在一楼客厅那里坐下,他对刘霞说,“姐,老四也来了。”

    “真的啊?他人呢?”刘霞顿时惊喜起来。

    李路摇头苦笑,“我哪敢让他跟着,而且,容爷爷那边,咱们人到了,不得去个人看看。我就让他过去了,不然老余的电话打过去,那边也不好求真伪。”

    “哦,原来去容爷爷那边了,那行,要不,我也去看看容爷爷。”刘霞犹豫着说。

    李路摇了摇头,说,“暂时还是不了,老四在那边,容爷爷能体谅的。先把眼下的事情处理完,然后再一起去看望看望容爷爷。”

    “好吧,这样操作也是可以的。”刘霞道。

    李路朝向平和万山点了点头,随即,向平和万山起身走向余嘉豪。向平问道,“余总,我们要用一下车。”

    “哦,没问题。”余嘉豪连忙找出车钥匙来,说,“外面两台车,我也不知道哪台是哪把钥匙了,你们挨个试一试。”

    向平说道,“有没有别的车?”

    平治轿车太扎眼,显然不是很好的选择。

    万山补充一句:“越常见的越好。”

    余嘉豪想了想,说,“管家有台老皇冠,你等等。”

    他很快回来,递过来一把钥匙,说,“在楼后面。”

    两人拿了钥匙就快步离去。

    余嘉豪目送向平和万山离去,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他们神神秘秘的搞什么。再一看客厅那边,李路正在和刘霞交头接耳,表情都很严肃。他本想走过去陪着说话,一看这个情况,就赶紧的交代管家不要去打扰,他自己也知趣的没有过去。

    “……不出手则已,要出手就必须是重手,而且要排山倒海这样来,让对手完全失去反抗的能力。”刘霞凝重地低声说,“我认为你的计划还是显得保守了。你不要忘了,你以后是要在这边长期做生意的。不把康德彻底搞掉,他早晚会给你添乱。”

    李路缓缓点头,“是这个道理,今天抽了他一顿,以英国人的操性,他们是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倒是渣打银行的詹森没什么大不了的。”

    “所以这个计划还是得斟酌斟酌,想个更好的办法,咱们最后不要站在前台上面去。”刘霞说道。

    李路微微皱了皱眉头,说,“姐,你的意思是,雷龙?”

    “呵呵,你不觉得他是一个很好的对象吗?我在伦敦那边都听说过他的事情,这个人有勇有谋,做事心狠手辣,让他来顶在前面,是再合适不过的。”刘霞道。

    李路不得不佩服的点头,“姐,你是一点也没变。”

    “过奖了。”刘霞坦然接受了李路的夸奖,说道,“怎么样让雷龙按照计划走,这个就不用说了吧?”

    李路笑着摇了摇头,道,“嗯,他会很配合地行动的,这一点倒是没有什么难办的。”

    看了看时间,刘霞说道,“得,我得去睡会去了,坐了二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可把老娘给累坏了。”

    李路抬了抬头问那边的余嘉豪,“老余,房间收拾好了吗?”

    “可以了,没有问题。”余嘉豪道。

    那位五十多岁的阿姨管家马上过来带刘霞去休息。

    余嘉豪这会儿才犹豫着问李路,“老李,你打算怎么做?”

    沉吟了一下,李路道,“既然来了,就索性把这边的事情安排好。香港分公司的规模早晚要扩大,包括红星厂在这边的分公司。我处理其他事情,你的当务之急是物色人员,尽快把架子给扩大。”

    “好,我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