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 动手
    ,!

    “老向,暴露是肯定的了,狼狗的尸体不好处理,你快请示一下班长。完毕。”万山清除掉屋里的痕迹退到了一楼这里,低声呼叫向平。

    向平说,“明白,我马上请示老李。”

    能听见发动机的轰鸣声,可见向平正在驾车跟着琳娜返回。

    向平马上用另一个对讲机联系李路,却没有回答,说明李路不在通讯范围之内。他当机立断,呼叫万山:“老万,老李不在通信范围,我们按照既定计划进行,尽量拖延暴露的时间。完毕。”

    万山道,“明白。我找到一个小本子,全是英文我看不懂,但我感觉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信息。”

    “收到。情况有些变化,目标和其中一名男子离开,还有一名男子在电影院里。完毕。”向平说明了他那边的情况。

    万山说道,“我现在开始处理狼狗的尸体,完毕。”

    “明白,完毕。”

    万山找来一只大皮箱,把大狼犬的尸体装起来,随即把地面上的血迹什么的清除干净。他把大皮箱扛到白楼后面去,用力抛出围墙。之前他观察过,围墙那边是空草地,周遭都没有住宅,不会被人发现。

    准备离开的时候,万山忽然皱眉犹豫了一下,呼叫向平,“老向,记得班长说过有种机器可以录像,我想起来,目标楼房二楼有一台。完毕。”

    “对,叫录像机,你有什么打算?完毕。”向平问道。

    万山忽然笑了笑,说,“给他们录个像吧,完毕。”

    “这……是个好主意。”向平一愣,笑道。

    万山飞快返身回到二楼那里,找到那台他在奋远商场的高端柜台里看见过的录像机。他对操作录像机并不熟悉,但是他知道摁哪个键可以进行录像。检查录像带,他调整了录像机的镜头,大概对准了客厅的沙发位置,询问向平:“还有多久。完毕。”

    “三分钟,你必须要撤了,完毕。”向平道。

    万山摁下录像按键,庞大的录像机开始工作,声音不是很大。做完这些,他才飞快的从后面翻过围墙,提起装着大狼犬尸体的皮箱子离开。路过一处垃圾站的时候,他把皮箱扔到了最里面去。

    清理掉了大狼犬,哪怕琳娜发现看门狗不见了,也顶多会怀疑是自己跑掉或者被偷,不会联想到其他方面。

    万山离开不到一分钟,琳娜和男伴驾驶一台轿车从大门那里进入白楼。他们俩一进入二楼的客厅,开了灯就直接滚到一起了,非常的迫不及待,整个过程被运行中的录像机重视地记录了下来。而激情当中的男女没有丝毫的察觉,琳娜甚至察觉到看门狗不见所带来的异常。

    向平和万山汇合一处,按照原定的计划返回了半山别墅那边,却发现李路和刘霞都没在。

    此时此刻,李路和刘霞在中调分社在待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回到半山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向平和万山都在二楼的客厅那里等着。

    万山掐灭烟头,把找到的小本子递过去,说,“全是鸡肠,是藏在保险柜里面的一个很隐蔽的盒子底部的,用手表和钻石压着。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

    李路结果来打开一看,顿时眉头就猛跳起来。

    刘霞凑过来看了几眼,随即对万山说,“小万啊,你立大功了。”

    “什么东西?”万山很惊讶。

    向平忽然想到什么,猜测道,“难道是不能见光的账本?”

    合起小本子,李路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微微点头,沉声说,“没错,是康德行贿受贿的账目,这家伙的账目做得不错,每一笔收支都非常清楚具体。”

    笑了笑,李路说,“好了,现在咱们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了。”

    刘霞在沙发那边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说,“我和小路子去中调分社,就是想借用他们的资源调查这方面的事情。港英政府的人没有几个是干净的,把他们受贿索贿的证据摆出来,是最有效的还击手段。”

    无奈地摇了摇头,李路说,“可惜中调分社的人不愿意提供帮忙,一级级请示,最后还是拒绝了。老万,你这次立大功了。”

    万山和向平对视一眼,笑了笑,说,“还有一个情况,我们查到康德的妻子有些问题,她背着康德偷人,而且一偷就是两个。”

    向平说道,“老万潜入的时候遇到个情况,康德家有一条大狗,被老万给杀了。暴露是早晚的事情。”

    “是的,还有一个,康德家二楼客厅有个录像机,我离开之前开启了录像。”万山说。

    李路很意外,挑着眉头说,“这么说,如果琳娜和他的情人如果是在二楼客厅里干活……”

    “嗯,应该能录下来,明天找个时间,我去把录像带蓉来。”万山说。

    “喂喂喂!”刘霞不满地拍着桌子,“你们怎么回事,不知道这里还有女同志呢吗?”

    李路笑道,“姐,别逗。”

    刘霞绷不住了,呵呵笑起来,“拿回来我先看看有没有什么价值。”

    向平和万山脸都红了,他们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做女侠了。

    “好了,明天开始进入下一阶段的行动。”李路说道,“老向,你负责和雷龙那边进行接洽,我已经和他谈好了,只管让他按照咱们的计划走。老万,你还是负责跟琳娜这条线,先让康德后院起火。”

    “明白!”

    众人各自散去休息,这会儿余嘉豪从三楼下来。

    李路一愣,道,“老余,怎么还不休息。”

    余嘉豪穿着睡衣,和李路一起坐下,说,“准备休息的,想和你聊聊。”

    “你想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李路点了根烟,给余嘉豪倒了杯茶,“既然睡不着,那就喝点茶吧,咱们也好长时间没好好聊聊天了。”

    余嘉豪喝了口茶,问出了心里最大的疑惑,“老李,我越来越看不懂了,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李路一愣,沉吟了一下子,说,“这个讲起来一匹布那么长。”

    “讲一讲,这么长时间了,你总得让我知道些情况,否则我这心里没底。”余嘉豪说。

    言外之意很明显了——咱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李路缓缓道来,说道,“我是寄养在百兴村的,不错,你认识的父母,不是我的亲生父母。我爷爷是南下干部,十年前遭了罪,然后轮到我父母,家里怕牵连到我,就把我寄养在李国光夫妇家中。就是这么个情况。”

    “你爷爷……是?”余嘉豪问。

    李路笑了笑摇了摇头。

    余嘉豪明白了,不能问,李路也不会说。其实这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那,刘霞呢?”余嘉豪问道,“你们提到容爷爷,是容老先生?”

    李路微微点了点头。

    余嘉豪倒抽着凉气身子往后仰。

    “刘霞的情况和我的差不多,但是她比我的境况要惨。她爷爷是谁我也不能说,嗯,病逝在河南的那位。总之,她如果不是入了英籍,踏入境内一步,就会被抓走蹲大狱。”李路道。

    余嘉豪整个人都懵逼掉了——全都是吓死人的关系。

    他现在是完全明白了。

    “那,这么,那么你们准备怎么做?”余嘉豪嘴巴都有些不利索了。

    李路说道,“在香港站稳脚跟,还是那句话,扩大这里的分公司。”

    “我明白了。”余嘉豪深深呼吸着,“老李,我完全明白了,以后,不会再有这方面的问题。”

    李路说,“以后,再过个十年八年,很多事情可以说了,我再慢慢跟你说。”

    要出重拳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伊拉克达拉姆公司的货款马上要到账了,那可是数亿美元,合同里明确了货款是打入红星香港分公司的账户的。

    因此,李路必须在此之前把所有能够引起变数的事情处理掉。

    数亿美元,足以让很多人蠢蠢欲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