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章 要加薪要分红
    三二五厂拥有七百多名职工,在仅有的几家坦克装甲车履带生产厂里算规模较大的。红星厂投入了数百万元对两个生产车间进行了技术改造,形成了生产亚洲虎坦克用履带的能力。

    迄今为止,已经供应了二十套合格产品,是亚洲虎坦克很重要的部件供应厂家。

    与伊朗普达公司的交易中,双方的矛盾就在于产能。伊朗普达公司要求短时间内提供更多的亚洲虎坦克,而红星防务公司的产能却上不去。在这样的情况下,红星防务公司一直在努力提高产量。

    这种时刻里,三二五厂的履带供应一旦出了问题,影响到的就是与伊朗普达公司上亿美元的合同。创汇是大事里的大事,一旦出现问题,上面的巴掌会果断的大力扇下来,十个红星厂绑在一起都接不住那样的怒火。

    国际军火交易是大事,红星厂代理拿下来的两伊合同价值,极有可能会是全国其他军工企业未来十年订单的总额,可能还会超过。

    因此,确保最重要的亚洲虎坦克的产能稳步提升,是当前红星防务公司的头等大事。

    三二五厂选择在这个时刻以罢工作为要挟,要求享受与红星厂职工的同等待遇,不得不说确实的打在了红星厂的软肋上面。

    第二天早上,江豪等三人起了个大早,洗漱完毕之后,他们去瞧李路的门,却好一阵子没人开门。正纳闷的时候,李路却是从饭堂的方向走过来,端了满满一个大盘子。

    “边吃边聊。”李路用钥匙打开门,让三人进来。

    在茶几那边放上早饭,李路道,“吃,边吃边谈。”

    万山注意到,李路的床铺痕迹不深,说明李路很早就起来了。再结合打早饭回来吃这一点,他能够断定,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的事情。

    拿起一只包子咬了一口,指了指房间的右侧,李路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边上这个房间住的是陈煌,他天没亮就离开了。”

    “陈煌?”三人都吃了一惊。

    三二五厂之前遇到的阻碍,就是陈煌那帮人搞出来的,想要贱卖三二五厂获取私利达到私吞国产的目的。结果红星厂强势介入,陈煌这些人不但计划泡了汤,所有人都被清理出了三二五厂,连他的那个长辈都不能幸免。

    这个事情红星厂高层都是知道的,原本以为已经过去了,结果又出来闹。三人都感觉到,三二五厂的罢工,恐怕没那么简单。

    李路笑道,“我听了一回墙根。三二五厂的罢工,和陈煌有莫大的关联。小江,工会主席祝同杰,这个人你熟悉不熟悉?”

    “上次见过,座谈会的时候,见过这个人,但是当时他没怎么说话。”江豪说道。

    三二五厂的几位领导他都是认识的,不过工会主席属于比较边缘的领导,没有什么话事权,所以当时江豪对他没怎么在意。

    李路说道,“现在看来,当时没有对三五二厂的管理班子进行调整,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万山沉声说道,“班长,这个陈煌,交给我吧。”

    李路道,“我正有此意,但不是让你去杀了他。调查,把他给老子查个底朝天,搞清楚他在三二五厂罢工事件里充当什么样的角色。”

    “明白。”万山点头答应。

    李路取来纸笔写了个地址交给万山,说,“这是他的家庭住址。”

    很明显,李路在陈煌离开招待所的事情,实施了追踪。

    指了指张卫伟,李路说道,“老张,你和万山一起,暗中调查陈煌,务必搞清楚他们有什么阴谋。”

    “是!”张卫伟抓起一个包子,马上就和万山出门去了。

    江豪早饭也吃不下了,忙问,“三哥,咱们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李路说,抹干净了嘴巴,拍了拍大腿,说,“走,到厂里去。”

    付永贵前些日子是接到了红星厂的通知,知道李路要亲自过来,但是具体哪天,他是不知道的,他也不知道李路是先去的歌星厂,然后返回的时候才到三二五厂去。

    万山和张卫伟自然自己想办法找交通工具办事去了,李路和江豪开了浑身脏兮兮的lc80径直前往三二五厂。李路特意从钢铁厂那边经过,看了几眼龙城钢铁厂。生产区大门往来的卡车不少,昭示着龙城钢铁厂很好的效益。经过厂大门的时候,正逢着上班高峰期,自行车大军鱼贯而入,说明这个厂子的职工的工资待遇是蛮不错的。

    至少比老光明厂要好许多。

    龙城钢铁厂的厂长和书记,级别和龙城市的书记、市长是一样的。

    过了龙城钢铁厂往东北方向行驶了约莫有五公里的路程,就看见了左侧有一家工厂,相对的独立。

    江豪指着那里说,“三哥,那就是三二五厂。”

    和这个年代大多数工厂一样,有浓郁苏联风格的布局,建筑物的色调以灰色为主,好在龙城市的天空市场湛蓝,如此才不显得那么的压抑。李路想不明白,为什么苏联的工厂建筑风格都暗暗淡淡的,尽管有钢铁般的沉稳,但却显得过于压抑,没有积极向上的那种味道。

    正是早上上班的时候,和龙城钢铁厂相比,三二五厂这边朝着南边的大门可就冷清多了,竟然只看到寥寥几个人推着自行车进去。门卫背着手站在那里不断的打哈欠。再往里看,远处的车间的门是紧闭着的。

    这不像全负荷生产的工厂,更像是频临倒闭的工厂。

    门卫看见一辆汽车过来,微微愣了一下,连忙的跑着过来询问情况。

    李路把车窗全部摇下来,递出去证件。

    门卫接过看了一眼,连忙立正敬礼,双手把证件还给李路。

    “我找你们厂长付永贵。”李路说。

    “首长,我马上给厂部打电话!”门卫说道。

    李路摆摆手,说,“不用了,我直接过去。你去开门。”

    “是!”

    门卫连忙的去开门了。

    李路出示的证件是红星防务公司总经理,三二五厂上上下下都知道,红星防务公司是大客户,财神爷。反而大多数职工对红星厂没有多少清晰的认识。在许多职工眼里,红星厂是那个出钱买了三二五厂的资本家,而红星防务公司的订单,是三二五厂自己争取来的。

    引导上明显出了问题。

    进了厂门,江豪一边介绍着三二五厂的情况,李路一边沿着混凝土铺就的道路在厂区里转圈圈。放眼望去,生产区这里死气沉沉,甚至路边树木的落叶,都不曾清理。越看,李路的脸色就越难看。真实情况比他预估的还要严重。这明显不是偶尔罢工的结果了。

    “红星防务那边亚洲虎坦克履带的供货,是什么时候出现问题的?”李路问道。

    江豪仔细回忆了一下,说,“春节前一周,一月份的时候。到现在,一个朵月了。”

    李路因此能够知道,顶多半个月,亚洲虎坦克的产能就会因为三二五厂这边断掉的供应而出现问题。

    “付永贵该死。”李路道。

    江豪低声劝道,“三哥,还是先了解清楚情况吧,付厂长这个人,很有能力。我并不是替他说话,前面的技改投产,他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功是功,过是过。三二五厂现在这个状态,已经能够充分说明一点,付永贵已经失去了对三二五厂的控制。”李路沉声说道,“或者,他对罢工,采取了暗中支持的态度。”

    江豪闭嘴无言,无论是哪一种,付永贵的错都是很难得到原谅的。

    转到仓库这里来,李路看到有几套履带摆在前面的空地上,边上的小马扎那里,围坐着几个工人在吃早饭,中间摆了一张小小的木桌子,不惧寒冷的露天吃早饭。

    停下车,李路和江豪举步走过去。

    那几名工人早就看见了车过来,厂里没这种车,他们纷纷的站起来,以为地方上来了什么大领导。

    李路不动声色,笑着和工人们打招呼,“几位师傅,大冷天的怎么摆在外面吃早饭来着?”

    其中年长的工人师傅有些不自然的往后藏了仓筷子,说,“你们,你们是?”

    李路笑着自我介绍道,“我是红星防务公司的,陪领导过来看看这边的生产情况。”

    一边的江豪不断的抹鼻子,心想,三哥这也太会演了,脸不红心不跳的。

    “哦,红星防务的领导来视察工作了。”年长的工人看了几眼其他人,说,“你是领导的司机?”

    “呃,是的,这位也是领导的勤务员,我们四处转转。”李路指了指江豪。

    显而易见,这般年青的二人,要是自我介绍说是领导,没谁会相信。门卫那边可不一样,车上就俩人,李路像隐藏身份都做不到。

    “原来是这样,这,你们,你们吃早饭了吗,一起吧?”年长工人连忙邀请。

    李路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工人们连忙的腾出位置来,年轻工人招呼着其他人说,“去里面再弄点小菜过来,稀饭也搞点。”

    马上就有人去忙活了。

    年长工人笑着说,“同志,早饭比较简单,随便吃点。”

    “没关系的,我就爱喝点稀饭吃几口小菜。”李路接过另一名工人递过来的筷子,老实不客气地夹菜吃起来。

    江豪见状,赶紧的配合演出到底,也吃起来。

    距离就是这么拉近的,彼此职业之间的隔阂一下子就消失了。司机是很令人羡慕和敬畏的职业,逞论领导小车的司机。

    “师傅,这是怎么回事,厂里好像停止生产了。”聊了几句闲话,李路问道。

    年长工人顿时就忿忿起来,说,“还不是红星厂惹得祸事。”

    身边的小工人嘴快,顿时就叫起来,说,“红星厂的职工一个月最少拿三百多块,我们呢,我师父一个月才拿三百多块,我师父可是六级钳工。都是一个老板,偏偏我们三二五厂就是后娘养的,太不公平了!”

    “小艺,吃你的早饭!”年长工人呵斥一句。

    李路却是指了指仓库,说,“师傅,这仓库是怎么回事?还有那边空地的履带,我看着像是我们公司的亚洲虎坦克的履带。”

    长叹了口气,年长工人说道,“小同志,你可得帮忙向你们领导说道说道。这个仓库不归我们管,我们是车间的。但是罢工之后,仓库的人都不来上班了。你也看到了,本来应该拉进仓库的这几套履带,就在这门口,罢工之后没人管了。那怎么办,厂里让我们几个过来这边起居,日夜看守这几套履带。这些可都是合格的成品,要是损坏了或者是被不法分子拆了当废铁卖掉,损失可就大了。”

    江豪说道,“既然是可以出厂的产品,为什么不拉到我们公司去?”

    那个叫小艺的小工人又忍不住说了,道,“都罢工了,谁还管这事。运输科的人一个都没上班,谁来拉。”

    李路不动声色地说道,“但是就这么露天放着,日洒雨淋的,也会造成影响吧?”

    “影响肯定是有的,起码现在这几套履带要出厂,还得重新进行检测,再做做除锈等保养工作。”年长工人无奈的说道,他看履带的目光像是看自己的孩子,毕竟是经过自己的手生产出来的果实,就这么露天放着,谁不心疼。

    李路皱眉佯作奇怪地问道,“怪红星厂又是什么意思?我之前听领导提到过几句,说红星厂已经买下了你们厂啊,我们红星防务公司的许多供应合同,都是给了红星厂。你们的工资……”

    “司机同志,这个不是这么说的。”年长工人说道,“你说的都是事实,可是既然买了我们三二五厂,工资待遇方面,起码得一视同仁吧?我们三二五厂比红星厂的足足低了一大截。这个明显是不公平的。”

    小艺满带恨意的说道,“不但要提高工资,还应该给我们职工股份分红l星厂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买了我们厂子,搞得我们连编制都没有,倒是成了私营企业的员工。私营企业是个什么东西,他们说开就可以开除我们。所以我们要求要有股份分红,真正的当家做主。”

    这不是一群白眼狼吗!

    江豪心里那股气差点就没忍住,他的笑容已经慢慢的消失了。三二五厂的情况,从头到尾他最清楚。当时的三二五厂已经好几个月发不出工资了,等着他们的就是倒闭破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