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 狂魔基建3
    这一幕让李路都感到惊讶,这个刘斌是真不懂事还是另有目的?

    李路看向张卫伟,张卫伟微微摇了摇头。这说明两个问题,第一,张卫伟没有找过他,第二,张卫伟也没有调查过刘斌。也就是说,刘斌当场指出朱华良的问题,是个意外情况。

    这个时候,气氛有点尴尬了,而刘斌似乎也慢慢意识到,自己可能无意中触碰到了什么。他闭上了嘴巴,权当朱华良扫过来的目光不存在。

    什么设备、地皮、楼房等等这些资产,对市府来说不是最重要的,这些东西也不好操作。

    已经不需要去调查,很明显,朱华良报的编制职工数量是经过市府甚至地区领导同意的。这就得好好的分析分析了。

    对李路来说,他唯一无法判断的是,市府这么做是出于什么目的。最大的可能无非两个,第一,虚报人员编制多拿钱,第二,临时往市一建公司里塞人,让红星狂魔基建公司负责安置。

    如果是后一种,那倒是还可以理解,如果是前一种,恐怕问题就很严重了。

    李路看着周秘书,观察了一阵子,说,“周秘书,这个人员编制数量,主管部门以及市府,都经过了调查核实了,是吧?”

    这话却是让朱华良坐不住了,他冷着脸说,“李厂长,你是什么意思,政府不会弄虚作假,我们市一建公司也不会搞这些小动作。”

    李路没搭理他,看都没看他一眼。

    周秘书笑了笑,说道,“是的,不但经过市府的批准,也得到地区领导的批准,这个数量没有问题,不过如果你们有别的意见,可以提出来,磋商嘛,大家一起讨论研究。”

    看样子,人员编制数量这个问题,果然是大有乾坤。

    点了点头,李路说道,“暂时把人员编制数量和离退休职工的具体数量放下,先讨论安置方案。”

    对面的市一建公司代表队们左右看了一眼,无奈只能同意。人家也不是吃干饭的,能把生意做这么大,李路和他的这些手下显然是有别人比不上的才能的。

    朱华良想反对,但是他没资格,只能闷住话头。

    周秘书和古副市长对视了一眼,古副市长微微点头说道,“也好,先讨论安置方案。李厂长,你们提出的考核上岗,我们经过研究,认为不太适合。搞建筑的,说白了就是卖力气的工作,这个线画得太严格,显得纠枉过正了。”

    李路说道,“古市长,首先建筑工程这个行当,绝不是卖力气这么简单。狂魔基建公司已经向国外厂商下了高达二百万美元的订单,采购现代化建筑工程机械。我司的战略规划是两条路,一方面努力建成能够实施桥隧等高技术含量工程的能力,另一方面能够承接大部分的基础建设工程,包括地产工程建设。”

    他看向毕晓龙,说,“毕经理,你来详细介绍一下方案。”

    毕晓龙先各位领导问好,然后说道,“狂魔基建公司的人员编制方案,我们计划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是编制隶属公司总部,按照红星厂的薪资体系来实施,第二部分是编制隶属四个分公司的员工,采取的是合同制用工制度。因此,我们必须要对市一建公司的所有职工进行考核,然后再进行分配。”

    周秘书问道,“你们的意思是,所有职工都能够得到安排,区别在于编制隶属。”

    这个问题毕晓龙回答不了,他看向李路,李路说道,“周秘书,准确地说,大部分职工都能够得到安排,少部分条件不合格的,我们不会雇佣。所以依然要进行考核,这是两个标准,进入公司总部编制标准和进入分公司编制标准。我们暂时没有考虑其他用工模式。”

    古副市长问道,“具体的标准呢?”

    李路摇头笑了笑,说道,“这个是企业内部的事情了。”

    一愣,古副市长想质问,忽然的想到狂魔基建是私企,顿时就收住了话头。然而,这么谈下去,矛盾似乎会越来越多。这等于是,市府这边根本不知道狂魔基建会接收多少原市一建公司的职工,这是一个说不清楚的压力——一旦没有得到进入狂魔基建公司工作的职工人数多了,市府怎么安置,搞不好就要出问题。

    “那么,无法进入狂魔基建的职工,你们打算怎么安排?”古副市长一针见血直接问道。

    李路说道,“采取买断的方式,一次性发放安置款。”

    “标准呢?”古副市长追问。

    李路看向林怀志,林怀志低头看了看文件,说道,“参考三二五厂的经验,以工龄、岗位、职称、贡献作为评估范围,按照国家相关规定计算出安置款。有从军经历的,发放一点五倍。”

    他笑了笑,说,“各位领导,我是原歌星厂的厂长林怀志,现在是红星歌星航发厂的厂长。我们红星收购三二五厂这件事情我很了解,以我们的经验,安置费很可观,是远高于国家标准的。打个比方,一名参加工作五年的普通职工,按照国家标准计算出的安置费如果是两千元,那么狂魔基建这边能给到差不多四千元。这个是很可观的。”

    当前还没有具有针对性的法律法规作为依据,这个计算本身就是很麻烦的事情。李路这边划出的线,不能说是可观,而是简直就是厚道。三二五厂当初就有一些人看重了这些安置费,选择了离开,拿了一笔钱,然后再去自谋出路。

    周秘书和古副市长对视着,各自思考着。他们的难题是,他们脑子里没有概念,因此并不知道这样的方案到底是好还是不好——职工会不会满意。

    此时,马金涛略微咳嗽了一下,说道,“各位领导,会议之前,我和李厂长临时商议了另一个方案。没能通过考核的职工,由市府安排进入其他建筑公司,比如二建公司,三建公司。作为条件,狂魔基建这边可以和几家建筑工程公司进行业务上的合作。”

    这个方案就有点意思了。

    古副市长精神略微振奋了一下,问道,“离退休职工怎么办?”

    马金涛说道,“那应该是市府的责任,不过狂魔基建这边还是会按照规定承担部分费用,算入收购总价里面。”

    狂魔基建公司会把钱给市府财政,离退休职工的退休金、医疗保障什么的,显然也不会发给一家私企来负责。

    周秘书问道,“业务上的合作……能不能具体说一说。”

    马金涛说道,“狂魔基建公司是红星工业园和奋远工业园的建设总承包商。”

    也就是说,陆港市两个最大的工业园,一个重工业园,一个轻工业园,所有的工程都会是狂魔基建公司负责。能够想象这里面有多少工程,周秘书最清楚这两个工业园的规划的,前前后后要建十年才能建完。

    “这个方案不错。”周秘书生怕古副市长又生出什么其他意外来,微微点头表示了首肯。

    两个工业园是地区领导最重视的大事,搞好了就是陆港地区最大的成就,也是地区领导在任最大的业绩。

    周秘书甚至能明白李路这么做的原因。

    两个工业园,地区都给予了两家牵头企业非常大的自主权,红星重工业园以红星厂为主,地区和市府一分钱不出,甚至地皮的钱都要红星厂来出,只给政策支持。那么,选择哪家建筑公司来作为总承包商,决定权自然在红星厂手里。

    红星厂给谁吃这块肉,谁就能吃,不给,汤水都捞不着一口喝的。

    奋远工业园也是同样的情况,任何进驻该园区的企业工厂,都必须使用奋远公司指定的建筑总包商。

    往下,双方就具体细节进行了深入的磋商。尽管已经谈好了大方面的问题,但一些具体细节,依然让整个会议的气氛很热烈很富有激情。双方大概都不知道,也许他们开启了华夏第一例此类磋商,对陆港市府的官员来说,这是一堂影响很深远的课,使得他们知道国营企业的出售、改制等等会涉及到的方方面面的问题,增长了经验。

    人多力量大是当前以及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的第一法宝,李路之所以要对市一建公司的职工进行严格的筛选,首要考虑的问题是——狂魔基建公司不需要维持一支庞大的施工队伍。只需要往下发包,有太多工程队可以选择了。

    包括市府领导,都很清楚一点,红星厂的薪资体系是基于国企的薪资体系改进而来的,说白了,那就是铁饭碗。狂魔基建公司总部编制的薪资体系采取红星厂的,意味着获得该编制的职工,就得到了比当前国企要好更多的铁饭碗工作。而获得分公司编制的,待遇方则要差一截,最大的区别在于——要开除一名总部编制职工,必须要经过总部召开高层常务会议进行讨论,而分公司的合同制员工,分公司的管理层就有权利决定。

    尽管如此,李路也只是计划为此一支以技术为主的骨干队伍,就像部队教导部队那样,每一名员工都具备担任组长以上职务的能力,并且有一定技术基础,必要的时候,能够在极短时间内进行十倍甚至更高倍数以上的扩编。

    劳动力最廉价的时代如果不利用这个优势,怎么和鬼佬们竞争。

    李路甚至已经在考虑未来狂魔基建公司只保留技术队伍,所有的施工全部可以发包出去。这种模式是未来许多建筑工程类国企的标准模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