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焦东村战斗2
    李路贴着墙壁蹲在矮墙后面向五十多米外的小院子进行警戒,此时,万山带着三名活着的民兵运动过来,三名民兵捡起了那几名敌人的武器,每一个人都是咬牙切齿眼睛血红的模样。

    “里面有五具烈士遗体,行刑式枪杀。”万山的话几乎是从牙缝地蹦出来的,向李路汇报到。

    “他们用村民威胁我们投降,但是当我们投降之后,他们杀了其他五名弟兄。”其中一名国字脸的民兵牙齿咬得嘎嘣作响。

    李路心底怒火在燃烧,但他必须要保持冷静。

    盯着国字脸,他一针见血地问道:“为什么你们活了下来?”

    另一名娃娃脸回答道:“因为他们认为他们被打死的七名士兵是其他五名兄弟做的。”

    情况大概清楚了,那只不过是敌军指挥官用来掩饰自己残暴无人性的拙劣招数罢了。

    “想要报仇,你们就必须要服从我的命令!”李路对三人说道。

    他们都咬着牙齿点头。

    李路指了指国字脸,来不及多说,问道,“你叫什么,跟着我。”

    “郭建阳。”国字脸道。

    “万山,你和他们俩一组,从右翼绕过去。”李路道。

    万山随即带着其他两名民兵快速向院子的后方做迂回运动,李路和郭建阳借着矮墙的掩护运动到院子的西南侧,快速通过窄小的巷子,在几株美人蕉后面停下来,半蹲着持枪瞄准了院子里面距离最近的敌人,等着万山那边迂回到位。

    此时,院子里的情况一目了然,但是无法得知房子里面的情况。

    李路感到奇怪的是,邱世宝供出的是敌军特工队有三十多人,除去前面被民兵打死打伤的七八个人,加上方才干掉的四人,应该还有差不多二十人才对。但是院子里只有几门歪逼斜吊的迫击炮边上几名炮兵模样的武装人员在忙着修理,还有院子前面门前两侧四名武装人员,就再也看不到其他武装人员。

    至少有一大半敌军特工不在院子里。

    没搞清楚情况,李路不会轻易发起攻击。

    郭建阳低声说道,“所有的村民都被关在右边的房子里,左边房子应该被他们作为临时营地,除了这些人,肯定还有散出去的侦察警戒人员,八成是分布在靠近道路那边。”

    对他的分析,李路是比较认同的。任何一名但凡有点指挥素养的指挥官,都不会把兵力限制在这么一块小区域里,必须有侦察警戒人员扫出去望风。敌军特工队的指挥员既然有如此缜密的策划,就不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李路很果断地说道,“除了这些人,至少有一个班的行踪,不在我们的掌握之内,这是一个很要命的地方。”

    郭建阳沉默地缓缓点头。

    “你是民兵连长?”李路打量几眼郭建阳,这个三十来岁的国字脸男子,他眼里不光有愤怒,还有战场指挥官独有的沉着冷静。

    “是的,我刚送走一批兵,回来发现村子遭敌了,如果我早回来一步……”郭建阳几乎要把牙齿咬碎,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李路沉声说道,“早回来一步就多牺牲一个人。”

    他这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被赋予这样任务的敌军特工绝对是他们当中的精锐,正规军的侦察部队和他们对抗尚且很难占到便宜,更不要说民兵了。

    “嗞嗞,班长,我已经到达指定位置,屋后有两名目标,我能处理掉,完毕。”很快,万山刻意压着的声音传过来。

    没有外放声音,郭建阳听不见,他只看见李路的表情微微变化了一下,猜到了什么,下意识的看向李路左肩后面的那台奇怪的机器,像电台,但是又比电台小很多。

    李路摁下通话键,低声说道,“左侧房子判断为敌临时营地,那里交给你,我负责院子里的敌人和右侧的房子。听到枪声,展开行动。完毕。”

    郭建阳正奇怪李路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安排——他以为是对他说的话。

    “明白!完毕。”万山快速回答。

    这个时候郭建阳才回过神来,一定是在和另外一个小组通话,这小玩意儿真是电台。

    “我解决卫兵,你负责迫击炮阵地上的敌人,有问题吗?”李路低声询问郭建阳。

    郭建阳果断说道,“没问题!”

    拍了拍郭建阳的肩膀,李路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侧出半个身子,跪姿射击态势,快速瞄准,五六冲战术改就开始朝目标用短点射的方式倾斜着子弹。郭建阳的动作也不慢,他在美人蕉的另一侧开火,重点照顾那几门迫击炮周边的敌人。

    李路这边一大响,屋后的万山那边的敌人就被惊动了,但万山已经早一步发起攻击,轻而易举的射杀了两名卫兵。

    使用冷兵器已经没多大必要,风险太大。事实上,就算使用冷兵器,也绝无可能悄无声息的干掉这边的总计一个班的敌军。

    骤然爆发出来的枪声密集而富有节奏感,李路精准的射杀,让院子里的敌军感到自己被一张火力网给笼罩住,不管往哪里运动都会有精准的七点六二毫米子弹追上来击中要害的部位。

    敌军仅仅来得及反击一个小扇面压制射击,打得美人蕉枝叶横飞花朵掉落,没有准头的射击伤不了李路和郭建阳分毫。

    这个时候,李路看见了诧异的一幕。

    从屋后突然冲过来一名大汉,他手里端着一挺轻机枪,明显是万山放在第一撤离点的五六式轻机枪。李路认出来了,那是万山带着的两名民兵之一,刚才他是最后到的,显然是去第一撤离点取这挺轻机枪了。

    对常人来说算是有那么一些重量的配弹鼓的五六轻机枪,就像是根麻杆似的被那大喊捏在手里像极了水枪,一边冲击出来一边疯狂的像眼前所有能看到的敌军目标倾斜火力,当他发现院子里已经没有站立目标的时候,竟然没有丝毫犹豫的对准了左侧房子的窗户开始连续射击,七点六二毫米子弹撕碎了窗户,不断的往里面灌入子弹。

    李路大吃一惊——如果村民被转移到了左边的房子,那会造成极大的误伤!

    不能排除这种可能的!

    万山这会儿跟着冲了过来,从他的动作,李路能看得出来,那大汉民兵显然是没有服从他的命令,擅自从自己的位置上冲了出来,杀红眼了。

    李路不敢怠慢,据枪快速碎步前进,对躺在地上的敌军武装人员进行补枪,尽可能的打在心脏的位置上,完全确保安全。

    郭建阳冲向右侧的房子朝里面大喊一声什么,随即猛地一脚踹开了木质房门,里面关着的都是村民,几乎都是老幼病残。看到这一幕,李路彻底松了一口气。

    此时,那名大汉民兵一脚踹开了里面已经没有任何声息的左侧房子木质房门,换上一个弹鼓,对着里面所有能够看得见的敌军进行补枪射击,不管是死是活,一个不留全部扫射了一遍!

    李路等人快速检查了周遭,确认安全之后,李路快速运动到关押村民这里,问郭建阳,“村里有没有安全的地方?必须转移群众,至少有还有一个班的敌人我们没有掌握行踪,是个定时炸弹!”

    枪声一响,那一个散出去侦察警戒的一个班的敌军特工肯定是知道这边出事了,必须要做好防御工作——带着村民,李路只能被动地防御。

    郭建阳说道:“有!海边有海防工事,那里可以建立防御阵地!”

    “走!去海防工事!”李路果断下令,看见那大汉民兵在那兀自不解气,脸上似乎有泪痕,便走过去。

    铁塔一般的身躯,估计有二百斤的体重,这样的身材是极其少见的,养活这么一个人,在现在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你叫什么名字?以前是什么兵种?”李路问道。

    大汉整理了一下情绪,道,“吴三炮,以前是炮兵。”

    “难怪你打机枪和打炮一样。”李路微微点头,“你跟着我,再出现不服从命令的情况,我会毫不犹豫地执行战场纪律。”

    吴三炮尽管不认识李路,但是他不是瞎的,刚才有一半的敌军是被李路干掉的,对这样的人,他心存畏惧,而且他知道,这一位年轻人是副营长。

    李路把吴三炮留下,让万山和郭建阳人员带着所有的村民快速往海边的海防工事那边撤退,而此时,散出去侦察警戒的那一个班的敌军特工,正在迅速集结。

    “开始打扫战场,凡是能用的,全部带上,另外,看到带手枪的尸体,告诉我。”李路对吴三炮说。

    “是!”吴三炮抹了一把眼泪,开始挨个的检查地上的尸体。

    李路看见他把敌人的枪支都捡了起来,意识到自己的命令有些不妥,便说道,“枪支就不要了,找弹药,手榴弹等等。还有地图之类的东西,有看到马上喊我。”

    “是!”吴三炮还是没舍得把那些ak放下,就背着。

    无奈之下李路只能由他了,枪支是用不完的,村里肯定藏着有民兵连用的枪支弹药什么的。关键是能用的人不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