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3章 失控中的陆港
    ,精彩无弹窗免费!

    花开两朵单表一支,却说红星突击队进入海云镇的时候,陆港这边的情况正在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着。

    茶几上摆着从饭堂打过来的饭菜,满满当当的好几个菜,还备了酒水。刘贵松张罗着行政科的人员把这些饭菜都安置好,挥手让他们离开。

    姚太航冷冷地训斥了他一句,“小刘,现在都什么时候,你还张罗这些,撤走撤走,让他们撤走!”

    厂长办公室里,这些人已经坐了大半天了,从中午得到消息一直到此时晚上的八点多。

    刘贵松苦笑着说道,“姚老,不管怎么样,饭还是要吃的。姚老,您还是先吃点垫吧垫吧,马工,还有您,您也先吃点饭。”

    年纪最大的是姚太航,然后是马金涛。年轻人饿个一两顿问题不大,他们却是不行。

    李耀华也说道,“贵松说得对,姚老,马工,你们先吃点东西,隔着几百上千公里,消息一时半会也传不回来。”

    马金涛无奈的叹气,说道,“吃什么,哪里还有胃口吃得下去。”

    每个人心里都有各自的想法,对于马金涛来说,他和李路已成忘年之交,感情深厚如同父子,再一个,李路对他的研究工作无条件支持,从现实情况考虑,如果李路出了什么意外,那么红星厂何去何从?未来还会有这样无条件的支持吗?

    此时,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问题逐渐的清晰的摆在大家的面前——如果李路死了,红星厂何去何从?

    李耀华为人老实稳重,但不代表他思维迟钝,他敏锐地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气氛在弥漫。

    这个时候,证明了李路让他担任红星厂厂长的远见——在当前的情况下,红星厂的厂长就是红星系企业的名义上的最高领导者。

    “诸位,都先回去休息吧,一有消息,马上通知大家。”李耀华当机立断做了决定,站起来说道,“毕经理,大牛叔,培森,先回去休息,在这里干坐着也不是办法。姚老,马工,你们也先回去休息吧,不用大家都在耗着。”

    李大牛坚决地摇头,“我哪也不去,就在这等着!”

    他相对单纯,权钱在他眼里没有很具体的概念,但侄儿李路的生死,却是天大的事情。他只认一件事情——是李路让乡亲们过上了好日子,带着乡亲们赚钱,那不但是侄儿,还是大恩人。

    做人,要知恩图报。

    李耀华又劝说了一番,姚太航站起来,说道,“走吧走吧,都回去,厂长说得没错,都在这耗着不是办法。”

    他地位高威信高,这么一带动,大家就都只能跟着离开了厂长办公室,唯有李大牛,依然抱着胳膊靠着墙壁站在那里,等不到消息寸步不离的架势。

    李耀华没办法,只得说,“大牛叔,你坐着吧。”

    李大牛这才走过去坐下。

    三人围着茶几坐下吃了一顿没有滋味的晚饭,吃完之后,刘贵松保持着每半个小时去一趟通讯科的频率,每一次都失望而归,但他依然锲而不舍,哪怕他知道一旦有消息,在值班的通讯科科长会第一时间过来报告。因为只有这么做,他才能让自己保持着希望。

    中调南方局在全力打探消息,甚至动用了战区情报系统的资源,但是依然没有收获。李路等人为了尽快的穿越双方的交火区域,根本没有让己方的部队知道他们的行踪。因此,就算调查到焦东村那边,也没有人能说得清楚李路的去向,以及是死是活。

    对于陆港来说,李路的失踪就是一记重磅炸弹砸在了平静的湖面上引发了海啸,而且消息根本瞒不住,很快就会扩散开去,奋远系,国光建筑材料厂,地区政府市政府,等等等等,早晚都会知道这件事情。

    所有的利益关系都集中里李路身上,消息一旦发酵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李耀华依然受到了影响,此时,他才猛然想起一个要命的地方来,沉声对刘贵松说,“贵松,我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必须马上封锁消息!绝对不能让消息扩散出去!”

    刘贵松吓出一身冷汗,起身就往外面跑去。

    这个时候,有些晚了。

    新光明厂家属大院里的新楼房,那是新光明厂去年完工的框架住宅楼,用了和红星厂一样的套房布局,每一户都有独立的卫生间。赵旭分到了一套一百平米的三室两厅,和杨艳芳就住在这里。

    孩子睡着了之后,杨艳芳就走出来,看见赵旭坐在客厅那里喝闷酒,便坐下来说道,“红星厂出大事了,你知道不知道?”

    赵旭的心情郁闷好些日子了,陆港之夜这个事情给他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尽管他最终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关闭了陆港之夜,但是在李路心目中,他的地位已经受到了重创。

    以至于现在他每天晚上几乎都要喝两口才能睡得着,心理压力太大。

    听了杨艳芳的话,赵旭一愣,“红星厂出什么事了?”

    杨艳芳不满的翻了翻白眼,低声斥道,“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天天喝酒,外面什么情况你一点都不知道?”

    赵旭叹口气,说,“陆港之夜这个事情让三哥对我失去了信任,我能怎么办,要怪只能怪自己当时没控制住手脚,利益熏心。”

    “行行行,就你一个好人。”杨艳芳一肚子气,说,“你看看李路身边那些人,就说张卫伟吧,他以前和你一样,老保卫科的,人家现在是李路身边的大红人,要什么有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吧?别看张卫伟没有什么产业,我听说李路手里的许多股份,都有他的份。再看看你,开个夜总会都不让你开。”

    赵旭瞪眼道,“因为那是用的打拐基金,三哥不把我送去法办已经是格外开恩了,你懂不懂。”

    “我没你懂,但我知道你到现在还是个小副科级,李路那么多产业,谁都有股份,唯独你没有。你就没想过这个问题?”杨艳芳冷哼哼地说道,“现在李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大家都在动着自己的小心思,就你跟没事人一样在家喝酒。”

    赵旭一下子站起来,“你说什么?三哥怎么了?”

    杨艳芳瞪眼扫了眼孩子的房间,“你小点声,儿子刚睡觉!再说,我肚子里这个才三个月,你别吓唬我跟你说。”

    赵旭忍着激动的情绪,压着声音连忙问,“三哥到底怎么了?”

    自以为恨铁不成钢地看了赵旭一眼,杨艳芳叹口气,说,“你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都快两天了这个事情。李路带了几个人去走访退伍兵,第一站就是去的靠近边境的南兴那边,那边正在打仗,多危险。可是李路是什么人你还不了解吗,他一意孤行,带了张卫伟和另外一个整天黑口黑脸的保镖就去了。昨天传回来消息,他们的车遭到了袭击,人没找着,不知道是生是死。这会儿陆港这边都快乱套了。你想想,如果李路死了,他那么多产业怎么处理?谁接替他的位置?我敢肯定,现在大家都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一旦李路的死讯确认,你想想,有准备的人肯定就有更大的收获。”

    赵旭死死等着杨艳芳,下意识的猛摇头,“不可能!三哥不会死!去年那么惨烈的战斗他都扛过来了,这点事根本不算什么!他不会死的!”

    “是人就会死,他不是神。赵旭,你跟着李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的产业你也有份,为了这个家,为了两个孩子,你都要做准备,拿回你应得的那份。”杨艳芳冷静地说道。

    杨艳芳很难理解赵旭和李路之间的感情,或者说,她很难理解老保卫科这批人之间的兄弟情义。许多事情如果不是她在鼓动,以赵旭的性格,他根本不会去做。

    从赵旭拒绝前往省城负责那边的工作开始,实际上他就已经在淡出了李路的核心圈子,原因同样是因为杨艳芳。而挪用打拐基金的钱开陆港之夜,已经充分的说明赵旭基本失去了主观,全凭杨艳芳的话语来行事。

    这些都是浮于表面的东西,而内心深处,除了父母,在赵旭心目中,唯有李路的地位是最崇高的。他有今时今日的生活,完全是因为李路的出现而改变。

    此时此刻,听闻这样的消息,赵旭首先是下意识的不相信,因为他是随同李路参加过战场研究队的,他知道李路在打仗这方面绝对是顶级专家级别的。当时的阵地防御战,李路和牛军被困在倒打火力点足足半个小时,不但活了下来,还击毙了上百名敌人。

    这样的人会在袭击中身亡?

    他不相信。

    但是,杨艳芳的一句“是人都会死,李路不是神”,把他拉到了现实。是啊,谁又能保证自己在每一场战斗中活下来呢,尤其是经历过战火的他,对此深有感触。

    “我得去一趟红星厂,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赵旭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杨艳芳拽住他,道,“我跟你说的你听没听见?”

    “说什么?”赵旭根本就没往分产业那个方面想,在他心里,人是第一位,他有现在的生活,已经很满足了!

    可惜他低估了自己女人的**。你给了她一个好的生活,她就想要更好的生活,或者说,有了对比,她会委屈,认为自己得到的和付出的不成正比。确切地说,她认为赵旭付出的和得到的,完全的不对等,这不公平。

    她却是没有想到,如果当初不是她不同意赵旭去省城,现在负责省城那边工作的就是赵旭,而不是郭翰威。李路根本不愿意把郭翰威派过去身兼两职。成了红星厂在省城那边的负责人,他就是“封疆大吏”之一。

    “虽然现在李路是死是活还不知道,但是你必须要早做准备!”杨艳芳盯着赵旭说道,“为了这个家。”

    赵旭看着这位比自己大了八岁的女人,终于还是说道,“三哥不会有事的。”

    他甩开杨艳芳的手大步离去。

    “赵旭!”杨艳芳追了几步,赵旭却是头也不回。

    杨艳芳站在门口那里气得直跺脚,她咬着嘴唇思索着,心里道,赵旭这个家伙太实诚,指望不上他了,必须要想别的办法,该赵家的那一份必须要拿回来。

    她关上门后,快步走到电话机那边去,拿起电话就拨了一个号码出去,“喂,表哥吗,我艳芳,还没休息吧,能不能到我家里来一趟,是,有急事。”

    她的表哥明威因为陆港之夜关闭的事情,专程从香港赶过来已经好几天了。

    赵旭失神地驱车来到了红星厂,他发现办公楼有几间办公室灯火通明。尽管他很少来这里,但是很容易认出来,一个是厂长办公室,一个是通讯科的机要室,其他的几间都是厂机关的科室办公室。

    显然,李路失踪的消息已经让红星厂出现了不可预料的变化。

    刚刚完成了阶段性工作,歌星厂的人员搬迁还在进行中,三二五厂的风波刚刚平息,狂魔基建刚刚成立,与国外企业的那么多合作刚刚进入落实阶段,军贸订单进行不到五分之一,上海、省城、深圳、香港四地的业务刚刚铺开……

    数不清楚的重大项目,几乎都处于起步阶段,偏偏这个时候李路生死不明。可想而知,在没有了主心骨之后,红星的高层是多么的紧张和忐忑迷茫。如果消息传到奋远公司那边,奋远系的企业,也势必会受到影响,继而就是全面的恐慌和混乱……

    “小赵?”李耀华看见一个人突然的走进来,却是赵旭,意外问道。

    办公室里还有刘贵松和李大牛,都是一愣。

    赵旭走进来,看见三人的脸色都非常的憔悴,连不怎么抽烟的李耀华,面前的烟灰缸都堆满了香烟。

    “三哥有消息了吗?”赵旭问道。

    李耀华一听,顿时就懊悔了。显然,消息还是传了出去。其实,这样的消息,很难做到完全的保密,红星厂毕竟不是部队的高保密性质单位。但是,如果一早就做准备,把消息控制在少数高层中间,是能够做好把消息控制在小范围之内的。

    赵旭既不在红星系里面工作也不在奋远系里,在大家眼里,他是协助李路管理新光明厂公安保卫处的人,是新光明厂的人。消息竟然传到了他这里,可想而知扩散的范围有多大速度有多快。

    “在等消息。”李耀华说。

    赵旭坐下来,脸色沉沉的,情绪很激动,眼眶里有一些眼泪在打转,沉沉地说,“三哥不会有事的。”

    “赵科长,你是怎么知道的?”刘贵松微微皱了皱眉头,问道。

    赵旭说,“我老婆告诉我的,这是昨天的事情,为什么没有通知我?”

    李耀华说道,“小赵,情况还没搞清楚,没准是误报,以前不是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所以我们一直在等确切的消息传回来。”

    他心里很清楚,中调南方局的消息不会有错,这么说,只是出于尽量控制影响的想法。

    李耀华差不多能够预料到天亮之后,作为大本营的陆港,会进入一种什么的局面,但他又是很难预测会出现什么情况。

    红星系、奋远系,尤其是红星系,都依然处在初级的组织架构阶段,根本没有严谨的机制系统应对这样的剧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