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章 蠢蠢欲动的社团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凌晨三点,通讯科电讯室里的值班人员熬得眼睛通红,但不敢有丝毫的走神,注意力集中在电话机电报机甚至电台上面,一旦有个什么风吹草动,他们都像是炸了毛一样站起来。

    突然的,电话机急促地想起来。

    距离最远的通讯科长反而速度最快,箭步上去抓起就听,越听脸色越沉重,挂掉电话,他夺门而出就朝厂长办公室跑过去。

    万籁寂静,凌晨的这个点,只有差不多一公里外的车间还亮着灯。红星厂实行的也是二十四小时的生产制度,一方面,南方15型手扶拖拉机依然在生产,而为红星防务公司提供的小白兔轻型越野平台,与红星宝马x1是共线生产的。一共三条生产线,其中一条被拆了个七零八落让研究所搞研究去了。因此,上海那边专门用于生产红星宝马x1的工厂,越早投产越好。

    通讯科长的脚步在长长的走廊里急促地回荡着,厂长办公室里的李耀华、刘贵松、李大牛和赵旭,全都慢慢站了起来盯着门口。他们知道,只有有关李路的消息,通讯科长才会这么着急跑过来。

    一进门,刘贵松劈头就问通讯科长,“怎么样?”

    通讯科长顾不上喘匀了气,连忙的说,“中调南方局打来电话,消息证实了,路哥他们的确遭到了潜入进来的敌军特工队袭击。”

    “人呢?人在哪?”李耀华急声问道。

    通讯科长摇头,“还没有消息。”

    又是一场空。

    赵旭站起来往外走,道,“我去找乾充科长。”

    几个人当中,只有赵旭认识中调南方局那边的人。

    李耀华说道,“小赵,你不用去。”

    赵旭站住脚步,心不甘情不愿。

    去找乾充没有什么意义,中调南方局知道这个事情的重要性,因此绝对是会非常重视的。因此,去不去找人都不会有什么区别。

    “那怎么办,总不能干等着。”赵旭咬着牙齿说道。

    李耀华沉声说道,“小赵,你先回去吧,李路不在,不能出乱子,新光明厂的公安保卫处责任重大,更不能出乱子。”

    走过来,李耀华沉声说道,“李路迟迟没有辞掉新光明厂的职务,说明他有其他更深的考虑,再者,新光明厂公安保卫处同时是中调南方局和科工委内保局在陆港地区的机动部队,因此新光明厂公安保卫处保持稳定很重要。”

    赵旭重重点头,“我明白,请大哥放心。”

    目送赵旭离去,李耀华翻身回来,看着刘贵松和李大牛,说道,“当前的要务是维持稳定,不能出乱子。”

    李大牛不是不懂事的人,他马上说道,“我去找斌叔,加强对狂魔基建的管理。”

    李耀华说道,“正是市一建公司交接的当口,这个事情一定要按照李路之前交代的落实好。狂魔基建是编制人员最多的公司,稳定很重要。”

    “知道,我去了。”李大牛也走了,他逐渐接受了这么一个事实,干等消息不是办法,做好所负责的工作才是最重要的。

    就当前的情况而言,稳定压倒一切。

    李耀华关上门,走过去坐下,低声对刘贵松说道,“消息肯定扩散了出去,现在再控制已经来不及了。你现在马上过去奋远那边,把余嘉豪和李家华请过来。记住,请他们到了这里,我来通报情况,不能让奋远其他管理层知道这个事情。”

    “是,我现在就去。”刘贵松连忙离开。

    消息从哪里走漏,现在追查已经没有意义了,也绝对控制不了知情范围。李耀华用力揉着太阳穴,脑袋一阵一阵的疼。他现在才算是体会到李路操持这么大摊子的压力。包括他在内,都习惯了执行命令,大的方向李路给出来,并且通常会告诉你怎么做,剩下的就是按部就班的落实下去,从来没有出过什么问题。以至于大家都习以为常,认为这就是常态,实际上他现在才明白,没了老三,这个算不上严密的企业联合组织能不能保证不分裂都是一回事!

    明威很快的赶到了赵旭家,见到了热锅蚂蚁一般踱步的杨艳芳。

    “艳芳,什么事这么急。”明威一进门,就问道。

    杨艳芳连忙请明威坐下,连水也顾不上倒了。

    明威打量了一圈,问,“赵旭呢?”

    “他去红星厂了。”杨艳芳坐下,说道,“表哥,李路出事了。”

    “李路?”明威没有反应过来。

    杨艳芳道,“就是红星的老板,也是奋远的老板,赵旭的领导,陆港之夜关张,就是他的意思,不让赵旭做生意。”

    “哦,是李总,他怎么了?”明威吃了一惊,道。

    从他的语气能听得出来,他不认识李路,但是已经从许多香港老板那里知道这么一个人,陆港的牛人,陆港地区这里做生意的资产够格的香港老板圈子几乎没有不知道的。连永基集团的董事长助理到了这里,想见李路一面都见不到,他明威就更不敢奢望了。

    知道李路的背景深厚,因此明威在知道陆港之夜关张是李路的意思之后,什么也不敢说,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在陆港地区的港商圈子里不知何时开始流传出一个说法,在这里做生意,李路让谁赚钱谁就能赚钱,他不点头,你什么都做不了。这个话也许是从余嘉豪的突然崛起流传出去的,或者是某些另有目的的人传播的,已经找不到源头。但是,从来没有人能见到过李路,他们到了陆港的第一件事就是拜访余嘉豪。以至于让人形成了一种印象——除非香港四大家族的掌门人到,否则想见李路一面是极其困难的,不然就只能见到余嘉豪。

    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地方——这些事情李路都不知道,正如他几乎不插手奋远的日常事务一样,甚至奋远的许多重大决定,李路都是基本尊重余嘉豪的意见,放手让他去决定。

    归根结底,李路根本只是把奋远当成奶牛,给红星系提供奶水的奶牛。因此,他需要的是放牛的,而不是能制造维修农具的。

    杨艳芳深深叹了口气,遗憾地说,“他的车遭到袭击,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根据我得到的消息,凶多吉少。那边是战区,正在打仗呢,子弹可不长眼。”

    她并非假装伤心,她的感受并不复杂。李路是恩人,因此李路出事,她感到难过。但李路又是赵旭的领导,又因为限制赵旭做生意,让她感到不忿。然而,她却是没有因此产生“死了才好”的想法,说到底,她不是坏心肠的人,她是真实的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把事情说了一遍之后,杨艳芳道,“着急让你过来,是因为赵旭那家伙根本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快急死我了。”

    明威缓缓的点着头,“我明白了。一旦李路死了,他名下的这些产业,一定会被部下给瓜分掉。你们必须要有提前有个准备,别当时候消息确认了,再准备就来不及了。”

    “是啊,我也是这样说的,可是赵旭知道这个事情后,跟失了魂一样,什么都听不进去!”杨艳芳道。

    明威说道,“我知道了,明天我劝劝他。”

    “没有用的。”杨艳芳摇头说道,“我了解他,在他心里,除了父母,没人比李路更重要,我这个老婆都比不上。我不指望他能主动做什么了。以前,李路只是老光明厂保卫科的副科长,还是以工代干的副科长,当时赵旭是保卫科的职工。后来李路从卖收音机开始,生意越做越大。有了奋远公司,红星厂,国光建筑材料厂,现在又买了红星防务的大部分股份。生意做到了省城、上海、深圳和香港去,听说还有很多外贸订单。当年老保卫科里,除了张卫伟就是赵旭,是李路的左臂右膀。可你看看现在,红星厂听说要同时开建几个工厂,张卫伟水涨船高,虽然没有什么职务,但是他的话就等于是李路的话,钱更是不愁。我们赵旭呢,到现在只是个科长,在外面什么产业都没有。开个夜总会凭自己的能力做做生意,他李路还不让了。”

    越说她的火气就越大,咬了咬牙,她说道,“我也不会去占别人的产业,只要拿回属于赵旭的那一份。赵旭跟着李路鞍前马后的时候,那些人都还不知道在哪里呢!当时赵旭还护着李路去了西南战区,差点死在那边!”

    “表妹,消消气,你怀着孩子,注意自己的情绪。”明威起身去倒了一杯水过来给杨艳芳,说道,“我理解,你想要怎么做?”

    “先把陆港之夜重新开起来。”杨艳芳说,“新光明厂公安保卫处有个打拐基金,专门账户里每个月都有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的进账,我之前看过存折,里面有五百多万。赵旭没在李路的企业里担任什么职务,除了这笔钱,要分到其他的,没有什么希望。”

    明威皱了皱眉头,说道,“打拐基金的存折在赵旭手里?”

    “嗯,李路经常不在厂里,公安保卫处是赵旭在负责,李路很重视打拐行动,很多企业都很准时足量的往专用账户里打钱。那就是赵旭名字开具的账户,当然是他拿着。”杨艳芳说道。

    明威略微思索了一下,沉吟着说,“红星厂的情况我不太了解,但是奋远公司我了解过。根据我的判断,奋远公司的资产起码在十个亿以上。表妹,区区五百万,你认为足够了吗?”

    “十个亿!”杨艳芳吃惊地张大了嘴巴,“怎么可能有这么多!”

    明威笑着说,“你知道奋远的情况吗?”

    摇了摇头,杨艳芳说道,“赵旭说过一些,就是做百货的,开了很多分店,生意很好。”

    “太狭隘了。”明威笑着摇头,“奋远的主要业务是外贸,赚的都是美元。根据大陆的出口退税政策,创汇多少奖励多少,你想想这里面的利润。奋远商场是主营业务没错,主要是进口商品销售。不过,半年前开始,奋远就开始大规模出口商品,他们在东莞和深圳那边办了好几家服装厂,光是服装出口,规模就很吓人。奋远在香港的分公司,就专门做出口的。”

    他有许多事情并没有告诉杨艳芳。实际上,明威是社团的重要人物,已经不是某个区域扛把子这样的级别,是负责社团公司化运营的人员。葵涌那边的巨变让所有社团都大感吃惊。

    三蓝社是老牌社团,很多社团的大佬都在这个社团里混过,那几乎是香港当地社团的鼻祖了。这么强劲的一个社团,竟然免了一个公司的保护费,这是什么概念?

    而那家公司的名字就叫做奋远香港。

    红星香港分公司并没有对外公开,极为低调,一些事情能够以奋远的名义进行的情况下,就绝对不会用红星的名义。因此,几乎没人知道奋远的背后还有一个更吓人的公司。

    免掉奋远公司的保护费这件事情对香港社团组织的震动实在是太大了,那几乎等同于一场大地震。超人和船王的码头货轮什么都要乖乖的缴纳保护费,充分说明了三蓝社的地位。

    竟然免掉了一家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公司的保护费,这等同于大地震。

    明威所在的社团开始了关注,竟然发现奋远来自陆港,正是明威的家乡。

    于是,就有了他的返乡投资这件事情。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目的根本就是掩饰,搞清楚奋远的情况,如果能搭上这棵大树,那才是根本的。

    随着了解的深入,明威发现他以及他所在的社团根本没有资格去搭奋远这条线,尤其是知道奋远的大老板不是余嘉豪而是李路之后,他就更不敢去搭这条线了,那是超人和船王那个级别的人物才能对等的。

    他随即也明白了为什么三蓝社不敢收奋远的保护费——人家大老板是造军火的!而且不是什么ak之类的轻武器,是坦克大炮这些真正的战争之王!

    三蓝社除非脑子坏掉,否则绝对不会去招惹这么一家军火商!

    在这样的背景下,当他得知有个表妹的丈夫是李路的手下,他就开始曲线救国了。结果还没有什么成效,陆港之夜就被要求关了,当时吓得明威直接跑回香港,根本不是什么回去汇报工作。

    一直到知道没什么事情了之后,他才敢踏上陆港这片土地。

    现在,如果李路死了,那么……明威的眼睛慢慢亮起来,他意识到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李路没了,剩下的余嘉豪是很容易打交道的。利用表妹夫这层关系,如果能分到奋远的一块肉,那比收十年保护费都要强!

    想到这里,明威说道,“这个事情要好好的计划计划。表妹,赵旭那边你先不要说,我先回去想想,找个办法解决赵旭无名无分这个问题。”

    “好,我当然不会告诉他,他那个人,肯定不能同意。”杨艳芳说道。

    明威不再逗留,离开了赵旭家。

    注:明天高考了,祝枪团所有应届考生一切顺利,发挥敢打敢拼不怕死的精神,过五关斩六将搞上理想学府喝酒泡妞之余努力学习报效祖国!第一批送上高考的枪团学子如今都已经参加工作三年,不服老不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