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6章 炸毁军港
    ,精彩无弹窗免费!

    黑暗的黎明,时间走到凌晨四时三十分。

    当黎平竹开车带着红星突击队五名成员从另一个关卡进入海云军港的时候,第一次遭到了盘问,但打着哈欠的卫兵一看是黎平竹,只是象征性的问了几句就放行了。

    那个卫兵并不知道,他这一挥手,就把很多人给挥上了天。

    黎平竹的牙关一直死死咬着,他不知道这一去自己能不能活命,但老婆孩子能活下来,他甚至不知道这几个神神秘秘的人到底要干什么,但他已经有了感觉。只是,他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们是华夏人。

    轻车熟路的把李路等人带到办公楼后面,黎平竹颤抖着牙关低声说,“你们要求的我都照做了,可以放我走了吗?”

    李路笑道,“黎平竹同志,请你放心,我们说到做到,不过你还要再等等,在我们认为安全的时候,一定会放你回去。”

    黎平竹没有办法,他也感觉到,只要他配合,这帮人还算是客气的,起码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拳脚相加。他不知道这帮人具体要干什么,但是显然是要做对小舅子不利的事情。他全家自身难保,又怎么能顾得上其他人。

    “走吧黎同志,带我们去见见你的小舅子。”李路道。

    郭建阳和吴三炮一左一右夹着他,就往阮武春住的地方走过去。

    万山和张卫伟走过来等待李路的指示,李路低声说道,“弹药库的左侧阵地有坦克,一旦暴露,按计划向那里撤离。”

    “明白。”

    李路看了看时间,“五时整动手。”

    “是!”

    万山和张卫伟再一次检查了装备和携带的东西,借着黑暗快速向弹药库方向摸去。万籁寂静的黎明,只有海浪不断冲击码头混凝土结构发出的沉闷而清脆的声音,偶尔一阵海风刮过来,不知吹动了什么东西,发出呼啸的声音。

    李路快步跟上郭建阳二人,此时,黎平竹已经在敲门。

    没几下,里面传来声音,“谁?”

    黎平竹平复了一下情绪,道,“是我,武春,你姐出事了,快开门!”

    里面一阵响动,吴三炮拿出布条绑住了黎平竹的嘴巴,把他拽到一边去。李路和郭建阳一左一右站在门边。脚步声越来越近,门锁在响动,随即被打开。李路没等门完全打开,猛地一推,人也顺势的挤了进去。

    阮武春的反应很快,但显然是无法和李路相比的,况且,李路有准备,而他没有丝毫的准备。

    只看见一个人影欺近来,脖子就被人掐住了,手法相当的辛辣,准确地掐住了气管,让他根本发不出声音来。

    郭建阳和吴三炮裹挟着黎平竹进来,顺手关上了门。整个过程不过几秒中,悄无声息的没有发出多余的声音。

    郭建阳飞快的对房子进行了搜索确认安全,吴三炮把黎平竹押到另一个房间里去,不让他和阮武春有直接面对的机会。

    很快,郭建阳检查完里里外外包括客厅在内的三个房间,确认了安全。李路已经把阮武春打晕,用绳索把他捆绑在客厅的一把椅子上。郭建阳和吴三炮完成手头的事情,分贝对两个房间进行搜查,李路则检查客厅,看看是否有其他线索。

    没几分钟,郭建阳大步走出来,递给李路一张折叠成小方块的地图,“你看看这个。”

    此时,吴三炮也完后搜查出来,他手里也拿着几张地图,递给郭建阳,郭建阳展开就快速看了起来。

    李路走过去坐下,在茶几上铺开地图,赫然是一幅南兴镇到南防镇的大比例地形图,上面有铅笔标注的关键信息,焦东村被用红色的圆圈圈起来。李路完全明白了,敌军的潜入行动根本没有什么重要目的,就是为了报复!

    他心头那股怒火熊熊燃烧起来。

    找来阮武春的匕首,李路走过去,干脆利落的把他两条脚后跟的筋割断。阮武春痛苦地挣扎着,嘴巴被绳索死死绑住根本发不出声音来,只有吐沫失控地流出来。

    李路找到他左腿的一条血管,切断,鲜血慢慢的流出来。

    “我们是从焦东村追过来的,焦东村,你不会这么快就忘记。”李路返身回去对面坐下,缓缓说道,“黎平竹现在就在房间里,你的姐姐和外甥也在我手里。阮武春,告诉我参与焦东村屠杀的部队驻扎位置,如果你不愿意说,摇摇头,我送你上路。”

    阮武春的内心是巨震无比的,到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这几个人竟然是从华夏那边追过来的,并且准确无比的找到了他姐姐家,光是这一点就让他彻底失去了冷静。

    两个脚跟后面不断传来的剧痛以及小腿冰凉入骨的感觉,传达着的是生命在清晰流逝的趋势。

    这个时候,郭建阳走到李路身边,指了指地图上的某一点。李路一看,那是海云地区的布防地图,那个点就是猴子海军陆战特工团的驻地。地图边上的箭头清楚地表示着,一旦军港遭袭,周边几支部队的增援路线和兵力要素。

    李路不再犹豫,起身走过去,在阮武春的右小腿上又开了一道口子,加快鲜血流出的速度。

    郭建阳却是走过来,对李路说道,“交给我吧。”

    点了点头,李路走到一边。

    吴三炮走过来接过李路手里的匕首,和郭建阳一道,解开阮武春身上的绳索,随即重新进行了捆绑,捆绑得非常紧,绳子深深的陷入了他的皮肉里去。

    李路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了,但是他不打算阻止。

    不如此不足以告慰二十多名无辜死难的村民!

    吴三炮用绳索把阮武春的死死的捆过去,几乎要把他的门牙给挤压断。吴三炮还担心阮武春受不了酷刑叫出声音来,在阮武春的脖子上摸索着,找到气管,用手里的三棱军刺精准的扎了一个小孔。这样一来,阮武春既不会马上死去,也不会发出什么声音来。

    心里微微叹了口气,李路走到一边,点了一根烟抽起来,没有去看二人下面的动作。

    身后很快传来利刃隔开皮肉的声音,然后是被死死控制住的阮武春发出的节奏很快但却很轻微的挣扎声音。

    慢慢的,李路闻到了越来越浓烈的血腥味。

    一根烟抽完,身后没了动静。

    郭建阳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低声说,“队长,处理完了。”

    李路转过身来,看了眼连同椅子绑在那里的阮武春,举步走过去,找来毛巾蘸着地上的鲜血,挥手写下——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做完这些,他们三人快速离开阮武春的房间,在黑暗的港口之中穿行,奔弹药库方向而去。

    海云基地在猴子海军中属于大基地,并且是陆战队的驻地,而这些部队都是共用港口西侧的弹药库,该地区又靠近前线,因此囤积了许多弹药。

    李路的计划就是引爆弹药库制造混乱,然后打援——猴子海军陆战特工团属于第一批支援部队,港口出事,他们会增援这里,而他们的增援路线,此时就在李路的手上。

    如果没有获得这个情报,那么李路就会按照原计划,炸了军港之后,直奔猴子海军陆战特工团展开袭击。无疑,原计划的风险非常大,红星突击队的战斗力再强悍,也不可能与数百特工部队正面抗衡。

    但是李路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焦东村死难村民的惨状疯狂地撞击着他的心扉,这个仇如果不报,活着就是一般行尸走肉,取得再大的成就,也无法驱散心中那股愧疚和仇恨。

    他本质上首先是一个兵!

    没有丝毫的动静,当李路三人赶到准备点停下来,看了看时间,离约定时间还有两分钟。李路盯着弹药库边上的驻扎着的一个装备有两辆坦克的守卫排方向看过去,两名挎着枪的哨兵在那里百般无聊地踱着步。

    两短一长的手电光闪过三次,李路稍稍放下心来——这是万山和张卫伟他们发出的信号,说明炸药已经安装完毕,用的是有线引信起爆装置。

    李路向郭建阳和吴三炮打了个手势,三人交替掩护着利用暗影向那两名哨兵靠近。郭建阳和吴三炮分别接近目标,突然出手,三棱军刺无一例外的都是直接斜着插入心脏,用力一搅动,登时就没了性命。

    此时,李路已经三棱军刺出鞘,一头冲进了营房里面。郭建阳和吴三炮紧随其后,跟着入内。可怜整整一个排二十多名敌军士兵在睡梦中就没了性命,甚至在捅穿最后一名士兵心脏的时候,都没有任何人发现。

    行动顺利得让李路吃惊,他招呼郭建阳、吴三炮二人飞奔向坦克那边。李路跳进其中一台坦克,郭建阳和吴三炮跳进另一台,迅速检查了车辆情况,全都是完好无损的。

    李路注意到,这是t-64坦克,是较为新的型号,苏联的欧洲重型集团军部队也是几年前才完成列装的。看样子,苏联给猴子提供了不少好东西。t-64坦克是比t-62坦克更先进的型号,甚至比更晚出来的t-72,整体性能上都要均衡一些。

    李路跳出来,上了郭建阳和吴三炮所在的那台坦克,迅速教授他们一些简单的操作。决定利用敌军坦克之后,李路对他们进行了一定的教授,只求掌握驾驶和装填弹药。

    大约一分钟,万山和张卫伟飞奔过来,万山还背着一捆电线,那是用来引爆弹药库的线路。操作坦克对他们来说易如反掌,尤其是张卫伟,在光明厂的时候,开坦克的时间比开车的要长太多。

    一切准备就绪。

    调整了车载电台的通信频率之后,李路下达命令:“发动!”

    两台坦克同时发动,要经过几分钟的怠速,冷车状态中的坦克才能正常行驶。坦克发动的声音很大,在寂静的黎明里,声音引起了远处哨兵的注意。他们纳闷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路看了看时间,当时间走到五时整,他果断下达命令:“起爆!”

    万山用力的摁下拉杆,信号瞬间通过电线传过去,随即引爆了雷管。先是一声稍小声一些的爆炸,紧紧接着是“轰”的一声巨响,继而是连续不断的间隔不规律的爆炸声,最后几乎是整合在一起的巨大的地动山摇的爆炸声,强大的冲击波扫过,连坦克都在剧烈地摇晃!

    火光瞬间冲天,把港口照得如同白昼。

    强大的冲击波扫过整个军港,所有的玻璃窗以及重量不够的物品全都被冲上了天,随着冲击波横扫过去。靠近弹药库的几个阵地,直接被强大的爆炸给冲了个无影无踪连尸块都找不着。周遭的建筑物,除了几座低矮的平房,其他的全都在强烈的冲击波下干脆利落地倒塌。停泊在港口的炮艇像是轻舟一样大多数都被冲击波给掀翻,随着海水向外漂浮出去……

    李路暗暗咋舌——这他妈的猴子的弹药库里到底存储了多少弹药?

    如果不是坦克的重心足够低,此时他们也要被掀进海里!

    一阵阵的冲击波犹如阵阵狂风席卷方圆,港口一片狼藉连个鬼影都看不到,这让李路有了无从下手的感觉——开炮打谁?

    爆炸逐渐停止之后,李路大声下达命令:“向伏击区域全速开进!”

    郭建阳轰了全部油门,t-64坦克猛然启动,轰隆隆的沿着土质道路向港口出口处全速开进。担任车长兼炮手的李路打开顶盖露出上半身,拉动炮塔外面的十二点七毫米重机枪,扫视着周遭,只要看见活物,他毫不犹豫的就是一个点射过去。

    前面办公楼里冲出来几个军官模样的人,李路没有迟疑,一连串子弹打过去,把那几个军官模样的敌军打成了碎片。李路并不知道,就在刚才,他击毙了这个海军基地的最高长官。

    坦克从那些尸体碎片上碾过去,轰隆隆的开进,所向披靡。别说此时港口的守备部队根本无法组织起还击,就算是能阻止起来,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能对付坦克的武器。这两台坦克是港口守备的唯二重型装备。

    万山和张卫伟的坦克在后面跟着,张卫伟驾驶,万山和李路一样,用外面的重机枪进行开火。火炮根本用不上,十二点七毫米重机枪已经能够解决一切问题。

    混乱持续着,弹药库那边的大火持续着,不时还有一些爆炸发生,随即,大火蔓延到了油库,更猛烈的大火提前让整个海云镇进入了白昼。

    红星突击队离开港口足足半个小时,那里的守备部队甚至都搞不清楚是敌人袭击还是意外爆炸!

    五公里外的猴子海军陆战特工团接到命令的时候,李路等人已经进入了伏击区域严阵以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