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惊喜大礼包
    ,。

    “勇士们,复仇的机会到了,出发!”

    拓拔焘在接战的第一时间便向埋伏在其它位置的大军,想要引诱冉闵,这些大军必须得避开冉闵的侦查范围才行。

    在收到信号后,赫连勃勃在鼓舞了一番大军士气后,以最快速度开始了行军,后勤队是不可能跟上这样的行军速度的,因此,赫连勃勃留下了部分士卒看守临时大营,异族每次出动,都不会携带太多后勤物资,在无法劫掠到足够养活大军的物资时,他们更多的时候会四处流窜。

    除了赫连勃勃外,拓拔焘还有另一支援军,由贺拔胜、贺拔岳兄弟率领,十万左右,这才是他的嫡系兵马,不过,由于他早已经将大军最精锐的部分抽走,因此这十万左右的人马都是彻头彻尾的炮灰,只能跟着打顺仗,或提供统帅使用的大军之力,打硬仗很容易崩盘。

    两支援军都抛弃了拖累行军的后勤,行装简从,最多二十五分钟就能杀到战场,在这个时间。

    但是赫连勃勃却不知道,他早就被一支隐藏在暗中的军队盯上了,而且是他的老对手。在他率大军离开大营不久,西面的天空便出现了一支以骨龙、鲜血仆从、白魂组成的亡灵大军,黑压压的一片,这座临时的军营防御力一般,留下来的也是一些炮灰级的战斗力,怎么可能挡得住这些穷凶极恶的亡灵呢!

    大营很快被拿下,而开启了天赋的霍去病则在远处看劲,他不打算插手血蓉妃的战斗,更不想浪费两天才能开启一次的天赋的主动能力,他盯赫连勃勃已经不是一两天了,在他眼中,赫连勃勃就是个“经验包”,好欺负,不会对他的大军造成太大损失。

    “这些异族还真尼玛穷!”霍去病只是瞄了一眼这简易的大营,就知道在这里不可能有什么收拾。

    “正常,异族也才刚南下不久,之前部族中积存的资源早用来打造军队了,最近搜刮的也有限,而且这支异族前不久才被我们收拾了一次,没穷得吃糠咽菜就不错了!”李左车带着几分不屑的语气说道。

    “不过我更感兴趣的是这支异族接下来的目标!”霍去病笑眯眯望着赫连勃勃远去的方向,他看不上赫连勃勃手中的那点物资,真正让他上心的是人口!在占领了霞光城全境,加上马邑镇晋升为马邑城后,领地的人口再一次出现了不小缺口,想要收服异族的确很麻烦,但大不了俘虏后直接打为奴隶,扔海岛上去干苦力,又不怕他们逃跑或暴动。

    像鬼蟹城、迷雾岛,以及还未开建的地下暗河中转站,这些地方都需要大量的劳工,眼下,在吴易的领地中,反到是奴隶最能创造价值,最主要的是,奴隶不需要发工资,也不需要发军饷,管饭就成!

    “我敢打赌,我们绝对有友军被埋伏了!”李左车笑眯眯的说道,他对于霍去病能力十分的满意,在霍去病帐下做军师,他感觉十分的惬意,在霍去病的天赋掩护下,这支大军北部大平原上神出鬼没,让他很多的谋略有了发光发热的机会,比如这一次。

    “这还用赌?”霍去病有点受不了这个家伙的脸皮,想当初,两人刚刚搭伙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但等混熟之后才知道,那不过是浮云。不过,这一次能够成功,全仗了他天赋能力在之前的一战获得了成长,强化了隐匿能力,对方的军师想要再隔着大老远就发现他,那是不可能了。

    “跟上去看看,到时候送他一个惊喜大礼包!”霍去病脸上出浮现出了狐狸般的笑容,和李左车那个腹黑的家伙在一起呆久了,一直在葫芦城都被领民们视为完美青年的霍少也被“污染”了。

    为了不影响大军的士气,血蓉妃的亡灵大军一直都是独立成军的,因此这些亡灵不会受到霍去病的能力加成,自然也不会获得“瞒天过海”的隐匿效果。

    军营之战还未结束,霍去病没有等候血蓉妃,这一次血妃容没有带速度一般的银尸,速度最慢的就是白魂,都算是飞行兵种,全速行军之下,比他的大军更快,只要给她留下指引方向的提示,完事之后她自然会跟上来的。

    就这样,霍去病借着天赋能力的掩护,远远的吊在了赫连勃勃的身后。

    再看冉闵,眼下两方几乎已经战成了一团,虽说在战果上他占着优势,但短时间内他根本冲不出敌人的封锁,对方已经不顾一切,不顾死伤,拼死将他“锁”在了这里。重骑兵全部被分布在了最外围,只要有缺口,那些重骑兵就会第一时间堵上来。

    此时,冉闵麾下的士卒已经全部被厚重的血气包裹,就如同一个个恐怖的恶魔,对敌人的威慑力也达到了一个夸张的程度。快了,杀出重围就在眼前,只要再冲破这最后的重骑封锁,他就能挣脱出这个套圈。

    但是,就在这时,西方扬起了阵阵尘烟,马蹄声阵阵。

    “还是晚了一步吗?”冉闵心中的战意未减,但不免的有些英雄末路的感觉。

    “哈哈,冉闵,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这一刻,拓拔焘疯狂的大笑道,他已经可以提前庆祝成功了。

    但是……

    “不好!我们后面有敌人!”就在这即将杀入战场的时候,赫连勃勃的军师差点儿吓尿了,这种隐匿的能力他前不久才见过一次,给他留下的记忆太深刻了,但这一次怎么到了如此距离他才发现呢?这距离发现还有屁用啊,都凉了好吧。

    “什么敌人?”战车上,赫连勃勃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军师,跟着顺着军师的目光往后方望去。

    军师苦笑,没有回答,因为目标已经从背后进入他们的视野了,那高高飘扬的龙骧旗,印着金色葫芦的旗帜,以及那面“霍”字帅旗,无一不表明着这支突然出现的大军的身份。

    “又是他们!又是他们!”看着这些带给他无尽耻辱的旗帜,赫连勃勃的怒火直冲脑门,仇人见面,分外眼红!m.,。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