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遇险
    我不无惊奇的看着这一切,靠!连睡着了还想着游戏,我也是够了。

    如今竟直接代入游戏的角色了。我四下打量了自己一下,左手拿着一片巨大的狮子盾牌,右手拿着石中剑,看来直接代入的角色是亚瑟,反正是做梦,不管了,先玩个痛快吧!

    直接切入下路,随着小兵冲锋,这真人版的就是爽,跑起来都带感。我的狂笑着和小兵一起清兵线,冲上去二技能开启,身边就亮起了三个刀锋转来转去的打在小兵身上,我又用力的挥舞着大剑,说不出来的爽快。冷不防一个炮打在我脸上,靠!尼玛!好疼啊!

    我不由大怒,冲上去就是一阵劈砍,小兵分分钟就被清理干净,我又随小兵冲入了对方塔内,这时敌方英雄出现了,看装饰应该是老夫子,只见老夫子提着灯向我攻来,我忙后退,在对方塔下被敌方英雄攻击可是会被塔攻击的,老夫子追了出来,我忙躲进草丛,又是一阵麻痒传来,

    我晕!做梦而已,要不要这么真实啊?

    这时老夫子对着我用了一技能,我提溜一声被老夫子抓了过去,然后是一顿暴打,打得我疼痛无比,根本没想过要反抗,直接从满血被打得清空,老老实实的回复活点去了。

    复活之后,我不敢再出去,毕竟被打疼得厉害,就想着退出游戏,结果找了半天也没有这个选项,我就想着梦快醒吧!这该死的梦中游戏,爆了算了,果然梦中的话千灵万灵,不久后身边就传来一阵阵闪烁的红光,系统开始响起:

    “警报,警报,系统遭受莫名攻击,请各玩家自行退出,待修复完成后再进入游戏。”????我不禁开骂:“靠!哪有什么退出的选项啊!”语音未落,整个游戏世界就像玻璃碎裂般炸开,然后就是无边的黑暗,然后就是感觉自己在往下坠落,再然后就感觉有人在摇我.

    我睁开眼一看,是儿子:“爸,你醒醒,怎么现在就睡觉了?”儿子看我醒来,又问我说:“爸,你刚才玩的什么魔法?我看到你身上冒出蓝光呢!”

    我随手拍了下儿子,“别闹,什么蓝光,作业做完了?”儿子直勾勾的看着我:“我两个作业做完了,我要玩游戏。”

    我摇了摇头,刚才的梦真的是好奇怪,特别是疼痛感,跟真的被打了似的,儿子又在催着要手机,我顺手就给了他玩,站起来洗米做饭去了。

    等饭做好,老婆也下班回家了,一家三口一起吃过了晚饭,儿子又去做作业了,老婆则坐在沙发上看手机,我洗好碗闲得发慌,孩子在做作业,也不好看电视,就拿起那个梭形的手机,山寨机就是山寨机,现在就不能开机了,怎么整都是一点反应没有,

    我气恼的把手机扔在一旁,想到小马也有这么一款手机,就打电话给他,想告诉他他被坑了,破手机完全不顶用,结果响了半天也没人接听,我心想这小伙子可能泡妞去了,也就做罢,转身看小说去了。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是周末了,想着带儿子出门浪浪,就驱车往赤岸的天龙山庄开去,

    因为是周末,出门玩的人还是挺多的,我和儿子到了天龙山庄找了个停车位,就下车进庄了,看到儿子手里拿着一个东西,

    咦?这不就是那部坑人的山寨机吗?

    倒也是没在意,就往里走去,这天龙山庄有几项极限运动还是有点好玩的,我和儿子玩得不亦乐乎,玩累了,就去边上点烧烤吃,

    这时猛然看到隔壁桌上坐着一个人,有点面熟,再细看,发现竟然是小马,只是我实在不敢认,我认识的小马可是充满阳光的男孩啊?

    可眼前这个,头发乱糟糟的,胡渣子都出来了,双眼也是无神,

    最主要的是,这货居然穿着身古旧的皮甲,腰上还别了把匕首。

    我正迟疑着要不要喊他一声,那人显然是看到了我,就走过来叫了声:“汤哥。”然后就坐在了我边上,低着头也不说话,

    这货不会是失恋了吧?我心中暗想,就上去拍了拍他肩膀,结果他一个反手就拧住了我的手,我直喊痛他才放手,我甩了甩手臂,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小马,你是不是吃错药了?反应这么大呢?失恋很正常嘛!还在这里扮复古?可你这是欧洲风啊!和这里风景可不大搭呢。想扮达大尼央,还少了帽子和火枪呢!”

    我手臂吃痛,嘴下自然就不留情,很是奚落了他一番,谁知小马竟还是不声不响,这可不大对劲了,平时如果我这么说他,早就跳起来反驳了,我摇了摇头,看来这小鬼被打击得挺严重,还是不要再刺激他为好。

    所以我用自认为最温柔的声音关切的问他:“小马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和汤哥说嘛!汤哥别的不行,年纪还是比你大,见识也会多些,你说出来,也许我会有更好的解决方法呢。”

    小马这才抬起头,死死的看着我,半晌才开口:“汤哥,我想我快要死了,哥你救救我吧!”说完竟抱着我的手臂失声痛哭起来。

    我可没想到小马的反应会这么大,轻声说道:“你别急,慢慢说,这几天在你身上到底发生什么了?”

    “我被卷入了一个异次元空间,那里到处是怪兽,我亲眼看到我一个同学被怪兽给吃了,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小马停止哭泣,对着我大声嘶喊着。

    我一阵无语,靠!虽然我是在安慰人,可你这话茬让我怎么接?总不能说你得了神精病就要去看医生这样的话吧?

    看着周边看着我们的怪异的眼神,心想还是离开比较好,免得也被当成神精病,而且小马这样子确实不太正常,还是送医院去检查下比较好,

    想到这我扶起小马,叫上儿子,儿子正在地上捡不知道什么东西,我也没留意,径直到了停车处,上了车就发动了,直奔医院而去。

    咦?不对啊?这条路怎么这么眼生?难道开错路了?我不禁疑惑,刚还开在大马路上的,怎么一个恍惚就开到野地上来了?前面居然还有一个湖?我感觉不大对劲,就刹车停了下来,这时小马又大声叫唤起来,声音中带着惊恐:“快跑,快跑,不要停。”

    我自然不会听他的话,再往前就是大湖了,可不能开过去,下车拿出手机,发现完全没有信号,导航也打不开地图,我心中不由一声暗骂,想着还是往回走走看,还没上车,就看到小马疯了似的冲出车来,朝着去路跑去。

    这小子精神明显不正常,可不能这样子让他在野外乱跑,心想着就要追去,这时儿子也下了车来拉着我,“爸爸,我刚才捡了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手机,我们一人一个,一起玩啊!”我此时哪有心情哄儿子,就转身对着儿子说:“你乖点留在这里,我去追小马叔回来就走。”

    说完就朝着小马追去,没追出几步,小马就逃也似的回来了,冲着我大声喊:“乱!”

    “乱?”我一愣,然后就看到小马后面有七八条发狂的野狗正直追着小马跑,而且两眼发红,脸上好像还腐烂了,长得都不像条狗了,只怕是有狂犬病,

    我第一反应是:靠!哪来的这么多疯狗?

    第二反应是:靠!这时候了还和我飚英文?

    第三个反应才反应过来,要跑!

    我忙转身把儿子抱上车,小马就不用我管了,他跑得比我快,早就上了车了,我忙关了车门,按了车锁,疯狗已是追到,在外面的嚎嚎的叫着,用爪子抓车身,

    听嘶嘶的声音,车漆应该都被抓出划痕来了,我一阵心疼,

    尼玛!喷漆很贵的好不好?可我又不敢下车,那几条野狗看着就很凶的样子,而且眼睛发红,定是病狗,万一被咬上一口,可不是好玩的事。

    这么想着,就发动了车子在前面绕了个弯,加大油门朝着野狗撞去,那几条野狗被车一撞,顿时有几只惨死在车轮之下,有些被撞飞了几米,

    我以为定是不活了,谁知道这同条疯狗打了个滚竟然又爬起来追车,我忙加大油门驱车向前开去,从后视镜上看到这些野狗还在嚎嚎追来,开出好远才甩开这些野狗,

    一路开去,景色竟是越来越荒凉,一路都是在石子地上开,水泥路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而且这些路过的地方都很陌生,只有几座看上去很荒凉的山丘,也看不到有村舍,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这时我也慌了,停下车想摸出手机开个地图,结果摸了个空,难道是刚才跑上车时掉了?这时儿子给我递过来一个手机,正是那只山寨机,我也是没有办法,死马当活马医了,

    就点了开机键,结果那天怎么摆弄都不会亮的手机居然开了,优美的系统声音又响了起来:“尊敬的就叫愤怒的汤歌吧玩家您好,由于系统被攻击导致崩溃,无法正常进行游戏,现已开启玩家生存模式,数据读取中,请您不要关闭本系统,数据读取完毕,人物载入中。。。。。”

    我恨恨的把这破山寨机扔在副驾上,现在可没心情和一只破手机较劲,轰了油门又朝前开去,希望能找到一条回去的路,

    突然一阵冲力传来,近两吨重的车子不知道被什么撞了,居然滑出好几米,车窗玻璃都碎了,

    靠!好大一头怪物!

    我顺着车窗匆忙一瞥,一个黑影举着一双爪子向着车子扑来,

    我踩油门都已来不及,被那怪物一扑,整个车身就侧翻了过去,一个硬硬的东西还砸在了我脑门上,

    靠!该死的山寨机!

    幸好天窗是开着的,我忙解开安全带顺着天窗爬,那怪物还在一下一下的顶着车,

    我爬出天窗,又拉儿子和小马出来,二人都已吓得六神无主,我也是惊慌失措,小马也顾不得了,抱起儿子就拚命的往前跑。

    那怪物径直朝我追来,这下看清楚了,全身莹蓝莹蓝的,大约两米多高,长着一张猫一样的脸,两只爪子比我脑袋瓜子还大一圈,靠!什么鬼?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怪物?

    我qnmlgb的巴扎嘿啊!

    怪物可不会听我说脏话,举起莹蓝的大爪子就朝我抓来,我就拚命的跑,小马比我快,跑在了前面,我看到小马窜进了一个矮小的山洞,也就忙跟了过去,猫着腰就往洞里钻,没进几米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痛叫!

    是小马!我心中又是一惊,举起山寨机照亮,就看到小马捂着腿倒在地上,边上一只蜥蜴一样的动物正爬在小马身边,怕不有两米来长,看到我这边传来光亮,就猛得朝我这边扑来,

    动作迅猛无比,一瞬就到了我面前,我心知必死,却仍是反抗了一下------用力握着手机闭着眼就砸了过去,只感觉手上一重,似乎有什么压着我的手往下压,

    我睁眼一看,正是这只蜥蜴压着我的手,我忙一松手,蜥蜴就掉在了地上,竟是死了,我看见那只蜥蜴后脑有一根明晃晃的东西长出来,好像一把长刀,然后一闪又不见了。

    洞里一片漆黑,我忙四下摸索,摸到了山寨机按亮起来,紧紧捏着,生怕这光亮突然不见,谁知突然眼前一亮,吓我一大跳,发现山寨机居然长出一段刀身来,我看了看自己手上拿着的,

    原来是把唐刀,手一松,竟变成了山寨机,手用力一握,又变成了唐刀,真他妈神奇。

    此时我却是顾不得神奇这个山寨机,小心的摸到洞口去看,发现那只怪物还是没有走,有洞外晃荡,好像在等我们出去似的,

    靠!这畜牲是只雌的?看上我们了不成?

    我缩回了洞里,给小马扎了下腿,仓皇的问小马:“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会有怪兽的?”小马只是捂着腿,喃喃着:“我们都会死,我们都会死。”我真恨不得一巴掌拍在小马脸上,我死可以,我儿子才九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