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那就是哪吒?
    我们正与袁洪吃酒吃肉聊天打屁,这时帐外响起沉闷的脚步声,

    我们以为有敌袭,忙出门去看,我靠!巨人耶!

    眼前这货好几丈高,手里提着个大木扒,翁声翁气的对着我们说:“吾乃邬文化是也,奉命来助袁洪将军打那姜尚。”

    袁洪自然大喜,就请他入中帐来坐,谁知这巨人太大了,进不来,就只好命人在外面摆了单独的一桌,让他在那里吃喝,

    那厮也不客气,大吃起来,不一会就啃掉了一整头牛,酒也是一坛一坛的喝,

    看得我和小马目瞪口呆!

    一番吃喝完毕,申公豹就请辞要回朝歌,我和小马就去睡了,

    睡得真香的时候,外面又是一阵地动山摇,我还以为又是邬文化那货,就转身接着睡了,谁知道阵前火光通明,士兵们都跑来跑去的,我们就起身去看,????就见空中一个小孩脚上踩着两个火球提着枪在那里叫战,

    靠!这就是哪吒?

    半夜三更不用睡觉啊?

    我看电视也没看到有这一出啊?

    这时邬文化已经提着木扒和哪吒大打起来,我靠!神仙打架,我还是躲远点,就往边上躲去。

    那个巨人看着也就是力气大,但总是打不到哪吒,袁洪看得心急,也冲上去打,这时哪吒怕了,想要跑路,又怕擅自出营无功而返会被骂,心里就想着杀他几个小将也好。

    我远远的看见哪吒眼轱辘一转,就知道这小屁孩在打什么坏主意了,心中暗笑,不知哪个倒霉的货色就要遭殃了,

    只见那哪吒对着袁洪虚晃一枪,脚一踩风火轮,就朝边上掠去,

    尼玛!别朝我这边来啊!会伤及无辜的好不好?

    哪里知道哪吒的目标就是我们两个没穿军服的,一枪就朝着小马挑去,小马人一缩,背上的妲己竟被哪吒挑起,我一急,

    靠!这可不行,万一被哪吒把妲己挑出三米外,我们就完蛋了!

    就冲上去一把抱住了哪吒的脚,结果差点被风火轮给磨死,忙又攀着哪吒的身子往上爬,这时袁洪也是杀到,哪吒不敢停留,一只手也被我抱住,一时又挣我不脱,就带着我向天上飞去,

    这一飞高,我更是不敢撒手了,死死的抱着哪吒,风声阵阵,不一会儿哪吒就停了下来,我忙起身去抢妲己,已被十几个军士按倒在地,就要拿枪捅我。

    这时远处传来一声:“且慢。”

    我抬头一看,前面一个白发白须的人走来,

    姜子牙?可算遇到救星了!

    我忙扑上前去,又被军士一枪打翻在地,

    我痛嚎一声:“姜子牙,你个老不死的,这是想打是我呀!”

    姜子牙一愣:“道友是认识姜某?”我一看这npc的神情就气得不打一处来,跳起来就怒骂:“好你个姜子牙,那时不给我们一点帮助也就算了,现在还装不认识?老子才不想认识你类!”

    姜子牙又一愣:“道友这是哪里话来?”

    我看着姜子牙貌似无辜的眼神,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回身就去拉妲己,

    谁知这时哪吒已用枪尖划开包着妲己的披风,妲己的脸就露了出来,哪吒大叫起来:“是妖狐?”

    我心里咯噔一声,忙上前一扑,扑在了妲己身上,此时哪吒已是一枪朝下刺来,竟不顾我在上面,噔的一声把我肩膀刺了个透心凉。

    我痛叫一声,反身怒目瞪着哪吒,哪吒却是第二枪又要刺来,这时姜子牙忙道:“且慢动手!“

    哪吒这才不情不愿的收回了长枪,这时姜子牙已走近前来,问我:“道友为何身护妖狐?”

    我看着姜子牙的眼睛,好像不是假装的,一时也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好开始扯谎:

    “我乃女娲娘娘的特使,这妖狐本是受娘娘之命来败商纣王之气数,谁知这妖狐做得太过火,娘娘就让我来召回妖狐,之后。。。。之后如何打算,娘娘并未告知。”

    姜子牙一听是女娲娘娘,立马正了正身形,想扶我起来,哪吒却并不吃我这一套,厉声喝问:“那你为何在袁洪营中?分明是胡言乱语,想逃得性命。”

    姜子牙一听,又住了手。

    靠!你只是哪吒啊!又不是悟空?何必这么火眼金睛?

    我急忙又扯谎:“我二人法力低微,带着妖狐根本无法过如此多的关隘,不混在袁洪营中,如何得活?”

    哪吒又冷笑道:“一派胡言,若不是我夜闯袁营,只怕你现在还在那营中快活吧?休想蒙混过关。”我看了看妲己,就道:“你看妲己如今身不能动,口不能言,我法力低微,是万万做不到的,幸得女娲娘娘赐了法宝才定住了妖狐的身与魄,不信你查就是了。”

    哪吒用眼神示意杨戬,杨戬就来到妲己身前,只见他额间突然开出一只竖眼,眼中射出一道光,照在了妲己身上,好一会也没看出什么来,

    我怕他们看久了会多生事端,就冷哼一声:“娘娘的手段,岂是你等可以揣测?”

    杨戬略带尴尬的收起了竖眼,对着哪吒摇了摇头,哪吒这才信了几分,又道:“既是娘娘的特使,可有令牌在身?”

    这个肯定没有啊!我心中一急,决定赌上一把,冷冷的道:“你身为太乙门下,可有真人的令牌?”

    哪吒面色一窘,看来这个他真没有,这一把算是赌对了。我心中长出一口气,哪吒欲言欲止,好像还想说些什么,我忙对着哪吒又道:“我若是商纣王之人,如何会把妖狐定住身魂,负于背上?女娲娘娘行事,自有她的道理,你等不必妄自猜测。”

    这时姜子牙出来打圆场了:“特使所言甚是,但有吩咐,若尚能办到,尚不敢有违。”姜子牙这么一说,我也算是坐实了这个特使的身份,

    不过,姜还是老的辣,只说他能办到的,定不敢有违。手下能人却是一字不提,到时不想帮忙就推脱说自己办不到。也就一干二净了。

    我自然不会去拆他的台,儿子和小马还在对面呢,还是要靠他们去抢人才行。我就把这个意思一说,姜子牙沉吟了一会,就道:“此事势在必行,只是此时已是夜半,不若先行休息,明日再做计较如何?”

    我想了想,也只能这样了,当即拿出一瓶红药来喝了下去-------先把被哪吒那厮扎的窟窿补上再说,

    不一会伤口就自行愈合了,这时我看到有人在搬妲己,忙上前道:“别动!我与这妖狐不能离开三米之外,否则法宝就会失灵。”说完就上前去把妲己绑在了背上。众人倒也不好多说什么,就都散去了,

    我也听从姜子牙的安排,在一个军帐里休息,就是背上绑着个千娇百媚的狐狸精,还真是睡不好,心想这小马定力真不错呀!

    只是心中很是疑惑,为什么姜子牙就不认识我了呢?

    第二天一早,我们还没商议好要怎么救小马,那边就有人上门来砸场子了,正是邬文化这个傻大个在阵外叫骂,这时有一个将领忍不住就冲了上去,长得就像一只水怪似的,把我吓了一跳,

    靠!周营里也有怪兽啊?只听那傻大个嘲笑道:“哪里来的虾精?经得起我一打吗?”

    那水怪大怒,“吾乃姜元帅第二门徒龙须虎是也,来者受死。”说完就攻了上去。

    只见那龙须虎大手一放,就飞出许多石头朝着傻大个砸去,那傻大个提起木扒就扫,一霎时飞石满天飞,二人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我去!这是打棒球呢吧?

    这时双方兵将也是交锋打了起来,本想找几个人趁乱一起去救儿子和小马,只是打得太乱,各有敌手,没办法,我一咬牙,就摸向商营,顺着打斗的边边上疾跑,

    眼看就要到商营了,就看到袁洪朝着这边,我忙想躲,不料袁洪这猴精眼神挺好,一眼就看到了我,拖了兵器就朝我走来,

    这时哪吒眼尖,也是向我这边飞来,我亡魂大冒,忙往边上跑去,却哪里快得过猴精?

    袁洪三步两步就赶上了我,一把抓起我来就朝商营奔去,就见哪吒也是赶到,大喝一声:“贼子休跑!”

    一枪就朝袁洪刺去,袁洪提着我打斗不便,只是格挡了一下就跑回了商营,我一看哪吒竟然没截住他,我这番又落入袁洪之手,只怕是凶多吉少,心中暗叹一声:“吾命休矣!”

    只是闭着眼睛等死,哪知道袁洪到了营地后竟然狠狠的抱了我一下,大声道:“贤弟能从这乱军从逃脱,实乃是幸事啊!”

    我一脸蒙逼的看着袁洪,难道这就是商朝的逼供手法?

    袁洪却以为我被吓坏了,一时惊魂未定,就关切的说:“昨晚哪吒偷营时幸亏有贤弟一把抱住哪吒,不然我还险些被那厮所伤,看到你被哪吒带跑,本以为你定是不活了,没想到还让贤弟给趁乱逃了出来,实乃是万幸。不过刚才我从哪吒手里救下了你,倒也算是扯平了。”说着竟大笑起来。

    袁洪这一番话让我一时感动不已,心想这么单纯的一只猴精,可怜却被那填海眼的给骗了,如今却在这里送死,真是可悲啊!

    当然这些只是心里想想,嘴里却马上接着袁洪的话往下编:“是啊!昨晚真是凶险,那姜尚老儿本想对我逼供,哪料到袁元帅这么早就来攻营?我趁着乱就跑,刚还差点又被哪吒那厮捉走,幸好元帅你来得急,却正是救了我的性命。以后元帅但有吩咐,在下定是言听计从。”

    袁洪听后又是一阵大笑,就扶着我回营,

    儿子和小马早就在营帐里跳脚,一看到我,就扑了上来,看着儿子哭花的脸,我不由一阵心疼,安慰了儿子几句,

    这时邬文化鼻青脸肿的回来了,原来那个龙须虎发石头的速度很快,这傻大个运转不灵便,被当成活靶子生生打了许久,这才跑了回来,

    这一场没有胜,袁洪脸色也不是很好,傻大个倒像没事人似的,只是吃肉玩耍,我和小马进了营,把妲己又绑在了小马身上,出来时就看到儿子骑在傻大个头上,正在那玩耍,我大吃一惊,忙想把儿子抱下来,可哪里够得着?

    那傻大个竟大手一捞,把我也顶上了他的肩膀,逗弄了我几下,才把我放下来,生生吓了我一大跳,不过看儿子坐在傻大个头上玩得这么开心,想来这傻大个倒是没有恶意,也就由着他们去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