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相见不如怀念
    咦?好像不对?

    我仔细的看了看页面,发现右下角多了一个妲己的头像,

    以前并没有啊?

    我看到头像在闪,就点了进去,

    尊敬的就叫愤怒的汤歌吧您好,因为您完成了主线任务《拯救少女妲己》,奖励已发放,请注意查收。

    通关奖励包?

    信手点开,靠!发达了!

    升级声连响了五次,说明我又升了五级。????然后是一阵哗啦啦的响声,哇塞!3000金币!一套15级的战士套装:爆裂之甲。

    最可爱的是那把刀!系统给升级了,现在已不再是新手装备,而是15级的青铜装备了,

    再看外观,这把刀刀身闪烁着幽寒的光芒,看来杀伤力提升的不止是一级两级。

    然后是三本技能书《游龙步》《幻影刀》《**玄功》

    哇!原来好东西在这里!

    有了这几本,以后万一遇到危险,也多了几重防身的本领啊!

    先点了使用游龙步,这是一套身法,可以在近距离里闪转腾挪,让对手看不清自己从哪边进攻。

    又拍了幻影刀的技能书,果然是一套刀法,怎么出刀,什么刀度,如何攻击弱点全都非常详细。

    这**玄功就看不大懂了,脑海里显示的是一副身体结构图,上面标了很多红点,难道是内功修炼?

    好吧!都是好东西!

    兴奋了一会我就沉默下来,这个游戏我可不想再进去,我只是个平头老百姓啊!

    混吃等死的包租公啊!

    虽然没有生活富足,起码也能保持小康啊!何必跑游戏里去冒这种随时可能失去生命的危险?

    打定了主意,以后走路要小心!

    身体大好,我就要求出院了,那医生还不大同意,说要再观察几天,

    靠!一天好几百耶,钱又不是天上掉的,果断要求出院,医生看我生龙活虎的样子,就给办理了,可明天的费用已经交过了,不能退,好吧,哥就再住一天,明天中午12点就回家练**玄功去!

    第二天上午,我刚准备穿衣服起床,病房门口就出现了两个人,径直朝着我走来,还坐在了我的床边,我不认识他们啊?

    这时其中一个人问我:“你是汤歌先生吗?”我点头。

    “我们是国安部的,有几个问题要问你,希望你如实回答。”那个年轻人说道。

    国安部?和我八百杆子也打不到一起啊?应该是骗子吧?

    我冷笑着看着他们:“是吗?请你们出示下证件可以?”

    那人就给我看了他的证件,

    大中华华夏国家安全部,科员:陈卫国

    靠!不会是真的吧?

    这时那人严肃的说道:“汤先生,现在可以配合了吧?”

    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安全部科员,

    一身西装笔挺,寸头,浓眉大眼,国字脸,倒是有点刚毅之风。

    “好吧!你问。”我示意。

    “你大前天去天龙山庄,昨天连人带车出现在路上,去时两个人,回来三个人,我就想问问你,这三天时间,你都去了哪?”

    “玩啊!那天在天龙山庄玩,然后就遇到了朋友,再然后就一起回来了。”我回他。

    “是吗?一玩就玩了三天?”

    “没有啊!我们就玩了一天啊!儿子要读书的,怎么可能会玩三天这么久?”

    “那你另两天去哪里了?”

    “我不知道啊!车祸,我醒了就在医院,难道我不是在医院躺了两天吗?”我故做不知的问他。

    “我们调过周围所有的监控,并没有发现你车子的行踪,直到昨天,你的车子才突然在那条路上出现,这个,你怎么解释?”陈卫国冷冷的说:“而且你那辆车子就跟被大型猛然兽给咬过似的,撞个树可不会有那种痕迹。这,你又怎么解释?”

    “不是吧?”我故做惊讶:“你说我的车怎么了?”

    陈卫国看着我一脸迷茫的样子,突然笑了笑,给我递了张名片,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如果汤先生想起什么,就给我打电话。”说完转身就走了。

    我松了口气,这种事可打死都不能说出去,不然被当成蛇精病事小,被当成恐怖分子就不是闹着玩的事了。

    我看了看手中陈卫国的名片,随手丢进了垃圾桶。

    开玩笑!我只是平头老百姓,才不和你们这种国家机构打交道呢。

    这时老婆电话打来了,问要不要来接我,我就说不用,走路20分钟就能到的,还浪费油费干嘛?

    然后老婆说儿子想吃蛋糕,让我买一个带回去,我应了一声,就挂电话了。

    出了医院的门,看到对面小区就有一家私人烘焙的招牌挂着,就走了过去,

    烘焙室在二楼,布置的蛮清新的,有一两个客人在等,我就到吧台前去坐着等,然后就看到一个长发飘飘的身影,

    看着背影,我浑身一震,不会是她吧?

    她也回头看我,还歪了下头:“你要买点什么?”。。。。我呆了。。。。

    一幕幕往事浮上心头:

    那年,我们相识于网络,相知在现实,一首白狐唱得我怦然心动。

    我叫她菲儿,她却总是叫我哥,总换男朋友,然后我就等,却总等不来。

    那一天,她又醉了,诉说她的心酸,我没忍住,带她回了家,要把生米做成熟饭,谁知太过紧张,一分钟没到就出货了。

    第二天早上,我说我错了,我会负责。

    她却淡淡的回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看来,我只能是哥。

    不久后她结婚了,请我去喝她的喜酒,我心里很痛,就没有去,从此再没有她的消息。

    十年了吧?据说她嫁得挺好的,可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开这么一间小小的烘焙室?

    应该只是相像而已吧?我如是想。

    随便买了个蛋糕我就逃也似的下楼了,不敢再呆,也不敢相认。

    相认了,又能怎样?

    看她如常的神情,也许她早就不认识我了吧?

    也许………相见不如怀念吧!

    刚到家门口,就看到小马在楼下等我,告诉我有国安部找过他,来问我怎么办,

    我自然告诉他什么都不能说,又和他聊了几句,他就回学校了。

    我上了楼,发现没事干,无聊的紧。

    玩游戏?开玩笑!这辈子我都不想再玩游戏了。

    找了些肥皂剧无聊的看着,半天的时间很快就混过去了。

    接了儿子回家,一家三口吃饭,突然感觉这才是我要的生活。

    ………………………

    这一个星期闲得蛋疼,想着出门走走,小马打电话来约我去唱k,本来是想拒绝的,不过还真挺无聊,就答应了。

    自从“车祸”以后,老婆就不让我碰车了,我又不想打滴滴,反正也不算太远,我慢慢的一路走去。

    义乌的夜景还是挺美的,一条义乌江婉沿着整个城市,在霓虹灯的照射下显得更为绚烂。一座座高楼大厦,灯光迷漫。

    我走在南门桥上看着夜景,真是好久没出来走走了,这都市的夜生活让我感到有几分熟悉又陌生。

    到了ktv,就看到小马和几个同学在闹腾,小马看到我来了,就拉了我进去坐在中间,哎!让我这半壁花白的小老头坐在一群小年青中间,真是让人不习惯!

    她们起哄要让我唱歌,可我会唱的都是十年前的老歌,

    看到她们又各自起哄,不由一阵意兴阑珊,也没和小马说再见,就走了出来。

    冬天了,虽然还没下雪,却也是有点冷意,我紧了紧衣领,双手又插入口袋,慢慢往下走去,看到几个男人拉着一个女人纠缠不清,本来是不想管的,毕竟社会上还是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人。

    可走近看到那女人的样子后,我却不得不出手了。走上前去,一把拉开一个男人的手。

    这几个男的明显是喝多了,都不问原因,回过头一拳就打了过来。

    换做以前我还要掂量掂量,现在却哪里会怕?

    一闪身就到了他的左侧,一拳击在他的肚子上,那男人就倒在地上吐了起来。

    另几个男的见状就一股脑儿的冲了上来,十秒后他们全躺在了地上。

    “菲儿?”我问。

    “怎么?终于肯相认了?我还以为你都不会再认我了呢!”喝醉的菲儿,踉跄着脚步,我忙上去扶着她,心疼的说:“三十好几了,就别再和年轻时一样玩了。”

    菲儿双眼迷乱的看着我:“你还是我以前的那个哥吗?”

    我避开了她的眼神,往事已矣,再心痛又怎样?

    我扶着她在路边打车,想送她回家。

    这时后面传来一个声音:“这位兄弟,打伤了我的朋友,不会就想这么走了吧?”

    我回头看了看,说话的是个一眼看上去就很壮硕的大汉,看着一米八几的个子,后面还跟着两个男人,一个长得比较清秀,穿着也算正常,另一个就有点花里胡哨了,染着一头红色的头发,还打着耳丁,居然还在鼻子上也打了一个。

    我不是很喜欢和这类人打交道,就淡淡的说:“你的朋友喝醉了,在调戏我朋友,这一顿修理,应该不算重吧?”

    那壮硕的大汉哈哈大笑起来:“你确实没错,可惜他们是我朋友,你还是要给我一个交代的。”

    “交代?”我冷冷一笑:“要不要去派出所交代一下?”

    那染着红发的男人大怒,对着壮硕的大汉说道:“坚哥,何必和他啰嗦?看我去收拾了他。”

    说完就冲着我来了,一拳就直奔我的面门!

    我并不想多事,就避开了他。

    “哟!身手还不错嘛!”红发男人说着,一脚又朝我踢来。

    看来是不能善了了!我抱着菲儿,转身就是一个侧踢---------当然是留了力的,不然万一打伤了人,可是要赔钱的。

    那红发男人被我一脚踢开了几米,呯一声倒在了地上,一张脸瞬时和头发一样红,大叫一声又朝我冲来。

    我戏谑的看了他一眼,这一脚,我踢在了他的下巴上。

    这时那个清秀的男人也上前来帮手了,被我一侧身一个手刀击倒在地,那壮硕的大汉终于忍不住了,大喝一声朝我冲来。

    只听一阵爆裂声传来,这位被红发男子称为坚哥的拳头,就到了我面前。

    我一时躲避不及,被一拳哄在了胸口,隐隐传来一阵痛感,

    这大汉身手不错,我心里想,不能再像对付他那两个小弟一样对付他了。

    我把菲儿靠在了路灯杆上,向着壮硕汉子走去:“是不是做过一场,这事就结束了?”

    那大汉哈哈一笑:“不错!很久没遇到过你这么强的对手了,我们打上一场,自然是恩怨全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