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逃离死亡岛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我不再理会胖三,全力的杀起僵尸来。

    这些僵尸挺难杀的,

    剩下半截躯干都还会爬过来咬。

    必须要砍下或砍烂头才能保证死亡。

    这时机长他们也都已脱力,被僵尸咬死几个后,

    我就让胖三支援那边,让他们退下来休息。

    而僵尸还有一百多只,我和胖三的压力大增。????我正想着要不要用迎风一刀斩的时候,

    (用完了就全力脱力,所以不敢乱用。)

    一阵枪声响起,突突突的朝着僵尸们扫射。

    一个莫西干头拿着一捆削尖的树枝朝着僵尸扔去。

    还有一个女的提着长刀冲进僵尸群里横斩劈砍。

    哇靠!还真是个生猛的妹纸啊!

    有这几个人的帮助,僵尸很快就被清空了。

    帮忙的几个人就走了过来。

    我打量了一下他们,一共四个人,一个提长刀的妹纸,

    两个黑人,一男一女,男的不怎么样,

    女的身材真是火辣!

    一袭红色的长裙,

    胸口开叉的事业线好深好深。

    让人忍不住想冲上去捏两把。

    还有就是那个拿树枝扔僵尸的莫西干头。

    这时那个提着长刀的女孩子过来了,

    她上身穿着白衬衫,嗯,至少曾经是白衬衫。

    下面是一条红色的超短裙,像是职业装。

    一头短发,配着皎好的面容,倒也是美女一枚。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哟,字正腔圆,还是个中国妹纸。

    我用嘴呶了呶飞机的方向。

    “飞机失事,真不是我们想来。”

    “倒是我想问问你们,你们是谁?这里又是哪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僵尸?”

    “我叫冼梅,是前面度假酒店的员工,”

    “波尔娜。”黑人火辣妹纸。

    “samb。”黑人男。

    “洛根。”莫西干头。

    听着他们的名字总是感觉有点耳熟。

    就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他们都做了自我介绍,我也不好知了礼数,

    就回道:“我叫汤歌。你们好。”

    “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啊?怎么会有这么一座孤岛的?”

    冼梅回道:“你不知道吗?这里是巴布亚新几内亚著名的热带天堂啊。”

    什么?!!

    巴布亚新几内亚?

    可我们坐的是义乌到北京的飞机啊?

    等等!!

    她叫冼梅!!!

    还有那个莫西干头!!!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他们的名字这么耳熟了。

    尼玛!这不就是款游戏吗?

    死亡岛!!

    可是,系统为什么不提示呢?

    而且召唤英雄都不让用?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这时胖三和小马明显也都反应了过来。

    都是爱玩游戏的人,只是因为系统没有反应,才没有想到这一岔。

    我们三人对视,一时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还是小马开口:“我听说最近有一款死亡岛的新游戏《逃离死亡岛》开始内测了,会不会是这款游戏?而系统因为崩溃了,没有这款游戏,所以才不提示?”

    我一想,还真是大有可能。

    不过,既然知道是款游戏,我们心里就淡定多了。

    游戏嘛!通关就行了。

    一通关就能出去了。

    倒是一起进来的这些乘客要怎么安置是个问题。

    毕竟都是活生生的人,把他们扔在这里肯定不行。

    可如果带上他们,也是件麻烦事。

    我和胖三对视了一下,就朝着人群走去。

    一众乘客看到我和胖三过去,本来散开了些,现在又是缩成了一团。

    他们居然在害怕我?

    我刚救了他们的命耶!

    我想了想,把机长单独叫了出来。

    把情况和机长说:“机长你好,我们现在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博诺依群岛的某座岛屿上,这座岛屿正在爆发生化危机,四处都是危险,机长你看怎么办比较好?”

    机长面色胀红,大声喝斥我:“你疯了吗?我们是义乌飞北京的航班,怎么可能出现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用这种话来骗我?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哎!真难沟通啊!

    我又不能明说这是款游戏,而我们一起被卷入了游戏里,这样他会更害怕的。

    我耸了耸肩,对机长说道:“你自己去问他们吧!”

    我指了指冼梅她们,“别的人还是不要知道的为好,不然真不知道又要生出什么事端来。”

    机长狐疑的看着我们,向着冼梅他们走去。

    片刻后,机长终于相信了这个事实。

    他看着我,想和我说些什么。

    这时乘客那边突然传来一阵尖叫!

    琳达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

    现在正压在一个人的身上,

    好像是在咬人?

    我和胖三连忙过去。

    这时琳达发出一声咆哮,回头向我们望来。

    琳达眼睛更红了,嘴里满是鲜血,此时正狰狞的盯着我们。

    胖三过去拉琳达,被琳达一甩手甩出去六七米远。

    琳达站起身向我扑来,被我一记手刀给打晕了过去。

    这时冼梅他们过来了,看到这个情况,当场就举起刀要杀了琳达。

    被我及时的阻止了。

    冼梅被我的阻止有些愤怒,大声对我说道:

    “你看不出来吗?她已经被感染了!已经没救了!杀了她才是救她。”

    在场的乘客听到冼梅这么说,吓得忙远远跳离被咬的人。

    就像一群受了惊的兔子似的。

    还有些被僵尸咬过的人更是面如死灰,绝望而又茫然的看着四周。

    我冷冷的看着冼梅--------这个游戏人物。

    没想到我一直不想让这群乘客知道的事,被她一语就在众人面前道破了。

    看来一阵的慌乱是在所难免了。

    我淡淡的对着冼梅说道:“这场灾难只是病毒引起的,只要有血清,就都有救。而且,这个女人好像知道些什么,我们留着她还有用。”

    我又对受过伤的乘客们大声说道:“你们不必太过担心。我们一定会找到血清,治好你们的。”

    看着他们明显写着不信的脸,我拿出国安部的徽章来,

    “我是国安部灵异科的,这些事我们处理起来很有经验。你们大可不必太过害怕。”

    乘客们看到是国家的人,顿时就不再怕我了,眼神中也多了丝生气。

    还有几个人冲上来骂我:“你们拿着我们纳税人的钱,却从不干好事!”

    另一个马上接口:“不错!这些警察就是这样的,每次都是死了人才出现。”

    。。。。。。。。。。。。。。。。

    尼玛!

    哥是国安部的!不是警察!

    话说我们国人什么时候这么大胆了?

    骂人民公仆和骂狗似的?

    这徽章,我拿出来,是拿错了吗?

    倒是机长,看到我尴尬的表情就过来给我解围了。

    经过机长一番开导后,群情也不那么激愤了,

    倒是听从了机长的话,把受伤的人和没受伤的都分隔了出来。

    哎!哥一个国安部特工,居然没一个机长管用!

    这时琳达已经醒了过来。

    看她惊慌失措的神情,好像完全不知道刚才自己干了什么。

    也好。我走上前去,琳达忙往后退。

    “琳达,我需要你的帮助。”

    。。。。。。。。。琳达还是惊恐的看着我。

    呃?忘了,她是外国妞,听不懂中文。

    胖三,上。

    一番沟通后,我们大概了解了一点情况。

    琳达是来她舅舅的别墅玩的,而她舅舅好像在做什么实验。

    做实验的地方应该就在刚才我们遇到琳达的别墅里。

    我和小马胖三对视了几眼,就决定去探探别墅了。

    这时冼梅他们也走了过来。

    “如果你们是想找到病毒源,也许我们也可以帮上一些忙。”

    身材傲人的波尔娜说道。

    有人愿意义务帮忙,我们当然不会拒绝。

    商议了下,决定还是留下小马和两个黑人来保护这些乘客,

    如果发生了什么不能解决的事,就让机长打信号枪提示我们。

    而我们四个人则带着琳达去探索别墅,看能不能找到病毒源。

    儿子也闹着要去,被我制止了。

    开玩笑!这个游戏太恶心了,可不能让九岁的孩子去感受这些。

    别墅很快就到了。

    我们四下搜索了下,发现只是平常的别墅区。

    就连地窖都搜了个遍,也没发现有暗门什么的。

    难道我们猜错了?、

    他们的研究室究竟会在哪?

    “这病毒最先爆发的地方是哪?”我问冼梅。

    “应该是假日酒店。”冼梅猜测,

    “我在那里工作,然后就遇到了袭击。”

    我和胖三对视一眼,“请带我们去酒店吧!”

    酒店并不是很远,一个小时不到就到了。

    就在海边,曾经向往的比基尼美女在沙滩上嬉戏的样子是看不到了。

    倒是看到曾经的比基尼美女在沙滩上互咬。

    身材多好啊!真是可惜了。

    我和胖三同时哀叹了一声。

    这时有几只不长眼的僵尸朝着我们过来,

    被我们无情的砍成了几段。

    进酒店找了一圈,也杀了不少的僵尸。

    可线索还是一点都没有。

    “外面有骚动!”冼梅大声说道。

    我们立刻出去看。

    一个身着红色衣服的年轻老外正被僵尸们围着呢。

    琳达看到这个男人后大叫了一声什么。

    我也没听清,不管怎么样,先救他一救吧!

    我们忙出了酒店向年轻老外处冲去!

    可惜还是来迟了一步,等我们赶到,

    这男人已经被一只僵尸给咬住,眼看不活了,

    我长叹一声,真是可惜了一条生命。

    然后一道白光亮起,

    这个年轻老外就化成一道光消失了。

    咦?什么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