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只是个梦?
    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海风徐徐的沙滩上,很多身材爆好的泳装僵尸在游荡。

    我,小马,胖三,还有刚醒来的儿子怔怔的看着这一幕。

    说起来儿子觉醒了技能,做为老子的我应该高兴才是。

    可现在的情况却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身边还有冼梅他们四个npc以及机长。

    每个人心里除了有一万头草泥马之外,就只剩三个字:怎么办?

    良久,胖三才缓缓开口:“如果想要出去,克里夫还是关键。”

    “这个谁都知道了,你可以不说。我们聚在一起,就是大家集思广益,看能有什么方法。”我有气无力的说道。????“其实我觉得最主要的是,我们要明白我们处在一种怎样的状态下。”儿子小声的说。

    “嗯!是的。我们要弄明白为什么这个游戏会反复循环,只有弄明白了,才能去想怎么破局。”这是小马。

    至于冼梅他们,我就不奢望他们帮我们出主意了。

    难道要告诉他们说:嗨!你们只是一个游戏里的npc,是虚拟人物。快告诉我们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这样子?

    其实在几十个小时前我已经问过他们了。

    他们只知道自己是受邀来的这里,她们想的只是怎么离开这座岛。

    而我们现在想的却不一样,因为可能就算离开这座岛,也未必能离开这个游戏世界。

    是的,我们呆在这里已经有几十个小时了。具体多长时间并算不出来。

    因为这该死的地方不会天黑!

    这几十个小时里,我和胖三跟着克里夫又走了几遍流程。

    流程是这样的:

    先下船上岸,船爆炸。

    然后在沙滩上打僵尸,死亡,化白光。

    再出现就是飞机场,天上掉飞机,救妹纸,打僵尸,死亡,化白光。

    再然后就会去别墅,琳达被咬,打僵尸,死亡,化白光。

    研究室,打僵尸,死亡,化白光。

    直升机坪,打僵尸,死亡,化白光。

    金博士豪宅,打僵尸,死亡,化白光。

    码头,打僵尸,死亡,化白光。

    这里多了一个没经历过的剧情,就是克里夫把所有得到的资料和血清都装进了一个箱子扔进了海里。

    第一次可能是我把箱子拿走了,所以没有这个剧情吧?

    扔箱子的时候也有一艘船,也会爆炸。

    然后又是下船上岸,船爆炸。

    然后还多了一个没遇到过的女博士,全程只是制出了病毒血清,我认为是个不重要的流程,就没有特地关注。还有就是那个黑人,上岸后好像也没干什么就被咬死了。

    再有一个奇怪的地方是:出了别墅后,在山上琳达被咬时,会出现一个和克里夫长得很像的僵尸会和克里夫对打。

    天不会黑,永远的下午的样子。

    僵尸也永远杀不完。

    这些就是我整理出来的所有了。

    我把我想到的疑点都说了出来,大家也都各抒己见,归纳出了下面几点:

    1、克里夫总是会死而复生。

    2、克里夫总是抱着个对讲机不知道和谁在通话。

    3、死后并不是马上出现在下一个地点,有一段时间去了哪里并不知道。

    4、天永远不会黑,时间点也永远不会变。

    5、僵尸总杀不完。

    6、我们不帮忙,僵尸数量就少,我们一帮忙,僵尸数量就成百倍的增加。

    7、不管我们帮不帮忙,这个故事永远都在循环。

    总结了这一些后,小马说道:“第一,我们要弄清楚克里夫到底在何谁通话,通话内容是什么。第二,克里夫化为白光后这段时间到底去了哪里。”

    儿子在边上补充:“还有那个和克里夫很像的人,到底什么身份,我觉得也很重要。”

    我拖着疲累的身体,有气无力的站了起来。

    不是我没精神,实在是饿得慌,这个该死的岛上并没有吃的。

    如果再不能找到出去的方法,只怕没被僵尸杀死,却要被饿死了。

    很多乘客都已经出现缺水昏迷,只有冼梅这四个npc还是照常的龙精虎猛。

    “好吧!胖三,我们再去跟一次,我来清怪,你主要的事就是负责听他到底和谁在通话,最好记住通话的内容。”

    我又指了指小马,“你带上机长和冼梅她们,负责满岛的找,看克里夫死后到底在哪里重生。”

    大家分工了一下,又开始行动了。

    又是两遍流程走过。我们四个人又集中在一起。

    胖三说道:“虽然记不全所有的对话,但大概可以知道了些情况了。”

    我们忙问胖三:“什么样的情况?”

    胖三说道:“他全程都是自言自语,对讲机那边完全没有声音传来。可以确认克里夫是自癔而已,听他自言自语的内容,他还有个妹妹,而且好像克里夫的爸爸把家产都让他妹妹继承了。别的就没什么实质的内容,都是关于去哪找门禁卡,找资料之类的。”

    “等等,”我说道:“就是说,他是在自言自语,并没有人给他提供情报,而他却总能知道这些资料或者门禁卡的位置?”

    “还真是玄乎啊!”小马接话:“我也发现了克里夫死亡后重生的地点,一个是在山洞里,另一个是在一间宿舍里,克里夫总会突然出现在一张床上,然后醒来。床前还有个闹钟,时间也总是下午2:21分。”

    “还有一点很奇怪,”儿子也插嘴了:“飞机从哪里坠落的?还有那些集装箱?半空中突然出现,突然掉落,感觉很是莫名其妙呢。”

    嗯!我儿子真不错,都会用成语了。

    这时机长走了过来,“汤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得找点吃的喝的,大家都撑不住了。”

    我无奈的耸了耸肩:“机长,你看我也是没有办法,这岛上根本没有吃的东西啊。就连水,我们都不敢喝,谁知道有没有病毒呢?”

    机长见我们也没办法,无力的跌坐在地,自言自语道:“哎,要是个梦该有多好。”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胖三突然眼前一亮,大叫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我们都朝着胖三看去,胖三兴奋的说道:“这一切,都只是克里夫的梦!”

    小马斟酌着说道:“你的意思是。。。。。。。这里的所有,都是克里夫想像出来的?”

    胖三大声说道:“没错,一定是这样的。我以前看过一部电影,电影名好像叫《死亡邮轮》,

    对!就是这个名字。电影的情节也是这样的,主角无法接受自己儿子出车祸的事实,然后就一直在邮轮上杀人。然后一遍一遍不停的杀。不停的重复。”

    “也许是他身为长男,却失去了继承权,他想得到他父亲的承认,所以才在梦里当英雄吧?”小马说道。

    我一拍大腿,“不错!就是这样,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克里夫自言自语,却总能知道资料的线索,也能解释为什么能不断的复活,更能解释天上乱掉东西。而且时间也总是一成不变。”

    机长在一边听得瞠目结舌,不可思议的道:“这么说。。我们。。。。。是闯进了。。。。别人的梦里?”

    我点点头:“恐怕只有这一个解释了。”

    机长又道:“那我们要怎么从别人的梦境里离开?”

    “。。。。。。。。。。。。。。。”

    我也不知道啊!!

    这时儿子说道:“把他打醒不就行了?”

    “可我们是在梦里,又不是他身边,怎么打醒他?”小马问。

    “死马当活马医吧!”我说道:“现在就过去把克里夫抓来揍一顿,有没有效果揍完就知道了。”

    胖三是个行动派,立刻就去沙滩上抓克里夫了。

    为了防止被集装箱砸死,我示意胖三把克里夫拉远点,然后我们就上去二话不说呯呯呯的揍了克里夫一顿。

    克里夫被打蒙了!

    一个劲的大叫歪闹歪闹的。再多揍几下,就晕了过去。

    靠!果然没有效果!

    “再怎么办?”胖三问我。

    “我哪知道?”我没好气的说着。

    “要不告诉他这就是个梦,可能他就会醒了?”儿子又出主意。

    好吧!我们试试。

    把克里夫拖到了海边,扔进了水里。

    过不一会,克里夫就醒了,大声的咳着,吐出了几口海水。

    我让胖三上前告诉他,这只是他的一个梦,让他醒醒。

    可不论胖三怎么说,克里夫死活就是不信。

    他坚信的就是他是来这里寻找解药,解救世界的。

    我去!还是个偏执狂!

    儿子又出主意了,“他不是很想得到他爸爸的认可吗?我们把直升机打下来,让他爸和他一起留在这座岛上,可能事情会有转机呢。”

    我和胖三小马互相看了看,好吧!反正我们没主意,就再听小屁孩一次吧!

    在直升机坪无聊的等着,个把小时后,直升机如愿的突然出现了。

    小马和胖三举起枪瞄准直升机螺旋桨就是一阵扫射。

    然后直升机就爆炸了。

    你妹!这是什么鬼设定?

    打个螺旋桨而已!

    为什么直升机就会爆炸?

    儿子摊了摊手:“这真是一个疯狂的梦!好吧!我是暂时没有想法了。”

    这时胖三说道:“还有一个场景我们可以试试。”

    我们忙问胖三:“哪个场景?”

    胖三道:“不是在别墅那里,克里夫会和一个很像自己的僵尸干架吗?我猜测那个本来就是克里夫曾经嫌恶的自己,所以在梦里要把曾经的自己干掉。”

    我一呆:“那又怎么样?”

    胖三道:“我们可以抓住那个僵尸,让克里夫看清楚,这就是他的梦,只有让他自己明白过来,梦才会醒的啊!”

    好吧!也有道理,试试呗!

    上了别墅,在山坡上等着,不一会琳达和黑人就来了。

    然后是克里夫,以及那个很像克里夫的僵尸。

    我和胖三忙冲上去,把这个僵尸给制伏了。

    把这个僵尸的脸露出来给克里夫看。

    这个僵尸冲着克里夫大声喊着:我就是你,我就是你。

    “看清楚!这就是你自己!你是想杀了你自己吗?别再做梦了。克里夫!”

    胖三如是说道。

    克里夫看清了僵尸的脸,满是惊恐的倒在地上,大用的摇着头,nonono的叫着。

    我们一看,大有希望。

    这下总该醒了吧?

    然而并没有!

    克里夫喊了一阵后,就原地麻木的坐着了。

    我和胖三失望的对视了一眼,手不自觉的一松,

    僵尸猛然一挣扎,竟脱离了我们的管控。一头冲在了克里夫身上。

    我们都不以为意,反正咬死了又会重生的,怕什么?谁知这时意外发生了。

    两个克里夫并没有相互干架,而是渐渐重合在了一起,

    靠!这是要合体的节奏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