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来打我呀?
    匆匆的离开了厕所,我就去找戴拿了。

    戴拿和小马他们都在一个很大的休息厅里坐着。

    我走过去问戴拿:“试也考完了,可以走了吗?”

    戴拿摇了摇头:“还没考完呢!”

    “不是刚才就考过了吗?”我疑惑的问。

    “考试一共六场,分为文考和武考。”戴拿向我解释起来。

    “刚才的那些试卷,只是文考的一部分,还有化装,情报分析两项。而武考则分为:潜行、射击、搏斗三种。”

    “这么麻烦?”我嘟嚷道:“当时顾科长可没说这些啊。”????戴拿说道:“其实就是走个过场,虽然你们已经是灵异科的科员,可国家的规定还是要遵守,这个过场也是避免不了的。”

    “国安部还分成几个部门的吗?”胖三问道。

    “是的。”戴拿缓缓说道:“国安部是一个很大的机构,不属于任何部门,却可以调遣各个部门。直属国家最高领导人。一共有十八个分局,大体分为:情报科、行动科、后勤科和我们灵异科。”

    国家机构就是庞大!

    一个国安部就有十八个分局!

    我暗自感叹!

    “好了。不闲聊了,下一场考试要开始了。”戴拿说道。

    下一场考的是化装。

    试场内摆开了十张桌子,上面摆了些化装用的材料。

    而我们被分成十组,每一组的桌前都有两名考官计分。

    我老实的排着队,看到前面在大变活人。

    我看到一个美丽青春的女孩在十几分钟里变成了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婆,还看到一个英俊的帅哥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心慈手软犀利哥!

    真的是好神奇啊!

    一轮到我,我就傻眼了!这些东西怎么摆弄?

    我胡乱的把桌上的假胡子往脸上贴,又在一个盒子里掏出些泥来往脸上抹。

    看得后面的人哈哈大笑!

    考官也是直摇头!

    我举起镜子一看,靠!挺像个土著啊!

    丢完了人,我灿灿的跑到厕所去洗脸。

    不料又撞上了刚才女厕所里的女孩。

    刚没细看,现在看去这个女孩还是挺漂亮的。

    丹凤眼,柳叶眉,瓜子脸,皮肤白里透红,身材凹凸有致!

    嗯!果然是美女一枚!

    那女孩看到我在看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就去边上洗手了。

    我也忙着洗脸,不一会就洗干净了。

    这时女孩还没走,看到了我的脸,不由一呆,旋即冷嘲热讽。

    “哟!怪大叔,这次换了个花样来偷窥啊?”

    我一阵无语。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只好灰溜溜的低头跑了。

    等我回来化装的考试已经考完,下一场是情报分析。

    我们被带到了一个模拟的犯罪现场。

    考官让我们就现场的摆设,让我们找出凶手的痕迹,并列出六个疑犯,让我们通过痕迹找出哪个才是真正的凶手。

    哎玛!这可真难为我了啊!

    我看着凌乱的房间,哪哪都是差不多啊!哪有什么线索?

    最后被指为凶手的是一个看上去很甜美的小女孩。

    据他们说,是什么这个女孩身材娇小,所以能从天窗逃跑。

    还指出了各种凶手遗留在现场的证据。

    什么用荧光粉散在地上分辨脚印啊。

    什么通过相册发现凶手和被害人的关系啊。

    反正我是一句也听不懂。

    毫无意外的又得了个鸭蛋。

    小马和胖三都感叹着题目太难,或者我怎么没想到之类的。

    我倒是不以为意,反正走个过场而已。

    这些我注定是考不好也学不会的。

    不然初中毕业证书也不用花50大洋去买了。

    这一番折腾下来,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戴拿通知我们今晚要住在这里,晚上六点食堂吃饭。

    儿子兴奋的叫着要去逛逛,小马和胖三也是兴致勃勃。

    我一脸无所谓的跟着他们向前走去。

    哇!不愧是国家机构啊!

    在这么深的地底下,还造这么大的花园!

    我一路走着看着,不由啧啧称奇。

    小桥流水,亭台楼谢。

    还有很多巨大的香樟银桂,以及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大树。

    头顶上还有拟真的阳光,柔和而不刺眼。

    造得跟人间仙境似的。

    在这里住着也不错啊!

    正当我和儿子流连忘返之际,这时我看到一棵大树下,小马和胖三正和几个姑娘在说话,就上去打招呼。

    一走近就尴尬了。

    那个女的不就是厕所里那个女的吗?

    小马看我走来,就对着那姑娘说道:“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汤歌,我们一起来的。”

    又给我介绍:“汤哥,这位是林微微,也是考生。”

    林微微冷眼说道:“不用介绍了,我认识他,是吧?怪大叔?”

    我一脸尴尬!干笑了一声:“误会,都是误会。”

    另一个姑娘冷声说道:“都误会到女厕所去了?”

    看来这也是那时在厕所的人啊!

    我脸色大迥,真的是误会啊!

    旁边还有一个姑娘说道:“和怪大叔一起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微微,我们走吧!”

    正在我尴尬之时,远处传来了阵阵吵闹声。

    “爸爸!那边好像有热闹看。”儿子说道。

    “好吧!我们也去看看。”我牵着儿子的手,逃也似的向着吵闹声传来的方向跑去。

    远远的就看到一大群人站在一块大告示牌前面。

    我们快步走上前去,问旁边的人:“什么事情儿啊?这么热闹?”

    那人看了看我的胸口,鄙夷的说道:“文考的成绩公布出来了,大家都在看呢。这都不知道,真不知道你是来干嘛的。”

    我干笑一声,正准备说些什么,这时听到里面有声音传来,听着挺耳熟的。

    我就朝着里面挤去,大声喊着:“让一让,让一让,有小孩呢!”

    众人听到有小孩,就纷纷让开了一条路。

    我走了进去,就看到戴拿脸色通红的站在中间,双手紧紧的握着,正气愤地说着什么。

    对面还站着几个年轻人,看着都挺帅气的。

    就听对面的年轻人大声说道:“怎么?我有说错吗?你们灵异科,领了工资却可以不干事,我都羡慕死了。你们大家说说,我没说错吧?”

    身遭传来一阵哄笑声,看来是认同这个说法的。

    我忙走到戴拿边上问他:“什么事啊?”

    对面的年轻人又开口了:“哟?你们灵异科就是牛逼,考个试还带孩子来玩?”

    我听那年轻人先是羡慕我们可以干领工资而不用做事,又听他说我们考试都能带孩子进来有特权,心里也是很开心,忙回道:“谢谢夸讲,谢谢夸讲。帅哥叫什么名字啊?夸得我挺不好意思的,一会请你吃饭啊!”

    戴拿指着我,气得一甩手,躲一边去了。

    胖三也上来拉我的手。

    “咦?你们也来了?”拉我手干什么?

    什么情况?人家夸我呢?我请他吃个饭算什么?

    这时那边告示牌下又有人哈哈大笑起来:“你们快来看哪!有人居然考零分!”

    很多人都围上去看,“1086号是谁啊?真么牛逼?”有人大喊。

    我忙捂住胸牌。靠!不就是我吗?

    对面的年轻人很是眼尖,一看我捂胸牌,就猜出来了。

    上来问我:“你是灵异科的吗?”

    我点头:“是啊!”

    “考零分还带着孩子来逛街啊?”

    边上又传来一阵哄堂大笑。

    “。。。。。。。。。。。”

    考零分又不是我愿意的。我也想考一百分啊!

    这时儿子生气的说道:“我也是来考试的,才不是来逛街的呢。”

    对面的年轻人又大笑起来,前仰后合。

    他用手指着儿子说道:“你。。。你也。。是来考试的?还没满10岁吧?”

    儿子大声说道:“不错。我今年九岁。”

    那年轻人又说道:“可别笑死我了。我说你们灵异科都是些什么奇才啊?怪不得没人愿意去你们灵异科。”

    另一个年轻人也阴阳怪气的说道:“就算你们灵异科招不到人,也不用什么阿猫阿狗都往里塞吧?”

    这下我算是听出来了,敢情这几个货是在嘲笑我们灵异科啊!

    怪不得戴拿刚才红着脸!

    我还以为是被夸得高兴才脸红呢!

    原来是被气得。

    这时那年轻人边上另一个人也开口了:“林哥,你注意点,人家可是戴拿,小心人家从m78星云召唤出凹凸曼来对付我们。”

    周围又是一阵大笑。

    看着我们的眼神也尽是鄙夷!

    对着我们指指点点。

    “是啊!人家灵异科招的,不是半小老头,就是屁大的孩子。还有凹凸曼!真是人才济济啊!”

    小马和胖三已是脸色铁青。

    儿子转过头来问我:“爸爸,我能打他吗?”

    对面的年轻人听到儿子说这话,不由大笑起来:“你要来打我?我好怕啊!”

    我摇了摇头,对儿子说道:“成成啊!就算他嘲笑我们,我们也不能随便打人的。”

    哪知道对面那几个年轻人真的很不识相,以为我怕了他们。

    招着手对着儿子说道:“来打我啊!来打我啊!”

    儿子一时忍不住就冲上前去。

    我忙上前去拦住,儿子很生气:“爸爸,你为什么要拦着我?”

    我对着儿子语重心长:“万一你失手把他打死了怎么办?我们家没这么多钱赔啊?”

    对面几个年轻人本来以为我是怕儿子吃亏才来拦的。哪知道我说出这种话,

    以为我在羞辱他们。立刻不干了。

    我对天发誓!我说的可全都是真心话啊!

    年轻人跳起来骂我:“小老头,有本事你就让你儿子来打我啊!保证不用你赔。”

    我疑惑的问道:“真的吗?”

    那年轻人大笑:“我沈光说的话,向来是说一不二的。”

    周围一片惊叹声响起。

    “哇!他就是沈光啊!听说是高官的侄子呢。”

    “是啊!听说实力也很强,一次能打倒八个特警!”

    。。。。。。。。。。。。。

    也有好心人劝我:“你们还是快点走吧!不然就惹祸上身了。”

    戴拿也上来劝:“算了,别惹事了。这些年我受的委屈也不止这一点。”

    我谢过了好心人,又对着戴拿笑了笑,“我真不是惹事的人。”

    这才对着儿子淡淡的说道:“下手轻点,别真的打死了。”

    儿子开心的应了一声,就冲着沈光走去。

    沈光冷冷的看着我:“可以开始了吗?”

    我无所谓的耸耸肩,“随便吧!”

    这时林微微走了过来,面色有些冷:“你真的准备让你儿子去送死啊?真没见过你这样当爹的。”

    说着又转头对沈光说道:“沈光,人家只是个九岁的孩子,你可别过份了。”

    沈光看着林微微,惊喜的道:“哟?这不是微妹吗?你怎么和这个小老头在一起?”

    林微微冷声道:“这你就别管了,我劝你还是不要惹事的好。”

    沈光看到林微微帮我说话,还离我这么近,眼中闪出一丝冷芒,竟隐隐有了杀机。

    “你也看到了,并不是我想打,是他儿子不依不饶啊!”

    看来这小子嘴里说的和心里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想欺负我儿子?可惜你找错对象了!

    我笑了笑,拉了林微微一把,上前说道:“开始吧!别废话了。”

    “既然你们找死,我就成全了你们!回家抱老婆再生个儿子吧!”

    沈光恶狠狠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