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飘流
    我被一阵冷风吹醒,全身一个哆嗦,竟又传来了一阵巨痛。

    险些又昏迷过去。

    我艰难的撑开眼皮,四下打量。

    发现自己在一片海面上,四周都望不到边。

    而我则被绑在了一块木板上,边上是趴在木板上的林微微。

    此时林微微面色苍白,斜斜的倚在木板上。

    另有一种病态的美感。

    林微微见我张眼,面上一阵惊喜。????哆嗦着发白的嘴唇,轻轻的说了声:“醒了?”

    我轻轻的嗯了一声。

    吃力的开口问她:“这是哪?”

    林微微茫然的摇头,“我也不知道。”

    她看了看我,说道:“当时你被那个倭寇打下了水,我忙着想下水救你,谁知道船就突然爆炸了。。。。”

    林微微说到这里心有余悸,“我在半空中被气流给推了好远,落水后也是一阵昏沉,然后就看到你飘了过来。

    我看你昏迷不醒,身上血流不止,我又看船那边打得厉害,水面上又都是浮尸,就没敢过去,随手捞了块木板把你架了上去,谁知道你又掉了下来,我就把你给绑在了木板上。可是你实在太重,这块木板撑不了我们两个的体重,我就趴下了你身上的铠甲,这才勉强能浮起来。我也是很累,趴在木板上想休息一下,没想到竟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一醒来,就在这连天的水面上了。”

    我心想这漂亮的现代女孩从没经历过这些,陡然间被扔在了战场上,该有多惊慌失措?

    我不由想起自己刚被卷入这游戏的时候,也就几只怪兽,就把我吓得屁滚尿流!

    而林微微第一次被卷进来,就是这样惨烈的战争局面,还能强自镇定的和我一起对敌,还扶我,救我,绑我在木板上,在这看不到边的海面上飘荡。

    比起当时的我,不知强了多少倍。

    只是如今我身受重伤,全身动弹不得。

    又身处这无边无际的水面上,就算伤势不发作。

    不被饿死,渴死,也被泡死啦!

    万幸的是这里好像是**月的天气,不是现实中的冬天,不然早就冻死了吧?

    这时我想起了达蒙老头给的不死金丹,想着拿出来吃了,可恨手脚竟不能动,系统自然也就打不开了。

    我看了看四周一望无际的水面,只怕生还的机会相当渺茫。

    我发出一声苦笑,看着憔悴的林微微,轻声道:“倒是我害了你啦!”

    林微微闪着美目,轻声说道:“这怎么能怪你呢?当时是我拉着你才掉下来的。

    只是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难道我们是穿越了吗?

    是不是再也回不去了?”

    我扯动了一下嘴角,身体一阵阵的虚弱。

    回道:“如果我们能活下去,我就全都告诉你。”

    林微微点点头,“我们不能这么坐以待毙,我带着你游一段看看,看能不能找到岸。”

    我轻声说道:“你把我从木板上扔下去,自己一个人生还的机会也许更大些的。何必陪着我这小老头一起死。”

    林微微摇了摇头,面色坚毅:“我们一起来的,就要一起走,让我扔下同伴独自求生这种事,我是做不到的。”

    我心中一阵感动,嘴里缓缓说道:“真是个傻丫头。”

    林微微不再理会我,只是发力在水下游动,推着木板向着一个方向游去。

    也不知道游了多久,四周还是看不到一点边的样子。

    林微微趴在木板上大口喘着气,已是精疲力竭了。

    我斜着头看着林微微狼狈的样子,心中一阵心疼。

    懒懒的道:“微微啊!别废力气了。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吗?我现在就告诉你。”

    林微微喘着气,问我:“你。。。你。。。愿意说了?”

    我自嘲的笑了一下,“都要死在这里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其实,这只是一款游戏。”

    “游戏?”

    “是的,就是这样。”

    “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们就要死在这里啦!”

    再然后,我们就不知何时又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悠悠醒来,发现自己在一间茅草屋内。

    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稻草床上,而林微微则趴在我边上,好像是睡着了。

    我四下打量了一番,这应该是一个民居,颇为简陋,除了我躺着的这张床,就只有中间一张破木桌了。

    这时门外进来一个小孩,七八岁的样子,灵动的双眼甚是机灵。

    这小孩看到我睁着双眼看他,就大声叫了起来:“爷爷,爷爷,那人醒了。”

    随着小孩的叫声,一个大约五十来岁的老汉走了进来。

    胡子花白,穿着粗布衣,一身的鱼腥味。

    一双手也满是皱纹。

    老汉走到我面前,问道:“你可算是醒啦!倒也不枉我救你们一场。”

    这时林微微也被老汉说话的声音吵醒,迷茫的看到我醒来,双眼顿时一亮。

    “你醒了?”

    我点了点头。

    那老汉又问我们:“你们是哪里人?怎么会在锦海里飘荡?”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老汉又自顾自的说了起来:“最近也没有风浪,你们不可能是海难幸存者,你们也不像是渔民,难道是倭国人?”

    我这才解释起来,不解释误会就大了。

    “我是刘将军属下,前些时日打贼倭不幸被打下了海,这番多谢老丈相救了。”

    老汉本在猜测,听到我是大唐的将士,忙连声道:“老朽能救得唐军将士,也算是为国尽力啦!”

    这时一个妇人端了一碗鱼汤进来,林微微忙接过来,举着木勺喂我喝。

    老汉倒也不再打搅,自去外面干活了。

    我喝了几口鱼汤,顿时觉得身上暖和不少。

    虽说仍是身不能动,却也感觉身体平白多了几分暖意。

    笑着对林微微说道:“看不出来,你一个千金大小姐,还能干这伺候人的活。”

    林微微嗔怪的看了我一眼:“这时候还有心情打趣我?”

    我笑道:“如今性命无忧,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会错过呢。”

    。。。。。。。。

    就这样,在这里住了几天,我身体也能动了,我忙着点开系统取出红药来喝,伤势好得倒是极快。

    这几天里,我没事就常和小孩聊天。

    知道了这小孩今年7岁,唤作李明。

    父亲参军打仗死了,母亲也是体弱多病,孤儿寡母打小跟着打渔的爷爷生活。

    那一日在锦海上打鱼时遇到了昏迷的我和林微微在海上飘浮,就被救了上来。

    把我们带到了这个渔村。

    说是渔村,其实也就两三家渔民聚在一起罢了。

    又过了几日,我感觉身体已无大碍,只是还有些微的虚弱,就想着告辞,前往长安而去。

    但看着老汉家徒四壁,都睡在稻草堆上,又不忍心就这么走了。

    就想着去打个猎,猎上一些皮毛给这爷俩,也好过冬。

    就招呼着林微微进山去了。李明听到要上山打猎,也是高兴的闹着要随我一起。我看了看老汉,老汉点了点头,我们三个人就进山去了。

    在山上绕了一圈,打到了一头黑熊,几只野兔,就开心的扛着下山来了。

    刚下山脚不久,就隐隐听到远处传来惨叫声!

    是村庄的方向!

    我一把扔下黑熊,朝着村庄跑去。

    整个村庄一片狼籍!

    老汉已被杀死,倒在血泊之中,屋里还传来阵阵的淫笑声!

    以及女人的厉嚎声。

    我张眼看去,就看到李明的妈妈全身**,被两个贼倭按在地上胡搞。

    我怒不可遏,冲上前去就是一刀。

    另一个倭兵见状骇然后退,被我长刀一刺,就刺了个透心凉。

    结果了他们,我又朝着另几家渔民家奔去。

    情况也是相同!

    男的全被杀死,女的正在被奸淫!

    而为首的那个正在奸**女的人何其眼熟!!

    “阿倍比罗夫!!”

    我双眼喷火,盯着阿部比罗夫,怒吼一声,举刀朝着他砍去!

    阿倍比罗夫此时裤子半褪,听到吼声,转头望向我,就露出那恶心的话儿来。

    阿倍比罗夫见我向他砍去,忙就地一滚,滚了开去。

    边上的几个倭兵已是抽刀迎了上来!

    我此时怒火交加,哪里还有半点犹豫?

    运起幻影刀刷刷的一阵乱砍!

    五六个倭兵顿时被砍死一个,砍伤数个。纷纷四下散开,不敢再轻轻的缨我的锋芒。

    被这几个倭兵一挡,这时阿倍比罗夫已是穿好裤子,提着刀朝我走来。

    “你滴,怎么直刀窝滴名紫?”

    却原来是我在水里泡了这么多日,化装早已泡除,难怪这死倭寇认不出我。

    我大喝一声:“贼倭受死!”

    举着刀就朝着阿倍比罗夫冲去!

    阿倍比罗夫狞笑一声,长刀一挺,一刀就把我的刀给撩开,左手短刀已抽在手中,刷的一下朝我胸口划来。

    滋!

    我胸口被划出一道长长的伤口!

    随着胸口传来的剧痛,我也是清醒了一点,这才想起来自己本来就打不过这个贼倭。

    此时体力未复,就更不是对手了,一个照面,就被伤在了他的刀下。

    但我此时的愤怒无以言表,想起了达蒙老头给的大力丸。

    我忙打开系统面板,取了大力丸在手,一口就吞了下去。

    阿倍比罗夫此时惊叫道:“原来似泥?”

    却是他从刀法中看出了我是谁来。

    “库鲁斯!”

    阿倍比罗夫对我的恨意不会比我恨他的少,举起长刀就向我攻来。

    我此时药力已是化开,全身不自觉的一振,就感到全身力气和真气不断的涌上来。

    哪里还会怕这死贼倭?

    我也不用幻影刀,只是靠蛮力一刀挥了下去!

    铛!

    阿倍比罗夫的刀被我一刀就斩成了两截!

    阿倍比罗夫惊讶的看着手中的刀,又看了看我,想必心中在想我怎么突然这么厉害起来。

    我却哪里管他心中的想法?

    一引刀又朝着他砍去。

    阿倍比罗夫慌乱中举起断刀格挡,叮的一声,刀又断了,只剩下个把手。

    阿倍比罗夫忙朝着屋外逃去!

    我哪里肯放过他?

    也不管屋内呆若木鸡的倭兵,拖着刀就朝着阿倍比罗夫追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