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去往长安的路3
    靠!我们现代人都是火化的,哪有什么全尸?还要你留做甚?

    我亡魂大冒,全力运转潜龙步,朝着前方跑去。

    要知道像刚才那样的奇招,也只能出一回,下一次肯定就不管用了。

    而且这三人都不顾那蓝斗蓬的死活的吗?

    我一人在前面逃,三个在后面追,不多时就跑进了一处山林里。

    我见缝就钻,逢林就进,后面三人倒也一时不大好找到我。

    我在一处山缝里停下脚步,大口的喘息着。

    靠!我都是**玄功第四层的人了,居然还被追得像狗一样喘?????这时已是月上中天,皎洁的月光明亮了地上的一切。

    我心中大叫一声不好!

    这么亮,可见度太高了。

    果然,紫斗蓬已顺着山道发现了我,大喝一声:“贼倭在此!”

    就引剑朝我冲来。

    我只好又站起来跑。

    这小娘皮都不会累的吗?

    却哪里知道,她们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干的都是千里奔袭的买卖,有专门的呼吸法,这么点路哪里会气喘的?

    眼看紫斗蓬越来越近,我只好返身提刀砍了过去。

    紫斗蓬见我回头来战,手中剑式更是用力,朝我刺来。

    她却不知我这一招是虚招,没等她的剑到,我已一个瞬步来到她的背后,一刀捅了过去。

    冷不防边上斜里插来一柄长枪,铛的一声格开了我的唐刀,却是红斗蓬杀到了。

    红斗蓬冷哼一声:“贼倭倒是使得一身好忍术啊!”

    你妹!

    这时我不由大骂出声:“我真的不是倭寇啊!”

    紫斗蓬被我刚才一记吓得半死,此时哪有好声气,恨声道:“不管是不是,你今天都要死。”

    女人果然是不能讲道理的。

    这时紫斗蓬已是一剑朝我面门刺来,而红斗蓬也一枪扎向我的胸膛。

    我避之不及,就往地上倒去。

    脚下用力一踢边上的树根,忽的一下就顺着山坡往下滑。

    紫斗蓬见我又想逃,哪肯让我得逞?

    一个飞身竟也滑冲了下来!

    靠!你是个女人耶!

    用这个姿势,万一那层膜被树枝捅破了可怎么办?

    红斗蓬见紫斗蓬下来了,也是立刻跳将下来。

    三人又是一路滑到了底。

    紫斗蓬趁着冲劲,一剑就朝我刺了过来,我忙双脚一顶,一脚踢歪长剑,一脚就踹向了她的胸口。

    紫斗蓬被我一脚踢到了胸,后退了两步,我忙一个翻身又朝着前方窜去。

    紫斗蓬声音变得尖锐起来:“贼子!你今日必死!”

    靠了!难道这紫斗蓬是个老处女?

    被踢中了胸部就怨念横生了?

    只见紫斗蓬长剑一竖,做了个古怪的姿势,又往后通了两步。

    咦?她这是不追了?

    然后她就像一颗炮弹一样连人带剑朝我刺来!

    好快!

    我心下一惊,胸口一凉,已是中了紫斗蓬一剑。

    我一咬牙,唐刀挥斩而出。

    “月牙天冲!”

    刷的一声,一道悠蓝的光从刀身上发出,直向紫斗蓬而去。

    这紫斗蓬也是反应极快,舍了手中的剑,一个铁板桥坠了下去。

    我的月牙天冲贴着她的脸而过,却是没伤到她分毫。

    只是把她戴着的斗蓬给斩开了。

    月光下,一个满面羞红的美丽女子,就这样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靠!人间绝色啊!

    我不禁一呆!

    这时红斗蓬已是杀到,一杆长枪如游龙般朝我扎来!

    冷不防树林里飞出一块石头。

    啪!

    正中红斗蓬遮脸的纱布上。

    有救兵?

    可我在这唐代,除了林微微,可是半个熟人都没有啊?

    红斗蓬一阵惊疑,大声道:“林子里是哪路英雄?我尧天办事,万阁下不要阻拦。”

    林子里并没有声音传来,红斗蓬又行进一步,这时林子里又发出一块石头来。

    我见机忙悄悄的往林子里撤去,嘴里大声说道:“这林子里有我兄弟十几个,只是不想和你尧天的人照面而已!红使,你还是退去罢!我等并没有恶意。”

    红斗蓬心中暗惊!

    这帮人居然知道我叫红使?看来对我尧天知之甚深啊!

    却哪里知道这是我随口胡说,不幸言中罢了。

    红斗蓬看着树林,,嘴里说道:“敢犯我尧天的,可都没什么好下场!”

    此时我已溜进了林子里,猛然把长剑从肩上拔了出来,喝道:“我等各有目的,以后互不侵犯就是。”

    想了想,又说道:“你们圣主那里,我们主人自然会有交待。今夜之事,就到此为止了。”

    红斗蓬一阵的迟疑不决,我却是从系统里拿出一瓶红药喝了下去,然后转身退到一旁的草丛,屏息静气的等了起来。

    就听紫斗蓬,哦不!斗蓬被削了,现在改叫绝色美女了。

    绝色美女皱眉说道:“红使,就这么放他走了?”

    红斗蓬说道:“看来对方也是有来头的人,不然怎么敢和倭寇勾结?而且他们对我们尧天仿佛知之甚深,这事我们先别管了,如实回禀圣主就是了。”

    那绝色美女一跺脚,恨声道:“便宜这贼倭了。”

    说着就转身离去。

    看到他们就此离去,我长松一口气,对着树林一抱拳,轻声说道:“不知是哪位英雄救我?可否出来一见?”

    林子里除了呼呼的风声,啥也没有传来。

    我等了一会儿,也没有动静,就循着路回营地去了。

    悄悄的回到了营地,除了值班的还在外面,整片营地都是黑黑的,想来大家都已经睡了。

    只有林微微还在帐蓬里等着我,见我受了伤,张嘴就想问。

    被我用手一捂,在她耳边小声道:“轻点。”

    林微微面色一红,一把拍开我的手,轻声道:“怎么回事?”

    我就把刚才发生的事和她说了。

    林微微倒是不显得太过吃惊,淡淡的道:“我早看那个变戏法的有问题了,只是没想到会和什么尧天组织有关联。”

    我惊奇的问:“你都不惊讶的吗?”

    林微微一笑:“你知道我们林家的主业是什么吗?”

    “什么?”

    “律师事务所。”

    “这和你惊不惊讶有什么关系?”

    “笨啊你!律所都是干嘛的?”林微微略带得意的说道,“虽然很多生活琐事类的,但各种奇案命案也是不少,我打小眼儒目染的,当然不会太吃惊。”

    说着又撇了我一眼:“你真是不学无术啊!大叔。”

    我一阵无语。

    靠!知道你是千金大小姐,家大业大见识大!

    我不再理他,端了张羊皮就准备睡了。

    这时帐蓬外传来了一个声音。

    “李哥,这么晚了还没睡呢?”

    我一听,这是罗玉的声音。

    “是啊!”我一回答着,一边换衣服,刚才那件有血洞,可不能留了。一边出了帐蓬。

    “今晚是罗兄弟值夜?”

    罗玉看到我一边穿衣服一边出帐蓬,有点吃惊,“李哥你已经睡了?”

    我点了点头,“躺半天睡不着,就起来走走,罗兄弟,一起喝一口?”

    罗玉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笑咪咪的看着我,还拍了拍我的肩,“兄弟,身体真健朗啊!”

    。。。。。。。。。。。。。

    我也不好解释,只好露出个会心的笑容,随着他来到篝火旁。

    “今晚值夜,罗兄弟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我仔细的看着罗玉的脸。

    “没有啊!”罗玉道,“风平浪静,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怎么了?”

    “那就好,那就好。”我说道,“不久前我在帐蓬里好像听到有什么动静,可能是有小动物什么的经过吧?”

    看来这个罗玉并不知道变戏法的昨晚出去的事。

    又随便聊了几句天,我就找了个借口回帐蓬睡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一个护卫就在外面大喊大叫。

    “生死线消失了,生死线消失了。”

    我们都出去看了,果然昨天那条线已消失无踪,只余那匹死马留在原地。

    张老爷大喜过望,忙让几个杂役试探着走出几步,也是一点事都没有,就下令装车套马,吩咐大伙向前出发。

    只是看着罗玉的眼神,就不大一样了。

    反倒对别的一些护卫热情起来,说了几句贴几的话。

    罗玉看到此情此景,也是心中一黯。

    我摇了摇头,世态炎凉啊!

    看来这一路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了!

    我心中想道:“照昨晚那变戏法的和那个什么尧天组织的约定,是要到长安后才做计较,而我,只要跟着车队,跟着这个变戏法的,就能知道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勾当了。”

    只是我想不明白昨晚助我的那人究竟是谁,我猜想八成是在这个车队里,而且肯定不会是变戏法和尧天组织的人,而是另一方不知目的为何的人马。

    我很想找出这个人,这样就有个可以同一阵营的人了。至少可以多了解一些事情的真相。只是今天观察之下,感觉哪个又都不像。

    难道那人并没有在这个车队里?

    可这附近除了车队,也没别的什么人群可以藏身了。

    要么他就是车队里。

    要么他藏身在山林之中。

    只是那个帮我的人,为什么要藏这么深呢?

    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就找林微微求助了。

    林微微听完我说的,思索了一番后,才慢慢的开口。

    “那个人虽然帮了你,却未必和你一个阵营。

    那个人藏身山林的可能几乎为零,要么在车队里,要么先一步去了长安。

    还有,如果他想要一个帮手,肯定会自己来联系你的,你只要等着就行了。”

    有个聪明的丫头在身边,还是不错的嘛!

    我满意的拍了拍林微微的头,被林微微恼怒的一把打开了。

    我还看到李明在边上偷偷的笑。

    这小子终于从悲伤中走出来了。

    真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