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去往长安的路4
    这几天商队并没有什么变化。

    张老爷还是饭量大的惊人。

    刘师爷还是每天都会去检查一遍货物的安全。

    护卫们也和往常一样边走边聊,开一些无伤大雅的低俗玩笑。

    变戏法的仍是那一副生人勿近,永远也别想变熟的样子。

    如果硬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就是罗玉了。

    这几天以来,罗玉都是闷闷不乐的样子。

    也许是因为生死线的事,或者是张老爷的那一眼。????总之,罗玉就是郁闷了。

    其实那事还真不能怪他。

    人家武功高绝,只是来警告一下。

    总不能明知没希望还要让罗玉上去送死吧?

    哦,对了,除了罗玉之外,还是有一点变化的。

    就是张老爷看我的眼神。

    这一路上我都没有表现出哪怕一丁点的用处。

    还不如那几个妇女--------至少她们还能缝缝补补!

    那一天我还亲眼看到张老爷把其中一个妇女带上了马车!

    我对于张老爷怎么看当然是无所谓的,只是众人都是看张老爷脸色行事,所以嘛!我感觉自己和罗玉好像被边缘化了。

    所以,我们两个郁闷的人就郁闷的走在了一起,在前面探路。

    对于罗玉来说,真希望能来上一波强盗,哪怕一个小贼都好!

    他真的是急需重新建立自己的声望啊!

    都说皇天不负有心人!

    这不,前面的路就被一颗大树拦路了。

    大树上来站着二十几个人。

    正中间那一个,提着刀,拎着斧,腰间还别了一付流星锤。

    一付流里流气的样子,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劫匪似的。

    车队自然就停了下来。

    这时站在树上那家伙开始吟诗了。

    此山是我开,

    此树是我栽,

    要想从此过。。。。

    留下娘们人滚开。。。。

    哟!还是帮色鬼!

    这时罗玉突然间内牛满面!

    感谢上苍啊!

    终于让我遇到了机会!

    如果可以,罗玉都恨不得去抱抱前面的剪径小贼。

    没有他们的出现,哪里体现罗玉的价值啊!!

    罗玉当场就想扑上去,被我一把给拉住了。

    罗玉大急,问道:“李哥,你拉着我做甚?”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货只怕是真傻。

    我附到他耳边轻声说道:“你现在一上去全砍完了,张老爷怎么看得见?”

    罗玉这才反应过来,哦了两声,就问:“那怎么办?我们就这样干等着?”

    靠!你果然是长安有名的镖师!

    是出了名的傻吧?

    我慢悠悠的上前一步,对着站在横向大树上的那人说道:“兄弟,什么来路啊?”

    那人抖了抖肩膀,并不说话。

    边上自然有人接这一茬,得意的说道:“我家老大,就是人称八臂神龙的史开,劝你们识相点,老实的交出财物与美女,我们老大可以饶你们不死。”

    “靠!小弟你懂不懂规距?我在和你老大说话,你敢先开口,难道你老大得听你的?”

    那史开一听,是啊!我才是老大,怎么能让小弟先开口呢?

    “我就是史开,劝你们识相点,不然我的流星锤可不认人!”

    “哦!史老大今年贵庚啊?”

    “二十有三。”

    “可否婚配啊?”

    “当然没有,有还来抢什么压寨夫人?”

    “史老大你都管哪些山头啊?”

    “哈哈。。好说,从那边的锦阳岗,到前面的乱葬岗,都是小爷我罩着的。”

    。。。。。。。。。

    张老爷终于坐不住了。

    一抖一抖的走了过来。

    哎尼玛!

    这年头请的护卫还能不能有靠谱的?

    人家是来打劫的!

    你特么还聊上了?

    可我天还没聊完呢。。。

    “史老大果然是年轻有为啊!竟然能管这么多山头。”

    “好说,好说。”

    “史老大你这么英明神武,我能求你点事吗?”

    “说。”

    “你看我们也都是混口饭吃,史老大你这么豪气干云,想必不会为难兄弟,不如放我们过去?”

    “这位兄弟你说的哪里话!四海之内皆兄弟嘛!好!那就照顾下兄弟你,都过去吧!”

    说着就朝一边走了开去。

    罗玉在一边看得瞠目结舌。

    这样也行?

    那要我们护卫干什么用?

    以后遇到强盗说两句不就行了?

    我也是站在那里一时不知所措。

    要知道我的本意是拖下时间让张老爷过来,也好有个表现机会啊!

    对面那货居然就让路了?

    你特么是强盗好不好?

    是强盗就要做好你强盗的本职工作啊?

    你这么一让,我们怎么还怎么表现啊?

    这时边上的小贼忙跳将出来!

    “不行啊!老大!放跑了他们,我们吃什么呀?”

    另一个小贼也忙开口道:“是啊老大!最近兵荒马乱的,能遇到只肥羊不容易啊!”

    还有一个小贼懦懦的说道:“老大,我们好像是强盗耶。”

    这时史开也反应过来,是啊!我可是强盗啊!怎么能不做好强盗的本份呢?

    史开灿灿的说道:“那。。。。我们就。。。。。抢?”

    一边的罗玉看到张老爷也在,早已等得不耐烦,一言不发,抽出了刀就朝着史开砍去!

    另几个护卫也不敢怠慢,纷纷拿出武器冲了上去。

    我特么好尴尬啊!

    刚聊得挺开心的,现在就拔刀相向?好像有点说不过去吧?

    我一时伫在那里,上去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不过好在我也没伫多久。

    那班子强盗,除了史开有两把刷子外,别的都是下三流货色,被护卫们一冲,砍翻了几个,就心生惧怕,四下逃散了。

    只有史开和罗玉对了几十招,打着打着就看到自己的人全不在了,也是撒起腿跑走了。

    强盗被赶走了,一众护卫搬开了大树,就又上路了。

    只是看着我的眼神颇为怪异。

    我无奈的摸了摸鼻子,回到了车上。

    就迎来了林微微的哈哈大笑声。

    尼玛!这笨贼!下次再让我遇到,一定打得你屁股开花!

    。。。。。。。。。。。

    又行了几里地,罗玉已经在外面大喊了一声。

    “慢!”

    整个车队速度就慢了下来。

    我也闻到了前方隐隐传来的一股子血腥味。

    就跳下马车,来到了罗玉身边。

    张老爷有点不大痛快:“又怎么了?”

    罗玉回道:“前面有一股很沈的血腥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待我去查探明白,再来回禀。”

    张老爷应了一声好。

    罗玉就单人独马向着前方走去。

    我忙快步跟上。

    惨!

    太惨了!

    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列马车和十几具尸体,血流得满地都是,都流到了马车边一个**岁的小孩的脚边。

    那小孩好像是吓呆了,脸色一片苍白,却是没有半点表情,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

    马车边躺着一对男女,相拥而死,应该是夫妻吧?男的约三十岁年纪,看上去相貌堂堂,女的也是相当美貌,一看就是个贵人的样子。边上横七竖八倒地的尸体,也不是平民能有的装束。

    看这一行人的衣着打扮,应该是某个去往长安述职的官员,或者某个士族的子弟,而且品阶只怕还不会太低。

    想来是遇到了剪径的强盗,竟全被杀死在这里。

    只是这些强盗为什么会留下这个小孩的命呢?

    也许这小孩是刚走开了?

    我还在想这些东西的时候,罗玉已经上前去抱起了小孩,默默的回到了马上。

    那小孩也是一动不动,任由罗玉抱上了马,带回了车队。

    向张老爷说明了一下前面的情况,张老爷吓得魂不附体,忙大声的道:“快走,快走,远离这是非之地。”

    要知道,摊上这样的命案,可不是小事了。

    这时大家都提高了警觉,紧张的车队又是加速向前驶去,在路过那辆血色中的马车时,不由得速度又快了几分,生怕遇到些什么麻烦。

    连官员或士族都敢杀的,只怕也不是一般的强盗了。

    只是这个小孩无处安放,就被放到了我里,说是我这里也有个小孩,就索性放在一起。

    我也就接受了,不接受也不行啊?白吃白住的,还不给带个小孩?

    这小孩也确实可怜,被吓傻了,到现在为止,也是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站着。

    我摇了摇头,让李明在边上陪着他,就和罗玉并排探路去了。

    一路倒也相安无事。

    到了晚上,车队就扎营休整了。

    当即埋锅造饭,早早的吃完就都回帐蓬里休息了。

    张老爷还命令守夜的人多加注意。

    护卫们都应了声是,就四下巡逻去了。

    经过了一个下午,小孩的脸色终于回复了一些红润,只是仍然一言不发。我让李明陪着他一起去睡,然后就又出帐蓬去陪罗玉了。

    当夜静悄悄的,也没听到有什么异常的声响,就连弯月都藏起了身形,估计也是想回去洗洗睡了。

    我算了下时间,差不多凌晨一点有了吧?估计也不会再发生什么事,就站起来拍了拍屁股准备回帐蓬睡觉去了。

    这时前方帐蓬里突然传出一声惨叫!

    有情况!

    我和罗玉忙朝前飞奔而去!

    一股血腥味已是传了过来。

    我和罗玉一冲进帐蓬,就看到刘师爷倒在地上,胸前插着一柄匕首,双目大睁,竟然已经气绝。

    而帐蓬的另一边有一道被划开的裂缝,显然凶犯是从这里逃走的。

    我轻喝一声:“追!”

    就穿过裂缝一钻而出!

    前方是一片山林!

    我和罗玉对视一眼,又往山林里追了进去。

    找了一会儿,也没发现有什么凶手留下的踪迹,就好像根本没人进过这片山林一样。我和罗玉无奈,只好先回到了帐蓬里。

    这时张老爷和护卫们都已经在帐蓬里了。一些妇女可不敢进来,都站在帐蓬外看着。

    张老爷已是吓得全身发抖,颤抖着说道:“到底是什么人?要来害刘师爷?这强盗也太吓人了些,大晚上的还敢来行劫。”

    我冷声说道:“只怕这不是强盗干的事。”

    张老爷忙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抛了抛手中钱袋,缓缓地道:“如果是强盗杀人,为什么连钱袋都没有拿走?这就可以看出凶手根本不是为了钱而杀人。”

    边上护卫队忙问道:“那是为了什么?”

    我沉吟起来,这个凶手目的何在,我一时也是无从猜测,毕竟和我刘师爷也不是很熟,对他的背景来历并不清楚,平时为人如何,有没有得罪什么人之类的,完全不明白。

    是情杀?还是仇杀?

    而且,还有一点很重要。

    如果是谋杀的话,说明这个凶手一定就在车队里,是车队里的某个人。

    怪不得山林里一点线索都没有。

    我当场就想到了变戏法的。

    忙问护卫们:“那个变戏法的呢?”

    护卫们都说没看到。

    难道真的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