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去往长安的路5
    正在我怀疑变戏法那人的时候,

    这个变戏法的就像变戏法似的,自己出现了。

    一众护卫都持刀把这个变戏法的围了起来。

    “哦!哦!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别拿武器指着我,我会害怕的。”

    罗玉上前说道:“现在我们怀疑你和刘师爷的死有关,希望你配合下,如实的回答我们的问题。”

    变戏法的很是惊讶,忙道:“刘师爷死了?怎么死的?”

    罗玉冷笑道:“你不知道?”

    变戏法的大声说道:“我真不知道啊?难道和我有关?”????罗玉说道:“刘师爷死的时候,我们大部分人都在场,只有你没有看到在干嘛,所以你的嫌疑最大。”

    变戏法的惊讶道:“难道刘师爷是被杀死的?”

    其中一个护卫说道:“你又何必再装。我们这支队伍都是熟人,走货也不是第一次了,除了你这个外人,还有谁会想害刘师爷?”

    罗玉则冷冷的看着变戏法的,问道:“刚才你在哪里?可有人看见?”

    变戏法的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旋即又闭上了嘴,过了一会儿才苦笑道:“我一个人在后面睡觉。刘师爷真不是我杀的。”

    罗玉又道:“你这样说,未免太无力了些。刘师爷死的时候,只有你不在,你说你在睡觉,可有人看见?”

    变戏法的又是一声苦笑:“没有。但刘师爷真的不是我杀的。”

    罗玉又道:“可惜我们这个车队里,唯一说不出来当时在干嘛的,只有你了,所以,不论你怎么狡辩,都逃不过去。”

    “凶手受死!”

    突然一个护卫发难,一枪朝着变戏法的刺去。

    变戏法的也知道一时说不清楚,见那个护卫朝着他刺去,左手一抬,一把就拨开了刺来的长枪,又一脚踢在了护卫的胸口,然后就猛得后退了十几米,朝着山林钻去!

    一众护卫完全没想到,这个变戏法的身手竟是如此了得。

    从伤人到逃跑,都没用上几秒,众人都是反应不过来,眼睁睁的看着变戏法的逃走了。

    我在一边冷冷的看着,也许,这个刘师爷,还真不是这个变戏法的杀的,因为缺少动机。

    可是如今群情激动,我又毫无头绪,而且这个变戏法的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人,也就没有为他辨白。

    我自然也不会去追,是不是对手先不说,我也感觉凶手不会是他。

    变戏法的逃走之后,在张老爷的吩咐下,大家把刘师爷的尸体装敛起来,在边上挖了个坑,就地掩埋了。

    处理完毕,罗玉就吩咐众人去休息,只留下几个人值守。

    众人也都依言回了帐蓬,不过再也没了睡觉的心思,毕竟刚死了一个人。

    这时一个护卫说道:“这个变戏法的真是太狠了,刘师爷平常对他也不算差,没想到竟然会下如此毒手。”

    另一个护卫也附和道:“是啊!这个变戏法的,甚至连名字都没告诉过我们。”

    “也是刘师爷命里有这一劫啊!当初要不是刘师爷收留那个变戏法的,只怕也不会有今晚的这桩惨事。”

    我忙问道:“原来这个变戏法的是刘师爷留下来的?”

    那护卫说道:“是啊!当时张老爷本来是不想留他的,还是刘师爷觉得他可怜,一个人要走到长安都不知道要多久,就让他跟在车队边一起走。没想到好人没好报不说,还没遭了这贼人的毒手。”

    另一个护卫也说道:“谁说不是呢!刘师爷这么好的人,却要被人害死,这老天爷真是瞎了眼了。那个变戏法的也真是你丧尽天良,连刘师爷都要杀。”

    看来这个刘师爷生前还是个好人缘啊!

    又聊了一会,看再聊不出什么,我也就回帐蓬去休息了。

    “当时不在场的,并不止那个变戏法的。”

    这是我进帐蓬时林微微和我说的第一句话。

    “那都有谁?”

    我问。这方面我还是比较相信林微微的。

    “本来一共七个护卫,前几天死了一个,还有六个,这六个护卫只有两个在值夜,另四个去干嘛了呢?还有两个马夫,三个杂役,也都过了好久才来到凶杀现场,而且,张老爷来的似乎也太快了些,以他的体重而言,这是不应该的。”

    “而且。。。。这个变戏法的那时欲言又止,分明像是知道些什么。或者有人能证明他当时确实有不在场证明。只怕是在维护某个人,或者某件事,而不能直接开口说出来。”

    “所以他逃了?”我问道。

    “应该是这样。”林微微说道。

    “现在最没有嫌疑的,除了你我,还有罗玉和两个值班的人,别的人,都有嫌疑。”

    我摇了摇头,说道:“算了,我们的目的只是平安到长安,这件事我们就是掺和了。”

    林微微想了想,也没再做声。

    她自己还有很多事想不明白呢。

    次日清晨,车队整理了一下,就又出发了。

    几日下来,倒也都相安无事。

    刘师爷死去后引起的恐慌气氛,也就渐渐的散去。

    又过了一处山岭,罗玉高兴的道:“再有个七八日,我们就能到长安了。”

    我也是精神一振,终于要到长安了啊!

    又是落日西沉,车队在一个叫做野马坡的地方停了下来。

    大家都是熟练的卸车,喂马,搭帐蓬,埋锅造饭。

    只有我显得无所事事,张老爷也看我越来越不顺眼,要不是眼看着快到长安了,只怕都要生出撵走我的想法来。

    我自然也不会在意,只有七八天的路程,就算不在这个车队,我也是能找到长安了。

    倒是那个小孩,这几日下来,倒也没刚开始时那么不声不响了,偶尔还能聊上几句天,还知道了他姓李,就是叫他家里还有什么人的时候,这小孩就低着头不再说话了。

    用过饭后,我和惯常一样,跟着罗玉在外面守夜。

    今晚的月亮与平时一样,也显得有些黯淡,倒是星星显得有些繁密。

    这时从营地里又传出了一声惨叫!

    不会吧?

    我和罗玉对视一眼,忙向着惨叫的方向跑去。

    一拉开帐蓬,就看到一个护卫手里拿着柄都是血的匕首,跪坐在地上,而在他旁边则躺着另一个护卫,胸口还有大片的血迹,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死了。

    而那个拿着匕首的护卫大声惊叫道:“不是我,不是我。”

    正说着,突然脸色一变,举起匕首朝着我刺来。

    罗玉发现的快,一脚就把这个护卫踢翻在地,这时守夜的另两个护卫也到了。

    他们一看帐蓬里的情形,又看到倒在地上正准备起身的护卫,就上前制住了,不一会儿,就五花大绑的架在了我们面前。

    “刘三儿,没想到果然是你!”

    一个护卫大声喝道。

    “不是我啊!不是我杀的啊!”这个叫刘三的护卫双膝用力的朝着罗玉靠去。

    “真的不是我啊!罗镖师你要帮帮我啊!”

    另一个护卫已是冷哼一声,对着罗玉说道:“这个刘三素来好赌,常去赌坊赌钱,有时输多了还会偷我们的银两。因为不多,有时我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记得去年那一次,这个刘三又赌输了钱,还欠下赌坊三十几两银子,被赌坊逼着还钱,他竟胆大包天,去偷东家的货物出去倒卖。

    不料被刘师爷逮了个正着。刘师爷就吩咐把他吊起来打,而当时打他的正是张全。本来是要把他辞退的,后来也不知道谁给他求了情,保你以后再不犯错,这才留下他来。”

    这护卫一边说着一边还激动起来,上前狠狠的踢了刘三几脚:“没想到这厮竟然心存怨恨,在这里动手把他俩给杀了。”

    而刘三只是大喊冤枉,我就上前问他:“大家都指认你了,而且你还和刘师爷有仇在先,你倒是说说看,你到底是怎么个冤枉法?”

    刘三大声说道:“刘师爷虽然吊打了我,可我从来没恨过刘师爷啊!我欠的三十六两银子还是刘师爷私下给我还上的,也是刘师爷念我家有老母,才瞒替我瞒下了此事,我心中是万分感激的,怎么会杀刘师爷?”

    “还有张全,我和他是兄弟啊!我怎么会杀他的?他虽然打了我,可我在床上躺的半个多月,可都是张全兄弟在照顾我,我拿他当亲兄弟看待的啊!”

    罗玉冷声说道:“张全就在地上,匕首在你手上,你还要狡辩吗?”

    “我本来是在帐蓬里睡觉的,一醒来就看到张全倒在地上,而自己手上拿着匕首,一身的血,这才吓得大叫起来。然后你们就进来了。”

    “哦?”我问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一声惨叫。。。。是你发出的?”

    “是啊。是啊!”刘三立马点头。

    看来,凶手还真是另有其人啊!

    哪有凶手杀了人后还傻傻的叫一声的?

    另一名护卫却是说道:“分明是你怀恨在心,前几日偷偷杀死了刘师爷,今晚又来杀张全,可惜张全的身手和你相差仿佛,所以,你才没有那么容易得手。这一刀,你是用尽了全力吧?所以要借头大喊一声才能使出力来,是也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