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长安惊变2
    我顺着狄仁杰的目光望了过去。

    什么也没发现啊!

    都是长安的风景嘛!

    这时坊里别的人也都跑了出来,看着前方一动不动,仿佛都在一瞬间变成了雕塑。

    搞什么啊?

    狄仁杰似乎终于从雕塑变回了人形,手指着前方,吃惊的对我说道:“皇宫。。。皇宫。。。。”

    我又顺着狄仁杰指的方向看去。

    没差啊!????前面的不就是皇宫吗?

    也没多出块肉来啊!

    这有什么好惊奇的?

    搞得好像我才是长安人一样。

    这时林微微反应了过来。

    “汤哥你看,现在的皇宫,是不是比昨天高了许多?”

    经林微微这么一提醒,我再仔细看去。

    果然,皇宫好像是比昨天看到的高了。

    怎么说呢?就好像整个长安城的中间突然拔高了一截的样子。

    难道是因为刚才的地震?

    可也从来没听说过地震还有这种功效的啊?

    “眼见为实,我们还是去看看吧!”

    我对着狄仁杰说道。

    狄仁杰凝重的点了点头。

    我们一行三人急速的向皇宫方向窜去。

    不对!

    这条朱雀大街怎么这么长?

    明明白天十几分钟就走出头的,为什么我们现在这么飞掠了十几分钟还没出去?

    我看向狄仁杰,才发现狄仁杰早就在看着我。

    显然他比我发现的更早。

    我们三人都停了下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急声问道:“是我们变小了吗?还是遇到了鬼打墙?”

    狄仁杰摇了摇头,“不可能。”

    林微微说道:“只有一个解释。”

    我和狄仁杰都望向了林微微。

    狄仁杰是因为时代所限,无法理解这种超常现象。

    我嘛!纯粹是因为太傻!

    林微微说道:“只能是因为刚才的地震,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并不是我们变小了,也不是遇到了鬼打墙。

    所以我猜测刚才的那股震动并不是地震,而是某种我们所不知道的力量,这股力量不但把皇宫拔地而起,还把整座长安城都变大了几倍,甚至几十倍。”

    我和狄仁杰都吃惊的看着林微微,这个推测,太让人吃惊了。

    却偏偏可能是最合理的解释。

    我摇了摇头,说道:“不管了,我们先去皇宫那边看看。”

    三人又是一阵飞掠,一路上,狄仁杰表情越来越严肃。

    不一会,狄仁杰就停了下来,指着边上的一幢房子,回头对我们说道:“这一路过来,我发现很多房舍我根本就没有见过,比如这幢。可是我在长安这么久,整个长安是早就逛遍了的,以前根本没有这些房子。而这些房子,就好像是凭空冒出来似的。”

    靠!又不是我的世界,怎么可能随便多出建筑物来?

    游戏?等等!

    难道是游戏系统出了什么问题?

    两个地图被合并了?

    正在我们百思不得其解之时,后面传来了一阵阵得得的声音。

    “是马蹄声!”

    狄仁杰说道。

    随着马蹄声越来越近,我们就看到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坐在一匹马上,正举着葫芦喝着酒,慢慢的踱了过来。

    这马上的少年,穿着一件皂白色的长衫,腰间还配了一把剑。

    狄仁杰已经上前拦住了少年的去路。

    大声喝问道:“长安城已宵禁,来者何人?为何深夜出现,还在长安城中走动?”

    马上的少年似乎已有了些许醉意,摇头晃脑的说道:“这里,已经是长安了吗?”

    又斜着眼倪了我一下,“咦?这不是树林里那个差点被人吊打的家伙吗?”

    狄仁杰见这个少年语出无状,答非所问,再加上突逢巨变,心情自然不会太好,当即就要冲上去削这少年。

    我忙一把拉住,问道:“你就是在树林里救我的人?”

    “哦!算是吧。我只是在树上睡觉,你们喊打喊杀的打扰到了我,我就顺手扔几颗石子罢了。”

    果然是他!

    当时树林里只有尧天的红使紫使和我,他能知晓石子,看来是不会错了。

    可是你也别说的好像我们是虫子似的啊!

    没想到这个救我的人,就这么出现在我的眼前。

    还是个翩翩美少年。

    狄仁杰已经怒道:“你到底何方人士,到这长安意欲何为?”

    马上少年轻声说道:“在下青莲居士,你们也可以管我叫小白。来长安嘛,自然不是来玩的。”

    说着又感慨起来:“这是我第三次入长安了吧?”

    然后又转头问我:“你有酒吗?给我来一壶。”

    这救命恩人说话方式太跳脱了吧?

    连我这个现代人都一时被他搞蒙圈。

    就是他这名字听着挺耳熟的,总感觉在哪里听过,而且不止一次。

    然后就看到林微微瞪着马上少年,双手捂着嘴发出一声惊叫!

    靠!犯什么花痴啊!

    少女果然还是喜欢帅哥的啊!

    林微微这时看着我,问我:“你都不惊讶的吗?”

    “我有什么好惊讶的?我又不是女人。”

    我回道。

    “李青莲啊!李青莲!”

    林微微指着马上的少年急声对我说道。

    我不解的看着林微微,“你发花痴就算了,我可是男的啊?”

    林微微恨恨的一跺脚,转过身去不再理我。

    这时马上的少年居然吟起了诗来!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

    咦?这首诗听着也挺耳熟的。

    突然我猛然反应过来。

    侠客行?

    李青莲?

    小白?

    你特么难道是李白?

    我指着马上的少年问道:“你。。。。你。。。你是。。。李白??”

    那马上的少年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哟?你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你妹啊!

    我能不知道吗?

    如雷贯耳好不好?

    打小就学你的诗文好不好?

    可你不应该这个时候出现啊?

    你701年才出生,可现在才663年啊!

    你这提早这么多年出来是几个意思啊?

    你妈妈知道吗?

    我看着马上这个风流倜傥、洒脱自在的少年,一时说不出话来。

    乱了啊!

    真特么太乱了啊!

    李白当然不会知道我在想些什么,只是问我:“给我酒啊!”

    “我都不喝酒,哪有酒给你?”

    我没好气的说着。

    要是换了平时,我早就一个跨步过去,求拥抱求合影了。

    可现在我特么哪有心情?

    这时李白指头我腰间挂着的葫芦说道:“难道你葫芦里装的是水?”

    “反正不是酒。”

    狄仁杰看着我们越唠却没边,忍不住又开口了。

    “你们认识不认识我不管,我只问你,你来长安到底意欲何为?”

    “听说有一件有趣的东西来到了长安,我是赶来凑热闹的。”

    狄仁杰脸色一变,冷笑着说道:“原来也是为了那件东西而来。”

    顿了顿,狄仁杰又说道:“那件东西只是一个传说,而且,绝不是你们平头百姓可以染指的,我劝你趁早离开,也免得到时受了牵连。”

    李白迷蒙着双眼,轻声说道:“可我越偏偏不愿意走,非要看一看这个钥匙到底长什么样。”

    狄仁杰一把抽出长刀,冷声说道:“既然如此,我就用这把刀,再劝你一次。”

    说着就朝着李白攻去。

    李白大笑着说道:“可惜我天生就不是个听劝的人。”

    说完也是一拍腰间长剑,就见一道寒光出鞘,二人已是斗在了一起。

    我则呆在了一边,嘴里喃喃着:“钥匙,钥匙。”

    我们只是怀疑那件东西到底是什么,李白已经一语给道破。

    林微微看了我一眼,说道:“看来,这趟浑水,我们是不得不趟了。”

    “是啊!”我看着李白和狄仁杰大打出手,一时刀光剑影不断。

    又想起尧天四使的身手,想到要和这些强人一起抢钥匙,不由得一阵头大。

    要抢那件东西,光凭我一个根本不够啊!

    还没抢到就要被分尸了吧?

    看来快速提升实力就是关键了。

    我看了看林微微,嗯,她才是真正的自己人。

    还是给她先提升一下,到时就算不敌,也多一分自保之力。

    我看了看腰间的葫芦,也不再管正在打架的两个人了。

    对着林微微说道:“你跟我来。”

    就带着林微微回到了落玉坊的房间里。

    林微微奇怪的问我:“你带我回房间干什么?”

    我解下葫芦,递给了林微微,“喝。”

    林微微脸色突然一片通红,扭捏着双手,娇柔的说道:“现在吗?不合适吧?”

    我天!

    这丫头想哪去了?

    我只好自己动手,拿了一个杯子,倒了一滴万年石乳出来,又用水和了几下。这才递给林微微,“喝吧!万年石乳,增强功力的。”

    林微微这才反应过来,“你不是。。。。”

    “我是这么没分寸的人吗?都这时候了,还在想那种事?”

    林微微脸上又是一烫,懦懦的道:“我还以为。。。。。。”

    “行了,别说了,快喝吧!现在我们的实力太低微了,只有提升实力才能自保。”

    林微微过了一会儿才平复心情,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然后林微微的脸就比刚才更红了,全身也开始发烫。

    “这是春药?”

    林微微惊讶的道。

    这丫头怎么还在胡思乱想?

    “快打坐运功。”我催促。

    过不了一会,就听到林微微惊喜的声音。

    “这是什么药啊?这么神奇?我才运功一个周天,就破了一层境界。”

    我虽然并不知道古武世家是如何划分境界的,却是受过这万年石乳的好处。就对着林微微说道:“全力运功,药力散了就叫我,我给你再喂一滴。”

    林微微此时正处在功法破境的喜悦中,倒也没在意我的口气,只是默默的运起功来。我也不敢喂太多,万一过量了身体被撑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事。

    我也自然不会让自己闲下来,打坐运起功来。希望能把**玄功从第四层突破到第五层。

    你问我为什么不喝石乳?

    我特么体内的石乳还没消化完呢!再喝会出人命的好不好?

    可惜功法这种东西还是要循序渐进的,想短时间内突破一级,还真不大可能。

    突然间我想到,我功法连破两层,应该还有自由属性点可以加,就打开了系统面板。

    玩家名称(id)就叫愤怒的汤歌吧

    等级 21

    经验12560/198400

    称号天选者

    体质201

    敏捷221

    力量271

    法力 151

    能量 10000/10000

    召唤值1000/1000

    嗯,果然加了不少,特别是敏捷和力量,都破200大关,力量更是快到300了。

    这个功法就是神奇啊!

    每突破一层,点数都是成倍的往上翻。

    能量也从6000变成了10000.

    看来我以后用迎风一刀斩,也可以连使几下了,而不会只用一次就脱力。

    而且鸣鸿刀的的技能也显示了出来。

    火鸟冲击:消耗能量10000点

    可催动刀灵斩击一次。造成对方至少10000点伤害。

    攻击范围:三百米。

    冷却时间:三十六个小时。

    我去!这又是一个只能一击的技能啊!

    一击的消耗就要10000点能量值,怪不得以前都用不出来呢。

    冷却时间还特么的要三天。

    我郁闷的摇了摇头,关掉了系统面板。

    看来还是只能当成保命的绝招用啊!

    打坐修练看来暂时是不能提升战力了,我也就不再打坐。

    点数也都加完,我一时竟无所事事起来。

    坐着看林微微打坐行功,倒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微微已经从打坐状态中退了出来。

    惊喜的叫道:“汤哥,我已经把功法修练到第七层了。实力提升了好几倍呢!”

    我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就好,我们又多了一分自保的能力。”

    林微微兴奋的嗯了一声。

    我又问道:“你们的功法是怎么划分等级的?

    林微微倒也不防着我。

    “我们古武世家的功法共分七层,以颜色命名。

    分别是红、橙、黄、绿、青、蓝、紫。

    而每一层又分三小层。

    红武级就相当于民间的武者级别,能一次对付三五个大汉。到了橙武级,就能打十几二十个特种兵了。

    我现在练到了第七层,也就是黄武一层的境界。”

    说到这里,林微微又说道:“还有一些国家的异能者,他们并不修炼古武功法,就以异能的多寡划分。分别是f、e、d、c、b、a、s等等级。再细分的话,就是e-、e、e+等三个级别。和我们古武的功法等级也是相对应的,只是异能者有一些特殊的能力,是我们修古武的人所不能具备的。”

    “那你现在就相当于是d-的境界了?”

    林微微点了点头。

    我心中盘算了一下,真不知道我这个游戏者怎么和这些等级划上等号。

    算了,不管了,我这种三七二十八的人,哪会这么细分这些东西?

    还是到时问儿子吧。

    正在这时,我就听到了撞门的声音。

    然后就看到狄仁杰带着李元芳站在了门口。

    咦?他们怎么都回来了?

    我就好奇的问他们:“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

    狄仁杰没好气的说道:“你个没义气的家伙,也不帮我打架,却跑回落玉坊来抱老婆。”

    林微微此时正坐在床上呢。

    刚练完功,一身湿哒哒的,可不正是像做过剧烈运动的样子?

    看着林微微潮红的脸,我生怕林微微秋后找我算帐,忙道:“狄大人你可不能这么说啊!难道要我打自己的救命恩人么?”

    狄仁杰想想也是,也就不再指责我不顾兄弟情谊。

    我奇怪的问道:“你们怎么是一起回来的?前面情况如何?”

    李元芳说道:“我本来在巡城的,看到狄大人和人在打架,就帮了会忙。”

    李元芳沉吟了下,又继续说道:“整个长安城扩大了二十倍都不止,皇宫则上升了有六七丈高。仿佛把皇宫和整个长安城区分开来一样。而且皇宫外全是禁军,禁止任何人出入皇宫。”

    “所以你们就先回来了?”

    狄仁杰没好气的又哼了一声。

    “那你们谁赢了?”

    狄仁杰和李白听我这么问,都是全身一震,重重的哼了一声。

    李元芳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看来是在怨我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自然也就乖乖的闭嘴了。

    心中却是颇有微词:这二人怎么没有翻脸?不然又有好戏看了。

    这时我就听到了远处传来了得得的马蹄声。

    不一会儿,声音就到了楼下。

    不会吧?我心中暗想,莫不是李白也来到了落玉坊?

    狄仁杰和李元芳立马冲到了楼下。

    我和林微微也马上跑下楼去看戏。

    那坐在马背上的,可不就是李白么?

    就见狄仁杰大声喝问道:“姓李的,你居然敢来这里?”

    “笑话!这落玉坊是你家开的?就算是你家开的,难道要赶客人走?我就要住在这里,难道你还要管我?”

    李白微讽着说道。

    狄仁杰被李白这一顿抢白,气得全身发抖,却也是无可奈何。

    看来,刚才那一架,狄仁杰是吃了点亏的。

    这时早有落玉坊的老板娘走出来劝架。

    “二位爷,可不要在门前吵闹,惊了住客可不好。要不里面坐?今晚酒钱算我的。”

    李白笑道:“哟!好俊的老板娘啊!还请喝酒。我喜欢。”

    说着就从马上跳下来,拍了拍马屁股,“马兄啊马兄,你且自己找个安生处,我就不管你了。”说着就朝着坊内走来。

    狄仁杰倒也不好阻拦,只好任由李白进了店内。

    这时李白又看到了我,轻声道:“哟!这不是那个在树林里差点被人吊打,还带着葫芦不装酒的大叔吗?”

    我脸色也是一黑,尼玛!我可是你的崇拜者啊!

    能不能别这么毒舌?

    这非常破坏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啊!

    当下灿笑了一声,说道:“李兄弟你也来住店啊?一起宵夜啊!”

    哪知道李白头一拧,说道:“我不与不会饮酒之人一起进食。”

    哎尼玛!

    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这时又有一个年轻人从门外进来,大声喊着,“老板娘,我要住店。”

    老板娘马上就去招呼客人了,把我们扔在了一边。

    我摇了摇头,自顾自的回客房休息去了。

    而狄仁杰和李白互瞪一眼后,也都各自回了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