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长安惊变8
    我掏出个火折子,在墙上一擦,一点点亮光在这个不大的空间亮起。

    这个火折子是从李元芳那里讨来的,从来没见过,所以软磨硬泡搞了个来,没想到在这里用上了。

    我希望能借着火光看清一些东西,可惜的很,看完就更失望了。

    除了黑色的四面墙,啥也没有。

    这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啊!

    火折子慢慢的熄灭了,因为没有可以点燃的东西,不久后,四周又重归黑暗。

    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

    这里没有机关,也没有暗门,没有吃的,也没有风。????连只老鼠都没有。

    过不了多久,只怕空气也没有了。

    这样的环境里,我是完全没有办法,也许只能等死了。

    沉寂了一会儿,我突然扯起嗓子大声喊了起来:“有人在吗?救命啊!”

    除了回音,还是回音。在空间里荡啊荡的。。。。。

    我颓然的坐了下来,不知道林微微现在怎么样了,她还在上面,边上是不知生死的马可波罗,但愿她能拿到钥匙!至少不要有什么危险才好。

    我看了看安静的坐在一边的阿离-------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如果在现实世界,还在读初中。可现在,却要和我一起死在这里啦!不久后就会化为一堆白骨,哦不,两堆。

    就算要死,也让我尝尝唐朝萝莉的滋味再死吧!

    不知道阿离会不会同意?

    “阿离啊!这里并没有出路,我们眼看就要死在这里了,临死前,我能不能亲亲你?”

    我自己都觉得有点恬不知耻的问坐在一边的阿离。

    “可以哇。”

    阿离冷静的说道。

    太好了!

    死前能整一回这么漂亮的萝莉,也算没白活了。

    我一下子就窜到阿离面前,捧起阿离可爱娇嫩的脸,啵的就是一声。

    一张猪哥脸就贴了上去,准备先啃咬一番。两只手也不老实的向着阿离娇小的身体摸去。。。。。。

    然后就看到了阿离惊异的眼神,好像从没有想过我会做出这种事似的。

    她并没有抗拒,任由我乱摸,只是眼神中流露出的那一丝木然,让我瞬间清醒。

    我都在干些什么啊?

    真是精虫上脑了啊!

    如果是成年女子,那就不管这么多了,可阿离才十三四岁啊!

    如果我结婚早点,都能生出她来了。

    可如今我居然想要对她干那种事?

    我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

    可是阿离刚才不是同意了吗?

    为什么现在却是露出这样的眼神?

    我略带尴尬的问阿离,不敢看她的双眼。

    “那个。。。。阿离啊。。。。你刚才不是。。。。。同意。。。了。。。。吗?”

    阿离解释道:“我刚才是说,可以挖墙壁看看,是不是能挖通。”

    我老脸一阵发红!

    幸好很黑,阿离应该也没有我么好的视力。

    这脸丢大了哇!

    阿离说的原来是可以挖啊!

    好吧!这就动手!

    我取出唐刀,这里敲两下,那里摸两下,终于确认了一个方向,运起**玄功,开始挖墙。

    也不知道这墙到底多厚,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挖通,但有个可以出去的希望,总是要试试的。

    虽然并不像切豆腐这么轻松,倒也不会太难,挖不多久,我就掌握到了呼吸、力道、速度的协调性,挖起墙来都带上节奏了。

    我还有一些万年石乳,饿自然是一时饿不死的。只要不停的挖,说不定就还真有可能给挖出一条路来呢!

    就这么挖了两三个小时,我坐下来休息一会,看到了阿离安静的坐在一边。

    想来她也是饿了吧?

    我取出葫芦,倒出一滴万年石乳给阿离。

    “饿了吧?吃吧!吃了就不会饿了。”

    阿离也是真饿了,看到我递给她的一滴石乳,也不嫌少,就吞了下去。

    一会儿后,阿离的脸色变了。

    “大叔,你居然给我吃春药?”

    我老脸顿时一黑。

    尼玛!

    这个万年石乳都让我背了几次黑锅了?

    特么一吃下去就全身发热,可不就和春药一个效果么?

    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转身又挖墙去了。

    这次我挖得非常卖力,没办法,总不能回头去看阿离那张娇艳欲滴的脸吧?

    挖着挖着,就感觉墙壁上传来的声音不大一样了。

    嗯!有了一些空洞的感觉,不再是厚实的沉闷声,而是有一丢丢回声了。

    这下我挖得更卖力了!

    出逃在望了有莫有?

    就这么又挖了五六个小时的样子,墙壁还特么是墙壁,只不过是深度有百把米的墙壁。

    我回头看了看,切下来的石块都把我回去的路给堵上了。

    我只好先收起唐刀,当起了搬运工。

    哎!搬碎石可比切石头打洞要累多了。

    而且前面的路都快堵死了,这样搬可不是办法。

    我又抽出唐刀,大喝一声!唐刀自下往上撩起。

    “月牙天冲!”

    这一记蓝蓝的刀光瞬间就给我清出了一条路。

    我退出洞口,就看到阿离正在用她那娇嫩的小手在搬石块。

    我心疼的说道:“阿离啊!你还是别搬了,放着让我来吧!”

    阿离摇了摇头,说道:“大叔你都这么努力的在挖墙,我怎么能干坐在一边呢?而且刚才吃了那一滴东西,让我力气大涨,搬石头也没这么辛苦的感觉,大叔你就让我搬吧。”

    想想也是,一个人坐着,是挺无聊的,就让她搬吧!

    我也就不再劝她,任她去忙活,折腾了这么久,我也是累了,就坐在一边打起坐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时间都是自己估摸的。我感觉全身又充满了力气,就站了起来,准备继续去挖墙。

    只要唐刀挥得好,没有墙头挖不倒!

    我挖!我挖!我再挖!

    就这样,累了就打坐,打完坐就开挖,如此反复了十几次,挖墙的回声终于大了起来。

    在我又一记月牙天冲发出以后,整个墙体都发出了哗啦啦的倒塌声。

    一阵幽风朝着我脸上吹来!

    有风!哈哈!终于打通了!

    我回头看了看阿离--------因为搬石块,漂亮的脸蛋如今却跟只花猫似的,满脸的泥灰。

    就指着阿离哈哈大笑起来。

    阿离也跟着笑,笑了一会儿,我感觉自己特别傻,就回头去看前面的墙了。

    此时的墙壁上有了一道缝,风就是从这条缝里吹过来的。

    我唐刀在手,又是一阵猛砍。

    墙缝终于变成了墙洞。

    我探头往洞里望去。

    哎妈呀!

    我眼前出现了的,是一张狰狞的鬼脸!

    我全身一颤!

    就退了回来。

    对面此时也传来了一声惊呼。

    “考哇伊!”

    然后又传来一些低微的说话声,断断续续的听不大清。

    “嘛杀嘎。。。。。。。把该莫脑。。。。。。”

    咦?听着像岛国话呀?

    敢情对面的不是什么鬼,而是贼倭?

    知道对面的不是鬼后,我胆子也大了很多。

    一脚就踢开了下面还没掉的碎石块,大步就进了过去。

    这时就看见刚才的鬼脸又凑了上来!

    可不是么?一张脸黑白相间的,只露出张脸来,猛一看就是张鬼脸嘛!

    我没好气的一拳打在了这张“鬼脸”上。

    “鬼脸”受了我一拳,发出了一阵惨嚎声!

    我一步就跨了过去,就看到几个贼倭倒在地上。

    “呀妹蝶呀妹蝶”的叫着。

    吓劳资一跳,不揍你们一顿,怎么对得起自己?

    辟里啪啦狂抽了这几个贼倭一顿,我终于有点解气。这时才打量起地方来。

    看完就有点想哭。

    这特么好像也是一个石洞啊!

    我冲上去把几个贼倭又是一顿打!

    遇到这些岛国人,事情就是不顺啊!

    第一次遇到,就特么差点死在海里。

    第二次遇到,又差点死在山洞里。

    这特么第三次遇到,蛮以为已经打通了出路,结果还是特么另一个山洞。

    再不让我多打你们几顿,估计连上帝都不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