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长安惊变9
    我只是有些奇怪,在长安皇宫的地底,为什么会有小岛国人的出现呢?

    而且实力这么菜?

    不!连菜都不算。

    这几个明显就是普通人嘛!

    我数了数,这些小岛国人一共是五个。

    揍完了他们,我心里也早畅快了些,就想着要对他们严刑逼供了。

    “狗米那撒伊,乌露西,马跌,马跌。。。”

    靠!会说人话吗?????阿离听着这五个人的说话口音,也是面色怪异。。。。。

    哎!听不懂,没法沟通啊!

    这时我想起了达蒙老头有给一颗言丹,说是吃了可以听懂整个银河系的语言,看来,验明真假的时候到了。

    我从系统背包里取出了言丹,扔进嘴里嚼了几下,嗯,有点甜。。。。。。

    然后我就感觉整个脑海里突然被塞进了无数东西,感觉脑子都快炸了,还不停的在塞。

    轰!

    我脑袋里感觉被什么无形的气浪给狠狠的轰了几下,眼珠一翻,当场就晕了过去。

    日了狗,这下玩大了。

    达蒙老头也没说过还有这个副作用啊?

    换作平时还好,现在劳资正特么在不知名的地方呢!

    面前还有五个贼倭,五个被修理的很惨的贼倭,这一晕,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他们不会把我剁巴剁巴喂了狗吧?

    。。。。。。。。。。。

    我脑袋突然一疼,就醒来了过来。

    在一阵晃悠中,我发现我手脚被捆住了,然后像年猪一样被串在一根木棍上被吊着走,一晃一晃的,时不时还会和墙壁做一次亲密接触。刚才脑袋疼就是因为撞上墙了吧?

    而阿离则被一个贼倭背在身后。

    看到阿离安然无恙,我也算松了口气。

    这些岛国人是从哪里搞来的绳子?

    不对!这特么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们这是往哪走呢?

    难道这个山洞是有出口的?

    我听着五个贼倭叽哩呱啦的讲着什么,却一句也听不懂。

    你妹哟!什么狗屁的言丹?

    说好的整个银河系的语言呢?

    难道岛国人不是人?

    算了,现在没时间去在意这个问题,还是看看他们要带我去哪吧!

    我看他们走的挺快,似乎知道目的地似的。

    我苏醒了他们也并没有留意,既然如此,我不如干脆就接着装晕,看这些贼倭能不能把我带出这个陷阱,顺便还可以发现他们的秘密。

    靠!死贼倭!能不能抬稳点的?

    脑门撞石门,很疼的好不好?

    一路晃荡着,我被抬到了一个房间里。

    而房间里有一个人正在那里盘坐着,看这人的样子,倒是很牛逼的样子。

    这五个贼倭把我往地上一扔,就对着坐着的那个人比手划脚的叽哩呱啦又是一通,那坐着的人就看了我几眼,然后就突然一声大喝。

    “木带呆妖,扫靠马代哟。”

    说着就拔刀向躺在地上的我砍来!

    这贼倭耳朵挺灵啊?

    我忙一个翻身站起,双手一用力,就挣断了绑在手上的绳子,取出唐刀就迎了上去。

    叮!

    两把酷似的刀架在了一起。

    刀法劳资可能比不过你,但蛮力?

    劳资可是力量快300的人啊!

    我一提力,就架着刀朝前冲去。

    那人被我这一冲给冲出了五六步才停了下来。

    边上的五个贼倭早就傻了,呆呆的站在了一边。

    那人被我击退后,却是很快就攻了上来,我也使出幻影刀来,和他斗在了一起。

    打了一会儿后,我不由暗暗吃惊。

    我的幻影刀算是飘乎的很了,结果对面这个贼倭的刀法比我更飘,东一下西一下的着实有些诡异。若是一时不察,就会被那贼倭给伤到。

    我被搞得不耐烦,一个刺刀逼退了他,双手高举唐刀,人就马上高高跃起。

    “迎风-----一刀斩!”

    一道炫白的刀光亮起,直冲那人而去。

    没想到那贼倭竟也双手高举,嘴中轻喝了一声。

    “空明斩!”

    轰!

    两股刀气相互碰撞、摩擦,激起了一地的烟尘。一股子气浪向四面散出。

    地上被斩出一道x字形的深痕,贼倭被推开了两步,而我则被气浪推开了五六步。

    贼倭看我用出这一招后,有些吃惊,用生硬的中文说道:“泥酒似那锅银?”

    我一时没听懂他说什么,那贼倭又说道:“阿呸逼骡夫。”

    这个我听懂了,冷哼一声道:“原来你是阿倍比罗夫的人,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实话,我对阿倍比罗夫那真是痛恨无比,那贼倭就是个杀人魔头啊!

    这货跟阿倍比罗夫能扯上关系,想来也必定不是什么好人。

    不过这厮身手不错,一下子倒也拿他不下。

    那贼倭又说了句话,很神奇的,我居然听懂了。

    靠!这个言丹还特么有时间限制?

    那贼倭说的是:“你就是那个打败阿倍比罗夫的人?”

    我回道:“是的。他还没死吗?”

    那贼倭对于我会说日本话很是惊奇。赞叹了一声后。

    那贼倭一脸兴奋的说道:“阿倍是我徒弟,你打伤了他,说明你武功很高,我来中原,就是来找你决斗的。”

    决你妹的斗啊!

    我冷冷说道:“你是阿倍比罗夫的师父?你是怎么教弟子的?让他来我大唐朝随意杀人?”

    那贼倭说道:“我已经教训过他,而且,他被阁下一记石头打中脑部,如今时尔昏迷,时尔清醒,已是不能过正常人的生活,也算是得了应有的惩罚了。”

    “既然你也认为你那个徒弟做的不对,为什么还要来中原找我麻烦?”

    那贼倭道:“我一生都在与人决斗,在我扶桑国,已是再无敌手,所以,听阿倍比罗夫说起你,就忍不住来找你了。”

    我冷哼一声,道:“这么**?还扶桑无敌手?你以为你是宫本武藏啊?”

    那贼倭这下真惊异了。一脸的兴奋。

    “阁下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然后我的名字都已经传到大唐朝来了吗?”

    我了个去!

    你特么别告诉我你就是宫本武藏啊?

    那人不是早就死了么?

    就算没死,哪有你这么年轻的?

    那贼倭已是对我行了一个武士礼,说道:“在下宫本武藏,敢问先生名讳?”

    真特么太乱了啊!

    这个世上有一个李白乱入还不够么?

    还要多出个宫本武藏来做什么?

    我没好气的说道:“我是李白。。”

    宫本武藏听后大喜,“早就听闻中原有一个叫李白的剑仙,原来就是阁下,只是。。。。。。。。。”

    “我话还没说完呢!”

    我打断宫本武藏的话,“我是李白的徒弟,叫李祖宗,你叫我祖宗就行了。”

    这贼倭真特么能扯,你活着的时候,有李白么?你就听说了?

    “哦!原来你不是李白君啊!我说实力怎么没有传说的那么厉害,祖宗君,不知道你师父的功夫如何?”

    “你是说我师父?以前的我十个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那我一定要去请李老先生赐教啊!”

    宫本武藏已是兴奋的不行,冲着我问道:“祖宗君,不知道李老先生身体是否还硬朗?能否与我一战?”

    我当时就呵呵了。

    看样子这个宫本看我的年龄快有四十了,就以为李白是个老头子,还怕不能跟他对打。

    还真特么是个武痴!

    看他的样子,不打赢李白,是不会罢休的了。

    幸好劳资聪明,把李白推出来顶缸,不然岂不被这个宫本武藏给烦死?

    我淡淡的说道:“你放心,我师父岂是常人?他老人家驻颜有术,看着也就二十来岁。”

    宫本武藏大吃一惊:“祖宗君,大唐武术真这么神奇?可以练到返老还童?”

    废话!不然怎么当你祖宗?

    我白了宫本武藏一眼,说道:“等我到了六十,我师父也会传我这个密法,到时我也看上去和我师父一样年轻。”

    宫本武藏听我这么信誓旦旦的说话口气,当场就信了,开口又问我:“祖宗君,那我要怎样才能与你师父一战?”

    我哎的应了一声,回道:“要找我师父比武倒也简单,他现在就在长安城,只要我们上去,应该就能遇到了。”

    宫本武藏大为欣喜,急急的说道:“祖宗!那我们快上去吧!”

    这货连君字或者先生之类的尊称都不用了,看来果然是捉急滴狠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