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长安惊变16
    对面明世隐看样子已是不想再多说,手一招,六道身影就闪现到明世隐的身后。

    蓝、紫、红这三个我已是照过面了,另外三个倒是头一次见。

    就是不知道那次那个黑使现在为什么没来。

    明世隐邪魅一笑,轻声说道:“动手!”

    那六个尧天圣使就冲上前来。

    一众金吾卫立刻把武则天围得里三圈外三圈,层层保护起来。

    狄仁杰第一个就走上前来。

    看狄仁杰的样子,与这个明世隐恩怨颇深的样子,刚才明世隐出现的时候,狄仁杰就有些咬牙切齿,估计是吃过什么亏吧?

    这个时候,自然就更不会和他们客气。

    只见狄仁杰左手一挥,就是六道冰剑朝前飞出,把尧天六使一下子就阻在了门外。

    咦?这是什么新招式?

    没见这小子以前用过啊?

    明世隐这时脸也有些冷了,又大喝了一声:“动手!”

    这小子有毛病吧?

    一句话还连着说两遍?

    这是得有多急?

    你以为多说几遍就能打进来了?

    然后我就看到狄仁杰本来前冲的身体突然一顿,然后就见他回头一刀刺去。

    迎着他的,是一双充满矛盾、充满泪水的脸。

    狄仁杰回刺的刀也是放了下去,眼里写满了为什么。

    身体一软,就朝着地上倒去。

    我看到狄仁杰背上,赫然插着一把短刀!

    而站在狄仁杰身后的,正是阿离!

    阿离!!为什么会是阿离??

    “阿离!你疯了吗?”

    我冲上前去,一把抓住阿离的肩膀:“他是狄仁杰啊!最疼爱你的狄仁杰啊!”

    阿离此时也是瘫软在地,扶着地上的狄仁杰颤抖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我也不想的。”

    这时早有金吾卫上前来给狄仁杰把脉,探了下鼻息和脉像后,大声说道:“还活着。”

    然后就把狄仁杰架着拉到后面去治伤了。

    至于阿离,则全无反抗的被金吾卫捆了起来,犹如一具活尸。

    也被金吾卫给押到了后面去。

    “身为尧天黑使,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

    明世隐冷笑着说道。

    “什么?你是说。。。。阿离就是尧天黑使?”

    我实在不敢相信,这么个可爱的女孩子,就是那个在路边斩下马头、划出生死线的黑使?

    在石林里发现我行踪,围攻我的人

    “l黑色,代表死亡。“

    明世隐说道:“她复姓公孙,与唐家,乃是世仇,她一出生,就被赋于了复仇的使命!她不是黑使,谁还能是黑使?”

    “你们尧天的觉悟就是灭情绝性、六亲不认吗?让这么小的女孩子背负这样的使命?”

    我愤怒的喝问明世隐。

    “咦?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难道是想加入我尧天组织?”

    靠!就不应该和这种卑鄙的货色多废唇舌!

    我抽出唐刀,直指明世隐!

    “也别玩花样了,我们一决生死吧!”

    明世隐邪邪的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而且,我手下很多的。”

    我靠!

    既然知道我不是你对手,还让手下来?

    我还想再说什么,尧天六使已经攻了上来。

    我双手斜持唐刀,腰间发力,暴喝一声:“迎风---一刀斩!”

    这迎风一刀斩被我用成这样,也算是开历史先河了吧?

    尧天六使没想到我一个照面就使出了绝招,在迎风一刀斩之下,顿时有两个倒在地上,两个扶着另两个踉跄着后退。

    这一刀,尧天六使,两死两伤!

    而且,刀气顺带着还把前排的军士伤着了十几个。

    一众军士忙往后退去,生怕再被波及。

    明世隐惊异的说道:“不错嘛!果然还留有底牌嘛!不过,杀死我两个尧天圣使,你也已经是个死人了。”

    我唐刀一斜,冷冷的说道:“我就在这里,等你来杀!”

    本来要冲上来的军士,被我这一刀的威力所慑,一时竟不敢上前。

    明世隐说道:“你这一刀的威力不错,不过,不知道这样的招数,你能使几次?”

    我哈哈一笑,说道:“使到你那什么尧天六使死完,还是够的。”

    说着我又模仿当天阿离在路上的动作,唐刀在地上一挥,顿时出现一道深痕,我冲着前面的军士大喝:“过此线者,死!”

    军士们被这一喝,加上刚才那一刀的余波,果然是一时不敢再上前来。

    尧天红使此时已放下了受伤的蓝使,上前来冷声说道:“你不过是仗着突然袭击,才占了这么大的便宜,现在我就来看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

    我摇了摇头,说道:“你不是我对手,可以不必来送死。”

    对面的明世隐被气乐了。

    “你个老小子还挺会学人说话的嘛!”

    我不置可否的看了明世隐一眼,只是不说话。

    明世隐看了看情形,也知道不把我打趴,一时是攻不进大殿了,就大笑着说道:“好!就让我陪你玩玩。”

    说着,明世隐右手手指微曲,掌心凝出一个紫色的圆球,右手一招,就好像有了强烈的引力一般,五六个军士就被吸往明世隐的方向。

    明世隐右手又是一挥,这五六个军士就不由自主的朝着我飞了过来。

    靠!

    这是什么见鬼的招数?

    人都被砸过来了,我能不砍吗?

    如果不砍,刚才我说的话就形同与放屁了。

    而且,叛军肯定会趁机冲进大殿。

    如果砍,这几个军士虽然不是完全无辜,可让我就这么砍,也确实挺嗝应的。

    两难之下,我还是举刀砍了。

    毕竟现在情况不同,狠着心也还是要砍的。

    哪知道还没砍完这几个,那边明世隐又是一波军士扔了过来

    靠!这小子还没完了?

    幸好这时几个金吾卫已经站在我的两边,把这些砸过来的军士都打到了一边。

    终于是解了我的尴尬。

    明世隐见此,倒也不再乱吸人了。

    而明世隐边上早就没有了军士站着,全都闪到了两边了。

    毕竟有谁愿意白白送死啊!

    这时明世隐右手突然一收!

    左手转过来与右手一合,双掌就朝着我这边一推!

    那一团紫球就离开明世隐的双手,朝着殿门冲了过来!

    靠!还能这么玩?

    你这是要发龟派气功波呀?

    我忙举刀格挡!

    呯!

    紫球瞬间打在刀身上,一道强大的力量从紫球上传来!

    我一瞬间差点握不住刀,忙左手顶着刀头,两只手一起使力,还是没能顶住。

    咔!

    唐刀被紫球击成两半,然后打在了我的胸口。

    我被一下子击飞了三十多米远,胸口被打得凹了进去,整个胸口一片焦黑!

    我哇的一声喷出口鲜血,差一点就陷入昏迷!

    这时剩下的尧天四使已经趁机冲了进来,红使紫使立马上前缠住了李白,另两个则朝金吾卫杀去。

    金吾卫虽说也是百里挑一,却仍不是尧天圣使的对手,一个接触之下,就被砍伤了三五个,而门外的明世隐则大声喊道:“殿门已开!入殿杀敌一人者,赏百金,官升一阶。”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门外的军士们一听,自然就杀气腾腾的冲上前来!

    反正也是个反叛的死罪,不如搏一搏呢!

    随着一众军士们的杀入,大殿的防守阵线终于是被打破。

    看来,这次是万难侥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