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长安惊变17
    随着殿门大开,叛军们纷纷涌入大殿,金吾卫倒下的越来越多。

    李白本来还有余力援手金吾卫们,以解燃眉之急。

    在随之的另两个受伤的尧天圣使也加入围攻后,李白一人对上四使,一时倒也收拾不下他们四个,虽然不会败,却也是没有可能再去给金吾卫们帮忙了。

    只有李元芳一个人领着一众金吾卫组成一个简单的阵法,艰难的阻拦着叛军的猛扑。

    而我和狄仁杰则只能躺在一边看着干着急。

    狄仁杰更是勉强提着气在一边嘶喊。

    看来阿离这一刀虽然伤了狄仁杰,却倒也刺得不深,并不会致死,一时倒也安心不少。

    可是,随着叛军不断的涌入,金吾卫们都是顶不住了。????金吾卫再强,也顶不住对方人多啊!

    你砍一人三刀,却有十人砍你一刀,却哪里挨得住?

    过不多时,金吾卫已是严重减员,本来三千金吾卫,经过几番变顾后,如今却只有200多人了,而且个个身上都是伤痕累累,随着挥动刀剑而不断的流出鲜红的热血。

    这些金吾卫们其实早已疲惫不堪,如今也只是凭着一股子忠心的坚持,才没有倒下,不过,也终究是支撑不了太久了。

    败局,似乎已定。

    这时武则天淡淡的说道:“够了!都住手吧!”

    随着武则天的开口,不但金吾卫,就连叛军们也都纷纷放低了武器。

    不愧以后的中国第一代女皇帝!

    虽然是听着挺柔弱也并不响亮,却仍是镇住了所有的人,哪怕他们现在是在造反。

    武则天说着就排众而出,慢慢的走出了金吾卫的保护圈。

    “娘娘。。。。。。”

    狄仁杰悲呼一声,似乎是明白武则天此时出声让众人停手的原因。

    武则天摆了摆手,轻声说道:“怀英啊!已经够了!不必再为了我,而再付出这么多忠诚的鲜血。”

    一众金吾卫全都悲声嘶喊:“天后娘娘!!”

    “可以了啊!天后娘娘。”

    明世隐已是来到武则天身前,邪笑着说道:“都到这个时候了,再收买人心是不是太晚了些?我的天后娘娘?”

    武则天看着明世隐,淡淡的问:“现在你赢了,你到底想要什么?不单单是想要这个还不知功用、不知道在哪里的方舟吧?难道你还想当皇帝?”

    明世隐哈哈大笑道:“不愧是天后娘娘,是最了解小隐心思的人啊!”

    “你可是我从小养到大的,我还不了解你吗?只是有时候,野心要配得上实力才行啊!”

    “可惜的很,这次天后娘娘却是没猜中小隐的心思呢。”

    武则天也笑了笑,说道:“皇帝都不想当,那小隐你到底想要什么?”

    明世隐看着武则天,右手手指指头武则天:“我要你。”

    “我?”

    武则天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甚至都笑弯了腰。

    “你想要我?我都能生出你来了啊,小隐。”

    “媚娘,自打我八岁那年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疯狂的爱上了你,心中暗暗发誓:此生非你不娶。”

    明世隐说着说着居然就气愤了起来。

    “为了你,我苦练功夫,奋勇杀敌,做一切你想做成的事,可是你,无论我表现的再怎么优异,再怎么无敌,你都只是当我是小孩,哪怕我的打扮都是学着打扮成你,你也从来不把我当成一个男人来看。可我如今已经长大了啊!你看!我有喉结了,我有胸毛了,我一次甚至能坚持一个多时辰,没有一个女人能承受住我。”

    明世隐说着说着就感觉有些疯颠了,竟然当众拉下了裤子!

    “媚娘你看!你看看!我已经是一个大人了!已经是一个男人了!”

    武则天倒是一直看着明世隐,见明世隐把裤子都褪了,也没见面色有什么改变。

    “小隐啊!无论你表现得多么优异,在我眼中,你永远都是那个因为一个馒头就要杀人的小隐啊!你在我心中,是永远不会长大的啊!”

    “不!!!”

    明世隐越发疯颠!

    “李世民可以,李治可以,就连薛怀义沈南蓼都可以,为什么我就不可以?”

    “因为我不愿意啊!”

    武则天说道:“你还真是一个孩子,为了这种不可能的事,就敢发动反叛?”

    “我就是不服!我就是要得到你!”

    明世隐激动的说着,这时竟走上前去,张开双手,竟是想要一把抱住武则天!

    武则天看着走上前来的明世隐,眼中隐隐透露出一丝怜悯。

    然后武则天双手奇异的一舞,一道冰蓝色的光就闪现出来!

    瞬间就充满了整个大殿!

    我突然发觉周围都变得安静了,哪怕一点点的声音都没有。

    而且我发现我连想动一下手,哪怕手指头,都做不到。

    我看了看前方,每一个人似乎都被下了定身术似的,一动不动,如同木头人一般。

    就连明世隐,都如木雕般伫在当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我看见武则天正慢慢的向着明世隐走去。

    为什么只有武则天能动?

    然后想起了刚才的那一道蓝光。

    不会吧?

    难道武则天才是真正的高手?

    这一切,都是武则天刚才发出的蓝光造成的?

    “小隐啊!你为什么不想一想,我能把你培养起来,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呢?你喜欢我?我一直都知道的。你想造反?我也是知道的。我只是想看看,到底有多少人想要反我而已!我还真是要谢谢你啊!让这些隐患自己跳出来,也省下了我一个个去查的时间呢!”

    武则天说着,已是到了明世隐身边,螓首轻附在明世隐的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轻声说道:“其实你想要我,很简单,只要晚上来我的寑宫就可以了。可你偏偏用了这个最笨的办法。”

    我眼看着明世隐双脸先是通红,再是铁青,然后一片灰白。。。。

    武则天此时已后退半步,大声说道:“叛我者!皆死!”

    随着武则天这话一出,大殿门口立刻涌入无数的禁军,把一众反叛的军士和尧天众使全都绑了起来,刘仁轨、明世隐二人更是五花大绑,被押到武则天身前。

    这时我们才发现我们能动了。

    一个金吾卫立刻把那个盒子捧到武则天面前。

    武则天却是一挥手,轻声说道:“扔了吧!”

    那个金吾卫一愣!

    全场的人,包括明世隐都是一愣!

    这是整个大殿里搜出的唯一的东西,极可能是那个神秘的方舟,为什么武则天却让人扔了?

    武则天似乎是看出了众人的不解,居然解释了起来。

    “这个木盒,是我自己做的,里面什么都没有。至于为什么打不开?因为本来就是一块实木啊!不拿刀劈,怎么打得开呢?”

    刘仁轨抬头问道:“难道?这只是一个引我上钩的计谋?”

    武则天点了点头,说道:“还不算太笨,可惜却是发现的太迟了。”

    武则天冷冷的看着刘仁轨:“你以为你在周留所做的一切,我会不知道?你以为私自留下夫余丰的命,就可以控制整个百济?就能凭着百济的力量翻身?你都六十好几的人了,为什么还会这么天真?”

    武则天打了一个响指,大殿门口就走出来一个人,还没进门就跪下朝着武则天叩头,一步三叩首的到了武则天身前。

    我定睛看去,不是夫余丰那矮胖子却又是谁?

    刘仁轨面色灰白,指着夫余丰大声骂道:“你这个没用的软骨头!如此误我!”

    又转头指着武则天骂道:“想我堂堂大唐朝,竟要败于你这个妇人之手!真是时不与我啊!”

    这时早有金吾卫上前来甩起刀鞘一下子打在刘仁轨的脸上。

    刘仁轨当即半边脸高高肿起,牙齿也是被打掉了几颗。

    这个金吾卫却是仍不收手,估计是想起了自己众多枉死的兄弟,举起刀鞘就要朝着刘仁轨的脑袋打去。

    这时大殿门口响起了一个声音。

    “住手吧!媚娘,你还不满意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