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长安惊变19
    第六十七章长安惊变19

    狄仁杰的表情其实不但在阿离眼里,更在武则天的眼里。

    武则天眼中明显的闪过一丝失望。

    不过很快就隐去了。

    狄仁杰还在愁肠百结的时候,一众金吾卫却是已像虎狼般的朝着阿离扑去。

    这只是一个曾经的歌伎,如今是一个魔族,更是天后娘娘点出来的。

    虽然长得楚楚可怜,却哪有军功重要?

    更何况,这么好的表忠心的机会,他们又怎么会错过呢?????这样的小女孩子,对上我们这一群五大三粗、百里挑一的金吾卫,分分钟就能拿下了吧?

    可惜他们都打错了算盘。

    试想一个能把黑衣社、尧天组织,和许许多多各类的力量都整合在一起,把整个长安甚至大唐都玩得溜溜转的人,怎么可能是他们区区金吾卫能够战胜的?

    又怎么可能真的如表面看起来那样,只是个楚楚可怜、轻娇柔弱的小女孩呢?

    金吾卫们还没冲到阿离身前十米,就已经知道自己错的厉害,却是回不了头了。

    只见阿离伸手从后背抽出平时表演时用的花伞,随手往前方一甩!

    金吾卫们就感到一股子气浪冲着他们而去!

    十几个冲在最前面的金吾卫瞬间被气浪冲得倒飞而出,撞上后面冲上来的金吾卫,然后一群人全都翻倒在地,嗯嗯叽叽的,一时都是起不来了。

    其中一个被压着的金吾卫翻了几下也挣不开身,就去推前面的金吾卫,发现前面的人一动也不动,不由心中有些气恼,就用力的推了一把,然后就看到上面压着他的那个金吾卫一瞬间碎了。

    是的,碎了。

    就像砸在地上的石头一样,那个金吾卫碎成了无数块,散落了一地。

    那个金吾卫显然是被眼前的一幕给吓住了,一时脸色苍白的坐在原地,怔然无语,过了一会儿后,才哇哇的大吐起来!

    很快就有别的金吾卫上前查看情况,发现第一排的金吾卫全都已经死去,并且化为了碎块。

    一众金吾卫如今看向阿离的眼神就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了。

    他们哪里想的到,这个落玉坊的小歌伎,竟然是一尊杀神!

    他们之中有不少人,还曾看过阿离的表演呢!

    他们嘴里怒骂着,脚下却是在后退,眼神中流露出的,是恐惧!

    在狄仁杰身前,阿离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

    只是倒提着花伞,静静的站着,却给了在场的人无限的压力。

    就连李白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时武则天摆了摆手,示意一众金吾卫退下,金吾卫们才终于松了口气,纷纷迫不急待的向后退去。

    开玩笑,这么一尊杀神,就是离了十几米远,小命也是没有保障的啊!

    万一她心情一个不好,再挥一挥她那小花伞,这辈子就交待在这里了啊!

    武则天已是走上前来,对着阿离轻声笑了笑。

    “我们的事情,要怎么解决呢?”

    “我并不想与你为敌了,我只要带着阿杰走。”

    “你是说,你要带我一手培养出来的长安治安官走?”

    武则天又是轻笑了一声,说道:“且不说我同不同意你带走我的治安官,就你这些年杀了我这么多的人,在我大唐掀起这么大的风波,就连戊卫边疆的大军都被你悄悄带来了长安。又把我一手组织的尧天弄得七零八落,如今更是想带走我长安的治安官,你是不是因为长得太美,所以想得就这么美了?”

    阿离轻抚了下脸颊边的一缕秀发,对着武则天说道:“你所要的,你都得到了,我想办的,却一件也没办成。如今我不过是想走,难道你这个长安的主人还要留我过夜?”

    “过夜?”武则天妩媚一笑,“虽然这个大殿里什么都没有,不过我倒是希望你永远留在这里守夜呢!”

    我心中倒是相当的疑惑。

    明明方舟确实就在这个宫殿之中,不过现在却是在我体内了。为什么她们却说什么都没有呢?

    难道她们根本就不相信所谓救世方舟的传说?

    也许是她们找了几遍,却是不得其法,所以以为传说真的只是传说吧?

    倒是武则天更精明些。

    在她什么也没找到的情况下,当机立断就顺势把这个大殿当成鱼饵,以大殿为中心布出了一个针对魔族的大局来。

    当时的阿离可不知道这里什么都没有,仍是推动了计划。

    也许是想把方舟的力量拿在手中,希望以此对抗魔主吧?

    哪里料到在这个大殿里,被武则天给一网打尽了。

    阿离心里也知道,武则天做了这么大一个局,为的就是抓住或者杀死自己这个幕后操纵者,哪里会轻易放她离去?

    当下阿离也不再废话,看着武则天说道:“既然你想留下我,就别派废物来送死了,你我皆是魔种,不如我们战上一场,赢者得到自己想要的,输的人就听凭赢者处置,如何?”

    哎!这阿离真是傻啊!

    我心中想道:“如今武则天优势尽占,就是人肉血盘磨着你,千万人也能把你给磨死了,怎么可能给你这样公平对决的机会?”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总是偏向阿离的。

    也许是因为她长得较为柔弱?

    也可能是因为曾经不经意间有过亲密接触吧?

    “好!”

    听到武则天这一声好说出口,在场的众人也都是一怔!

    这武则天还真是大气啊!

    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会同意阿离的这种要求!

    “你赢了,不但可以完整的离开这里,还可以带走怀英。”

    阿离嫣然一笑,手间小花伞轻轻的打开,架在了肩膀上。

    如果换个场景,还真是一副优美的画面!

    “这里太小,我们出去吧!”

    阿离说着,已是往大殿门外走去!

    武则天倒也不怕她出了殿门就跑了出去,也许是女人更为了解女人吧,也有可能是狄仁杰还在大殿里,武则天根本不怕阿离逃跑。和李治轻声说了一会儿话后,就朝着殿外走去。

    随着武则天施施然走出殿外,花园里的阿离早已等的不耐烦,一伞就已朝着武则天扇去!

    武则天轻笑一声:“阿离妹妹,何必这么心急?”

    长袖一甩,一道无形的气浪就与阿离扇出的气浪撞在一处!

    轰!

    两股气浪一冲撞,就爆发出一股子冷冽的寒气带起地上的灰尘和青草,往外不断的涌出。

    周围的金吾卫和禁军全都被这股子寒流直接推出五六百米,有些已经身上扎着无数根草叶,当场就身死了。

    大多数被震晕了过去,只有离的远的,才没有损伤。

    一会儿后,灰尘散去,站在气浪中央的只有武则天和阿离了。

    而周围赫然形成了一个只有沙土,没有任何杂物的圆圈。

    武则天和阿离正于圈中对立,二人互望一眼后,同时一声发出娇叱,瞬间战在了一起!

    阿离以伞为剑,武则天舞袖成鞭。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

    二人又是当世不世出的美女,这一舞动起来,就让人忘了其中的凶险,只看到一幅唯美的画面。

    我自然也是贪婪万分的看着,目不转睛完全不足以形容我此时的状态。

    我已是整个人都沉醉进去了,周围发生了什么,是完全不知道。

    这样的画面,一般人就算多活几辈子,只怕也是没有机会看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