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大逃亡3
    我看着天上有些毒辣的太阳!

    秋老虎还是很有几分酷热的,我们六人却感觉心里拔凉拔凉的。

    我本来就不是很机灵的人,跑了整整一夜加一个上午,现在又出了这一档子事,我脑子里是一点想法都没有,只好求助般的看着李白。

    李白想了想,说道:“撤吧!我们原路退回去应该是最安全的。”

    “可是追兵可能就在身后了啊!这样直接原路退回去,正面撞上可就麻烦了。”

    李元芳急着说道。

    “那怎么办?”我问。

    “要不。。。。我们从侧面走?”

    林微微试探着说。

    侧什么侧?

    再侧也在这座山上啊!

    “这座山真的是太诡异了,我们还是先离开再讨论吧。”

    阿离轻声说。

    阿离一开口,果然就没有人再反对了,我们顺着来时的路就下山而去,一口气就跑到了小镇口。

    “夺!”

    一支羽箭钉在了我的脚前,翎羽正在不断的抖动着。

    前方一片片明亮的刺眼的碎光光正在闪动。

    远远的,我们还能看见一驾凤撵在千米之外高高立着,我极目远眺,就能看到撵里坐着的人,那张绝美的脸上还有一丝带着冷意的笑。

    武则天!

    她终于还是追来了。

    夺!夺!

    又是几只羽箭朝我们射来,我们自然转身就跑。

    这次武则天学聪明了啊!

    离得我们远远的,根本不给我们机会出手!

    难道要和几万人对杀吗?

    就算不累死,刀也卷口了好不好?

    既然不能硬拚,我们只能选择逃跑了。

    山上有古怪,我们不敢再上,就在小镇里捉起了迷藏来。

    无奈小镇实在是太小,没玩多久,小镇就随着军士的不断涌入而无处可藏,没办法,虽然明知道有古怪,也只好再一次进山了。

    匆匆的跑到了山腰,就见大批的军士也到了山脚下,那架凤撵也是远远的吊着在后面跟来。

    我们看着前方连绵不绝的山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问我怎么办?

    跑呗!

    已经不记得翻过了几个山头,军士们还是契而不舍的在后面跟着。

    妈蛋!

    古人的耐力都是这么好的么?

    我们实在是扛不住了,就着山顶上坐了下来,都饿了快两天了,我都已经头晕眼花,好在时间也是挨过去了,再有一天,传送石就能充满能量了。

    到时就可以回归现实,远离这唐朝马拉松。

    天色已渐渐黑了下来,这倒是方便了我们躲藏。来搜寻我们的军士们都点起了火把,漫山遍野的火光就是一个个定位器啊!

    这下我们倒也不急了,反正看火把就能知道你们在哪里了,而我们这边啥子照亮的工具都没,反正我们能看得清啊!这玩意儿也用不到。

    我们只要看着火把到了哪,再往别处躲就是了。

    “但愿你的那个什么传送石真的有用,不然,我们就全都会饿死在这片山林里了。”

    李白对着我轻声说道。

    “安啦!”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墨子有着莫名的信心,总觉得这老头不会骗我。他说三天,应该就一定会是三天。

    等等!

    不对啊?

    那时这老头不是说要等到我和方舟完全融合后才能使用其中的力量么?

    为什么现在却能充能?

    这死老头不会一直都瞒着我什么吧?

    这可不行啊!

    我决定要问个清楚。

    “喂!死老头!出来!”

    “什么事啊?”

    墨子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在我脑海响起:“没事别打扰我做实验。”

    “我就问问你,你当初说要等方舟和我完全融合了才能使用,还说要三五十年,现在为什么又可以使用能量给传送石充能了?”

    “咳咳。。”墨子干咳了两声,貌似有点尴尬的样子。

    “那个。。。。。这个。。。。。”

    “都七老八十了,说话还不能利索点?”

    “是吸收了毁灭者的能量,所以才有能量来做些事情的。”

    “什么时候吸收的啊?我怎么不知道?”

    我大奇。

    “那个。。。。是在那个。。。。。。它要爆炸的时候。”

    “爆炸?”

    且容我想想。

    哦!对了,那时墨子这老头确实说过要吸收什么能量来着,我也没记太清,一心只想着什么消除爆炸了。

    “咳。。。这个。。。。。虽然我拿了大头,但你也不是没有好处的,你修炼的功法不是也提升了好几级了吗?”

    靠!

    不提还好!

    尼玛!

    原来劳资那天在长安皇宫裸奔,全特么是你这死老头的“功劳”啊!

    害劳资出了这么多的洋相,能量你还拿了大头?

    我刚想说什么,墨子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这个嘛!功力陡升,肯定会有些副作用的。至于你那个什么奔,那都是意外嘛!”

    哎尼玛!

    忘了这老头是在我脑海里,可以直接读我的想法的。

    虽然以前就知道,可我还是感觉浑身不自在,哪怕只有一点点想法,这老头就能知道,我和裸着站在死老头面前有什么区别?

    “行了行了,不扯这个,就问你充能什么时候能好。”

    “这个我可以更加快一点,今晚子时应该就能使用。”

    这还差不多!

    我嘟囔着退出脑海世界,对着李白做了个耶的手势!

    李白一脸蒙逼!

    这货刚才就坐着一动不动,问话也不理,就跟个木雕似的伫着,现在又突然做出这样古怪的动作,不会是因为打击太大,得了疯魔症了吧?

    我看到李白怪异的眼神,尴尬的收回手指。

    “没问题的,今晚子时就可以离开。”

    李白现在对我好像完全没有信任了,摇了摇头说道:“但愿如此。”

    “咦?山下的火光怎么突然变暗了些?”

    林微微这时在一边突然开口说道。

    我听到林微微这么说,也顺着向山下看去。

    还真是的呢!火把的光好像突然就变暗了。

    “不对!”李元芳说道:“不是火光变暗了,而是起雾了。”

    起雾?

    是哦!这里是山区嘛!大晚上的起个雾再正常不过了。

    “这雾有古怪。”

    狄仁杰在一边轻声说道。

    阿离也是点了点头:“突然就起大雾,就不正常了,而且,这雾好像还有阻隔声音和视线的效果。你们再看山下,火光是不是越来越淡了?”

    我又向山下看去,还真是。火光已经蒙胧起来,不知道的都不会以为是火把的光,而会以为是萤火虫了吧?

    “太好了!”

    我开心的叫道:“这简直就是为我们起的雾啊!老天爷终于开了回眼!”

    李白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我。

    “你是猪吗?这突如其来的雾,我看八成是人为的,而我们也被罩在了里面,看来,施雾之人所图甚大啊!”

    呃?

    “为什么就不能是来帮我们的人呢?”

    我不服的辨解。

    “你特么在长安还有朋友?”

    李白嘲讽我。

    好像确实没有。

    “那也可能是狄仁杰或阿离的朋友呢?他看到我们身陷险境,所以来帮助我们啊!”

    狄仁杰略带尴尬的笑了笑:“这个真没有。”

    “为毛?”

    我很是惊讶:“你堂堂长安首席治安官,大理寺丞,居然没有朋友?”

    倒是林微微向我解释起来:“你见过以前八十年代时管计划生育的人可有什么真正的朋友吗?”

    这比喻,太特么贴切了!

    我爸生前就是管计划生育的啊!

    活着的时候当然都是讨好,死了就再没有人理了,而且还在背后漫骂不止呢!

    看来,狄仁杰名气听着很大,其实就是一城管队长啊!

    哪有小商小贩不恨城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