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吃人的山
    穿过骨坑后,前方的通道渐渐曲折起来,并不如刚才进来时的通道那般平直,而是有高有低,通道也是忽窄忽宽,而且还迷漫着一股子水气,感觉上相当的潮湿。

    嗯!怎么说呢?感觉上有一些阴冷,就连玉石发出的光都阴暗了许多,带了些许冷意。

    “你慢点啦!等等我。”

    后面传来林微微略带惊慌的声音。

    小女孩是害怕了吗?

    我心中哈哈一笑,但也没有过于理会,毕竟后面还有阿离李白他们在嘛!

    又走了几步,我就发觉背后有一只手来搭我的肩。

    哟?这妹纸追上来挺快的?

    应该是害怕了吧?

    我正想回头调笑几句,搭上我肩膀的手就慢慢的朝我的脖子上缠来。

    “别闹。”

    我假作生气的回身,然后就看到离我十几米远的林微微正在闷头朝前走,而我身后却是什么都没有。

    咦?怎么回事?

    还没等我想明白,我脖子就猛然间一紧!

    这一勒,把我勒得差点窒息!

    整个人就被勒着脖子吊了起来。然后就被向上拉去,一直被拉到通道顶部。居然还在向上。

    很快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而且还不能呼吸,只能靠着体内的真气强撑着。

    就这样不知道被拖来拖去的拖了多久,我感觉到脖子上突然一松,人就整个掉了下去!

    “呯!”

    本来就缺氧了很久,又经这么一摔,可把我给摔得个七荤八素的。

    晃了晃脑袋,我四处打量了一番。

    靠!这不是刚才我们刚离开不久的白骨坑吗?

    我怎么又被拖着回到这里来了?

    “呯!”

    “呯!”

    我还在奇怪的时候,洞顶就接连不断的掉人下来。

    其中一个更是直接掉在了我的身上。

    看着那张惨白的脸,不是林微微却又是谁?

    我推了一把林微微,她居然没有任何反应,我试着探了一下她的鼻息,居然没有?不会是被勒得背过气去了吧?

    这下我急了,忙给她做胸压,一股子柔软而富有弹性的手感顿时顺着手掌传了过来,我这时却是没有心思去体会这个,狠狠的按了几下后,还是没有反应,我就更急了起来,就低下头去准备给她做个人工呼吸,哪知道这时林微微居然就醒了。

    我现在人是跨坐在她身上的,两只手正放在她的胸口,脸更是离她不足三公分,嘴还是呶着的。最要命的是-----随着她回复呼吸,胸口也随着起伏起来,然后我的小兄弟就不争气抬起了头来。我的小兄弟已经饿了太久了啊!

    这么近的距离,我们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鼻息。看着她扑闪的眼睛里明显有一丝不可思议,然后转变成慌乱,脸更是一下子红了起来。

    “不能在这里。。。。。”

    呃?这该怎么解释?

    我只是想给你做一个人工呼吸啊!

    我忙双手离开她的胸,人也坐了起来,双手连连摆动:“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林微微脸色更红,也是一下子坐了起来,一时竟是不说话。

    待得林微微起身,我忙站了起来,试图脱离这份尴尬,然后我就数了数,一,二,三,四,五。不正是我们一行人吗?

    居然全都中了招,被扔回了这个骨坑里?

    不对!李白不在!

    看来他是提前发现了不对,应该还在前路。

    可是现在前面只有他一个人在了,应该会更危险吧?

    我忙招呼着众人再次向前跑去。

    这时身后又传来阵阵扑通扑通的声音,我忙回身去看,却是一个个禁军从洞顶掉落下来,且都生死不知。

    看来,武则天的人,也受到了攻击。

    这一下我为难了,救他们吧,现在他们是敌人啊!

    不救他们吧,总不能眼看着同类被怪兽就这样变成一具具白骨吧?

    这次我终于看清楚了,刚才缠着我脖子的,居然是一条条的树根!

    这特么是什么品种的树啊?

    居然连树根都能攻击人的?

    我此刻也终于明白骨坑里的累累白骨是怎么来的了。

    全是这些树根在做崇啊!

    也许连山上的树枝都会攻击人,不然怎么解释武则天的禁军也被拖到地下来了呢?

    只是为什么会是一堆白骨,这一点一时还想不通!

    现在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在知道是什么袭击我们后,对付起来就简单多了,我挥舞着唐刀,把这一片长出来的树根全都给削断了。

    众人自然也不会再中招!

    在削完树根后,我们又向前追去!

    不能放任李白一个人在前面啊!

    虽然他武功高强,也怕双拳难敌四手不是?

    最主要的是,我们都不知道前面还会有什么幺蛾子出现啊?

    十几名钟后,地势又是开阔起来,摆在中间的,赫然又是一个深坑!

    与刚才那个不同的是,这个深坑里并没有白骨,而全是腥红的液体,也不知道这个坑到底有多深。

    一股子刺鼻的血腥味不断的钻进我们的鼻子里,让人不由得想要做呕!

    我草草的打量了一眼血池,发现里面并没有任何东西,倒是左边有一些血色的脚印,在地上一串串的,触目惊心。

    这一条路过来后,通道开始四通八达,密密麻麻的数之不清。我们沿着血脚印一路追去,十几分钟后,就听到前方有打斗的声音传来。

    我们自然是加快了脚步!

    前方倒提着长剑的,正是李白!

    李白此时的脸色真的很白,就连握着剑的手,都已是发白,而在和李白对打的,却是一种从没见过的怪兽。

    嗯!怎么说呢,看着就像一只树妖!

    我们当然是立刻就支援李白了。

    此时树妖甩动起它全身的树枝,又粗又长,舞得是密不透风,我们硬是近不得它的身。它还时不时的抽冷子来几下突刺,搞得我们一时狼狈不堪。

    这时李元芳双手交错狠狠往前一挥!

    一道超大号的血轮就哧拉拉的飞了过去!

    顿时把树妖的藤蔓削断了不少。

    这时阿离已是挥出小花伞,一朵朵桃花在山洞间绽放,瞬间就占满了整个空间。

    桃花一接触到树妖就引发剧烈的爆炸!

    一时间山洞里轰鸣声不绝!

    把个树妖炸得是东歪西倒,不多时身上的藤蔓就所剩无几了,而且身上还到处都是伤口,流出绿色的血液来。

    “又是你们!”

    这时树妖竟然开口说起话来。

    我去!

    还真是个成精的妖怪啊!

    不过。。。“又是?”又是是几个意思啊?

    难道这个树妖以前还见过我们不成?

    可我是完全没有印象啊?

    然后我就看见阿离脸色有些不大对劲了,她木木的盯着树妖,面露骇然之色,张大了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却是僵在了那里。

    看来这只树妖认识的是阿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