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序章
    地府,阎罗殿内,青面判官瞄了一眼下面跪着的青年,不顾他那懵逼的眼神儿,高声宣读:

    “罗阳,男,享阳寿35年。醉宿猪圈,猝于肥猪践踏。生前。。。”

    后面说的什么,罗阳已经完全听不见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那句话:

    猝于肥猪践踏。。

    肥猪践踏。。。

    这还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想他罗阳13岁辍学,子承父业,杀了20多年的猪,万没想到,多喝了几杯而已,最后竟是死于自家猪蹄之下。哈,他自嘲一笑:

    “死吧死吧,反正这辈子也没什么好活的,来世投个好人家重新来过。”

    正想着好事儿呢,耳边再次传来青面判官的声音:

    “兹于罗阳生前杀戮过多,判,投畜生道,转世为猪,以警世人。”

    这句话宛若一声惊雷,砸的罗阳一个趔趄,他差点就要上去揪住判官的耳朵,想要问问他,问他是不是脑子有病,杀个猪还算犯法了呗?他是万万没想到,自己跟猪这得修的是几百世的同船渡,才会被猪给害成这样。你说这被猪踩死算个屁的惨,连下辈子都t得转世成猪这才叫真正的惨好吧。

    他大喊,大哭,甚至满地打滚,可没用,别说这地府他没亲戚没朋友没个叫李刚的爹,就算有那也没人判官官儿大。

    这时,左右站出了应诺的牛头马面,用叉架起他软成一团的身子,直奔忘川河而去。没得多久,来到忘川河前,嚯,一座百丈宽的大桥横跨两岸,那桥头的碑上奈何桥三个篆体大字历历在目。碑旁立着一个破破烂烂的小棚子,里面架着的那一口大锅,让罗阳联想到了地狱里炸人那玩意儿。。

    仔细看去,锅中绿旺旺的翻滚着的不明液体让罗阳松了一口气,绿色的,纯天然,看着不像是要炸我的样子,哈哈。

    没人管罗阳的苦中作乐,锅边上站着的一个中年妇人拿着一柄银勺正在不停搅拌着。

    牛头望着这一幕,与马面相视无语,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对那妇人说道:

    “我说孟婆,你这又是在弄啥哩?”

    那中年妇女,也就是孟婆,手里的银勺停了停,抬头一看,顿时眼前一亮,也不回答牛头的话,直直的盯着木然的罗阳道:

    “这是刚到的新人儿?哈哈,还真是巧了,我这新药正愁没个试验的,你就这么贴心的给姐姐送来了。”

    牛头脸色一变,将同样吓了一跳的罗阳向后拉了拉,压低了声音:

    “我说孟婆子,上次那个被你弄疯掉的魂儿,好不容易糊弄了过去,你还要来?我告诉你,这可不行!”

    看着眼睛都立起来的牛头,孟婆嘿嘿一笑,枯黄的食指轻轻摆了摆:

    “别说的那么肯定,你欠我那五百万冥币可是现在想还了?”

    牛头两眼一瞪,在孟婆哼了一声后瞬间萎了。他黑着张牛脸,却不得不用那假的不能再假,丑得不能再丑的大脸生生挤出一丝笑容,冲着孟婆低声细语:

    “那个,那个钱会还的,这小子罗阳就先交给你,但你可别玩残了,要不~”说着指了指阎罗殿,见孟婆会意,便继续说道:

    “别说我们兄弟不帮你,只要不玩残,其它您随意!”说罢还向孟婆挤了挤眼睛,似是意有所指。

    孟婆脸色一黑,牛头二人瞬间消失,只有远处传来的声音:

    “孟婆子,别忘了是投畜生道,转世身是猪,是猪~~”

    是猪两个字久久回荡在河边桥头,恨的罗阳想把那牛头给一把掐死。

    过得一会儿,孟婆感觉火候差不多了,用银勺舀出一些纯天然,轻轻晃了晃,满意的一手拽起罗阳,趁他反应过来之前一气儿塞进了他的嘴里。

    罗阳此时也稍稍回过了神儿来,拼命的挣扎咒骂,然并卵,孟婆的手就跟如来的五姑娘似的,牢牢将他攥在了手心儿里。也就过了半盏茶不到的功夫,罗阳的双手渐渐停止了挣扎,双目有些呆滞的望着前方,他感觉到一股滚烫的热流正在自己体内来回游荡,自己都快要被烧死了,却偏偏没有疼感,记忆也正在慢慢消逝,他记不得自己从何而来,将要往何方而去,而魂魄的颜色也在逐渐向着一种乳白变化,形状缓缓从人形变成了一个球体。

    孟婆双眼放光,不顾那球体散发着能将她融化的热量,激动的隔空捧着罗阳魂魄,嘴中喃喃自语:

    “老天,我终于成功了,纯阳魂体,这就是纯阳魂体。自从得到那无名配方以来,我研究了整整三百多年,终于做出了让纯阴体质的魂魄转变成纯阳魂体的药剂,哈哈,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返阳,享受那阳光的温暖了,唔哈哈哈哈。”

    话到最后,孟婆的表情已经有些疯癫,她很想现在就吃药,但她知道还不是时候,这种事绝对违反了天条地规,不能被人发现。她还要做出一些安排。

    孟婆迷离的望着罗阳变化而来的球形魂儿,低声自语:

    “可怜的小子,你这是犯了什么罪,竟然要被转世为猪这么惨,咯咯,你帮了婆婆这么大的忙,婆婆可得有点表示。”

    说着,从身上取出一个白色蓝底儿的小瓷瓶,从中吹出一股香气,这香气就这么晃晃悠悠的飘进了罗阳的魂魄里,但并却没什么变化。孟婆也不在意,她将小瓷瓶收了起来,手托着高高悬着的魂球直向轮回石壁而去。

    不过一会儿,孟婆来到轮回石壁之前,这石壁呈圆形,半浮于空中以圆心为界分成六份,正是轮回六道。孟婆于此地已是熟的不能再熟,单手浮举着罗阳魂球,冲他小声嘀咕:

    “小子,不管你犯了啥事儿,你这份情婆婆得还,虽然你将变成只猪,但带着记忆的猪,婆婆还是很好奇能活多久的。嘿嘿,现在你我两清,一路走好。”

    说完,对着罗阳魂球隔空轻轻一点,罗阳便直直向着畜生道而去。

    便在此时,坐镇地府闭目养神的阎罗王猛的睁开了双眼,口中喝道:

    “大胆!谁人敢把未清记忆的魂魄投入轮回!?”

    说着,一只阴气组成的百丈大手出现在了轮回石壁之上,冲着罗阳魂魄一掌抓去。

    孟婆一惊,顾不得其它,一个纵身向着来路返回,她可没想到,阎罗王的感知这么敏锐,这时候被抓在现场那就完蛋了,赶紧逃掉才是正经,至于罗阳,她可管不了这么多,只能让他自求多福了。

    罗阳这时仍处于昏昏噩噩的状态,又哪里知道魂飞魄散就在眼前。眼看着大手直贯而下,就要将他一掌拍死,那大手却从触到罗阳的地方开始逐步模糊,如同一缕轻烟,眨眼失去了踪迹。

    “嗯?纯阳魂体!”

    阎罗王发出一声惊诧。与此同时,罗阳的魂魄终于飘进了畜生道内,但却在进入的刹那,与整个轮回石壁都散发出了同样乳白色的耀眼神光,罗阳的魂魄就此不见。。。

    d看小说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