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母亲与新家
    哼哼式的笑声渐渐停息,罗阳的目光有些复杂的凝滞在了母猪的身上,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去对待这只母猪。

    前世的他对母亲的印象只停留在6岁左右。

    从懂事开始,父亲就经常醉醺醺的很晚回来,到家后也不管那时还小的罗阳,直接往床上一躺就呼呼大睡。而母亲也不怎么和父亲说话,只是尽心的照料着小罗阳。

    直到6岁那年的一个晚上,刚吃过晚饭,父亲还没有回来。母亲把小罗阳抱在怀里,轻声的哽咽着和他说了好多话,眼睛里的泪水更是一直掉个不停。母亲具体说的内容,罗阳已经记不大清,大体上是要他一个人好好的生活,每天要吃饱,要穿暖,要孝敬父亲什么的。

    那时,小罗阳很害怕,他只知道和母亲一起哭,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而且,他也并没有理解母亲话里行间的那种绝别之意和不舍之情。

    哭累了的小罗阳,不知什么时候就睡了过去,当他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可母亲却不见了。小罗阳跑去问父亲,父亲告诉他,他的妈妈和别人跑掉了。

    6岁的他不是很懂,不知道为什么妈妈要和别人跑掉,是不要小罗阳了吗?是不喜欢小罗阳了吗?

    直到慢慢长大,他才知道,其实只是因为一个字:穷。

    当知道原因的那一天,罗阳第一次学会了喝酒,那年,他13岁。

    酒醉回家后,他的父亲也是第一次打了他,那年,他13岁。

    从他父亲打他的那天起,他再也没有上过学,他每天都是烂醉如泥,他,开始活在自己的世界当中,那年,他13岁。

    直到有一天,看到镜子里好像鬼一样的自己,他的酒,醒了。他仿佛一夜懂事,开始和父亲一起学习养猪,学着怎么杀猪,学着如何卖肉,学会怎么样的,活着。

    那年,他13岁。

    一直以来,罗阳都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了,成人了,已经不需要所谓的母爱了。

    但是,当他带着成年人的记忆,重新从一个婴孩的视角去看待、去体会着新生,望着那个刚刚将他生下来,累的呼噜声都没有的,静静趴着的猪妈妈。他沉默了。

    “是的,她只是一只猪,而且我也不需要那所谓的猪的母爱。”

    罗阳略有些尴尬的抖了抖身上其实并不长的毛发。哼唧哼唧的也加入了愉快的汇餐。

    午饭时间总是短暂的,很快,罗阳肚子便胀了起来,一股充实、慵懒的感觉充斥了他的全身。他欢快的打了个响鼻,张开他不大的小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他有些困了。

    找了半天,在离猪妈妈不远的地方,发现了一个蛮大的树洞,用他那长长的猪鼻子,把地上的杂草一一收集,然后全部拱到了石洞里。在上面踩一踩,滚一滚,哈哈,一个简易的家成型了。

    完工的罗阳站在树洞里,身体斜靠着洞边,面朝着不远处的猪妈妈和五个弟弟妹妹,小小的猪脸上,露出了一个鄙视的表情。他觉得自己的智商已经完爆对面那六只猪了。只有像自己这么聪明的人,才配住这么高档的树洞,哇哈哈哈。。。

    自娱自乐了一会儿,觉得挺没意思的,便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转身躺在了杂草铺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许是太累,罗阳做了一个梦。梦中的他,变成了记忆中的猪八戒,扛着九齿钉耙,在和天兵天将大战。打着打着,孙悟空不知什么时候窜了出来,一棒就将他打到在地,他冲着天空,哗哗的喷吐着鲜血,淋了自己一身。可即便这样孙悟空也不放过他,又是一挺棒身,直直地冲他打来,罗阳吓出了一身冷汗,想要大喊猴哥我是八戒,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一着急,猛地醒了过来。

    哦买嘎。睁开眼的罗阳,发自己眼前,是一只巨大怪物的头,怪物张着大嘴,离他只有不到十公分的距离。

    “完蛋了!”

    罗阳心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他绝望的闭上了眼睛,颤抖着等待着自己变成这只怪物的食物,最后化成粪便随风而逝的结果。

    然而,想象中的剧痛并没有传来,反而是一只大舌头在自己身上舔啊舔、舔啊舔。

    罗阳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仔细的打量了眼前的怪物一眼,恍然发现,这竟是他的猪妈妈。。。

    还真是睡蒙了,哈,罗阳的猪脸有些发红,还好没人看到。

    不过,等等,这什么味儿?怎么这么臭?喂喂,猪妈妈你是多久没刷牙了。。

    罗阳嗖的一下从猪妈妈身旁钻了出去,呼吸着丛林新鲜的空气,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可与此同时,背后传来的咚咚声,和地面隐隐的震动感,无不是在告诉罗阳,猪妈妈,追过来了。

    罗阳回头的功夫都没有,迈开四条短小的猪腿,向着丛林深处撒了欢儿得跑去,跑着跑着,他发现了一株非常高大的说不出名字的巨树,一个闪身,躲在了后面。

    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听到猪妈妈跑过来的声音,罗阳好奇地探出了脑袋,往来路望去。

    猪妈妈,正站在离树洞不远的地方,伸长了脖子,呆呆地望着他,尾巴有一搭没一搭的摔打着空气,看到他露出头来,还响亮的打了个鼻音,好似在奇怪她的宝宝为什么要逃跑?

    罗阳这才放下心来,一屁股趴在了地上,这猪妈妈的嘴太恐怖了,实在想不到她究竟是吃了些什么。

    “不行,现在的我还太弱小,必须要和她在一起生活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不可能一直生活在这么恐怖的毒气炸弹中。”

    想到这里,罗阳开始开动脑筋来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做一个牙刷,天天给猪妈妈刷牙。

    嗯,想到就做。罗阳不再理会歪着脑袋望着他的猪妈妈,开始在丛林里,寻找能做牙刷的工具。

    终于在天黑前,他找到了一种类似牙刷的小灌木,那是一种树冠枝叶好似仙人掌的针一样横着长的小灌木。

    当然,这个小字是针对着猪妈妈的体型来说的,对罗阳来说,这就是有自己个头两个高的小树。罗阳望着那足有他胳膊粗的树干,抿了抿嘴唇,一口咬了上去。好不容易,用那刚刚冒头的乳牙咬断了一根,给拖了回来。

    望着这根自己辛辛苦苦弄来的巨型牙刷,罗阳满意的哼了哼,在远离猪妈妈的地方,静静地趴着,等待着猪妈妈去喝水的时刻到来。

    d看小说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