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智狐颜非
    天圣殿偏殿,一众碧波圣殿的随从正在这里歇息,最内侧的墙角避光处,却有一大一小两个黑影卷缩在那里。只听当中那个大些的小声说道:

    “大当家,出发前我就想问了,你说圣子让咱们偷偷抓些野生妖兽是做什么?咱们养的那些个妖,那可是吃个十年都吃不完,还。。。”

    没等他说完话,那个大当家挥手不耐烦的打断,压低声音狠厉的说道:

    “住嘴花三!我们已经不是劫匪,我也不是什么大当家的,叫我花大知道了吗?还有,圣子大人的决定那是我们能够质疑的吗?以后这种话少说,要知道你只是个下人,这要是让其他人听了去,再传到圣子大人耳朵里,你有几个脑袋都不够掉的!”

    叫花三的黑影似乎有些委屈,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不过无非是只说给你听之类的话罢了。花大见状也是不由口气软了一些,语重心长地说道:

    “你也知道,圣子大人最喜欢的就是斗兽,最近和那个方家次子方出云连着斗了十场,却是没有赢得一次,气得把那些输掉比赛的斗妖都给干掉了。这次不知从哪儿听说,那方出云的斗妖都是些野生的妖兽经过后天培养才会这么强大,所以便趁着这次前来荒西古林的机会,想要抓捕几头高潜力的野生妖兽。

    可这一整片林子都算得上是天圣殿的势力范围,甚至那圣·罗斯大人都亲自发布声明,这片古林中的所有妖兽都受到了天圣殿的庇护。所以圣子大人才要我们偷偷的搞,现在明白了?”

    主殿,如山似海的威压死死包裹着刚进殿内的两人,不过片刻功夫,两人便汗出如浆,整个人跟水洗似的把地面打湿了一圈。恍惚间,一个好似九天外的声音飘进他们脑海:

    “迎宾阁前无礼,小惩大诫,不可再犯。”

    随后,那山岳般的威压瞬间消散,两人长吸一口大气。白衣青年不复初来时的不耐,脸色苍白拘谨的站在那里不吭不响,头低低的垂下,眼神却是阴沉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中年壮汉同样面无血色,却是整了整衣衫,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狼狈,而后定了定神,跨前半步,右拳猛的捶胸低首道:

    “尊敬的圣·罗斯大人,我们并不是有意冒犯于您,只是我家少爷自倾心于罗嫣小姐,每日茶饭不思,日渐想念,这才急切之下失了分寸,还望大人海涵!”

    殿内正对大门的棕色木雕大椅上,正端坐着那个修花老者,也就是两人口中的圣·罗斯。准确说应该是武圣罗斯,只不过在人类对六级以上圣人的尊称中,一般都是忽略职业在名字前附加圣字,以示其尊贵。

    罗斯的食指敲了敲宽大的扶手,发出咚的一声,而后饶有兴趣的俯视着两人,不,确切说是望着中年壮汉。对方不屈不挠、进退有度的行事谈吐引起了他的兴趣:

    “你是何人?”

    中年回:“鄙人碧波圣殿,圣·花无炅jiong殿主座下客卿,颜非。”

    罗斯点点头,并未多说什么,而是继续询问:

    “此前无炅殿主来信说过一事,欲要成就其子飞扬与我孙女嫣儿的一段姻缘,两家结成姻亲,两殿互为同盟。此事本殿已然应允,不知二位此来,又是所为何事?”

    中年壮汉颜非再次深施一礼,朗声说道:

    “此次来访,共有两个目的。其一便是听闻大人您身体偶有贵恙,我家殿主命圣子给您带来一些滋补养身的药材,当中还有一剂沃克圣药师的晚年作品生命礼赞,应该对您有所帮助。

    再就是我家圣子与罗嫣小姐虽说门当户对,但圣子怕小姐会有什么想法,毕竟两人仅是见了一面,彼此之间缺乏一定的沟通与了解。为此,圣子欲在贵地小住一些时日,相信朝夕相处之下,小姐定会对我家圣子有个全新的认识,而不再是勉强应之。”

    一番话说的是滴水不漏。本来按着碧波殿主花无炅的本意,只是让自己的儿子来探探外界传闻的罗斯受了重伤一事,是否属实罢了。但在感受到罗斯那有如实质的威压后,颜非瞬间擅自改变了口风,说是送药与小住,实则是借此试探对方的底气。若是答应他们住下来,自然有的是机会再行查探,若是不答应……那对方是否重伤似乎已经不用再查了。

    然而能够修炼到圣人的似乎没什么蠢人,罗斯面上的薄雾没有丝毫波动,反而语气很是正常的说道:

    “如此也好,让他们两人彼此磨合相互沟通,毕竟都是年青人,应该还是有着共同话题的。”说着,一摆衣袖站起身来,从身侧屏风后绕走不见,只是远远传来一道命令:

    “罗福,带花圣子与颜客卿到后殿安顿,再通知小姐自明天起好好陪陪花圣子,就说是我的命令!”

    “是,殿主!”随着一声干脆的应答,自门外进来一个下人打扮的少年,手向着门外一拂,望着两人嘴中道了声请。颜非却是不敢怠慢,要知道不是所有下人都有资格被上位者记住名字的,更何况还是一个少年郎,说不定此次的任务就要落在此人身上。

    一念及此,在去往客房的路上,颜非客气的与其套起了近乎,反倒是花飞扬有些不耐烦,一路上阴沉个脸,到得客房往凳子上一坐,直等到颜非送走罗福关上了门,唰的一挥手在屋子里布下一个静音结界,接着彻底爆发了出来:

    “颜非!在门口你就要我以大局为重!行,为了父亲的大计我忍了。可你看看,我的忍让换来了什么?就换来他的变本加厉!还什么小惩大诫,我花大公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嗯?”说着还不解气,一甩手将桌上茶碗扫到了地上,然后拿眼斜着颜非。

    颜非却没有马上接话,他缓缓在茶桌对面坐了下来,自顾给自己斟了一杯茶,待到对面的花飞扬又要火了,这才不急不缓的说道:

    “少爷,你中计了!”

    d看小说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