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夜空下的母亲
    罗阳听这话的语气,心中隐隐有些不妙的感觉,勉强笑了笑:

    “妈,咱现在能不说这些吗,大个他们有你就好,我呢,就只负责修炼,有敌人了我再上!”

    猪妈没管这些,只是倔强的一直盯着罗阳。

    无奈,他只得先答应下来,让猪妈得以继续讲述:

    “至于今天发生的事,我知道的也不是太详细,只是从那两只猴子的话里……”

    猴子?

    罗阳心中有些疑惑,旋即明白过来,暗自想道:

    “是了,妈没见过人类,这是错把人类当成了猴子。

    还是两只猴子?这么说还有一个人,他在哪呢?”

    怀着疑问,他继续倾听:

    “得知一个叫大当家,是个长得瘦瘦小小的猴子,另一个叫花二的,却是生的高大壮硕。

    至于他们的目的,好像是在找寻资质好的妖,所以,大个几个应该是被他们给抓了。”

    边说,一边居然颤颤巍巍的想要坐起来,还摆摆头示意罗阳放手。

    看他死犟着不肯,只好由着他。

    望向罗阳的目光却越来越柔和,还夹杂着丝丝不舍与一抹释然。

    这眼神让罗阳心中越发的没底,忽然觉得这洞里有点冷。

    往猪妈身边凑了凑,轻轻扶正她的身体,体内的纯阳气却像疯了一般的送了过去。

    猪妈脸上现出一个奇怪的微笑。

    望着洞口通道,眼神却是聚焦在了远方,语气平静的对罗阳传念道:

    “宝儿,妈妈想再看一眼初生的朝阳,能扶妈妈出去吗?”

    罗阳迟疑了一下,随即狠狠点了点头。

    直立起身,放弃传递纯阳气,两臂一个用力将猪妈从地上抱起。

    轻轻把她的头放在自己肩上,一手托臀,一手环背,就像前世抱着自家猪仔般,将猪妈稳稳拢在怀中。

    一脚深一脚浅的缓缓渡到洞外。

    轻轻将猪妈放在地上,又坐到她的身后让她斜靠在自己怀中,尽量给她保持一个舒服的坐姿。

    猪妈的视线消失在远处的夜空,看起来有些失神。

    罗阳安静的看着,不大的眼睛微微眯起,眼框在黑夜的映衬下有了些许泛红。

    轻轻抽下鼻子,声音沙哑的唤了声:

    “妈~”

    还要说些什么,却发现喉咙堵得慌,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猪妈回过神,侧了侧头,脸色白的吓人,与天空的颜色形成了明显对比。

    她望着罗阳被雾气朦胧的双眼,慈祥的笑了笑。

    似乎感到有些疲累的闭上眼,一只蹄抬起想要摸摸她的宝儿,举到半空反倒凝滞不动。

    剩下的这点距离,在这一刻好似彼岸,永恒存在却又永远无法触摸。。。

    罗阳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现,他轻轻抓住那只向下滑落的蹄子,缓缓按在自己脸上。

    半闭着眼哼唱起小时猪妈常哼的那首小曲儿。

    另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和着调子。

    就像猪妈以前哄他入睡时做的那样,一切都显得那么安祥和谐。

    与整个星空一起,定格成了一副唯美的画面。

    蓝色的阳光,从地平线缓缓划破黑夜,映在罗阳有些恍惚麻木的脸上。

    他就这么抱着发凉的猪妈坐了一夜,似乎这样会更暖和一些。

    抬头望向逐渐刺目的太阳,他傻傻的笑了起来。

    一边笑,一边流下积压了一宿没敢让猪妈看到的泪。

    最后,变成了号啕大哭:

    那个刚生完宝宝沉沉睡着的猪妈。

    那个站在河边笨手笨脚拿着大牙刷,歪着脑袋看着自己的猪妈。

    那个敌人攻击到来前,挡在自己身前的猪妈。

    那个背对着自己,酷酷的说出“当你成人那天,你才有资格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的猪妈。

    没了。。。

    日落月起,月潜日升。

    他就这么守护着自己在这世上最后的依恋,渡过了又一个日夜后。

    终于缓缓抱着猪妈站了起来。

    死灰般平静的双眼,仿佛已经没了人类的情感。

    返回洞内,将猪妈轻轻放平在她常休息的地方。

    整理了一下她的长毛,让她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样。

    起身来到通道口,回头又深深看了眼猪妈。

    这一眼,意味着对过去生活的永别。

    也意味着一个只为复仇的强大妖族,从这一眼诀别后开始的新生。

    画面回转两天前的此地。

    花二拿着花大给的捕妖袋,将五宝一一收入其中,便从通道口离开了洞穴。

    刚刚露个头,就看到花大被一只和五宝相似但壮的多的妖兽给顶到了空中,那凄惨的模样吓的他连忙摒住呼吸。

    进花家前的多年劫匪生涯,让他一眼看出了这场战斗的结局。

    多看一眼的**都没有,直接避开二人视线,钻进丛林溜之大吉了。

    没了花大的带路,花二吃了不少苦头才于第二天傍晚时分重返了天圣殿。

    这还是因为通天山那巨大的地标效应,否则他这辈子可能都走不出这荒西古林。

    谢过门房的带领,花二拘谨的敲了敲圣子的房门。

    花飞扬花圣子正在屋里生着闷气,本来按着罗斯的命令,今天应该由罗嫣儿那小妞来陪自己的。

    却没想到对方就派了个丫鬟过来,说什么她家小姐身体不适所以来不了了,请他自便。

    这,这简直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等到这天圣殿姓花的时候,看你还高傲得起来不,哼哼。”

    花飞扬正自心绪万千,心中意淫着把那罗小妞按在身下,对方那羞愤欲决的表情时。

    敲门声吓了他一跳,他恼怒的吼了一声:

    “进来!”

    花二听出自家圣子声音中的不愉,有些害怕。

    却只能硬着头皮小心的推开房门,低头走了进去。

    随手关了房门后,立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看着花二那蠢样,花圣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抄起桌上的茶杯就扔了过去。

    嘴中骂到:

    “你个二货想什么呢?有事说,没事滚蛋!”

    茶杯在花二头上啪的碎成几瓣儿,还好怎么说也是个四级武师,到是没有伤到皮肉。

    但却把他本就绷着的那根弦给砸断了,他一把扑到花圣子脚下抱着他的小腿,大哭:

    “圣子大人,你可要给大当家的报仇啊~!呜,呜~他死的惨呐~!”

    花圣子嫌弃的把腿抽了出来,一脚把花二踢的老远,又拂拭了几下被抱过的地方,冲他喝道:

    “给我好好说话,花大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