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上山闯塔
    最终,奔放也没能劝住罗阳,只能无奈带着他登山而上,向着通天塔方向大步奔去。

    沿途不断有形形色色、千奇百怪的大妖出现。

    这些大妖本以为,这是两个不知死活要来挑战自己地盘的妖兽,却惊奇的听到……

    “我大哥要去闯通天塔,还请大妖前辈放行。”

    看着对面那只呆立当场,一脸不可思议的五品虎头大妖,奔放暗自好笑。

    这已经是他一路走来,遇到的最后一只妖。

    每次有人拦路,他就会把上面的话重复一遍,而每一次说完后,都会看到同样的表情。

    回头看了眼身后愈发壮大的队伍,奔放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都是跟来看笑话的。

    说心里话,他也不认为罗阳能够成功,之所以一起上山,其实是抱了送他最后一程的心思。

    对面的虎头大妖此时已经消化了奔放话里的意思。

    此时正用玩味的眼神打量着罗阳,讽刺道:

    “充其量一个锻体境而已,不知死活的想要闯通天塔?”说着又一转语气:

    “哈哈,也罢,多少年没乐子了,就让我看看你是怎么死的!”

    说完,一个闪身避开了上山通道。

    罗阳自始至终不发一言,任由奔放处理这些事情。

    看到前方最后一个阻碍消失,面色平静的踏步而上。

    与此同时,一群大妖浩浩荡荡的前来圣殿的事情,已经惊动了圣殿巡逻执事。

    派人打听清楚后,有妖要闯通天塔的消息长了翅膀般,转瞬传遍了整个天圣殿。

    不多时,众妖来到通天塔前。

    放眼望去,塔高近百米,平均分做六份,层层罗列在一个巨大的黑色基座上。

    通体青色巨石堆砌的四方体塔身,并没有瞧见窗户与门户。

    只有基座面向山下的一方,铺陈着直通第一层塔身入口的数十级台阶。

    几十个人类早早散落于台阶两侧,冲着这边指指点点。

    罗嫣儿赫然在列,身旁却是摇晃折扇对其说着什么的花圣子,和一脸惊恐望向罗阳的花二主事。

    罗阳对这些人类视若不见,信步只身来到台阶之前,正要迈步而上。

    一个身穿灰色执事袍的人类中年瞬间出现,挥手挡住了他,面无表情的开口问道:

    “下方何妖?”

    罗阳同样面色平淡,一个精神球投了过去,道:“朱湮族罗阳。”

    那执事细细打量了一眼罗阳,面现思考,好像在回忆这个朱湮族的来历。

    猛的眉头一扬,好似想到了什么,脸上惊讶一闪而逝,饱含深意的盯着罗阳,道:

    “朱湮族?你们这是要回归了吗?”

    罗阳平淡的表情露出一丝疑惑:

    “我不知道什么回归,只是从传承中得知我的种族为朱湮一族。”

    执事闻言暗地松了口气:“原来是遗留在外的种子。”随即略感兴趣的问道:

    “那你来这里,是要入塔闯一闯喽?”

    见罗阳点头,执事满意的眯了眯眼说:

    “已经上百年没人敢闯这通天塔。”说着轻蔑的望了一眼罗阳身后的众妖,扭头对他正色道:

    “不管来之前你是否已经知晓,这规矩我还是要讲一讲的。

    通天塔塔分六层,每层一关。只有通过一关考验后,方可进入下一层。

    换言之,如果没有通过,你将永远无法出塔。

    现在我再问你,可还要入塔闯关?”

    罗阳沉吸口气,大声喝到:“闯!”

    执事赞许的点了点头,侧侧身让开挡住的道路。

    罗阳身后众妖没有得到他的精球,自然无法听到他说了些什么。

    但从那个执事的动作可以得知,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白皮妖就要闯关了。

    顿时群魔乱舞,喧哗一片,纷纷打赌这白皮妖会死在哪一关。

    包括奔放在内,却是一个看好他能成功的妖都没有。

    奔放担忧的皱着一张牛脸,目送着罗阳迈过台阶,走到门前,不由眼眶一红,忍不住传音道:

    “大哥,一路走好!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

    罗阳推门的蹄子顿了顿,额上青筋瞬间蹦起三根。

    半晌,平复了心情的他在一众喧闹声中推门而入,临走前对奔放传音道:

    “不用下辈子,等我出来!”

    言毕,门已合拢。

    现场已经没什么热闹可看,剩下的只有等待。

    所以,除了那些恨不得住在这儿离圣韵更近些的众妖,人类中只有两人留下来等待结果。

    这两人,除了那个当班执事外,另一个赫然便是花二花主事。

    原来,花大圣子本来只是因着罗嫣儿要来看热闹,所以才会出现在这儿。

    正是因此,他的注意力压根就没放在现场众妖身上过。

    花二却不同,那罗阳刚一现身,立马被他给认了出来。

    得空把发现罗阳的事附耳告诉了他家主子后。

    这个厉害大妖的出现果然引起了花圣子的兴趣,嘱咐他在这儿盯两天。

    因为到时无论罗阳是否能够出来,他们都将要启程回府。

    花二领了任务留下后,便一直心情忐忑的望着通天塔,心里直犯嘀咕:

    “本以为再也遇不见这个煞星,没想在这个节骨眼儿碰到了。

    我抓他一家五口,还害死一个,他要是成功出塔,这事再被他知道,我还不死定了?

    还想着让少爷收了他自然一切无事,可只有两天时间,他怎么出得来。。。

    唉,希望他真的死在里面就好了!”

    正在闯塔的罗阳也想不到,他的仇人竟离他那么近过。

    此时的他,正在惊奇的打量着眼前的世界。

    没错,就是世界。

    和现实一样的亮黄色天空,一轮蓝日高挂头顶。

    放眼望去,是一片稀疏的树林,一条不算宽的土道自脚下延伸至看不见的地方。

    等等,哪里不对。

    鞋?我穿着鞋?罗阳低头打量自己,发现果然变回了人类的身体。

    按捺住狂喜的心情,罗阳开始分析这是怎么回事。

    首先直接排除了再次转世,因为他没有死,这个身体也不是个婴孩。

    接着排除了回归前世,看蓝日就知道。

    忍不住又想,该不会是前世的肉身舍不得我追过来了?

    抬起修长细腻的右手打量了一下,失望的摇了扔头。

    这么说来,就只剩下了最后一种可能:

    幻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