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通关第一层
    罗阳裹挟着大盗胡三刀刚刚冲出走廊,就听得身后轰隆一声巨响。

    他急忙踢出一脚,蹬在走廊出口的拐角上,两人顿时斜飞了出去。

    落地滚了几滚,回头一看,好家伙,那金库连带着走廊,已经被一块巨大的陨石给压得彻底没了影。

    本来一直挣扎反抗的胡三刀愣住了。

    坐在大厅主位手拿法杖的干瘦镇长也愣住了。

    只有罗阳笑了笑,松开胡三刀,伸手掸了掸身上的灰,从容站起身来看向镇长,却又不言不语。

    镇长错愕的表情渐渐消失,望着罗阳的眼神透露出一股凝重。

    他依旧有气无力的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罗阳脸上笑容不变,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开口回道:

    “一,进镇前,我看到了遍地成熟的麦子,奇怪的是,整个小镇却没有一点欢乐气氛。

    反而你这一镇之长却住在这么豪华的别墅里,可见这麦田应该都是你的。

    二,傍晚时分,一个酒馆的侍者居然在门口打瞌睡,由此得知其店内定是空空如野。

    若大一个镇子,竟连一个喝得起酒的人,都没有。

    三,光从镇口到你这别墅,我就至少碰到过十多个乞丐,可见你把他们逼成了什么样。

    只这三点,足以证明了你的贪婪。

    试想,当一个极度贪婪的镇长愿意拿出100枚金币的代价,请一个根本没经过测试的所谓勇士,去协助击杀一个你一直无法应付的敌人。

    请问我亲爱的镇长大人,你是不是觉得我傻?”

    从始至终,罗阳一直保持着微笑,可说出的话却让那位镇长头上,不知怎么渗出了一抺细汗。

    这时,一直沉默着的胡三刀深吸口气站了起来。

    看眼镇长,又看了看罗阳,他噗的一声也笑了起来,那种爽朗的发自内心的笑,最后甚至笑出了眼泪:

    “这可真是让人意外,没想到我们的镇长先生,竟是位尊敬的法师大人!

    枉我一直以为你是凭着魔法卷轴才挡得住我的刺杀。

    看来为了一举干掉我,你处心积虑的隐藏身份,谋划今天好久了吧?

    可惜啊~”说着摇摇头看向镇长,沸腾的杀意有如实质般透体而出,轻轻冷笑一声:

    “可惜这一记陨石术,已经耗尽了你全部的精神力,对吗?”

    听到这话的镇长,拿着法杖的手微微抖了一下,却只是一脸阴沉的坐在那儿,闭口不语。

    而胡三刀此时,却是迈开大步,向着镇长一冲而上,嘴中大喝:

    “为了那些被你害死的无辜镇民。”说着已是到了镇长身前,反手抽出背上长刀,一个大力下劈:

    “去死吧杂碎!”

    这一刀的力道很强,甚至发出了一声响亮的音爆,可想像中的一刀两断并没有出现。

    刀,被一层薄薄的半透明黄色魔法罩给挡住了。

    镇长阴沉的脸上丝毫没有波动,甚至连目光,都没有瞧向胡三刀,而是始终盯着罗阳。

    “我是精神力耗尽,但谁说我连一张魔法卷轴都没有了?”边说边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向外行去。

    “这次算你们走运,下次……”

    “下次?你没下次了!”看了半天戏的罗阳,打断镇长的装逼,一步窜出挡住他的去路。

    同时,那加速度挟着庞然巨力而至的一拳,也轰的一下砸在了护罩上。

    喀嚓嚓一声脆响,魔法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布上了一层裂隙,随后化做一片光屑,消失不见。

    本来一脸笃定的镇长,此时被吓的一屁股摔倒在地,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吼道:

    “不可能!5级的大地守护,你,你怎么可能徒手打的破?”

    罗阳哂笑出声:

    “没什么不可能的,因为我开挂了啊!”

    满脸费解的镇长,被从后面追上的胡三刀一劈变做两截,还不解气的砍成了肉酱,可谓是死不瞑目。

    罗阳没那么变态,去观看人肉包子的制作流程,他从别墅一个角落里逮住了正要逃跑的管家。

    轻松从他身上搜出足够的金币后,四周景色忽然扭曲起来。

    什么别墅,什么胡三刀全都不见了,转眼,出现在一片茫茫沙漠之中。

    与此同时,守候在外的圣殿执事与花二猛得站了起来,惊讶的望着发光的通天塔。

    不,准确说,是释放出冲天青色光芒的第一层塔身。

    花二心中有股不详的预感,转头面向执事,磕磕巴巴的问道:

    “执,执事大人,这是,这是怎么了?”

    执事看着发光的一层塔身,欣慰的点头说道:

    “那罗阳,不愧是朱湮族人,这么快就已经闯过第一关了。”

    咝,花二倒吸一口凉气,这才多久?一盏茶的功夫有吗?怎么就这么快?

    似乎看出花二的疑惑,执事笑了笑,面带自豪的解释道:

    “这通天塔,乃是由我们天圣殿的创始人圣·罗欢大人所搭建铸造。

    所有关卡看似真实,其实只是在闯关者的意识当中进行。

    而意识的运行速度,自然远超现实。

    所以,你看他进去时间并不长,其实在他脑海里,可能已经过去了一整天。”

    额,花二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心中的惶恐却是分毫未减。

    不提在外面忐忑不安的花二,换了场景的罗阳弯腰从地抓起一把沙子,一脸莫名其妙:

    “这算怎么回事?第一关过了?”

    冷不防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同时一声粗犷的年轻嗓音从他身后响起:

    “啊哈,我的小宝贝儿,你这是想吃沙子充饥吗?

    来来,别着急,这整个沙漠都是你的,哈哈哈~”

    罗阳一脸恶寒,唰的蹦出……两米。。。

    咦?这是,封挂了!?

    用力夯了夯地面,只凿出了个小沙坑。

    耸了耸肩表示无奈的罗阳突然回过味来,一脸恶狠狠的回过身,打量刚刚说话的那个,年轻人?

    额,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年轻人。。。应该是吧,胡子太密了看不大清。

    他穿着一套不知多久没洗的灰白长袍,身上背着个又大又鼓的帆布袋。

    罗阳瞪着青年:

    “你刚刚叫我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