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刺杀
    对罗阳来说,完成这层任务的难点只有两个。

    一是要找到目标。

    如果敌军首领就呆在中军不出来,在这个没有大圣存在的战场,那任务就是无解的。

    二是要独立杀死目标。

    这个罗阳不敢保证,因为他还不知道对方的实力。

    至今为止,被他干掉最厉害的敌人就是花大,一个四级武师。

    而以当时的战果来看,很有可能圣人往下他都能对上几手。

    所以,当这个被军士欢呼的首领出现阵前,试图提振士气时。

    罗阳知道他的机会来了。

    略微查看下伤口,发现只结出了一层薄薄的血痂,估计动作要是稍稍大些,就会重新撕开伤口。

    但他知道不能等了,这要是让别的妖伤到目标半根汗毛,可都不能算他独立击杀的。

    定了定神,罗阳向着那条死亡交界线缓缓前进。

    一路上四处打量,观察哪里能够做为适合的伏击点,他要一击通关。

    当然,以他现在的状态也很可能只有一击之力。

    与此同时,随着一道人影自欢呼兵众头顶踩踏而至,那啸声嘎然而止,只有尾音回荡战场良久不散。

    出现在罗阳视线内的这位晋帅,是个身穿淡金轻甲、后披蓝色披风的中年男人。

    没带头盔的脸上,粗眉却生着一对小眼睛,可那开阖间带出的道道凌厉目光,配合微微翘起的嘴角,生生给人一种睥睨天下的意味。

    除此,其手中拖着的那柄十字重剑,成人大腿粗细,与他身着的轻甲放在一起,稍稍给人一种违和感。

    轻甲,意味着轻灵。

    重武器,意味着力量。

    轻灵的巨力,怎么想怎么怪异,明显是其功法剑法比较特殊。

    ……

    此时的罗阳,距离目标30米。

    ……

    晋帅出现后,并没直接冲进敌阵大杀特杀,而是反手将重剑插在地上。

    接着,双手如同穿梭的蝴蝶,不时做出各种手势,偶尔一掌拍向剑身,发出嗡嗡剑鸣。

    罗阳目不转睛的看着,却未停止移动,周围嗷嗷前冲的妖兽给了他完美的掩饰。

    ……

    此时距离目标20米。

    ……

    足足盏茶功夫,伴着晋帅重重拍出的一掌,巨剑噌的飞了出去。

    其势如龙似电,竟是一闪就刺出10米之远。

    接着一个回旋,以晋帅为中心的10米半径开始来回穿刺、劈砍。

    无数妖兽被断做几截,又有无数妖兽前仆后继的赶来,送死。

    剑仙?

    罗阳看着上下翻飞的重剑瞪大了眼睛,差点以为自己又穿到了仙侠版块。

    不过话说回来,这异界版的飞剑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

    要知道这些被绞成肉块的妖中,可不只一个四品锻体,居然也被一剑两断。

    这当中固然有妖们没开启天赋的缘故,不过也侧面证明了剑的锋利。

    再对比碧波秘籍上关于武者等级的介绍,罗阳立马明白这个能轻松掌控10米攻击范围的首领,正是个五级武师。

    心下暗自警惕,却依然慢慢朝着目标靠拢。

    ……

    此时距离15米。

    ……

    晋帅正一心控制飞剑的清剿,只是飞剑不时会落地休息一下。

    这不是源气不足,而是做为整个军阵的枪尖,进攻节奏必须由他来把控。

    但他在操控剑决时,却是无法移动的,想要前移便只能暂时停下,移动过后方可继续发动。

    时间慢慢过去,随着杀戮的妖兽越来越多,人类士气开始提升,渐渐竟稳住了阵脚,甚至有了反攻的态势。

    罗阳意识到不能再等了。

    不然等到身边的妖兽被杀光,自己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趁着眼前还有几只遮挡的友军,晋帅也暂停剑决前进的空当,罗阳当机立断。

    瞬间启动了以朱御、朱突两大天赋为核心,被他戏称为的组合技。

    上帝视角观看整个战场,可以清晰的看到:

    一团金光自交战线的某处,爆出一圈厚重的空气涟漪,瞬间向前喷射而出。

    撞炸了挡在路线上的几只妖兽,留下一条血珠碎肉组成的真空洞壁,短短15米距离倏忽而过,瞬移般出现在了晋帅身前。

    直觉有异的晋帅,只来得及侧侧头,似乎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

    反倒是肉身源气感受到空压,自主凝结成一股,轰然拦向罗阳。

    正是由于这股源气的阻挡,他并未像那几只倒霉的妖兽一样被撞个粉碎。

    而是被罗阳独角刺穿胸口,又顺着随之而来的巨力,像个保龄球般撞向了身后军阵。

    呯呯连响,经过足足几十士兵的缓冲,血肉模糊胸骨尽碎的晋帅方才停下倒飞的身形。

    软软靠在一具士兵尸体上,他嘴里哇哇吐着鲜血,一副快要不行的样子。

    却不忘伸手指着罗阳喊了声:“抓~抓住他!”这才头一歪晕了过去。

    而直到此时,人类军队才反应过来,惊恐的大叫此起彼浮。

    “保护大帅!”

    “抓住那只妖兽!”

    “医疗兵!”

    “杀了他,杀……”

    罗阳有些懊恼的看了眼晋帅,他当然知道对方没死,自己还在这个场景内就是证明。

    随手自身旁死尸衣服上扯下一截布料,团吧团吧塞进再次迸开的伤口。

    他没时间和喽啰们扯皮,体力已经随着鲜血的流失所剩无几,必须在人类围攻上来前干掉目标。

    耀眼的金光再度亮起,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

    四周人类士兵那狰狞的表情,在金光的映衬下,竟是好似带上了一丝圣洁,一如耶稣受难之夜,围在广场上的见证者。

    他们的首领,晋大帅,

    死了。

    尸骨无存。

    同周围几个医疗兵和护卫一起,被金光炸成一团血雾。

    当他们悲愤的想要报仇时,却发现那道化做金光的白皮妖,已是杳然无踪。

    ……

    ……

    天圣殿迎宾阁前,碧波来客已是尽聚于此,除了花大。

    花圣子立于众人之前,手拍折扇,无聊的四处东瞅瞅西看看。

    颜非落后半步,与出来相送的圣殿管事拱手相辞:

    “罗管事请回,我等收到家殿主传信,不得不夜半而返,倒是叨扰了。”

    那管事忙不迭的晃了晃手:

    “颜兄说的哪里话,我还怕还是下人招待不周,唐突了圣子……”

    话未说完,花大圣子不耐烦的打断道:

    “你两有完没完,走了!”说罢,竟是不管在场众人,叫上愁眉苦脸的花二信步下山而去。

    颜非再次拱了拱手,对一脸尴尬的管事语带歉意的说道:

    “罗管事,我家少爷与贵小姐之间闹了些小别扭,所以心情有些欠佳,还请别往心里去。

    颜非就此先行告退了。”

    说着还略略欠了欠身,与带着僵硬笑容的管事相互道别,快步追上了当先而行的花圣子,直往荒西镇而去。

    此时此刻,夜刚过半,月亮却不知藏在了何处。

    正应了那句古诗,

    月黑风高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