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哈咕妖、土财主
    月黑风高夜,掳人正当时。

    自下了通天山开始,碧波一众便直冲荒西镇而去。

    然而里里外外找了个遍。。。

    “那罗家小妞呢?

    嗯~?

    飞了吗!”

    花大圣子站在个一人高的柴垛上指指点点,像极了下乡指导工作的上级领导。

    但嘴中吐出的话却让众手下个个噤若寒蝉:

    “我不管你们怎么搞,天亮前要是看不到我的嫣儿,你们就给我散到整个林子里去找,找不到就别他吗回来,听明白了没?”

    ……

    ……

    此时的罗嫣儿,正磕磕绊绊的在一片漆黑丛林中摸索前进,心里越来越慌。

    没错,她迷路了。。。

    通往荒西镇的路就那么一条,就是个瞎子也能摸着走到。

    可惜罗嫣儿是个女孩儿,

    一个十六七岁就出过一次门儿的女孩儿。

    于是,当她跟一只胖头鼠玩儿完你追我逃的游戏后,

    便彻底找不到那条通往小镇的路了。

    她可怜兮兮的抬头看了看四周,想要找到通天山那明显的巨大黑影。

    可入眼却只有两三米内的模糊树影,剩下的便全是那森冷的漆黑。

    “今晚这是怎么了?平时再怎么都能看到点山影的~”

    夜里的丛林,有些阴冷。

    罗嫣儿试图通过大喊,来舒缓自己的恐惧,可发出得声音却带着无法抑制的抖音:

    “小胖鼠~

    你在哪啊,

    快来带~姐姐回家呗~”

    四周一片安静,只剩回音在她耳边萦绕:

    “家呗~”

    “呗~”

    “呗~”

    手脚有些发软的罗嫣儿不敢再走,鬼知道什么东西在前面等着。

    摸到一棵比较粗壮的树干,她缓缓靠着蹲了下去,双手环着膝盖坐在地上。

    她决定就在这里等到天亮,然后,然后马上返回自己的婵嫣阁去,

    这里,太恐怖了。。。

    “哈咕~”远远的,传来一声不知什么的叫声。

    罗嫣儿紧了紧双臂,把头深深埋在胸前。

    “哈咕~”那叫声好像近了些。

    “嘚嘚……”她已经无法控制牙齿在打架。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奇怪的声音却再没出现。

    稍稍松口气,罗嫣儿往上抬了抬头,给眼睛留出一丝缝隙。

    好奇与未知暂时压倒了恐惧,她想看看外面怎么个情况。

    “哈咕~”近在咫尺的一声怪叫让她一呆。

    紧接着,一双映入眼底的恐怖竖瞳,让罗嫣儿紧绷着的神经,瞬间炸裂。

    那如同死神降临般的窒息感,死死攥着心脏,最终尽数化做一声:

    “啊~~”刺破夜空。

    对面的哈咕怪,显然没有任何心理准备,这突如其来的尖叫,让它全身血液瞬间泵进大脑。

    砰的一声闷响,竟被这尖叫给吼炸了脑袋。。。

    好吧,如果罗嫣儿能够静下心来,仔细观察的话,

    就会发现,这所谓的哈咕怪,不过是人们餐桌上的常见菜肴:

    树蛙……

    没错,不是妖,不是怪,就是一种野生的,

    肉菜。

    身为肉菜,自然什么死法都有,唯独这音波爆头恐怕是全天下头一份。

    间接证明,有个女朋友是多么恐怖的一种经历。。。

    罗嫣儿此时被喷了一身蛙血,当然她不知道这是什么。

    她已经陷入了自我幻想。

    一只恐怖的哈咕怪,正张着血盆大口,口角流出的涎水哗哗淌了自己一身……

    被吓坏的罗嫣儿,不知从哪来的力气,噌的绕到树后,拨腿就跑。

    嘴里还呜呜哽咽着不停念叨。

    “走开啊~呜呜”

    “爷爷~救救嫣儿”。

    陷入无限恐惧中的她,已经没了方向感,完全在下意识的逃命。

    而慌不择路的结果,就是……

    掉到坑里。

    一个无底深坑。

    伴着那杀的死牛蛙的高亢尖叫,一路跌落。

    直至声音微不可闻。

    ……

    ……

    罗阳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胸口。

    第四关的最后一击,倾尽了他所有体力、血气和妖气。

    真真的不成功变成仁。

    还好,成功完成目标,得以进阶下一层的……

    古董店?

    一件件破瓶儿烂皮子,就那么整齐又不失文雅的摆在架子上。

    他甚至还发现了一只吃人兔的头骨。。。

    这玩意儿值钱吗?

    罗阳暗暗数着自己吃完扔掉的烤兔头,摇了摇头,有些心疼。

    接着打量了下自己,嘿,果然又回到了人身。

    身套黑绸长褂,手上一溜宝石戒指,脖子挂着条指头粗的狗,那个金链子。

    这打扮,啧啧,整个一土财主。

    那么,这关的意义到底何在?

    正疑惑呢,一只破瓶中忽的冒出一股青烟,转眼化做了通关提示。

    唉?卖东西?

    罗阳眉眼唰的亮了起来,这个爷们儿门清啊。

    当初卖肉的时候,还被隔壁老王夸我是猪肉小王子哩。

    嗯,操起老本行的罗阳,立马精神了起来。

    虽说卖古董和卖猪肉绝对不一样,却被他自动忽略了。

    可怜卖了一辈子猪肉的他,哪里知道隔行如隔山的道理。

    ……

    卖货之前,自然是要先对账。

    从柜台后面取出账本,参照着描述挨个点名。

    “圣鎏玉萃瓶,主料精金、青玉,圣神历571年由七级圣匠翰邓大师制作,毁于655年的东朝战争,残损度60%,进价3千金币。”

    一个破瓶子就花了三千进货,够败家,这个至少得卖个五千。

    这样只要卖上几个瓶子,任务不就轻松过关了?

    哇哈哈哈~!

    意淫中的罗阳却没发现,街上一个脏兮兮的老头,就站在店门口往里望着。

    那眼睛直勾勾盯着他手中的瓶子,面露思索,好像在努力回忆着什么。

    半晌,老头眼中精光一闪,面上却无什么表情的缓缓走进店内。

    看罗阳拿着帐本,这儿看几眼,那儿瞄几下,却丝毫没有招待他的意思。

    不由咳嗽了一声,而后拿眼望着这个失职的店主。

    ……

    一片安静,罗阳该干嘛干嘛。

    “咳咳!”这次多咳了一声。

    ……

    情况依旧。

    老头却忍不住了,无语的叫了声:

    “店家!”

    ……

    “老板?”声音大了一倍。

    ……

    “喂~!”街上都有人看了过来。。。

    沉浸在赚钱海洋里的罗阳,终于反应了过来。

    一抬头。

    嚯!

    一个满脸褶子的老头,穿着件破到几乎都是补丁组成的短褂,如同狗啃过的短裤,再加上一头脏到凝结成绺的长发。

    又看了眼自己的土豪装扮,罗阳摸了摸下巴。

    模仿着前世村长对流浪汉的本色出演,对老头吼道:

    “哪儿来的臭要饭的,赶紧滚粗我们村,不是,那个滚出我的店!”

    老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