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卖瓶
    古董店内,老头瞄了眼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罗阳那厌恶的表情,不由翻了个白眼。

    这土包子,什么都不懂也敢开古玩店,居然还敢瞧不起自己这满身神装?

    哈,说出来怕不得吓死他。

    上身,300年前九级武圣的练功服,

    下身,900年前一代大圣孙小空的专属皮裙,

    发胶,那是先先先皇墓中的极品陪葬物。

    这个有眼不识金镶玉的夯货!

    老头心里狠狠腹诽着。

    面上表情却俞发显得淡然,仿佛罗阳骂的不是自己。

    可惜,他面对的是罗阳,一个情商基本只维持在生存线的单亲青年。

    于是乎,

    那唾面自干的洒脱,

    那仙风道骨的做作,

    配上老头的神级装备后,

    变成了罗阳眼中的,

    老年痴呆。。。

    罗阳同情的目光,刺得老头干咳一声:

    “我说店家,开门做买卖,你这怎么还骂人呢?”

    “买卖?”罗阳有意无意撇了眼对方的神装,语重心长的说:

    “老头哇,你脑子有病就不要乱跑啦,回家多吃点药,兴许还有得救呢?”

    边说边从口袋里取出几个铜子儿递了过去,摇摇头,做悲天悯人状:

    “穿成这样,家里也没个人管管,真可怜~!”

    “你,你,你……”老头再好的涵养也被气个半死,你了半天,却是憋出句脏话:

    “你懂个屁!”

    抚着胸口喘了半天,这才深吸口气,也不装什么雅士了,开门见山的说:

    “小子,我是来买东西的。”

    见罗阳又要打量他的宝贝神装,忙又说道:

    “我有钱!”

    说着自怀中取出个钱袋晃了晃,叮当乱响。

    罗阳把到了嘴边儿的话咽了回去,砸吧砸吧嘴。

    手往脸上一抹,顷刻间换上了个僵硬的笑脸。

    按着电视里小二的样子,一把上前抓住了老头胳膊:

    “唉呀呀,这是哪儿的话,

    就是没钱,不也得请您进来喝杯茶吗不是,哈哈~

    来来,您里边儿请着~”

    一边说,一边已经强拉硬拽的给老头摁在椅子上,自己坐到一旁,手却死死抓着没松开。

    老头同样使劲攥着,不过攥的是钱袋,

    因为罗阳眼睛一直狼一样的盯着,老头怕他抢钱。。。

    坐等半晌,老头即没等到罗阳嘴中的茶,也没听到罗阳开口寒暄的话,手臂也依然被其抓着。

    这才恍然,这小子还真真是个啥都不懂只认钱的土包子,只好先行自我介绍道:

    “小老儿霍峥,你可以叫我霍老。”

    看对面一脸茫然没什么反应,便苦笑着说:

    “老夫本是前往后街古香阁,欲为好友诞辰挑选一件贺礼。

    途经此地,却是刚巧看到小友把玩的一件器物,心下甚喜,却不知售价几何?”

    说着指了指架上的一只破瓶。

    罗阳回头一瞅。

    嘿,正是那只进价3000的圣鎏玉萃瓶。

    背着老头的眼珠转了几转。

    回过头已是一脸肉痛,沉声说道:

    “霍老头啊,不是我舍不得,而是这东西太珍贵了。

    那是我们罗家的传家之宝,到我手里足足传了八千多代……”

    “噗~”霍峥一口口水喷到罗阳脸上。

    还要不要脸了?啊?

    要不要脸了?

    圣神历都没超过两千年,你一破瓶子传了八千代?

    ……

    似乎感受到霍老头的怨念。

    罗阳面色平静的抹了把脸上的口水,证明自己还是要脸的后,继续深沉的说道:

    “由此可知,这瓶子对我的意义何其之大……”

    “3000。”老头现在也是渐渐摸清了罗阳的脉路,只和他谈钱就好。

    “唉,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这他吗就是钱的问题!进价还3000呢!

    “4000。”霍老头心无波澜。

    “额,老霍你这是做什么,说得我好像差你这三头五百似的。”罗阳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差你倒是松手啊!抓得我手好疼的。

    霍老头又有了抓头发的**,

    手举半空,忽然想到自己那名贵的前前前朝发胶,不由一顿。

    就势将手向前一挺,五指伸开,比了个五的手势道:“5000!”

    罗阳面做迟疑,不断想再加加价,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看吧!

    本大爷就说和卖猪肉没什么不同,3000的东西卖到5000,我猪肉小王子的名头可不是吹的!嘿嘿。

    可旁边的老头什么人,那绝对的人精一个。

    一看罗阳表情,就知道这价格够了,连忙半威胁半是劝的说:

    “差不多行了,这瓶子顶多值这个价,再高我可要走了。”

    “成交!”见没法再抬价的罗阳,爽快的答应下来。

    接下来,自然是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了,罗阳自是不好再抓着他。

    可那霍老头,此时却不好意思的打开钱袋,往桌上一倒。

    哗啦啦,一片钱币撞击的脆响声中,金币在桌上摞成了一个小堆。

    看着好像不少,但绝对到不了一千。

    罗阳皱了皱眉,抬眼望着霍峥:

    “这是?”

    霍老头苦着个脸,摊了摊手说:

    “如你所见,除了暴发户,谁没事出门会带个几千金币啊?不嫌沉吗?

    喏,这里是500枚,算是订金吧。

    你容我回去取来剩下的,再钱货两讫。”

    罗阳看了眼霍峥,无可无不可的点点头。

    不差这一会儿,订金都交了,这生意没跑。

    ……

    霍老头回去取钱,罗阳继续开心的清点着库存。

    却打门外又进来位客人。

    那是个胖子,打扮的和罗阳如出一辙。

    十个手指的大金戒指,脖子上的大金链子,和一套镶金边的碧色长袍,正应了那句,金碧辉煌。。。

    胖子一进店,就直奔柜台上放着的圣鎏玉萃瓶而去。

    不过,这次罗阳可没像上把那样迟钝,他可一直惦记着自己的金币呢。

    初时一看来人的土豪金装扮,心里还在暗自欢喜,终于来了只肥羊。

    万没想到对方进来不看别的,竟是直接冲着霍老头的瓶子去了。

    心中一紧,这可是5000金币哪。

    万一要是弄坏了,霍老头让我赔,我上哪再弄个给他?这任务还做不做了?

    于是,三步化做两步,借着距离的优势,抢先一步将瓶子拿到了用中。

    而后,一脸警惕的看成着胖子。

    胖子却压根没管那么多,一看自己要的东西还有人敢抢。

    被肉挤的几乎看不到的小眼睛,稍稍变大了些,似乎是在做竖眉瞪眼的生气状:

    “吗的土包子,敢抢老子东西,你知道本少爷是谁吗?”

    罗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