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信
    “你姓李?”罗阳抱着破瓶小心翼翼的问道。

    “什么李啊杏的?”这次轮到胖子发愣了,“本少爷你都不认识?我……”

    罗阳一挥手打断胖子说话,一脸鄙视:

    “你爸不是李刚你拽个吊。买东西欢迎,没事儿闲逛快滚。”

    额,不得不说,卖了20年肉还穷的叮当响,真不是没原因的。。。

    胖子没想到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一时有点蒙,随后却是勃然大怒:

    “混,混帐,你信不信我让你这店开不下去?”

    “信,你说啥我都信。”罗阳边说边捧着破瓶往架子走去。

    彻底的无视。。。

    不过还没等胖子发火,罗阳已经放好了瓶子。

    拍拍手,满意的点点头,负手背对他道:

    “话说你一进来就抢东西,还想着要我给你好脸色?”

    说完转过身来,一脸正色的看着胖子:

    “我不管你是谁,进了我的店就得守规矩。

    你掏钱,我卖货,多简单的事儿,非要显摆你家有钱?”边说边伸出五指,冲着阳光打量自己的大粗戒指。

    “额。。”胖子被罗阳说的脸上一红。

    再看看他手上的戒指,脖子上的大粗链子。

    猛然发现两人竟是惊人的相似,一种吾道不孤的感慨由然而生。

    没了刚进门儿时的盛气凌人,胖子眯着那对几乎看不到的眼睛说:

    “好吧兄弟,你是店家你说了算。

    少爷想买刚刚那个破瓶,你开个价。”

    果然是想买这瓶子,罗阳心里泛起了嘀咕。

    一个破瓶能有这么吃香?进来个人就想买。

    咝,别是进货的走眼了,这其实是观音的玉净瓶?

    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的罗阳,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

    他决定从胖子这里弄个清楚。

    “咳咳,我说胖子兄啊,你……”

    “什么胖子?我叫史光,叫我史少爷就好。”胖子眼框的肥肉动了动,貌似翻了个白眼。

    死光光?屎少爷?死胖子?好名字,好名字……

    罗阳心里嘲讽了下给胖子起名的人,继续侃道:

    “这可是个宝贝,乃我罗家八千多代的传家宝啊~……”

    噗~,跟霍老头一样,胖子史光也是一口喷了。

    可惜两人距离不近,罗阳这次滴水未沾。

    毫不在意胖子的想法,他比出根中指说:

    “你要想拿,得出这个数!”

    “一千?”史光小心的问了问。

    “你说呢?”罗阳反问。

    “一万?”史光皱了皱眉,随后断然道:

    “一万就一万,少爷我要了!”

    说着自空间戒指中取出一个又一个的钱袋,啪啪拍在了柜台上。

    罗阳张大嘴巴,呆呆的看着。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把这圣鎏玉萃瓶看得太简单了。

    这绝不是一个单纯的瓶子,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瓶子。。。

    看罗阳无动于衷,胖子有些不明所以。

    忽然想到什么,发急的吼道:“不,不会是十万吧?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

    大吼震的屋顶几缕细粉,飘飘洒落。

    罗阳却一点没在意。

    他在思考,考虑着是不是还要把瓶子卖给姓霍的老头。

    一边是最少一万金,看样子还有得谈。

    而另一边只给五千,就算留了定金,但随时可以改成订金嘛,反正没有字据。

    关键是任务,这可是限时一天凑够一万金币。

    这眼瞅着中午过了,下午还能再卖够一万吗?

    天人交战。

    突然摆在面前的选择题,让罗阳有些无所适从。

    自打闯关以来,各种挑战人的道德、意志底线,简直比他前世一辈子经历的还要丰富,却又无比的,累。

    心累。

    明知是假的,虚的,还不由自主的融入。

    就像,

    就像那个傻傻给他输血的小小。

    “喂~,你到底卖不卖?吱个声!”一阵刺耳的嚎叫,打断了罗阳回忆。

    他有些不爽的瞪了死胖子一眼,瞬间坚定了立场。

    “不卖!”说着掏了掏耳朵,随口吹飞手指残留的耵聍,慢条斯理的说:

    “多少钱都不会卖的,因为已经被人预订喽。”

    史光啪的一拍柜台,指着罗阳大骂:“你他吗耍我?”

    “算不上吧,这不没收钱吗?”罗阳下巴点了点台面上的钱袋。

    “行,你有种!”史胖子神色彻底阴了下去:

    “少爷让你三天之内关门走人,咱们走着……”

    那个瞧字还没出口,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咳嗽。

    接着,霍老头那特有的贵族范儿嗓音缓缓响起:

    “这不是史家的光小子嘛,什么事发这么大火啊?”

    胖子神色一僵,三层肥肉堆叠的脸上,硬生生挤出个笑脸方才回身。

    冲着霍峥恭敬的施了个弯腰礼,道:“见过霍伯伯,您老金安!”

    说着直起身,指着一脸无辜的罗阳痛斥:

    “这个无良店家,我都已经付了钱给他,东西居然不给我,您说我能不气吗!”

    “咦,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还有这种事情发生!”霍老头语气森严。

    但背着胖子时,却对罗阳眨了眨眼,扬了扬眉。

    那意思是问,怎么处理?

    罗阳耸耸肩,表示你随便。

    霍老头额首,示意收到。

    电光火石间,一段交流的完成,似乎预示了某人那悲惨的命运。。。

    一无所觉的史胖,眼巴巴等着霍峥给他出口气。

    霍老头上前一步,冲着罗阳拱了拱手道:

    “店家小哥,我们又见面了。

    不知那史家公子所言是否属实?”

    罗阳翻了个白眼,心说你都看到了,还问个屁。

    却还是回答说:

    “是啊是啊。

    不过我可没卖给他,这钱是他自己放这儿的。

    哦,还有,他要的正是你订的那瓶子哦~要不~

    你让给他,让我多赚点?”

    说着还揶揄的看了眼史胖。

    史胖子直接愣那了,这是霍老预订的?

    霍峥却压根没接这茬儿,而是扫了眼钱袋。

    突然哈哈大笑着拍了拍史胖的肩膀,对罗阳说:

    “唉呀,我说怎么回事儿呢,这都是误会啊!”

    见成功吸引了两人注意,他甩了甩满是名贵发胶的头发,继续说道:

    “前两天,我去史家做客。

    和老史头说起过要给老友买个贺礼的事儿。

    这不?史家小子这是在为老夫买贺礼哪!

    是不是啊~史小子?”

    史胖终于回过神儿来,看了看罗阳,又望了望霍老头,哭丧着脸点头称是。

    “这就对了嘛!”霍峥笑笑,从不知什么时候戴上的空间戒指中,取出几个钱袋说:

    “虽说史家小子是为我付的账。

    但一马归一马,我们之间的约定还是要完成的。

    这是,做人的原则!”说着看了眼罗阳,眼中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

    “喏,4500金币,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你信我也信,是不是小哥?

    哈哈哈哈……”

    边笑边拉着一脸郁闷的史胖扬长而去。

    罗阳望着远去的老头,挠了挠头,发现他好像也不是那么呆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