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阴差阳错
    “嗞~呲~”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根小小的棍子,竟在此时释放出了海量的电流。

    整个液湖,也在一片跳跃的蓝白电光中,缓缓氤氲起股股雾气,于阵盘毫光的映照下,直如仙境一般。

    罗嫣儿嗅着满室诱人的香气,陶醉的闭上了眼,一脸的满足幸福,却浑然不知此时的大鱼:

    已经快要疯了。。

    ……

    大鱼原本在白液中睡的正嗨,可那突如其来的巨疼和酥麻,却让它瞬间一个打挺,满脸懵圈的在四周寻找起敌人。

    直到彻底清醒,才将视线定格向自己的肚子,大大的鱼眼中透露出一股子绝望,最后竟唰的流下泪来:“我真的再不乱吃了。。”

    可惜,哭解决不了问题。

    上一秒胃壁被电流烤熟,下一秒就会被白液修复。

    被电流烤熟。

    被……修复……没完没了的陷入了疼去痒来的死循环中。。。

    所以,它便疯了。

    一分钟都没能挺住,脑子就被这意外惊喜给刺激的失了理智,如同溺了水的人一样,拼命向着某个方向冲去。

    ……

    不知过了多久,连罗吃货都已经开始了第二轮的自助火锅,大鱼还在不知疲倦的冲冲冲。

    神智不清的它,并未发现: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遭环境已然不再是一片漆黑,反自上方隐隐约约的,能够看到一束束散透下来的水光。

    很明显,罗女王掉下的水洼,并非是什么死水,而是在不知多远的地方通着这么一片地上水域。

    渐渐,周围的光线越来越亮,大鱼身边也慢慢多了些普通的水生生物。

    看来,水面应该就在不远的上方了吧。

    ……

    ……

    此时正值晌午。

    一片波光浩瀚的大湖偏东,靠近湖岸的地方,陆仁嘉架着一艘半新鱼舟,悠闲的徜徉其上。

    今个,是他主管管事60岁的寿辰,像别人都是送些个金币银像什么的。

    可他觉得那帮人忒俗,一点没有诚意。

    于是,不知从哪打听到管事喜欢吃鱼,这才托关系借了这条小舟,想要体现出自己那与众不同的“诚意”:

    把钱塞进鱼腹,再送出去。。。

    难得今天是个好天儿,就是他这技术实在够烂,整整一早上的功夫,就只钓上来一只破鞋。

    一狠心,加了双倍的饵虫,再次一甩钓杆。

    看着鱼钩划出条弯弯的弧线坠入水中,这才舒服的坐上船沿儿,眼睛半眯着盯紧了鱼漂,心中暗想:

    这次该上钩了吧!

    的确有鱼上钩了,只是这鱼,稍稍有些大,就比他的双人小舟大个百来倍而已。。。

    陆仁嘉望着冲天而起,双目赤红的未知巨鱼,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第一个念头是:这饵虫太他吗好用了。

    第二个念头才是:我还有机会再用吗。。。

    幸运的是,巨鱼并未理会已然绝望的他,而是一路翻腾着冲向岸边。

    死里逃生的陆仁嘉,一屁股坐进了船舱。

    紧跟着反应过来,顾不得手脚还在发软,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后,操起浆就向着岛心开始逃命。

    ……

    傍晚时分,夕阳的余晖映在大鱼有些灰败的鳞片上,反射出一圈淡淡的银色。

    它静静的躺在岸边不远的泥地上,四周一片狼藉。

    缺了水气的滋养,它只能靠着腮片的一张一合来维持自己脆弱的生命。

    而它腹中的罗女王却摸着鼓鼓的小肚子躺在阵盘上。

    她竟一直吃到了现在。。。

    这个满是“美食”的地方,她太满意了。

    甚至打算等肚子不那么涨的时候搭个帐篷住下,等把剩下的汤全部吃光光了再考虑离开的问题。

    至于花圣子与她的婚事?嘿嘿,让爷爷头痛去吧~。

    她偷偷的贼笑两声,闭上眼睛准备饭后小憩。

    突然,一阵隐约可闻的人声隔着鱼肉和胃袋传进她的耳中。

    ……

    “管事大人,就是它了,够大吧?”

    大鱼四周,此时正零散的站着一群人类,看着体型明显不正常的大鱼,满脸惊叹。

    那跑掉的陆仁嘉赫然在列。

    他略弯着腰,向身旁一个矮胖中年秃顶,“谦虚”的讲述着自己的“丰功伟绩”:

    “当时一看到这么大条鱼,我这心里可真是怕极了。可一想到管事大人您的日常教诲,又突然生出了一股勇气。

    于是,我就引着它一步步往岸边走,这傻鱼也是,竟真的跟我跑到了岸上,哈哈,您说好笑不好笑。”

    四周众人皆是附和着一阵大笑。

    管事微微翘了翘唇角,随后拍着陆仁嘉的肩膀道:

    “仁嘉有心了,今晚就留下来,陪我喝两杯。”

    陆仁嘉狂喜的应了声是,开始指挥起一干满面羡慕的同僚,将大鱼吊上了岸边的一艘巨舰,随之返程。

    ……

    湖心岛码头,一艘精致的楼船正在缓缓靠岸。

    待得杙(yi)船夫将船绳系牢,舷梯上便走下了一群人来。

    正是千里返程的花圣子一行。

    面色阴沉的花圣子,一脚踹开前来扶他上轿的下人,竟是独自一个向着居处大步而去。

    颜非面无表情的瞄了他一眼,便不再留意。

    转而唤过前来迎接的当班执事,详细了解他不在时,殿里发生的事情。

    正说着话儿,忽听身后传来阵阵喧哗惊叫,不由诧异的转过身去。

    只见正在靠岸的自家巨舰上,竟是吊着一只庞然大物般的巨鱼。

    却是陆仁嘉一行满载而归。

    ……

    ……

    天圣殿罗斯书房。

    罗阳、罗斯正大眼瞪小眼的互相较着劲。

    一旁跪着得王狗蛋,满脸的冷汗也不擦,只是拿眼死死盯着罗阳,不停向他打着眼色。

    原来,自罗斯离开碧波一行后,又找遍了方圆千里之地,可仍旧毫无线索,体内伤势却在连番运功下发作起来。

    无奈,只得返回圣殿疗伤,同时调动殿内人员和附属妖兽们继续搜寻。

    与此同时,也得知了罗阳的拍苍蝇壮举。

    “你是一定要保他了?”罗斯指着狗蛋,沉声说道。

    罗阳眉头一挑:“他才是受害人吧?怎么你们天圣殿的规矩是要惩罚受害者的吗?”

    呯,罗斯一掌拍碎了实木茶几,如威如狱的威压轰的向着四周散开,同时口中怒喝一声:

    “放肆!”

    整个天圣殿都在此时仿若陷入了静止,每个人都噤若寒蝉的趴伏在地。

    除了……瞪着双小眼睛的罗阳!

    d看小说 就来  . c wem s.手打s*更新更 快更稳定q,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