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罗斯的悲惨史
    这并不是罗阳已经牛逼到能轻松抵御七级武圣的威压,而是……

    罗斯压根就没有全力压制他。

    大部分威压都顺着罗阳的两侧散到了外面,只余下少部分堪比五级的而已。

    对罗阳来说,这就是清风拂面般的云淡风轻。

    却让罗斯诧异非常。

    他看着那个背挺的溜直蹲坐于地的倔强朱湮,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是逐步放开了正面方向威压控制。

    他要看看,这小子到底能坚持到什么地步:

    五级中阶~高阶~大成,丝毫没有停顿的,又来到了六级圣人初阶……

    终于,看着罗阳那皱起的眉头,他暗暗松了口气。

    这个小变态(老杂毛)!两人在心里同时骂道。

    罗斯那是真的被吓到了:圣人境的灵魂威压,才让这个二品小子有点反应,他不是变态是什么?

    罗阳则是非常不爽:以大欺小、为老不尊、是非不分的老家伙,还不算是杂毛?

    ……

    罗斯渐渐敛了威压,双眼若有深意的看着罗阳,嘴中却对狗蛋下了逐客令:

    “你出去。”

    狗蛋慌忙应是,悄悄给罗阳递了个加油的眼神,随后趔趄着退出了书房。

    嚓,房门被轻轻的关闭。

    屋内只剩了两人的存在,反倒没了刚刚的剑拔弩张。

    仍是罗斯先开的口:“见过**大人了?”

    罗阳随意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他心里还是没法产生,对面坐着的就是此地主人的概念,在他眼中,那就是个大嗓门的老杂毛而已。

    罗斯也是毫不在意,甚至比罗阳更加随和,丝毫没了刚刚怒发冲冠的样子:

    “外面都说,闯过了通天塔就是我天圣殿弟子,这事没差。

    唯一的差别就是这个弟子的身份。”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似是强调下面的话似得加重了语气:

    “我,就是上一界的通关者,你可明白了?”

    罗阳眉头皱的更紧,当机立断的回绝:

    “我想,你可能搞错了,当初之所以闯塔,只是因为我需要个正当身份,可以随意在大陆走动的身份,根本没想着当什么殿主。”

    罗斯轻轻一笑,却是并未再劝。有些事并不是说说就行的。

    他话题一转,盯着罗阳的身体饶有兴趣的问道:

    “朱湮一族,虽说我也没有见过。但根据文献的记载,应该是金黄鳞甲对吧?

    可你却是一身亮白,这当中有何缘故?”

    罗阳翻了个白眼,对这个好奇老大爷已经无话可说,决定结束这场没有营养的对话:

    “我防冷涂的白蜡。。。

    我说你还有事儿没?没事儿我就走了啊!”

    说着站起身来,转身就要离开。

    “我要死了~”

    身后突然传来罗斯幽幽的叹息,和一个惊爆的消息。

    罗阳豁然止步,偏着头用余光打量着罗老头:

    “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罗斯说完便散去了脸上的薄雾,露出许久没有示于人前的面孔。

    那是一张本应倍显威严的老者容貌,却因为血色的缺乏而变得惨白沧桑。

    正如颜非当时的猜测,罗斯确是重伤在身,可他没猜中的是,罗斯竟是命不久矣。

    罗阳脸色凝重的转过身来。

    虽说不爽老头的人品,但老头那毫不做作的性格却非常对他的脾气,怎么也不能眼睁睁看他死去。

    况且……

    罗阳心中拿定主意,开始认真起来:“到底什么情况,能说说吗?”

    罗斯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慢慢从主位上站起,一脸回忆的来到一副画着众人赏月的屏风前。

    摸着那几人的背影,良久方才带着一股莫明的骄傲,缓缓道来:

    “一百七十多年前,那时的我才刚刚九十出头,却已经有了武圣六级的修为……”

    罗阳面无表情,心里却在狂喊:大爷,您九十才练到六级这有什么可骄傲的?

    “我只身闯过通天塔,又被老殿主册封为少殿,可谓是年少得志、意气风发……”

    九十岁的年少得志?那我算什么,刚出生吗?罗阳听到这里又忍不住吐了个槽。

    “不论权利、金钱,亦或是女人我什么都不缺,除了——武道的提升。

    整整六十多年,我基本没过上一天安稳的日子,整日里和那些个不满我的、想要取我代之的蝇营狗苟们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再没专心过武道。

    直到老殿主魂归天国,我正式开始执掌大权的那天……”

    说到这里他的语调开始转向低沉,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悲伤的韵味。

    莫名其妙的,罗阳心中忽的一痛,竟是受了那股韵味影响,脑海中自然浮现当初亲手埋葬猪妈的一幕。

    “我这六十年间最强大的对手,也是当时的大长老,见无法阻止我的上位,竟是……

    竟是一不做二不休的将我妻儿和即将临盆的儿媳,统统绑到了议事殿,当着所有人的面,给……”

    后面的话没完,但结合狗蛋那里得来的消息,罗阳却已知道了结局。

    “他动手时,我曾经疯狂的上前阻止,可根本连他身边都无法接近。

    我眼睁睁看着,就那么看着……”说着,他转过身来,一脸惨笑的望着罗阳问道:

    “你体会过亲人在你面前慢慢死去的感觉吗?”

    罗阳红着眼重重点着头,仿佛要把脖子扭断。

    “自那以后,每当想起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我都会发自内心的恐惧。恐惧那个从她母亲肚子里救回来的嫣儿,有一天也会离我而去。

    所以,我开始疯狂的修炼,没日没夜想尽办法的速成,只用了十年,就从六级初阶升到了现在的七级大成。可代价就是:我陷入魔障,迷失了自己~”

    “我忘却了当初修炼的目的,仅仅为了强大而开始不择手段。

    甚至只是为了拖延一下养伤的时间,就出卖了我唯一亲人的终生幸福。

    你说,我是不是个混蛋?”

    罗阳再次狠狠点了点头:你还是个老杂毛。

    罗老头眼神显得有些迷离,语带哽咽:

    “我就要死了,在死之前,唯一的挂念就是我的宝贝嫣儿,我放不下,可又不得不放手。

    所以,必须要有人能够代替我,去做嫣儿的守护者,而我选定的——就是你!”

    罗斯转眼死盯着罗阳,一字一顿的说道:

    “现在,你还要拒绝我的邀请吗,少殿主?”

    说完这话,罗老头嘴角稍稍翘起,心里得意的想着:

    小伙子,你还太嫩,老夫只是略施小计,就能把你绑上我天圣殿的战车来,嘿嘿嘿。

    对面的罗阳脸上腾的红了一片,有些扭扭捏捏的低声说了句:

    “那个,岳父大人说啥就是啥吧。”

    罗斯大惊:“你叫我什么?”

    ——————————

    ps:说好的1点更新,结果修修改改到了2点,真对不住大家,亦山给大家陪不是了。。

    d看小说 就来  . c wem s.手打s*更新更 快更稳定q,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