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罗虎
    花圣子打眼一瞧,却发现不过是块普通的淡蓝色石头罢了。

    只有偶尔闪过的一丝深蓝光晕,方才显得其有些与众不同。

    “这个~”花大圣子绞尽脑汁也没想出那是个什么东西,不由有些尴尬:“请恕哥哥眼拙……”

    方小妹并未在意,反倒笑吟吟的解释说:

    “嗯,不怪哥哥不识此物,实是因为此物过于罕见。

    乃是九级水系法圣在参悟规则时,泄露出的一丝规则之力所凝结而成。

    因此名唤水源石。”

    坐在旁边的方老二,嘴角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这不就是上次小妹去东海游玩时带回来的当地特产——蓝蔚(yu)石嘛。。????花圣子却是两眼放光。

    水系,法则之石?

    这就是给他爹准备的好吗!

    虽说他爹也不过七级大成,离着参悟法则不知多么遥远,但这东西有备无患呐。

    他干笑一声,开始自戒指中翻找能够对赌的宝物,最后却悲哀的发现:他好像赌不起。。。

    不行,必须拿下!

    他一咬牙,狠了狠心,自怀中取出那件装着五宝的二品捕妖袋,往桌上一拍道:

    “若本少输了,这里面的妖兽就归你们了!”

    方家兄妹二人具都一脸错愕的看了眼花圣子,似是没想到他真的能够拿出赌注。

    随后便将视线落到了桌上的捕妖袋上。

    方倩云神色少见的露出一抺正色,本以为对方会掏出个地契什么的,自己顺势也就坑了。

    却未成想,这位花大少居然真的能够拿出可以和规则之力对赌的妖兽,她此时再坑的意义那就完全不同了。

    不过,就算那花无炅找过来又如何?

    她淡然一笑:坑得就是你。

    ……

    随着精神力的触碰,室内突然现出一只淡金色的妖兽。

    那妖兽甫一现身,就在地上缩成了一团,露出的大眼睛里滚滚滴着泪珠。

    正是罗四眼。

    她的记忆此时还停留在猪妈倒地晕迷的那个瞬间。

    对一个出生刚满一岁多的孩子来说,这个世界——充满了恶意。

    而在场的三个人类,自是没谁去关注一只妖的眼泪,他们所关心的,仅仅是这只妖能给自己带来什么。

    方小妹看了眼自家二哥,方老二会意的取出一只测印针,走上前去。

    片刻后,一声惊叫响彻屋内:

    “九品!?”

    一把夺过他手中的测印针,方倩云神色凝重的打量起来。

    九品!

    真的是九品!

    怪不得,这花大少如此笃定自己会答应赌约,严格来说还是他吃亏哩。

    嘴角勾出一抺玩味,她抬头对着花大圣子笑了笑,舔舔嘴唇道:

    “赌了!”

    ……

    ……

    此时,远在几千里外的罗阳,并不知道自家兄弟已经成了别人手上的筹码,而是在开心的照着镜子。

    嗯,算那罗老头有良心,大早上就派了两个侍女,将连夜赶制的一套铠甲和对应内衬给送了过来。

    那铠甲应该是很久以前的样式,充满了一种复古风。

    整体由不知名金属铸造,在阳光下闪耀着刺目的金光。

    满意的在镜前转了几圈,罗阳心里踏实不少,至少不用裸奔了。。

    没了后顾之忧的他,也不去打扰忙得快要飞起的老头,而是径直前往半夜去过的那个演武场。

    他可没忘,还有个天赋朱力没有测试。

    但此时的演武场,并不是他想像的空无一人,而是聚拢着一帮子少年少女。

    都是些个官二代。

    毕竟没个关系的,在这种全殿出动找魔女的节骨眼儿上,怎么可能还在殿内呆着?

    那人群正中负手站着的,更是二代中的第一人——罗虎。

    话说这罗虎在其十多岁时,被罗斯带上山并收为了亲传弟子,听闻当时还引起了殿内上下的一片反对之声。

    不单是殿主弟子之事,主要是因为他不是个正常人,而是一个,虎孩儿。

    嗯,就是那种被虎妖当成宝宝养大的不会人语的孩子。

    可想而知,在罗斯强自定下此事后,这孩子吃了多少白眼。

    不过,事实证明了罗斯身为一个七级武圣的毒辣眼光。

    只是不到20年时间,罗虎就用五级大成的实力为自己正了名:谁才是年轻辈的第一人。

    就像这次,他只是一声令下,便使得几乎所有留守殿内的二代们集结而来,听从调遣。

    “消息确定吗?”罗虎歪着头,神色平静的问向身旁缠满绷带的罗福。

    罗福轻轻点头,接着恨恨的说道:

    “殿主这几天除了关心小姐的事,就是在为那只畜生忙前忙后,昨晚还叫了大管家问起少殿主的仪式问题。”

    罗虎眼睛一眯,一股危险的气息随之散布全场。

    让众人不由缩了缩脖子,似乎想起了以前一些不美好的事情。

    不得不说,这天圣殿但凡嘲笑过罗虎的,基本都被他一一登门“拜访”过。

    所以,二代们才会这般听话。。

    “即如此,我们就去拜会一下这个所谓的少殿主大人吧!”

    罗虎神情阴冷的正要率众离去,却看到远远一个浑身金光的铠甲兽正向着他们缓缓走来。

    ……

    罗阳早便瞧见了演武场上的人群,却压根没当回事。

    在他看来,上次应该已经将那帮孩子给打服了才对。

    所以,当这群人拦住了他的去路,并且明显不怀好意时。

    他不由皱了皱眉。

    这是,上次下手太轻了?

    不过还未等他发话,对面已是站出一人,嘭的锤了下胸道:

    “在下罗虎,不知阁下可是罗阳?”

    罗阳诧异的看着面前这个礼数周全却又满脸挑衅的人类,有些搞不清状况,却还是点了点头。

    罗虎脸上现出一丝狰狞:

    “很好,即然你承认了,那我们也不要玩什么虚的,直接生死擂上见生死。

    胜者自然继位!罗阳,你~敢应战吗!?”

    继位?罗阳心中一动,忽然想起老头说过的少殿主一事。

    不由摇了摇头,真当他稀罕这玩意儿?

    索性说道(注1):“也不用比了,你想当就当去吧!”

    说罢便要分开众人进入演武场。

    “懦夫!”

    罗虎怒吒的声音,让罗阳身子猛的顿住。

    他歪过头,斜瞥着那个一脸怒气的家伙,声音低沉的说了句:

    “你,再说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