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生死擂
    “怎么?”罗虎眼中的蔑视已经写在了脸上:“懦夫没胆子上擂台,反还怕人说了?”

    罗阳眼中寒光一闪就要发作,却在想到什么后,强自按捺下了那份暴虐。

    他深深吸了口气,语气森冷的盯着罗虎:“再次重申,我无意什么少殿主之位,你想要就自已去拿,但不要再来烦我!”

    “哈,真是笑话!”罗虎哧的冷笑一声:“你说不要就不要,这少殿主是你自封的不成?”

    说着大拇指一点自己:“要么,和我打一场!”

    接着又一指东方:“要么,就请你离开圣殿!”

    罗福不失时宜的在后面起哄道:“对,要么打,要么滚!”

    身边二代也是不甘人后,纷纷叫嚣着:????“滚!”

    “滚出天圣殿!”

    “虎哥打死他!”

    ……

    听着耳边苍蝇般的嗡鸣,罗阳掏了掏耳朵,神色却是彻底冷了下来:两次退让已经给足老头面子了。

    呯~!

    一声巨响唤回了所有人的注意,却是罗阳拍在地上的一蹄。

    他缓缓注视着眼前的罗虎,一字一句的说道:“如你所愿。”

    ……

    生死擂,顾名思义是解决恩怨必分生死的地方。

    罗阳罗虎分站擂台两侧,台下的案子上各放着两人按过押的生死状。

    战斗即将开始,罗虎却突然向罗阳捶胸行了个弯腰大礼,之后挺直了身板认真说道:

    “不管怎么样,天圣殿就是我的家,我是不会把它交给你这么个来历不明之人,更别说你还是只妖。

    所以,请不要怪我咄咄逼人。”

    罗阳意外的看了对方一眼,若有所思,却没再多说什么。

    很快,在场二代上台一人,当众宣读了两人的生死状。

    紧接着,随着那声的尾音,这一人一妖同时有了动作。

    罗阳自不必说,直接御突加身,嘭的一圈白色音爆中,化做金光突刺而去。

    罗虎却在瞬间捏碎了七八张魔法卷轴,啪啪扩散而出的魔法盾被突刺过来的罗阳捅穿三层后。

    剩下的直接将罗阳给弹到了半空。

    “你不会以为,我什么准备都没有就来和你分个生死吧?”罗虎躲在魔法盾内的身影若隐若现,声音却能清晰的传遍全场。

    说话的同时,他手上也没闲着,一对黑色的金属虎爪被他快速套在了手上。

    而后抬头望向开启朱奔浮在半空的罗阳。

    罗阳皱眉望着下方的“光蛋”,略微有些失神。

    自上次在老头那里受挫后,他已经知道,自己的一招鲜并非所向无敌。

    但仅仅几张薄薄的卷轴就能挡下,这让他有些……

    不过也罢,就当是——花家之行前的预演好了!

    目光重新聚焦的他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体内混沌气猛得一催,冲着下方的罗虎俯冲而至。

    同时唰的开启了一直没机会测试的四品天赋——朱力。

    瞬间,随着筋肉的绷绷做响,他非常直观的感受到了体内的变化:力量翻倍!

    果然是对目前形势没什么用处的力量增幅。

    罗阳盯着已经近在咫尺的罗虎,内心毫无波澜,反倒操起两只后蹄狠辣的带着一股沛然巨力直踹了过去。

    下方的罗虎直接无视了带着风压踢至的双蹄,虎爪一震,竟向着小小阳一把抓了过去。

    嗯?这是嫉妒我?

    对方的猥琐招数并未吓到罗阳,他目露不屑,下体白光一闪,局部朱御已经挡在了臀部。

    噗,噗两声过后。

    罗虎的无功而返证明了朱御局部状态的强悍,而罗阳却再次成功击破了两层魔法盾。

    但罗虎毫不在意,反倒像个散财童子般,打破一个就再放一个。

    如此,双方你来我往的又过了数十招。

    罗虎却依旧面色平静,天知道他有多少卷轴存在戒指里。

    罗阳那就是有苦自知了。

    甭管妖气、混沌气,亦或是**力量,那都不是大风刮来的,拼到现在,他已经有些难以为继。

    不过,和人民币玩家硬拼,我特吗是不是有些傻?

    他眼中闪过一丝疯狂:既然你这么能挡,那就再挡挡看!

    一蹄子踹开罗虎,罗阳体内混沌气一催,便踏着朱奔攸忽间来到了千米高空。

    随后,在场上众人惊诧目光的注视下,瞬间开启了一次自杀式的御突。

    此时,伴着他身后那轰隆隆的音爆和笔直的真空洞。

    再加上金色铠甲与空气摩擦所闪出的金红光芒。

    罗阳就像是一颗真正的陨石般,轰然砸向地面。

    听着金属制作的擂台被空压弄出的咯吱脆响,“陨石”落点中心的罗虎强忍住心中的悸动。

    也顾不得拭去额上的冷汗,手上再次多出了一大沓卷轴,毫不犹豫的全部捏碎。

    轰~咚~!

    一声惊天巨响过后,以擂台为中心的方圆一里地,如同海啸般掀起了一**数十米高的土浪。

    金属擂台更是直接被摁进地底不见踪影,落点处只留下一个黑黝黝的深洞。

    观战的二代们则是瞬间被一股巨力甩到了天上,再次耻辱的做起了空中惊蝇。

    与此同时,正在书房处理事务的罗斯神色一变,转眼消失不见。

    随后又如瞬移般,出现在了事发现场的上空。

    他定睛打量着如同核爆过后的“梯田”,久久无语。

    ……

    不多时,在众人的努力下,两个肉团被挖了出来。

    看着不成人形哗哗淌血的两个家伙,罗老头冷冷一笑:“真能作!”

    接着挥挥手,让人将这昏迷的一人一妖送去医治。

    ……

    ……

    而就在罗阳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五宝,已经再度易了主。

    花大圣子脸色铁青的瞪着方氏兄妹,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换来的却是方小妹咯咯的娇笑还搭着个媚眼儿:

    “花哥哥,愿赌服输哦,这五个小宝贝我就替师傅笑纳了。”

    臭婊子,拿你师傅来压我?行,你有种,以后不要让少爷找到机会,不然……

    可惜,纵是千般不舍万般不甘,花圣子还是屁都不敢放得一个,灰溜溜的带着众家将打道回府去了。

    包厢内,方老二有些犹疑的问道:“小妹,我们做的这么明显,那花无炅若是找到咱爹~”

    “怕什么?”方小妹脸上一片淡然,手中把玩着那只捕妖袋,轻声解释道:

    “别说我们只是玩了点下药这种毫无证据可言的小手段,就算是真个抢了他的,又能如何?”

    说完她妖娆一笑,配上那张精致的娃娃脸,竟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真以为我们诛天圣教都是些善男信女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