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先礼后兵?
    全要?

    店员第一反应不是狂喜,而是瞬间提高了警惕。

    这罗无耻别是陷害不成,改明抢了吧?

    他一双眼紧盯着对面,手上却自柜台中取过一块透明水晶,将币卡在上面晃了晃。

    水晶表面顿时闪过一道黑光,随后化做了一行通用语:

    我靠,罗阳瞪大了眼睛,姓花的你要不要这么穷。

    那店员却是一脸的果然如此,冲他挤了挤眼睛,问了句:“承惠200万金币,您是现金还是刷卡?”

    罗阳猪脸一黑,二话不说的抢过币卡,转身便走。????……

    书房内,罗斯喝了口茶,“和蔼”的说道: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的想法没有错,但却忽略了一个重要因素。”

    坐在地上的罗阳眉毛一挑,不解的看着老头。

    “那就是——武者的本质!”老头脸色一正,缓缓道来:

    “譬如你习惯了神兵的削铁如泥,自然便会疏于肉身的锤炼。

    或而你总是魔法卷轴开道,却又会失去对敌的勇气。

    因此,外物虽好,但终归不属自身,还是要内主外辅,方为正途。”

    罗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所以你是不会给我贡献点的,对吗?”

    老头端茶的手僵在半空,好一会才送到嘴边,却是忽然没了想喝的**:这是盯死了老子的棺材本吗。。

    他腻歪的放下茶杯,吹着胡子道:“开口就是20万,你真当这天圣殿是老夫一言堂,随口一句话就能给你?”

    罗阳眼珠一转:“那200万金币也行。”

    “做梦!”老头更来气了,这有什么区别?

    “好吧~”罗阳起身欲走,“那我去找二代们凑凑,相信凭着我们多年的交情,一定会有人借给我的!”

    他把借咬的很重。

    老头一听这话,差点把胡子给揪下来:好你个罗无耻,真真的是无耻至极,还多年交情,你们有个屁的交情,你才来了几天?

    却还是无奈叫住了他:

    “你要钱买什么?说来听听,没准老夫这里就有。”

    罗阳眼前一亮,对啊,这天圣殿里最有钱的是谁?可不正是这老杂毛!

    他忽的转过身,满面希冀的望着老头:“你有天降陨石没?”

    “魔法卷轴?”老头有些诧异。

    “对。”罗阳神色恢复了平静:“你想想,过两天我们到花家开打前,突然撒上这么一把,那得死上多少人?省了多少劲?”

    老头眉头一皱:“你到底要干什么?”

    “干什么?”罗阳目中瞬间布上了几道血丝,狰狞的吼道:

    “我当然是要他们死!

    我要让他们花家满门,

    来给我的猪妈陪葬!”

    顿时,书房内一片安静,只能听到他粗重的鼻息。

    老头望着这个一提到猪妈就有些失去理智的孩子,眉眼闪过一缕悲伤。

    当年的他,何尝不是如此。

    深吸口气,他缓步来到罗阳身前,蹲下身来,轻轻摩挲着罗阳光秃秃的脑壳,语调温和的微笑道:

    “逝者已矣,我们不能被仇恨污了自己的心,蒙了自己的眼。

    花家之人也不全是恶人,同样有那天真无邪的孩童,恐伤蝼蚁命的慈妇。

    要我说,便只诛那首恶,足矣!”

    罗阳神色略一迟疑,同样深吸口气,盯着老头眼睛问道:

    “那你当年的仇人一家,如今怎么样了?”

    这话似是问到了痛处,让老头神情有些恍惚。

    良久,才叹气回应,声音低沉:

    “都~死了。

    大长老被功力大进的我擒住,当着他的妻儿一刀刀片成了肉酱。

    那妻子绝望之下,亲手掐死了自己五岁的女儿,接着便一头撞死在我面前。”

    老头喉咙上下动了动,神色复杂的看着罗阳:

    “你一定想不到,小女孩儿被她母亲掐住喉咙时,竟还试图拭去母亲脸上的泪痕,嘴里只是哽咽着一句话——

    妈妈,不哭,宝宝乖。”

    两人一时都陷入沉默。

    “知道吗?”当老头再次开口,声音却微微带着沙哑:

    “我永远忘不了那孩子的眼睛,纯净,只有对母爱的眷恋,别无它物。

    可这样的小生命,竟要背负我们这些成年人的恩怨,你觉得,应该吗?”

    罗阳眼中的血丝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本是一缕不甘,现在也尽数化做了理智。

    “让我想想。”

    ……

    似乎是罗老头的经历让一根筯的罗阳有所触动。

    整整两天时间,他把自己关在清风阁内谁都不见。

    直到这天早上。

    罗斯带着一身疲惫,敲响了楼门。

    一直闭目思考的罗阳睁开眼,一缕乳白色的精光在昏暗的大厅内炸开:没了月华的中和,他的暗空间再次斥满了纯阳气。

    起身打开阁门,他冲着老头笑了笑。

    比起以前,笑容中多了份随和,少了份暴戾。

    老头欣慰的拍了拍他坚实的背骨,身上疲惫似是一扫而空,爽朗的大笑道:“出发!”

    ……

    ……

    而此时,千里外的罗魔女正嘟着嘴数着碗里的饭粒儿,数一个吃一个,跟个贪吃的小松鼠似的。

    这是她给自己找的新游戏。

    自上次颜非吐血后,他就再没进过屋子,只是准时把一日三餐从门上的窗子扔进来,话也没得一句。

    所以,没了陪她玩耍的对象,她便只能自己和自己玩了。

    “唔~虽说殿里也不好玩,但起码还有小月儿陪着说说话儿,这里实在是~太无聊了!”

    罗嫣儿唉声叹气,直直的细眉皱吧成了好看的弧形:“爷爷呀,你在哪儿呀,嫣儿想你了。”

    ……

    ……

    罗老头自是想不到,他的宝贝孙女就在他即将抵达的目的地。

    他与罗阳自空中飞行前往,速度不是一般的快。

    这蓝日才刚刚西斜,两人便已经飞到了号称西域明珠的碧波湖。

    遥遥望着湖心的小岛,老头意味深长的询问:“你打算怎么做?”

    罗阳神色平静,淡然回道:“先礼后兵。”

    “哦,怎么个礼,又是怎么个兵呢?”老头饶有兴趣的追问着。

    “一会你就知道了。”罗阳神秘的笑了笑。

    一路无话。

    两人很快到了湖心岛,按下身形,直接降落在了碧波圣殿的迎客殿前。

    要知道只有圣人方可凭空而行。

    这使得门口立着的两排士兵一阵骚动,片刻后,分出了一人入内报信,其余人等则是腰背挺得笔直,目不斜视的如同雕塑。

    罗阳直接无视了他们,当先而行,同时,一声嘹亮的猪嚎自他嘴中猛的炸开。

    其内夹杂的精神力,让岛上众人皆都听到了这么一句:

    “花家人都给我听着,速度放了我家兄弟,交出杀妖凶手,我便只诛首恶。

    如若不然,必灭尔等满门成年男丁!”

    罗斯一个没站稳,险些摔倒在地,心里一阵哀嚎:

    这他吗就是你想了两天的先礼后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