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接你回家
    正当老头眼神儿飘忽,满面尴尬的当口。

    一道似有似无的惊咦,被他敏锐的神识隐约感知。

    嘿,来的还真是时候。

    他暗自松了口气,紧跟着身上的气势瞬间升腾而起,如同一把出鞘的神兵,锋芒刺骨:

    “花小友,还请出来说话。”

    知道行踪已泄,那暗处之人倒也洒脱,发出阵爽朗大笑后,由虚转实般突兀出现在了罗斯身旁:

    “哈哈,罗前辈大驾光临,晚辈倒是做那小人行径,真是羞于见人呐。”

    话是这般说,可那人丝毫没有惭愧的模样,反倒一脸的轻松写意、淡定自如。

    这是个“漂亮”的中年男子,瓜子脸、一字眉,身着金边绣花白袍,腰系紫色束带,一头长发自然的披于身后,整个人有种飘飘欲飞的惊艳感。

    罗阳却神色古怪的上下打量着这个更像女人的男人,向老头送了个询问的眼神儿。

    老头会意,暗自传音道:“这人就是碧波殿主花无炅,一会你不要顶撞他,圣人们对脸皮的在乎不是你能想像的。”

    罗阳翻了个白眼,我还没活腻歪,当然是王对王、将对将,不然叫你来干嘛。

    老头笑着眨眨眼,转身却对花无炅冷笑一声:

    “我还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没小人过,不如你举个例子?”

    花无炅没接这茬,反倒饶有兴趣的看了眼罗阳,嘿嘿笑道:

    “小兄弟好本事,刚刚那圣韵就是你的吧?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古人诚不我欺。”

    罗阳背上一寒。

    这特么就一笑面虎啊,自己儿子被打了个生死不知都不管,反倒很是在意那什么圣韵。

    话说,圣韵是什么,有点耳熟来着?

    是什么呢?

    好吧,罗阳是没顶撞,他直接把人给晾那了。

    ……

    而等了半天没见罗阳回话的花无炅,却丝毫不见恼怒,甚至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老头有些担心的看了眼罗阳,被这个姓花的记恨可不是件好事。

    不由转头冲花无炅干咳一声:“花小友,多余的废话咱就不要说了,今天来的目的,想必你躲在暗处已经看了个一清二楚。

    不若你我两人到旁边做过一场,年轻人的事就让年轻人自己处理,如何?”

    “哦?”花无炅的神色终于有了一丝变化:“罗前辈的伤,好了?”

    “好没好,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罗斯话音未落,人已消失不见。

    花无炅却在深深望了一眼罗阳后,方才身体一虚,片刻后同样的渺然无踪。

    与此同时,天上突然响起了阵阵炸雷般的轰鸣,显然两位殿主已然交上了手。

    罗阳被这巨响惊醒过来,抬头望着光影变幻的天空一阵出神。

    半晌才转过身来,冲着不远处的宏伟殿群呲出了锋利的獠牙:

    “花家的男丁,你们的罗爸爸来了,准备好接受正义的惩罚吧!”

    他刚要迈步,忽然感到有双喷火的眼睛正死死盯着他。

    顺着感觉一瞧,却是那个被自己砸进土里的家伙。

    额,我的中二样子被他看到了?

    罗阳脸上先是一红,随即散发出一股杀气,独角金光一闪就要毁尸灭迹。

    “等等,你不想知道罗嫣儿的下落了?”

    颜非咬牙说出了这句话,这本是他给自己留的一条后路,现在却不得不交出去。

    个中的羞愤简直无法形容,光一个罗魔女就把自己搞的不成人形,现在又来了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罗妖人将自己当众羞辱,自己跟这姓罗的犯的哪门子冲?

    罗阳闻言愣了下,他诧异的看着这个土中人,随即反应过来:“我媳妇是被你们抓住的?”

    媳妇?这劲爆的消息,让颜非心中的羞愤瞬间提升到了顶点:

    这,这两个变态,不单同样喜欢折磨人,还他娘的搞人兽恋。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吗?

    他木然的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这事一时半会的说不清楚,等见面你自己问。”

    罗阳略一沉吟,警告道:“要是骗我,后果你懂的!”

    说完后腿一阵乱蹬,将颜非身边土层刨松。

    颜非则是双臂一个用力,在噗噗泥土的飞扬声中,直接蹦了出来。

    一边清理着身上的残土,一边缓缓回复着心境。

    毕竟是以心智著称的智狐,当身上收拾停当,他的心态已然再次恢复到了古井无波。

    看着罗阳示意带路的眼神,他摇摇头,平淡的说道:“罗小姐的事不急,先把你要办的弄妥再说。”

    言毕,不理一脸愕然的罗阳,曲手向着见势不妙正要逃跑的花二虚虚一抓。

    一股源力如潮般自他手心汹涌而出,化做了一只源力大手,瞬间便将那花二给擒了过来。

    大手中的花二不甘的叫嚣着:“颜非,你这个叛徒,我早就看出你是个白眼狼,你~唔……”

    可惜,他话未说完便被一道源力封住了嘴巴,只能自鼻间发出唔唔的声音。

    而同在救治花圣子的童安,见状不由呆了呆,下意识的喊道:“颜管事,您这是?”

    颜非看着犹在挣扎花二,淡然说道:“此事我自会向殿主大人明述,童执事不必多言。”

    接着又一把将手中花二扔向罗阳:“这就是你要的凶手,至于你兄弟的下落,问他便可。”

    罗阳却并未伸蹄去接,而是等花二落地后,方才一蹄子踩了上去。

    接着,双眉紧蹙的直视颜非:“你到底什么企图?”

    颜非笑了笑:“企图谈不上,只是不想因为这么个蠢东西,让我圣殿竖一强敌罢了。”说完当先而行。

    罗阳心中怀疑依旧,表面却是不露声色,张嘴叨起花二,紧走了几步与颜非并肩而行。

    而有着颜非的这张脸,自是一路通行无阻,很快来到一处阁楼前。

    那阁匾上书的三个大字,让罗阳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颜非,却仍是不发一言。

    两人再次穿过几道门禁后,终于来到了一座地下室的入口。

    颜非上前打开房门,而后做了个请的手势。

    却见罗阳只是盯着他看,不由笑了笑当先而行。

    罗阳,这才紧随入内。

    地下室的灯光并不是很亮,但还是能一眼扫清室内的简陋设施。

    但罗阳的关注点却完全不在那些个死物上面。

    从未淡过恋爱的他,死死盯着坐在椅子上的托腮少女,轻轻咽了口唾沫。

    这才走上前去,一把拱开碍眼的颜非,觍着个红得跟番茄似的猪脸轻轻唤了声:

    “媳,媳妇,俺来接你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